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接機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陳俊曦跟田茜茜這頓早餐注定是不歡而散了,兩人鬧的動靜還不小,大堂里不少人有幸見識了‘溫柔女神’的真面目,瞠目者有之,譏笑者有之,田茜茜丟了個大臉,狠狠地把這筆賬記在了林墨身上。

    陳俊曦離開御華樓以後,立刻讓人去調查林墨的背景來歷。一方面是出于對林墨本身的好奇,更多的則是希望在林墨身上找到親近韓勛的突破口。按理說,韓家清末就移居國外,百十年的時間里,故交舊友早就死的死,離散的離散,陳家已經算是跟他們家關系最親近的一支,他的曾祖母就是韓家的嫡長女,在此之前陳韓兩族更是世代聯姻,關系不可謂不近。而韓勛的母親那邊,安家也曾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大族,不過他們是在8年抗戰打響後遷居m國的,听說有一房人曾在解放後,歸國支援建設,但是都在十年動亂期間去世了,傳聞留下一個女兒卻不知所蹤。

    早些年,韓母曾托陳家幫她找人,爺爺和爸爸動用了不少關系去找,但是相關信息早已被有心人銷毀,一些可能知道內情的人也早已去世,無從查起只能作罷。安家人帶著一腔熱血想要報效祖國,結果落得如此下場,韓氏和安氏兩族難免寒心,這件事後,兩族一直無人歸國,跟國內的聯系也不甚緊密。如果不是韓勛突然提出要回國,只怕陳韓兩家的關系也會逐漸斷掉。然而,韓勛回是回來了,他們陳家把他奉為上賓,他卻轉身跟另一個派系的金家走到一起,為這事兒,陳俊曦沒少受爸爸和爺爺責備。

    可是他想真不出緣由,他敢對天發誓,他絕對沒有任何地方得罪過韓勛。可韓勛不知道為什麼就一直對他抱著一股莫名其妙的敵意,任他怎麼示好,都不冷不熱的。按理說,陳俊曦在京城好歹也算個小太子,實在沒必要這麼上趕著去討好一個除了錢在國內政界無甚根基的少爺,可是他不想按照父親和爺爺的安排去從軍從政。因此,韓勛對他而言既是一個好借口,又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合作伙伴,由不得他不去想盡一切辦法示好。

    林墨,就是一個契機。

    松子巷12號那座四合院,即使跟韓勛關系好如金鑫、趙雲飛等人都沒去過,林墨究竟是什麼來歷呢?

    陳俊曦突然想起去年接到的那個s省打到家里的陌生電話,難道是他?陳俊曦越想越覺得有可能,立馬讓人調整調查方向。

    林墨回到家,大門緊鎖著,他又給韓勛打了兩個電話,仍然關機中。他郁悶的踹了腳門口的石獅子,百無聊賴的坐在門口石階上數螞蟻。

    韓勛一路上眼皮跳個不停,好幾次想開機,都忍住了。他之所以讓林墨準備午飯,一是希望他能夠給二老留個好印象,二是指望林墨有熟悉的事情做著,不至于臨陣脫逃。林墨有一點好,答應的事情,都會辦到,雖然這次是他強迫的。大不了回家跪搓衣板,韓勛樂觀的想著。只不過韓勛向來是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根本不知道做菜需要耗費多少時間精力,更忘了家里柴米油鹽食材什麼都沒有,林墨又不是哆啦a夢,能把這些東西憑空變出來。他要知道林墨離開家,還跟陳俊曦見了一面,打死他也不會這麼干。可惜這世上賣什麼的都有,就是沒有賣後悔藥的。

    十一點,從紐城直飛京城的飛機準時抵達。韓勛大老遠就看到他老媽和老頭子二人,身後跟了三個保鏢,兩個家庭醫生,外兼兩個家里的佣人,其中一人手里抱著小襁褓,應該大哥的寶貝兒子。

    【媽,爸!】韓勛笑著快步走上前,跟二老打招呼。

    韓父韓岷長韓母五歲,今年六十有三,保養得極好,頭上只有少少幾根銀絲,臉上皺紋不多,兩頰的法令紋平添幾分嚴肅,外貌與韓勛有三分相似,更偏硬朗嚴肅,個子比韓勛矮半頭,體型微胖,不難瞧出年輕時是個大帥哥。盡管剛下飛機時差還沒倒過來,依舊神采熠熠紅光滿面,腰板挺直,完全沒有他這個年齡段老人該有的老態。難怪幾年前,他從集團退下來養老的時候,那些人反應那麼大。

    韓母安寧,還差一個月才滿五十八歲,同樣保養的極好。一頭烏黑的長發盤起來,不見一絲銀色,發福圓潤的鵝蛋臉上只有嘴角眼角留著些許笑紋,唇不染而朱,眉不畫而黛,年輕時的美艷洗盡鉛華,眉眼間是歲月沉澱下來的雍容優雅,一襲靛藍色繡花旗袍勾勒出時光無法阻隔的動人。韓勛的五官與韓母有四分相似,那雙深邃迷人的桃花眼更是像了八分。韓母生了五個孩子,就只有韓勛長得最像她,加上年紀又是最小的,難怪她最疼他。即使如今有了大孫子,韓勛的地位也半點不降。

