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許諾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子杰意識到事情跟他想的完全是兩碼事,立刻打電話給阿虎。韓勛過戶資金給林建的事情,瞞著韓子杰,卻並沒有瞞著阿虎。主要是因為除了跟林墨在一起的時候,他都寸步不離的跟在韓勛身邊,韓勛就算是想隱瞞也隱瞞不了。現在被韓子杰厲聲問到,又知道三小姐和四小姐已經把小少爺出賣了,只能蔫頭蔫腦支支吾吾的將事情全交待了。

    韓子杰氣得青筋直跳,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阿虎居然會為林墨說話,“……林少爺人很好,他跟小少爺在一起也沒什麼不好。我看著小少爺長大的,從他十二歲那年生病以後,我還沒到他這麼開心過……”

    韓子杰攥緊了拳頭又松開,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韓勛告訴他林墨就是他一直要找的那個人時,兩眼發光滿面柔情的樣子……平心而論,這一年多以來,阿勛確實變了許多,不僅沉穩了,也沒有了人前的喜怒無常、人後的暴戾陰沉,還主動戒掉了藥癮。

    韓子杰忽然驚覺,阿勛的這些改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林墨,林墨……

    韓子杰默默在心底把這個名字念了兩遍,腦海里浮現出照片上那張精致從容的臉龐,長長嘆了一口氣。什麼玩玩而已,事到如今,他再也沒法用這個借口來掩飾自己心底的隱憂。一直以來,他暗暗擔心的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了。

    可是,他能怎麼辦?用強制手段去拆開他們倆?他要那樣做,只怕阿勛恨他一輩子都是輕的。如果是為了阿勛好,就算被他記恨也無所謂,怕就怕阿勛走上另一個極端。若是繼續幫阿勛瞞著家里人,只怕老頭子日後查出來,第一個饒不過的就是他。而且林墨的人品心性,真的就配得上阿勛嗎?真的就是那個能夠與阿勛共度一生的人嗎?

    一時間,韓子杰心里千頭萬緒,不知道究竟要怎麼辦才好。他在書房靜坐了一夜,煙蒂扔了一堆,天亮他打了個電話給韓勛,兄弟倆在電話里聊了很久。上午,m國的銀行開始營業後,韓勛的賬戶上多了三千萬美金。接到職業經理人打來的電話,韓勛微微松了口氣,但是想到忠叔的到來,又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得想個辦法,把忠叔爭取到他這邊來才行。

    華燈初上,院子里的餐桌上擺滿了菜。下午,韓勛給他帶過來的廚師和營養師打電話,讓他們這段時間暫時住到四合院,好照顧一大家子的生活。這些菜大半是他們下午做的,林墨隨便做了幾道拿手的家常菜——魚香茄子,蝦仁冬瓜湯,麻婆豆腐,荷塘小炒,另外他帶來的香腸臘肉,全都直接煮了裝盤。

    甭管老頭子心里如何嘀咕林墨,這幾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是徹徹底底的征服了他的味蕾。用韓母的話來說,在國外這麼多年,還沒吃過這麼正宗好吃的臘肉香腸。韓母雖然不太能吃辣,但是卻非常喜歡吃辣,這點韓勛是完全遺傳了她,麻婆豆腐那又麻又辣既先且香的味道,簡直太合她的口味了。京城的水做出來的豆腐偏老,不如青桐村的水點出來的豆腐細嫩,但各有各的風味,青桐村的水質偏甜,味道更勝一籌。韓母听林墨說他家鄉的豆腐更好吃以後,不禁心生向往。

    老頭子最喜歡吃臘肉,這些臘肉林墨在家的時候,懸掛在樓梯口,既陰涼又通風,原本就燻得干干的臘肉,絲毫沒有變味道。煮好後,瘦肉如紅翡,肥肉如黃玉,切成薄片擺在白瓷盤中,顏色煞是好看。肥肉入口化渣,瘦肉韌而不柴嚼勁十足,老頭子吃了一片又一片,旁邊營養師看不下去了,直接告訴韓父,以他這麼大的年齡不應該吃這樣高鹽高脂的東西,弄得韓父再想夾這道菜也只能忍著,白便宜了阿虎。韓勛看著老頭子微微皺起的眉頭,和藏在眼底的不滿,很不厚道的勾了勾嘴角,夾了一大箸臘肉放到自個兒碗里,毫不掩飾他的幸災樂禍。

    吃不了臘肉香腸,老頭子只好把目標轉向魚香茄子。按理,以老頭子的身份地位來說,什麼樣的佳肴沒嘗過?偏偏林墨做的幾道菜意外的合他胃口,不過是些尋常的家常菜,平日在家的時候,家里的廚子也有做。以前吃著覺得挺好,嘗過林墨做的這些以後,才發現以前吃的那些好像少了個什麼味道,具體的他也形容不來,反正就是覺得吃起來特別舒服特別合胃口。

