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藥玉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賴床的功力到底不夠深厚,沒多久就被韓勛從床上‘挖’起來,韓勛瞧他怏怏的沒什麼精神,索性將那些東西全都拿到了床上,體貼的為林墨盛好粥,要是不林墨推拒,他都直接上手喂了。

    “你在御華樓訂的餐?”林墨喝第一口,就嘗出熟悉的味道了。御華樓的粥是公認炖得最好的,他剛跟陳俊曦在一起的時候,陳俊曦總愛在那兒訂餐,吃了幾年,那味道真是熟悉得想忘都忘不了。

    韓勛笑道︰“這你都能嘗出來?”

    “讓你喝上幾年你也能嘗出來。”林墨夾了一塊兒冬瓜,輕輕一咬,粉潤清香,還是記憶中那個味道。

    韓勛頓了一下,後知後覺的想起這家店最初是陳俊曦帶他去的,店里特色菜多味道上佳,各色粥品炖得尤其不錯,離這兒又近,他去過好幾次。想著林墨應該多吃些流食,就訂了餐,現在回過味兒來,頓時打翻了幾十年的老陳醋,蜜汁叉燒吃在嘴里都像腌了好幾年的老壇酸菜似的。

    “既然你已經膩味了,那下次我就不在那家訂了。”韓勛緊緊盯著林墨,頭發絲都飄著酸氣。

    “嗯,隨便你。”林墨吃了片白菜,鮮香爽口,湯里的用料比他正宗多了,味道自然更好些。

    韓勛接連吃了好幾片叉燒肉,心里的酸味依舊揮之不去,沉默片刻道︰“林小墨,要不你教我熬粥做菜吧,我保證做出來比外面好吃,以後再不去外面訂餐了。”林小墨可是在京城跟陳俊曦生活了十多年,指不定哪家店又勾起他的回憶了,還不如他自己做給他吃呢。以後林小墨記住的可就是他的味道,陳俊曦什麼的,有多遠滾多遠。說到底,韓小人就是個小心眼,恨不得把林墨里里外外都打上自己的標記。

    林墨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隨即笑著搖頭道︰“就你?還是算了吧。”洗個菜都能把自己惡心到的人,還指望他學做飯?

    “喂,林小墨你別瞧不起人,做飯有什麼難的,只要我想學,沒有學不會的。”

    林墨不好打擊他的積極性,便說︰“你自個兒先買本食譜看看,真能學會里面一兩道菜了,我再考慮教不教你。”

    “你這是還要先驗驗我的資質?”韓勛不滿道。

    “那當然,省得教個笨徒弟,砸了自己的招牌。”

    “林小墨,你說誰笨呢?”韓勛相當不服氣,做個菜而已,能有多難?不就是翻翻炒炒加點調料,這麼簡單事情他能做不好?

    “誰應就是誰。”韓小人做的菜?林墨微微翹起嘴角,心底生出一絲期待來。

    回憶帶來的小小不愉快,很快消失在兩人的玩鬧中。林墨確實沒什麼胃口,喝完一碗粥後,說什麼也不吃了,韓勛下午那番‘運動’消耗了不少體力,肚子早餓了,到頭來一大桌子菜全進了他肚子里。

    韓勛把這所四合院視作他和林墨的小窩,四合院建好以後,就再沒帶過人來,以後也沒有請佣人的打算。開玩笑,他才不想有人來打攪他和林小墨的二人世界,平時家里有點小家務,他自己就能做,再請家政公司定期給他們做點大掃除、花木養護等等就行了。花錢請些大燈泡在家里蹲著,除非他腦子有毛病才那麼干。

    吃過飯,韓勛非常自覺的把一桌子碗清洗干淨,然後跟林墨一起到院子里乘涼。

    “你先在這兒坐著,我去摘幾個隻果。”韓勛把林墨拉到開滿紫藤蘿花的涼亭下坐著,他從雜物間里搬了個長木梯出來,架在其中一棵掛滿果的隻果樹上,兩步就跨了上去,不一會兒就在樹梢上摘了一塑料袋隻果下來,瞧他那麻利勁兒,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事兒了。

    院子的角落里留了一個古老的壓水井,韓勛搖了好幾下,一股清涼的井水緩緩流了出來。林墨看著韓勛蹲在那兒仔仔細細洗隻果的樣子,心里泛起一陣暖意,嘴角微微勾起。

    “快嘗嘗,我覺得比外面賣的好吃。”韓勛選了一個顏色模樣看起來最好看的送到林墨嘴邊。

    林墨就著他的手咬了一口,才接過隻果。這還不到八月份,正值隻果的生長期,果子還是純青色的,個頭也不大,勝在酸脆爽口,確實不比外面賣的差。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林墨點點頭︰“還不錯,等梨和棗子都熟了,給小書寄點回去,他最喜歡吃這些。”

    “哦。”韓小人回答的一點兒都不甘願,再加上預想的‘表揚’沒收到,臉色有點臭。

    林墨睨了他一眼︰“不樂意?”

    韓小人從善如流︰“誰說我不樂意了?你弟弟就是我弟弟,給我弟弟送點吃的,誰敢不樂意?”

