第95章 交際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艾倫快六個月了,早就能夠吃一些輔食了。往常不是吃些蛋黃泥就是土豆泥,要不然就是各種水果泥和米粉,林墨反正閑著也沒事,就給他做了一碗蒸蛋。蛋里加了少許豬油和鮮奶,蒸好以後又滑又嫩帶著小寶寶喜歡的奶香,艾倫一吃就喜歡上了,一口接一口的吃完了整碗蒸蛋還嫌不夠。林墨怕他吃多了消化不了,抱著哼哼唧唧的小胖崽在院子里轉了好一會兒,小家伙才又高高興興的露出笑臉。

    沒過一會兒,便打著小哈欠,窩在林墨懷里睡著了。林墨躡手躡腳的將小家伙放到他的專屬小床上,戳戳他粉嘟嘟的小臉,小家伙扁扁嘴,林墨訕訕的收回手。有件事情韓勛說得很對,他確實很喜歡小孩子,前世,他還動過念頭想找代孕母親生兩個孩子,一個屬于陳俊曦的,一個屬于他的,兩個人一起把孩子撫養長大。只可惜,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陳俊曦出軌的照片和視頻就被人發到了他的郵箱里。自那以後,這個念頭就被他埋了起來。現在看著粉嘟嘟的小艾倫,這個念頭再一次破土而出。他記得上輩子韓勛好像給他說過,他有個朋友有技術能夠讓他們擁有一個同時帶有二人基因的孩子。如果是真的,那個孩子會是什麼模樣呢?

    林墨在心里大概幻想了一下,又覺得自己太傻,盡想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把艾倫交給許媽,林墨回到書房,給爸爸打了個電話,詢問他開分店的事情。

    林氏火鍋樓開張這幾個月以來,生意一直沒淡過,林建前腳將韓勛給的資金變成鋪面,後腳回家就開始著手擴張的事情。父子倆經過商議,第一家分店選在錦城。錦城是省城,人流量大消費者眾多,一旦打開局面站穩腳跟,收益絕對能比l縣這邊翻幾番。

    鋪面選址在市中心,三層樓的獨棟商鋪,足有九百個平方,房屋面積比l縣的鋪面大了一倍不止。旁邊不遠有地下停車場,附近是錦城最繁華的商業街,堪稱真正的黃金地段,花了好幾百萬才拿下來。決定開分店以後,林建就把商鋪的裝修全包給了林海,他手里資金十分充裕,完全不擔心這方面。現在擔心的主要是人員問題。

    服務生的問題比較好解決,因為龐校長賣力游說,今年縣里的職高增開禮儀培訓課程,林建跟學校簽了合同,每年擇優錄取一部分成績優異的學生。林氏火鍋店的待遇在同行業中是頂尖的,服務員們拿的工資比學校的老師還高,而且還有一套內部管理人員培訓系統,也就是說如果干得好,還有機會成為中層骨干,甚至高層。林建的這個餅畫得有點大,但林冬梅和柳立都是吃到了餅的人,現在店里但凡有點上進心的人,都可這勁兒的給自己充電,听說錦城要開分店後,一個個勁頭更足了。學校那邊知道這種情況,不少自覺有點資本的學生都花了心思認認真真的學習禮儀課程,所以這方面,林建不用太費心。到時候人員確定下來後,讓他們到現在店里實際操作一段時間,很快就能上手。

    麻煩就麻煩在廚房師傅身上。

    墩子和小吃師傅只要放出風去,以林氏的待遇,並不難找,難就難在火鍋底料這一塊。

    如今底料的配方只有林墨和柳立二人知道,再找其他人來,就算簽訂保密協議林墨也不放心將秘方傳出去。而且錦城的分店僅僅是第一家而已,以後還有更多分店要開,不可能開一家分店就將秘方傳一個人,那哪兒還有秘方可言?唯一的辦法,就是像後世那些的連鎖火鍋店那樣,開一個專門的配料廠,批量生產底料,每家店的廚師只負責在配料的基礎上再加工就行。

    林墨能放心的人就只有柳立一個,但是人心難測,為了利益,夫妻可以離異親人能夠反目,誰能保證柳立以後會不會生變呢?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益捆綁。林建這兩天一直在弄裝修的事情,還沒騰出手來找柳立談。韓母上午跟他提了,等過兩天想去他家看看,所以林墨打電話給林建,讓他先不管這事,等過幾天他回去了,跟他一起去找柳立談。到時候少不得要許諾柳立一些股份,至于多少,林墨現在還在斟酌。

