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哄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墨墨,別哭了好不好?你哭得我心都疼了。”韓勛丟下手機,不顧林墨掙扎,把人半摟著懷里哄。

    林墨素來要面子,自尊心又不是一般的強,猛然被韓勛強制塞個那玩意兒在身體里,哪里受得了?韓勛把他當什麼了?會所里調教的小寵嗎?曾經他被賣到g省,被人調教的那段黑色記憶不斷往外涌,眼淚瞬間就決堤了。

    韓勛手足無措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能笨拙的拍著林墨的後背,不斷安撫他。他清楚,只要他能現在把藥玉從林墨身體里取出來,再好好跟他道個歉,林墨一定會很快原諒他。但是為了林墨的身體,他不能妥協退讓。原先他也不相信中醫,可林墨的身體狀況,他咨詢了許多醫生,西醫說只要加強鍛煉,注意飲食健康就可以了。中醫卻很明確的告訴他,林墨的體弱是從娘胎里帶的,趁著他年紀不大,好好用藥調理上幾年,以後會恢復得跟正常人一樣,否則,絕不是什麼長命之相。而且但凡看過林墨體檢報告、有點真本事的老中醫都這麼說,韓勛想不信都不行。偏偏,上次給林墨寄回去的藥,他根本喝不下去。其他中藥的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喝多了很傷胃,他求了那麼多藥方,就只有現在這個宮廷古方,他覺得最適合林墨,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會堅持讓林墨用。

    “墨墨,你剛剛明明已經答應我了,要乖乖用藥的,說出的話不能反悔對不對?”

    “我們先使用一個月,如果沒效,我讓阿虎去把那個老騙子的藥館給砸了,好不好?”某位白發鶴顏正在給某位老將把脈的國手,狠狠打了一個噴嚏,口水噴了老將一臉,好不尷尬。

    “……”“……”“……”

    “寶貝媳婦兒,算我求你了好不好?”韓勛口水都說干了,直想拿塊搓衣板往床邊一跪得了。

    “誰是你媳婦了?”林墨被他哄了半天,眼淚早就不流了,聲音依舊有些沙啞。

    韓勛大喜︰“寶貝兒,你總算肯理我了!”

    “……”林墨別過頭去,避開他的眼光,被韓勛叨念了半天,心里的負面情緒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剛才掉金豆豆的窘迫。

    韓勛打蛇上棍,俊臉湊到林墨面前︰“乖,別不好意思,我們倆誰跟誰?就算你再掉眼淚我也不會嘲笑你的。”

    林墨簡直恨不得跳起來撕爛韓小人那張得意洋洋的小人臉。

    “寶貝兒,你肯理我了,是不是表示你已經想通了?”韓勛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笑道︰“我就知道我們家寶貝最通情達理了,真乖。”

    “……再肉麻就給我滾出去。”一口一個寶貝什麼的,林墨表示他承受不來,全身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

    沒反對?這意思就是同意他的提議咯?

    韓勛可不敢再在這時候逗林墨,萬一發飆炸毛,剛才那一個小時口水可就全都白耗了。

    “不生氣不生氣,你今天累到了,早點睡覺,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好不好?”韓勛反手將房間里的燈關掉,再將蚊帳放下,床上陷入一片漆黑。

    也不知是今天累狠了緣故,還是藥玉發揮了作用,林墨早就已經困得不行了,沒一會兒就睡著了。迷糊中,他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韓勛听到他睡熟以後,長長呼出一口氣,不管怎麼說,林小墨同意先試用一個月,就算是最大的勝利。韓勛咧了咧嘴,雙手輕輕搭在林墨的腰上,小心翼翼幫他揉捏起來。忽然想到明天老爸老媽佷子要來,好心情消了大半,算了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讓爸媽見見墨墨也沒什麼不好,丑媳婦總得見公婆不是?再說他家墨墨這麼漂亮,有啥好怕的?

    想是這麼想,韓勛到底有點心虛。畢竟明天來的可不止最疼他的老媽,還有他最怕的老頭子。剛才墨墨沒問他們倆的事情,是沒听到電話呢?還是壓根就被他鬧得忘了這事兒呢萬一這小祖宗明天又跟他鬧別扭,可怎麼辦才好喲?

