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認親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父這一次倒是沒有阻撓韓母,韓母也不拐彎抹角了,把林墨喊到房里,直接問他知不知道他外公外婆的名字。

    林墨見她神情激動,心底隱隱有了猜測,說︰“我外公叫程傳風,外婆叫安清芷。”

    安……韓勛看著母親,忽然曾偶爾听到母親在家里念叨過的那位姨母,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位姨母好像叫安蕊吧。因為安蕊他們那一房已經絕嗣了,韓母想起二伯父和堂姐,總是難過,所以很少在家里提,更少在幾個孩子面前提。韓勛就偶爾父母談話的時候含含糊糊的听到了一些,能記起安蕊這個名字就已經很不錯了。雖然他前幾天滿口答應幫林墨打听他外公外婆的事情,不過這幾天一直猴急著等林墨來,想著這事兒也不著急,就交給手下心腹去查了,還沒來得及去過問。

    這會兒,一听名字對不上,韓勛剛覺得能松口氣了,抬頭就看到他老媽的眼淚嘩嘩的掉,瞬間心底升起強烈的不祥預感。

    “沒錯,我堂姐的小字就叫清芷,取自‘此心冀可緩,清芷在沅湘’。是二嬸臨終前給堂姐取的,想給她留個念想。”韓母拉著林墨的手,邊擦眼淚邊說︰“前些年,我們家托了好些朋友幫忙查二伯和堂姐的消息,都說他們去世了,音訊斷了,後人失蹤找不著了……可是,誰能想到一回國就遇上了呢?這肯定是堂姐不忍心看她的後人離散,在冥冥中保佑著你……”

    饒是林墨兩世為人,還是有點兒懵,韓母說的什麼,他已經听不進去了,只下意識看向韓勛。四目相對,兩人眼底都是無法掩飾的震驚和苦澀。

    韓勛結結巴巴的說︰“媽,你,你會不會弄錯了,怎麼,怎麼會這麼巧?”怎麼眨眼間,林小墨就變成他的親戚了?算輩分,他還是林墨的表舅,這特麼都算什麼事兒?

    “瞧你說的什麼話,這就叫緣分。”韓母瞪了林墨一眼,又詳細問起了林墨母親、外公外婆的事情。

    林墨腦子有點混亂,媽媽的事情他還是上次爸爸為了哄他來京城,才提起的。外公外婆除了知道他們的名字,知道他們是青大的教員,一個教機械,一個教化學,再多的只有爸爸才知道了。韓母有些失望,不過听說兩人是青大的教員後,已經百分百確認林墨的外婆就是她的堂姐無疑。二伯父早些年留學e國,學的就是化工專業,堂姐在這方面非常有天賦,她十八歲回國之前已經在h大的化學專業學習了一年,因為一心想要跟隨父親回歸祖國,便輟學了。那年代z國極其缺乏人才,堂姐唯一送回家的一封信,就提到了她在青大出任教員的事情。此外,還提到二伯父準備把她許給他好友的兒子,姓程。

    短短一頁信紙,半句不提他們在國內的艱難。誰能想得到,之後短短幾年時間,z國風雲驟變……

    韓母提起以往的事情,不禁大悲大喜,原本她就還沒把時差倒過來,確認了林墨是她堂姐的外孫,拉著林墨說了一會兒話,韓父見她神色疲憊,便強硬的下了逐客令。

    韓勛把林墨拉到東廂房,關上門,兩人垂頭喪氣的坐在床沿邊,大眼瞪小眼。半晌,韓勛垂著頭開口道︰“怎麼會這樣?”

    林墨往後一躺,倒在床上,沒好氣道︰“你問我我問誰?表舅!”命運為什麼老是跟他開玩笑,他以為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人,轉眼這人卻變成了有淡薄血緣的遠親。爸爸那麼在乎媽媽,到時候肯定不會把韓勛當成一般的遠親,而以韓勛母親的態度來看,只怕也是一樣。同性相戀本就不容于世,再牽扯上血緣親情……林墨心里真的非常茫然,早上那種站在街頭,無處下腳的挫敗無奈感再次涌上心頭。

    韓勛側身躺在他身邊,一手撐著頭支起上半身,一手掰過林墨的臉頰,讓他看著自己,認真道︰“林小墨,別說你變成我表外甥,就算你變成我親兒子,我也不會放開你。你這輩子注定只能跟我在一起。”

    林墨‘啪’得一聲拍開他的手︰“誰是你兒子了,少佔我便宜。”

    “哎喲,林小墨我手要是殘了,都是你打的,小心我賴你一輩子。”韓勛故意裝模作樣想逗林墨開心。事情發展成這樣,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和林墨的事情,大哥是知道的,不過大哥多半認為自己是玩玩而已,沒有過多干涉,這次的事情傳回去,怕是沒那麼容易過關了。大哥那里過後再考慮也不遲,他現在最怕的是林墨鑽牛角尖。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林墨的反應沒有他想的那麼激烈,也沒有提分手之類的話題。這是不是意味著,林墨心里也是一樣愛著他的?一樣舍不得與他分開?