    有這種感覺的不止老爺子一人,院子里擺了兩桌,兩桌上都有林墨做的菜,不一會兒功夫就全都見底了。飯後,阿虎打著飽嗝,真心實意地說︰“吃過那麼多菜,我覺得還是林少爺做的最好吃。”

    林墨謙虛地笑了笑,兩輩子加起來,他也就只有這樣拿得出手。

    韓勛比夸了他自己還高興,笑道︰“那是,我們家……表佷子做的菜能差?”墨墨倆字在舌尖轉了彎變成表佷子,讓人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表佷子,表舅什麼的,林墨已經無力吐槽了。

    偏偏韓母比韓勛還高興,一個勁兒的夸林墨能干,老頭子也非常公允的評價林墨這幾道菜做得不錯,韓父韓母這次回國帶回來的都是心腹,大家少不得跟著起哄,林墨被他們說得臉都紅了。

    既然是過生日,自然少不了生日蛋糕。蛋糕是阿虎給韓勛訂的,足足有四層,鋪滿了水果和奶油,光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點上蠟燭,唱完生日歌,韓勛難得虔誠嚴肅的許了一個願望,一口氣吹滅所有的蠟燭。他還沒開始切蛋糕,艾倫就啊啊的鬧著,伸出小肉爪子去摸。韓勛切好蛋糕後,挑了一小塊兒沒有奶油的蛋糕,放到艾倫嘴邊,艾倫很給面子的吃了下去,吃完還想要。許媽怕他吃壞肚子,把他抱開,小家伙傷心的哭了一場,用他平時最喜歡的小球哄了半天才哄住。

    飯後,時間還早。韓父韓母的時差還沒倒過來,下午又睡了一下午,這會兒反而精神得不得了。于是,老頭子發話,讓韓勛林墨陪他們去京城逛逛。阿虎早把京城逛得爛熟,挑了幾個夜景不錯的地方,載著韓父韓母出去一直玩到半夜才回來。

    回到家,洗漱後,林墨躺倒床上已經半夜兩點了。韓勛怕老頭子再起疑,跟林墨分了兩個房間睡。等正院的等滅了,他才躡手躡腳的摸到林墨房里。林墨下午睡了一下午,這會兒想著白天的事情,有點失眠,韓勛摸進來的時候,他還沒睡著。

    “你來做什麼?”

    韓勛摸黑抱著人狠狠親了幾口,坐到氣息不穩的床邊,按亮台燈,掏出懷里的盒子,取出藥玉,溫柔的笑道︰“醫生說了,這個用上了就不能斷,不然效果不好。”

    林墨看著他,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那什麼眼神,那樣看著我做什麼?”

    林墨沒好氣道︰“你是不是覺得丟臉還沒丟夠?或者迫不及待的想讓你爸爸發現點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林墨總覺得韓父好像發現了什麼一樣,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像是帶著某種審視,讓他很不舒服。

    “什麼叫丟臉?”韓勛不樂意了︰“把身體養好是大事,你管他干什麼。”韓勛怕林墨反應過度,又怕他擔心,沒敢說老頭子已經對他們起疑的事情。

    他見林墨面色不虞,便解釋道︰“真是怕了你了,藥玉是我之前就浸好的,我藏得好好的沒人知道,趕緊的,我給你用上,早點睡覺。爸媽明天肯定要讓你陪他們出去逛,不休息好,天氣這麼熱,你又該吃不消了。”

    林墨打心底就不想用那破藥玉,可是看著韓勛布滿血絲的眼楮和眉宇間揮之不去的疲憊,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最後一言不發,任由韓勛把藥玉放到他身體里。夜深了,有些涼,韓勛幫林墨掖好被子,在他潤澤柔軟的唇上輕輕啄了一口,“早點休息,別胡思亂想,一切有我呢。”

    林墨心底涌出許多酸楚,有些在心底醞釀許久的話,最終沒忍住脫口而出︰“我們之間,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你別什麼都一個人扛。無論將來再難,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不會離開。”

    韓勛怔愣片刻,倏爾,臉上綻放出無比璀璨的笑容︰“林小墨,我生生世世都不會放手的。”

    一生太短,三生三世依然不夠。

    黑暗中,林墨將脖子上的指環取出來,握在手心,溫暖的觸感驅散了心底所有的茫然。

    韓勛沒有立刻回臥室,而是徑直去了書房。他從未像現在這樣野心勃勃,迫切的希望自己強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