    韓勛愁得都鬧失眠了,下半夜才睡著。次日一早就被一陣奪命鈴聲給吵醒了,打電話過來的還是大哥韓子杰,告訴韓勛老爸老媽還有兩個小時不到就到機場了,讓他麻溜的起床圓潤的滾去接機。連帶的林墨也被吵醒了,韓勛手機設置的聲音很大,房間里非常安靜,林墨听得一清二楚,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都是韓小人鬧得,他就說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都听到了?”韓勛問。

    林墨皺眉點頭。

    “那就起床吧,跟我一起去機場接人。”他跟林家的事情,有大哥幫他一起瞞著家里,家里其他人知道的不多,老媽跟老頭子就知道有林墨這麼一個人,家世清白,跟他玩兒的不錯,再多的就不知道了。他之所以藏著掖著,也是怕家里人尤其是老頭子知道了搗亂。他雖然給林墨說老頭子很開明,很容易相處,但事實是大哥跟大嫂交往的時候,不知多少次被他罵得臭頭。雖然後來被老媽勸住了,黑著臉將大嫂娶進了門,可林墨到底是個男孩子,老頭子能第一時間接受得了才怪,老媽能不能幫他說話還兩說。

    不過,不管怎麼說,二老來了京城,墨墨剛好也在,雙方先見個面,彼此熟悉一下也沒什麼不好。興許他剛好就投了二老的眼緣呢?

    “別踫我,我不去。”林墨拍開韓勛的魔爪,往里面挪了挪。

    韓勛難得的好說話︰“行行行,不去就不去,你過來,我幫你把藥玉取出來。”

    他不提,他幾乎都忘了還有藥玉這回事兒,臉‘唰’得一下就紅透了,忙搖頭︰“不用,我自己取。”

    “听話,你自己看不見怎麼取?別不小心把藥玉弄到里面,取不出來,那就只有去醫院取了。”

    韓小人的威脅非常有效,林墨在丟臉,和丟臉丟到外人面前,果斷選擇了前者。磨磨蹭蹭翻身躺下,腦袋埋進柔軟的枕頭里,露出一對通紅的耳朵和後背給韓勛。

    韓勛微微勾了勾嘴角,拿出抽屜里的潤滑劑,擠點在手指上,利索的扒掉林墨的褲子,一邊咽著口水,一面將手指探進粉色的小嫩穴,片刻,就勾住塞頭,將溫熱的藥玉取了出來。玉表附著著一層薄薄的透明的體液,顏色已經從淺褐色變回了剔透的乳白色,說明玉里蘊含的藥效已經被林墨的身體說吸收。

    韓勛知道林墨臉皮薄害羞,神色復雜的看了藥玉幾眼,用軟布擦去上面的體液,將其收在木盒子里。扭過頭去,林墨已經自己穿好了睡褲,羞得將自己整個裹進了被子里,韓勛扒開被子,看著他紅撲撲的臉蛋笑著問道︰“怎麼樣,昨晚用了一夜,感覺有沒有效?”

    林墨下意識感覺了一下,腰不酸,腿不軟,昨晚還隱隱作痛的私處現在已經全然沒有感覺,好像昨天下午那場旖旎的情事沒有發生過一般。無論前世還是今生,他的身體一直都不太好,再加上男人的身體本來就不適合承受,性愛對他來說更多時候不是享受,而是一種甜蜜的折磨。每次做過,總要難受一些時間,因而,他下意識里對做愛總有些抗拒,為此,陳俊曦總是不能盡興,這也是他第一次出軌時告訴自己的理由。他真沒想到那小小的藥玉,竟然有這麼神奇的效果。

    不過,林墨不知道的是,韓勛昨晚幫他按摩了半夜,功不可沒,不然就算藥玉的效用再神奇,也不可能這麼立竿見影。

    韓勛看林墨的臉色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他高興的在林墨嘴上啄了一口,笑道︰“阿虎應該快到了,你不想跟我去機場,就再睡一會兒吧,廚房里還有粥,自己熱了吃,好不好?”

    林墨沒想到韓小人這次居然這麼好說話,立刻忙不迭的重重點點頭,閉上一眼,一副‘我睡著了’的模樣。韓勛失笑,他沒想到林小墨還有這麼可愛的時候,親昵的掛掛他的鼻子,然後下床,去衣櫃里挑了一身休閑裝換上,正準備離開,突然听到林墨說︰“生日快樂。”

    韓勛揚起嘴角,臉上帶著一絲不滿︰“居然現在才想起我的生日,真沒良心,害我白期待了一早上。”

    林墨被他說得生出幾分愧疚,他,好像是有點不太稱職哦。

    “不過,還是謝謝你。”韓勛展顏一笑,璀璨的笑顏直接晃花了林墨的眼,晃亂了林墨的心。

    他走了好一會兒,林墨才總算找回正常的心跳,他努努嘴小聲嘟噥道︰“真是妖孽。”眼中卻帶著濃濃笑意。鬧了這麼一早上,韓勛走了他哪里還睡得著?在床上躺了一小會兒,正準備起床收拾著吃早餐,卻看到韓勛的電話打了過來。這混蛋直接給林墨下了做午餐的任務,他接了爸媽直接回四合院吃飯,完全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關機。

    林墨氣得把手機往床上一摔,混蛋,他就說韓小人今天沒轉性嘛,怎麼這麼好說話?敢情是早就給他挖好了坑,等他往下跳。

    很好,混蛋,給他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