    林墨笑道︰“算你有點良心,不枉我奶奶我爸爸讓我給你帶那麼多東西過來。”

    “真的?”韓勛眼楮一亮。

    “都在那箱子里。”

    什麼臘肉、香腸、泡菜、咸菜、蜂蜜、咸鴨蛋等等,亂七八糟一大堆,就連辣椒面和豆瓣醬都裝了好幾罐。

    “我就說你那箱子怎麼那麼沉,奶奶該不是準備把整個家都給搬過來吧?”韓勛瞠目結舌地看著滿地的東西。

    “他們想給你送點土特產,又怕我吃不慣這邊的東西,還有幾大箱東西托運了還在路上,過兩天去火車站取。”

    “你怎麼不把這箱也給托運了?”韓勛想著林墨那小身板拖著這麼大一箱子東西去乘飛機,就心疼的不行。

    “這箱已經是最輕的了,奶奶說第一天上門不能空著手,只好拖著這箱東西了。”林墨嘆氣道,真以為他想拿了嗎?

    “咱倆什麼關系,還用計較這些?”韓勛仗著身高優勢戳戳林墨的額頭,收到一個白眼後,訕訕的收回手。老老實實的听從‘領導’指揮,把這一大堆東西分門別類放好。

    林墨精神不太好,再兼腰酸腿軟,某個尷尬的地方還木木的有點疼,弄完這些後,簡單洗漱了一番,回房間準備睡覺。韓勛趁著林墨洗漱的時候,又將藥汁熱了一遍,取了一根最小號的玉棒裝在一個精巧的盒子里,帶回臥室里,他坐在床沿邊看著林墨,半天沒想好怎麼開口。

    “有事?”林墨看他期期艾艾的樣子問道。

    韓勛硬著頭皮開口︰“墨墨,你還記得我跟你說的新求的藥方嗎?”

    林墨想到之前韓勛給他寄去的那些藥,臉色有點不太好。其實跟前世比起來,他的身體已經好很多了,偶爾有點發燒感冒那是體質問題,娘胎里帶來的弱癥沒辦法,他自己平時多注意點,根本沒多大問題。

    韓勛一眼就瞧出林墨臉上的抵觸,忙趁熱打鐵道︰“我這次給你尋的是一個宮廷古方,效果特別好,而且是外用的,不用擔心難喝。”他放軟語氣,聲音帶著些許淒涼,“墨墨,你看我追了你兩輩子,好不容易才把你追到手,沒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你就當為了我,答應我好好用這個藥方,好好把身體養好,我們幸福安樂的過一輩子,行嗎?”想到上輩子林墨離世,韓勛用不著裝就紅了眼眶。

    林墨下意識覺得有什麼不對,但看到韓勛通紅的雙眼,心,軟得一塌糊涂,輕輕嗯了一聲,乖乖的點頭同意了。

    韓勛怕他反悔,立馬獻寶似的拿出盒子,取出玉棒。林墨看得一頭霧水,心里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問︰“這是什麼東西?”

    “藥玉。”韓勛捏著玉棒,一本正經的解釋道︰“這可是上等的羊脂白玉打磨成的,用古方熬成的藥汁浸泡,待它充分吸收了藥效後,放到身體里面,身體會自動吸收玉里的藥效,長期使用,能起到非常神奇的保養作用。”

    林墨不是傻瓜,玉棒古怪的樣式,還放到身體里,除了那處令人羞于開口的地方,還能放哪兒?

    “非常神奇的作用?有多神奇?”林墨氣得眯起眼楮,口氣不善地質問道。

    韓勛硬著頭皮繼續哄︰“相當神奇,不僅可以調理身體,還能永葆青春。墨墨,你就試試嘛,要是有效我們就用,沒效我們就把它們全都扔了,好不好?”

    “要不你先試試,有效了我再用,如何?”在那處放那麼個玩意兒,還用不用見人了?如果不是自問了解韓勛,知道是為他好絕對不是羞辱他,換做是其他任何人跟他這麼說,他絕對翻臉。即便如此,他心里還是忍不住泛起一陣陣屈辱感。

    韓勛見軟得不行,立刻加重了語氣︰“林小墨!你是不是又要任性?你剛剛怎麼答應我的?”

    林墨懶得理他,直接拉過被子把自己整個蓋起來。

    韓勛在別的事情上可以依他,惟獨在他身體健康方面,半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他把玉棒放在一旁,直接抱著林墨,仗著蠻力將他翻身壓在自己腿上,一手用力錮住他,一手掀起被子,無視他亂蹬的雙腿,直接扒掉他松松垮垮的睡褲。

    “韓小人,你放開我。”林墨又羞又惱,悶在被子里眼淚都快出來了。

    韓勛死死摁住他,眼楮盯著他白嫩圓翹的屁屁,險些流下鼻血。他深吸一口氣穩穩心神,拿起手邊的藥玉,一邊小心翼翼往藏在中間的嫩蕊塞去,一邊安慰道︰“听話,這玩意兒不癢不疼的,就咱們倆知道,不丟人。而且這麼做也是為了給你調理身體,等你以後身體好了,我們就不用了。”最小號的這根玉棒比平時用的竹筷還細些,很容易就塞了進去,古怪的塞頭設計剛好沒入穴口里面,緊致的穴口將其包裹起來,根本不用擔心藥玉會掉出來。

    弄好了,韓勛給林墨穿好褲子,發現林墨沒掙扎了,忙把人從被窩里‘掏’出來,卻見他滿臉都是淚水。他哪兒見過林墨這麼難過的掉眼淚啊,頓時心都涼了半截。

    而就在這時,韓勛的手機突然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大哥韓子杰打來的。接起來,韓大哥打了一下午電話這會兒才打通,先把韓勛臭罵了一頓,又言簡意賅的表示,老頭子和老娘以及他五個月的兒子已經坐上了來z國的飛機,專程來陪韓勛過二十歲的生日,然後再看看祖國大好河山。

    韓勛放下電話,好半天沒回過神,腦袋里只飄蕩著四個字︰天亡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