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拜訪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陳家人脈廣,不過天把功夫,陳俊曦很快就將林墨以及他家里的情況查得一清二楚。韓勛的大少爺脾氣他是領教過的,京城里,跟韓勛搭上關系做朋友的人也不少,可從沒見他對誰有對林墨那麼和顏悅色過。事出反常必有妖,陳俊曦平常跟朋友一起玩的時候,沒少去些燈紅酒綠的場所,個別幾個玩得沒邊的,悄悄玩起了男人。他偶爾見過一次,那人長得還不錯但打扮得妖里妖氣的,一副娘娘腔模樣看著就讓人倒胃口,一點都不像林墨那麼干淨漂亮。

    陳俊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不過才見了林墨一面,就像著魔了一樣,腦海里總是不經意的浮現出他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樣。他隱隱覺得自己對林墨的關注有些太過,想到林墨可能跟韓勛是那種關系,他心里就有種莫名的煩躁和不甘……

    不過才見過一面而已,陳俊曦告訴自己,一定是因為他太急切的想跟韓勛搞好關系。陳俊曦想既然他想以林墨為切入點,是不是該想辦法私底下約約他呢?這個想法一生出來,就像扎根一樣盤旋在陳俊曦腦海里,他正準備派人去打探林墨的行程,制造個巧遇什麼的,家里就傳來消息說,韓父韓母回國了,下午要來他家里拜訪。

    “……御華樓那邊你讓他們多送點招牌菜過來,茜茜會親自下廚做幾道拿手菜,你記得別點重了……下午早點回家……”田卿玉絮絮叨叨說了一大串,陳俊曦腦海中浮現的卻是林墨那雙沉靜如水的鳳眸,他會不會來呢陳俊曦心底忍不住生出小小的期待,以及莫名的擔憂。明明知道被一個陌生人牽動情緒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他卻控制不住自己,又或者,是根本就不想去控制自己。

    韓父韓母好好的休整了一夜,精神好了很多,白天讓韓勛林墨阿虎陪著,去參觀了一番雄偉的宮殿,拍了不少照片。中午在一家環境不錯的中餐館用了餐,回家休息一番後,就準備去陳家拜訪。

    韓母本想讓林墨跟他們一起去,順便介紹陳家人給他認識,以後多條關系。林墨卻絲毫不想再跟陳家扯上關系,韓勛也犯小心眼,不樂意林墨跟陳俊曦踫面,就借口頭暈,在家帶艾倫。

    也不知怎麼的,艾倫十分願意親近林墨,見著林墨就要讓他抱。韓母想著孫子才幾個月大,就算抱去了陳家,也沒太大的交際意義,反而小家伙萬一哭鬧起來,平白讓大家不開心。這麼一想,就答應了讓林墨在家看著小家伙。

    說是帶孩子,其實哪用得著林墨?兩個媽媽就把他照顧的妥妥帖帖的,林墨最多拿著小撥浪鼓、小球等小玩具哄哄他,看著艾倫不是露出‘無齒’的小臉,林墨的心情也不知不覺輕松起來。

    下午四點,韓父韓母帶著禮物來到陳家。因為陳老爺子的關系,陳家住在政府大院的小獨棟里,外面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戒備森嚴。要不是有陳俊曦帶路,進去一趟還挺麻煩。陳家的小樓在大院深處,周圍樹木環繞,格外清幽。小樓從外面看有些斑駁的痕跡,到了里面,布置得還算溫馨雅致,擺件不多,也沒什麼特別名貴的東西,處處都透著官宦人家必備的樸素。

    韓父被陳俊曦的父親領到書房,跟陳老爺子敘舊。韓母則留在客廳跟田卿玉寒暄,她們倆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之前因為韓勛的事情,已經通過許多次電話,三兩句話就聊到了一塊去。田卿玉還特意將田茜茜介紹給韓母。田茜茜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穿著一套漂亮的碎花連衣裙,跟鄰家小姑娘似的,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再加上她有意討韓母喜歡,嘴甜得跟抹了蜜一樣,不一會兒就把韓母逗得笑聲連連。田卿玉見火候差不多了,便不著痕跡的,把田茜茜同韓勛扯上關系。韓母何等聰慧,哪里瞧不出她的意思,不過,田茜茜小小年紀,目光絲毫不清亮,眼楮在她帶的那些首飾上轉了好幾圈,笑容帶著刻意,一看就是心思多的,她可不喜歡這樣的人做她兒媳婦。

    再看田卿玉,他們不過第一次上門,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推銷自己的佷女,韓母看著田卿玉一身的名牌服飾,在心底默默搖了頭,難怪阿勛一直跟陳家親熱不起來。韓母臉上的笑容不變,眼底卻少了許多真意,每當田卿玉提到韓勛,她就雲淡風輕的繞過。漸漸的,田卿玉也意識到她太著急了,借口讓田茜茜做幾個拿手菜給韓母等人嘗嘗,將她支到了廚房。

    田茜茜不蠢,她同樣意識到了韓母的不滿和敷衍,同時也明白了,她的姑姑根本沒有她說的那樣,跟韓家相熟。

    難道就這樣放棄?