    生意上的事情,林建不敢把林墨當成孩子,他知道林墨主意多,听林墨這麼說了,哪有不樂意的。索性一心一意去找林常青幫忙選廠址,去忙建廠的事情。

    跟爸爸談完正事,老太太拿過電話,跟林墨絮叨了半天,讓他注意身體,錢不夠就給家里說,對韓勛父母要尊敬等等。好不容易等老太太講完了,小胖墩兒又接過電話,跟林墨聊起了過些日子去錦城參加特訓和比賽,接著又聊起阿灰這兩天沒以前愛東西,委婉的表達了一下奶奶做的菜沒哥哥做的好吃。知道林墨過些日子要回來,興奮的在電話里嗷嗷叫,小吃貨讓哥哥千萬別忘了回家的時候給他帶只烤鴨回來……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家里的廚師做好了飯菜,林墨跟許媽他們一起吃了一些,飯後在院子里悠閑的乘涼,默默想著以後的事情。沒過多久,韓勛他們就回來了。韓母拉著林墨說了一會兒話,知道林墨沒有不適後,又去看過小艾倫,這才去洗漱準備休息。老頭子早就已經退休過起了半隱居的生活,沒有公事煩他,自然樂得清閑。回到家里換套功夫服,在院子里慢悠悠的練起了他家傳的養身拳。

    他覺得林墨身體太弱,不過才曬了大半天太陽,就頭疼腦熱的比他們兩老還不如,一時興起,便讓林墨跟著他學。

    這套養生拳法有點類似太極拳,又不太像,林墨一向運動細胞不發達,學了這招忘了那招,老頭子氣得直罵他笨。林墨急得滿頭汗水,學了半天好不容易勉強將招式記住了,老頭子看他態度很端正的份上,說了一句勤能補拙。撇開他之前的懷疑,他心里對林墨還是很滿意的。林墨家里的事情,他都听韓勛說了,覺得他小小年紀能夠以一技之長挑起家里的擔子,光那份韌性和膽識,就非常令人佩服。而且進退有度,從容淡定,明知道他們的身份,卻不做作討好,將他們當成長輩來尊敬,不怯懦不諂媚;被他說了半天‘笨’,依然不見一絲浮躁,從頭到尾將整套拳法記了下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能夠做到這麼多,已經非常不錯了。如果他與阿勛之間能夠什麼關系也沒有,就更好了。

    老頭子細想今天白天韓勛和林墨之間的互動,雖然依舊親近,卻沒有那種不該有的親昵。

    難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老頭子不知道的是,韓勛和林墨怕他繼續‘多想’下去,刻意保持了距離。韓勛好歹是豪門貴族出來的孩子,做戲的功夫自然是一流,林墨殼子里裝的是一個三十多歲歷經世事的靈魂,見慣了別人怎麼演,還能不會嗎韓勛在書房處理公事,等正院的燈滅了,他忙將藏起來的藥玉拿了一根出來,溜進了林墨的房間。

    他雖然很不高興林墨跟陳俊曦踫面的事情,但還是忍住了,聰明的選擇不提這茬。跟林墨溫存一番,說了半天話後,心情舒暢的回到書房繼續編程。

    次日,韓勛跟不少關系不錯的人傳了口信,他把京城皇家大酒店包了,邀請大伙後天晚上去玩。大家多多少少听到風聲,知道韓父韓母回國了,很可能會參加明天的酒會,高興之余,少不得多了幾分鄭重。

    酒會當晚,林墨也一起去了,韓勛很正式的給大家介紹了林墨的身份,韓母很親熱的將他帶在身邊。如此,林墨以一種與前世截然不同的身份,進入了京城的上流交際圈。當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交替出現,當他們臉上的鄙夷嘲諷變成示好追捧,林墨心里五味雜陳,感慨良多。

    韓勛邀請的都是些年輕人,韓父和韓母簡單露個臉,跟少數幾個與韓勛走得特別近的人聊了聊,便借口身體不適先行回家了。林墨一向不喜歡應酬,跟這些二代三代,也很難有什麼共同話題,就跟韓父韓母一塊離開了。可憐陳俊曦憋了一肚子話,想跟林墨說,結果只打了個招呼,壓根兒沒找到單獨相處的機會,人就走了。

    韓勛一直應酬到下半夜才喝得醉醺醺的回家,林墨在房里看書等他,等他一回來,就把一早準備好的醒酒湯喂他喝下去。韓勛酒量很好,醉得不算太厲害,喝過醒酒湯,又清醒了些。老頭子在,四處都是他的眼線,他也不敢耍賴趁機佔便宜什麼的,自個兒老老實實去洗了澡,躺在床上一覺睡到大天亮。

    就這樣,在京城逗留了十來天,韓父韓母把能參觀的景點都去了一遍,又參加了幾場慈善晚會,才收拾著南下去林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