    韓父矜持嚴肅的點點頭,韓母高興地拉著兒子的手︰【長高了也結實了,你這孩子,過年也不肯回家。是不是我們這次不過來看你,你都把我和你爸忘腦後了?】【怎麼可能,我給媽媽準備了一份禮物,本來還打算你下個月生日的時候,親自給你送回家呢。保證你喜歡。】韓勛親昵道,在韓母面前,像個沒長大的大男孩。

    韓母笑容更深︰【算你還有點良心。】

    韓父一貫威嚴,沉著臉道︰【多大的人了,還跟你撒什麼嬌?丟不丟人?】韓母瞪了老頭子一眼,回頭和藹的看著韓勛︰【甭管他,你爸爸就是愛吃醋。】韓勛連連點頭,表示十分了解。老頭子氣得臉色發黑,瞪了他的不孝兒子一眼,亦步亦趨的跟在老婆身邊。

    韓母從佣人手里抱過熟睡的小寶寶,對韓勛說︰【快瞧瞧,我們家小艾倫乖不乖?】韓勛看著襁褓中的胖寶寶,軟軟的黑色頭發緊貼著臉頰,小臉肉嘟嘟的,皮膚雪白細嫩,眉眼看著像大哥多一些,不過依然能瞧出混血的痕跡,听說眼楮是跟大嫂一樣的碧綠色,為此,老頭子沒少生悶氣。

    【大哥和大嫂舍得讓你們把他帶出來?】小艾倫是家里的長孫,一家人稀罕的跟什麼一樣。韓勛忍不住用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小胖臉,有些遺憾的想,可惜林墨不能給他生寶寶,不然他們倆的寶寶肯定比這還可愛。

    小艾倫這一覺睡了很久了,韓勛一戳,他就皺著眉頭扁著小嘴,眼看要醒過來,嚇得韓勛忙把手收回去。韓母拍著他的背,哄他繼續睡覺,【你大嫂要處理公司的事情,忙不過來,艾倫一直是我在帶,放在家里我可不放心。】韓勛的大嫂布拉安娜家世不比韓家遜色,更是家里的獨生女,要不是因為她沒有華國血統,老頭子絕對舉雙手贊成這門門當戶對的婚姻。再加上,韓岷與布拉安娜的父親一直以來是老對手,韓子杰與布拉安娜的婚事沒少波折,虧得有韓母從中調停,不然可就沒有今天漂亮可愛的小艾倫了。

    就韓勛而言,他還挺喜歡他大嫂的,又漂亮又能干,比那些跟他哥相親的花瓶女靠譜多了。

    “哇……”小艾倫到底被弄醒了,扯著嗓子大哭,小天使瞬間化身小惡魔,哭得人頭痛不已。佣人早就防著他醒來,忙把剛才在飛機上沖好的牛奶拿出來,將小家伙抱過去,哄了哄將奶嘴塞到他嘴里。小家伙掛著眼淚,抱著奶瓶,小口小口喝著,總算止住了哭聲。

    【小孩子真麻煩。】韓勛忍不住抱怨道。

    韓母笑道︰【知道麻煩啦?媽媽還不是把你從這麼小帶到現在這麼大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抱上我們阿勛的孩子哦。】韓勛略有些心虛︰【還早呢,等二哥、三姐、四姐他們都結婚了,給你生一堆孫子玩兒,個個鬧得你頭暈,你肯定就不稀罕我的了。】韓母樂不可支,看著韓父笑道︰【看看阿勛,你還說他長大了,能獨當一面了,我看啊還是個孩子,盡說些孩子話。】韓父很沒原則的附和道︰【沒錯,是該多鍛煉鍛煉。】

    說著話,不知不覺走到外面。韓父和韓母一起坐上了阿虎那輛車,回家的路上,韓勛不斷給二老介紹外面的景致。

    韓岷和安寧都是在m國出生,長大,港城和寶島倒是去過不少次,內地卻是第一次來。他們對京城的印象僅停留在影視資料、圖文報紙上面,如今親眼看到,心里感慨頗多。安寧因為當初二伯和堂姐的事情,心里一直有心結,這次若不是因為半年沒見過寶貝兒子了,她才不打算回來。如今回來了,看到整潔漂亮的街道上,全是黑發黑眼黃皮膚的炎黃子孫,一種源自血脈的強烈歸屬感油然而生,不禁熱淚盈眶。

    他鄉雖好,終非故土。時至今日,當終于踏上這片孕育先祖的土地時,她才終于明白父輩們的執著。

    林墨坐在石階上,被炙熱的陽光烤得兩頰通紅昏昏欲睡,一圈又一圈辛勤搬家的螞蟻都無法撫平他此刻暴躁的心情。

    韓小人,你丫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