    這麼一想,韓勛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氣。

    “墨墨,你別擔心,其實這樣也未嘗不好。”

    林墨以為韓勛是在安慰他,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韓勛解釋道︰“你先別喪氣。你之前不是一直擔心,你跟我在一起,別人說三道四嗎?咱倆現在有了這層關系,你以後就是我表佷子,誰敢亂說你直接扇他大嘴巴子。不過這種粗活有我,有誰敢欺負你,直接告訴我,我讓他好看。”

    林墨在心底默默嘆息一聲,現在的韓勛到底太年輕了,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話。是,有這層關系掩護,他們就算走得再近也沒人敢說什麼。可是這層關系捅破了呢?那他們之間就是亂倫。雙方的親人受到的打擊只會更大,未來……哪里還看得到未來?

    林墨嘴里只剩下無盡的苦澀,抬眼看到韓勛眼底熱得灼人的愛意,什麼話到嘴邊都說不出口了。

    算了,就這樣吧,走到哪里算哪里。現在想再多又有什麼用,說不定哪天情到濃時情轉薄,再回首,變會發現如今再多的煎熬思量都不過是一場笑話。不如趁著情濃時好好相愛,以後即使分開了,也還剩些美好的回憶。就如,前世的他和陳俊曦。

    韓勛看到林墨眼底淺淺的哀傷,心里如刀割一般難受,莫名升起一絲不安,他握住林墨的手,有些急切的說︰“真的,你別胡思亂想,一切有我,會沒事的。你相信我,我一定有辦法讓爸爸媽媽叔叔奶奶接受我們的。你看,上天讓你死而復生,又讓我找到你,我們之間的緣分連生死都無法阻隔,其他人也別想。”

    韓勛不遺余力的安慰總算起了作用,林墨微微勾了勾嘴角,笑著點頭︰“嗯。”

    “你今天曬壞了吧?要不要現在睡一覺?養養精神,我媽下午起來,肯定還要拉著你說話。”韓勛從褲兜里拿出一串鑰匙交到林墨手里︰“早就該給你的,今天早上走得太急忘了,對不起。”

    林墨上午還想著要怎麼怎麼收拾韓小人,結果現在出了這事,什麼心情都沒了。收下鑰匙看了看,放在一旁。

    韓勛笑著問︰“這里以後就是我們倆的家了,喜歡嗎?”

    從昨天到現在,這個問題韓勛問了林墨很多遍。林墨曾經最大的夢想,就是擁有這樣一個漂亮不失煙火氣的四合院,他打心底喜歡這里,“喜歡,如果能再養條小狗就好了。”

    “要不,改天我們去狗市看看,有喜歡的我們就買一條回來養?白天讓它乖乖呆在家里,下午我們回家了就帶它出去遛彎。”韓勛暫且拋下煩惱和擔憂,一心一意的描繪著未來。

    林墨卻搖頭道︰“只是說說而已,市區不準養大型犬,小型犬又嬌氣,懶得侍弄。”

    “也對,那些狗一點兒都不像你家阿灰,什麼都吃,肥得跟個圓球似的。”韓勛說完,頓了片刻,試探著問道︰“墨墨,你是不是特別喜歡小孩子?”剛才,墨墨看艾倫的時候,眼楮都在發光,抱著那個小胖崽的時候,那樣的小心那樣的喜歡。正如墨墨自己說的那樣,他並不是十六七歲的他,他真正的年齡已經三十多歲了,那個年齡的男人桀驁如他二哥,在大嫂生下艾倫的時候,也嚷著要娶個老婆給他生孩子。夢里,林墨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他應該比其他人更想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吧。

    林墨看了韓勛一眼,便猜出了他心里真正的想法,笑道︰“喜歡,可是你能給我生一個嗎?”

    韓勛挑眉︰“要生也是你生。”

    林墨直接撲過去揪他那張賤嘴,兩人很快鬧成一團,笑鬧聲中,什麼血緣,什麼孩子,什麼未來,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

    然而,就像風吹過水面一樣,再怎麼無聲無息的消失,終究還是在平靜的水面掀起了波瀾。

    此時,大洋彼岸的紐城正值凌晨,韓子杰剛剛熟睡,一個內線電話打了進來。他被老婆推醒,迷迷糊糊按亮台燈,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韓父嚴肅的聲音︰“韓勛和林墨究竟是什麼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