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懷疑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子杰睡得迷迷糊糊的,猛一听到老頭子這麼問,腦子有點轉不過來,第一反應就是難不成韓勛跟林墨的事情被老頭子發現了?轉念一想又不對,老頭子要是發現了,就不會這麼問,肯定是沖自己劈頭蓋臉一頓罵了。也就是說老頭子可能發現了什麼端倪,不確定才這麼問,他到底要不要幫阿勛打掩護呢?

    韓子杰猶豫片刻,決定先替弟弟瞞著,等跟弟弟通過氣了,再做決定。省得老頭子那臭脾氣鬧起來,阿勛再犯 ,爺倆還不得把媽給氣出好歹來?東旭像阿勛這麼大的時候,還不吵著要跟他那第一任女朋友怎麼怎麼樣?結果呢,到現在女朋友不知換了幾打。前段日子看著艾倫可愛,還嚷著要娶媳婦兒生孩子,轉個身又跟他那幫狐朋狗友一起出去胡混了。再說了,像他們這個圈子里不用繼承家業的二代三代,哪個不是這麼愛玩?等阿勛以後年紀大了,穩重了,自然就收心了。他現在年紀小,你越讓他做什麼,他越要跟你反著來,而且跟男孩子在一起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鬧大了大家臉面上都不好看。

    想著阿勛信誓旦旦的跟他說,林墨就是他一直要找的那個人,韓子杰又有點頭痛。

    雖然心頭萬般思緒,也不過是一瞬的事情。韓子杰清清嗓子道︰“什麼什麼關系?爸,你都把我問糊涂了。是林墨有什麼不妥嗎?”韓子杰裝傻的功夫一流,乍一听確實很像那麼回事。

    韓父既然能從韓勛和林墨的神色間窺出端倪,韓子杰輕易一句話就想糊弄過去可沒那麼簡單,他沉聲道;“身份倒是沒什麼不妥,他是你大姨母的外孫。”

    韓子杰臉色驟變,差點將手邊的水杯打翻,好在他是個自控力很強的人,眨眼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甚至有些欣喜道︰“這可真是件大好事,媽一定高興壞了吧?”林墨怎麼突然跟安家扯上了關系,阿虎反饋回來的消息不是說他們林家世代居住在小山村里,身世清白嗎?外孫?那就是說問題出在林墨早逝的母親身上。回頭該好好問問阿虎了,他是怎麼查的消息!

    韓父模稜兩可道︰“是很高興,我只希望她這份來之不易的高興別到頭來變成空歡喜一場。”

    “不會的,爸。”韓子杰額頭上微微有些浸汗,他已經很久沒有听老爺子用這樣的冷厲嚴肅的語氣說話了,就連他執意要娶布拉安娜為妻的時候也沒有。這件事情比他想的更棘手。

    “阿勛年紀小,原先你同意將創業啟動金交到他手上我就覺得不妥,你明天告訴他,集團急需一筆大額流動資金,看他怎麼說。”

    韓子杰沒想到老頭子居然會用這招釜底抽薪,直接從經濟上制裁韓勛,他臉上神色變得嚴峻起來,“爸,給了阿勛的資金哪里能說收回就收回,他在z國那邊已經做了很多投資項目,突然這樣做無論從哪方面考慮都不妥。”

    老爺子何嘗不知道,他冷聲道︰“再不妥也總比你弟弟走上歪路好。”

    韓子杰不想事情鬧得不可收拾,便硬著頭皮裝糊涂︰“爸,你剛才就問我阿勛和林墨什麼關系,怎麼,是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妥嗎?我一直讓阿虎跟著阿勛,如果有什麼事情,他肯定會跟我匯報的。會不會是你想多了?”

    听大兒子這麼說,老頭子反而有些猶豫了,難道真的是他看錯了想多了?

    “爸,創業啟動金的事情,既然錢已經給了阿勛,該投資的也投資了,他做得很好,你要實在不放心,我這邊派個職業經理人過去,幫他看著點,如何?”這麼做,雖然有變相監視韓勛手里資金流的嫌隙,但總好過像老頭子說的那樣,不管不顧全砍掉強吧?