    田茜茜腦海中浮現出韓勛俊美無儔的臉,刀一滑切到了食指上,鈍鈍的疼痛喚回了她的神思。不,她才不會這麼輕易放手!一旁幫忙準備食材的保姆,看到她手上不斷涌出的鮮紅,嚇了一跳,抬頭看到她嘴角竟然掛著笑意,心里忽然生出一絲懼怕,迅速扭過頭去,裝作自己什麼都沒看到。

    韓勛在書房里,陪長輩說了一會兒話,陳父借口怕他無聊,讓陳俊曦帶他出去轉轉。陳家實在沒什麼好轉的地方,陳俊曦只好把韓勛帶到樓下的小客廳。客廳是一間臥室改的,面積不大,布置得倒是很不錯,平時田卿玉愛跟其他關系不錯的人,在這里打點小牌,這會兒麻將桌收在一旁,關起門來,倒也幽靜別致。

    “喝茶還是喝飲料?”陳俊曦笑著問道。

    韓勛昨天只休息了四個小時,今天又陪了爸媽一天,有點疲憊,“喝茶吧。”

    陳俊曦不一會兒端了兩杯茶進來,韓勛接過去喝了一口,兩人漫不經心的寒暄了一會兒後,陳俊曦終于忍不住問道︰“你今天怎麼沒把林墨一塊兒帶過來?”根據他查到的那些消息,林墨既是韓勛的‘恩人’也是好友,兩人關系非常要好,韓勛還在給林墨辦轉學,要把他轉到京城讀高中。陳俊曦這麼問,自然是為了試探,試探林墨和韓勛真正的關系,試探韓勛的家人是不是喜歡林墨。

    韓勛下意識反問道︰“你說誰?”陳俊曦怎麼會知道林墨的?韓勛心底警鐘大震。

    “林墨。”陳俊曦呷了口茶,笑道︰“昨天在御華樓踫到他訂餐送到你那兒,跟他聊了兩句。小孩兒挺不錯的,你也別把人成天藏在家里,帶出來給大伙認識認識,能入得韓少爺眼的人,肯定很有意思。”

    韓勛此刻的心情已經不是‘後悔’倆字能形容的了。他千防萬防,沒想林墨還是跟陳俊曦見著了,還是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早知道他昨天就該把林小墨帶著一起去機場接機的,怎麼就鬼迷心竅把他留在家里,還讓他做勞什子午餐?陳俊曦現在這樣,一會兒不錯一會兒有意思的,分明就是對林墨起了心思。

    韓勛心里又酸又怒,臉上卻一派平靜,淺笑道;“我表佷子前天才到京城,昨天我爸媽過來,事情一大堆,他身體不太好,就留在家里休息了。以後有機會,肯定要帶他出來玩。”

    陳俊曦心頭一動︰“表佷子?”那是不是意味著他誤會林墨跟韓勛的關系了?陳俊曦心里生出一絲莫名的高興。

    韓勛看著陳俊曦眼楮發亮的樣子,越發覺得他肯定對林墨有意思,心里十分不爽。不過,到底按捺住了,漫不經心的給陳俊曦大概講了一下林墨跟他們家的關系。很快又岔開話題,故意不談林墨的事情,陳俊曦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話題往林墨身上引,只能耐著性子順著韓勛的話題聊。

    不知不覺間就到飯點,除了御華樓的招牌菜,田茜茜還做了酸菜魚,綠豆排骨湯,芫爆散丹,京醬肉絲。田茜茜學廚滿打滿算不到一年時間,就算再聰明,也比不上御華樓的掌勺師傅。幾道菜味道尋常,大家看在她一片心意,又是田卿玉佷女的份上,不過意思意思動了一下筷子。韓勛更是只禮節性的嘗了一小塊兒排骨,就再不踫她做的菜。田茜茜一直暗暗盯著韓勛的舉動,想看看他的喜好,結果見他對自己做的菜半點興趣都沒有,心里不由失望。

    等韓勛一家離開後,陳父將田卿玉叫到房里,劈頭蓋臉罵了一通,說她不該這麼急著將田茜茜介紹給韓母,又說不該讓田茜茜做那幾道菜,畫蛇添足丟人現眼。

    田卿玉在陳父面前一向表現的溫柔嫻淑,被說了一頓也沒回嘴,只委委屈屈的掉眼淚。好在陳父一向吃她這套,想著韓家跟他們保持距離,也不能全怪田卿玉,她想撮合韓勛跟田茜茜也是為了兩家交好。韓家油鹽不進,難不成真以為憑韓勛那點不痛不癢的小計倆就真的在京城站穩腳跟了。京城的水深著呢,早晚有求陳家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