    韓父略微思索,覺得這個建議不錯,便道︰“不用去找外人了,就讓你忠叔過來吧。”

    韓忠是阿虎的父親,也是韓父的心腹。跟阿虎那直腸子的性格不一樣,韓忠那是典型的老狐狸,早些年一直跟在韓父身邊,身兼數職,手段絕非一般人能比。最重要的是,他是韓父的死忠,就算韓子杰是現任家主,他的話到了韓忠那兒也得打個折扣。讓韓忠去看著韓勛,等于把韓勛所有的一切都攤在了老頭子面前。

    不過韓子杰並不知道,韓勛給林墨投資五千萬美金的事情,更不知道這筆錢有八成已經變成了鋪面,記在林墨名下。

    早些年,韓父退休後,韓忠也從集團退了下來,他比韓父年紀小些,如今不過五十五六,手里攢足了養老錢,偏又閑不住,在祖宅當管家。他是看著韓勛一點點長大的,韓勛小時候,他呆在他身邊的時間,比呆在他親兒子阿虎身邊的還要多。明眼人都瞧得出,他把韓勛當半個兒子疼,所以,由他來看著韓勛,韓子杰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便順勢應下了韓父的要求,掛了電話馬上給韓勛打過去。

    韓勛看林墨已經睡著了,便躡手躡腳的走到外間接電話,韓子杰把事情前因後果全部給他說了一遍。韓勛沒想到不過一個照面,老頭子居然就看出了端倪。韓子杰話里話外只有一個要求,讓他跟林墨分手,最好能斷得干干淨淨的。韓勛手心都攥出血來了,斬釘截鐵的告訴他︰“不可能。”

    “……行,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听不進去,事情到了這地步,爸爸那兒我已經給你打了掩護,以後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你把自己害了不要緊,別把林墨也拖下水,以後後悔莫及。”

    韓勛道了聲謝謝,掛掉電話。立刻走出東廂房,去旁邊書房給金鑫打電話,讓他馬上讓財務清算公司的資金,又給建築公司的執行總裁,安排了同樣的事情,接著又聯系他從m國那邊帶來的職業經理人,要求他們在今天晚上六點以前,把他這段時間做的所有投資以及收益匯報給他。

    韓勛自己心里也大概默算了一下,今年以來盛唐收入、建築公司分紅、以及天使投資收益,因為都處于起步階段,三項大的加起來收入大約在三千萬rmb左右,再加上他在國外投資的一些產業,大概能籌到一億rmb。這點錢根本填補不上他過戶到林墨父子名下的五千萬美金。忠叔到時候一查帳就會發現漏洞,繼而順藤摸瓜查到林墨頭上。對林建,他可以說自己是借用他的身份做投資,忠叔卻不會相信這麼‘簡陋’的理由。韓家發展到今天,想借用什麼身份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何必舍近求遠借助外人的手?老頭子本身就已經對他和林墨起疑了,只怕事情一旦曝出來,他立馬就會把自己揪回m國,不會給自己半點反抗的余地。

    對自己尚且如此,對林墨……

    韓家最初就是靠黑幫和走私起的家,老頭子不損元氣的將整個家族洗白,並發展壯大,怎麼可能像他平日里看起來那麼仁慈?

    不過林墨如今和安家扯上了關系,老頭子就算是看在媽媽的面子上,想來也不會太過為難林墨。但是,不為難,不代表他就會接受他們。他有數不清的手段可以讓林墨主動離開他,在沒有足夠與老頭子對抗的實力以前,韓勛不敢去賭。

    就像他從家里帶出來的創業啟動金,這些錢全都印著‘韓氏’二字,老頭子想收回不過是說句話的功夫。歸根究底,是他還不夠強大,連光明正大將林墨帶到父母面前的資格都沒有。韓勛抿著唇,看著外面驕陽似火,心里一片冰冷。

    靜默了片刻後,韓勛又給林建打了電話,編了個謊言,說自己通過賭城轉到他名下的錢,是他的私房錢,讓他別在任何人面前提起,包括他的父母。林建有些不解,韓勛含含糊糊的告訴他,他們家兄弟姊妹多,還沒分家。林建立刻表示自己懂了,答應替他守口如瓶。至于現在開的火鍋店,就說他們兩家合開的,不用隱瞞。對付老頭子這種狡猾如狐的人,沒有七分真決計騙不過他。

    接著韓勛又給三姐韓素雯,四姐韓素錦打了電話。韓素雯、韓素錦分別長了韓勛8歲和7歲,雖然還不到完全懂事的時候,但都已經知道要疼愛弟弟。小時候,姐妹倆沒少帶著韓勛過家家,兩人手里還有韓勛被她們打扮成芭比娃娃的照片,姐弟之間感情極好。

    韓家不可避免有一些重男輕女的傳統,韓素雯和韓素錦繼承不了韓勛那麼大筆的創業啟動金,兩人從學校畢業後,問韓父要了一些資金,自行去了華爾街打拼,如今都混得相當不錯。

    但是,韓勛開口就分別問她們借一千五百萬美金,兩人在華爾街也不過才三四年時間,一時半會兒哪里湊得到這麼多流動資金。更何況韓勛既不肯告訴她們緣由,還不準她們把這件事情告訴家里人,甚至威脅她們,如果敢對第三個人提起這事兒,從此以後就跟她們絕交。

    韓素雯和韓素錦都以為韓勛遇到什麼事情,先答應想辦法幫他籌錢,轉身就打電話給大哥韓子杰,把韓勛賣個一干二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