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驚喜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緊緊握住林墨的手,臉上全是遮不住的興奮和喜悅,炙熱的目光緊緊鎖住林墨日益長開更顯精致的臉龐,藏在眼底的欲望翻騰不已。

    “墨墨,你長高了。”

    “那必須的。”這幾個月林墨過得極其輕松,閑暇的時候沒少給自己弄好吃的,荒山上還養了幾頭大奶牛,他們一家四口每天早晚兩大杯牛奶,不光他嗖嗖的竄到了快一米七,小胖墩兒也開始抽條了。

    “……不過跟我比還是矮了點,太瘦了點,就你這小身板還想壓倒我?”韓勛裝模作樣的搖搖頭,笑得欠扁極了。

    韓勛這幾個月一直堅持不懈的健身,他老媽不放心他,還專門派了一個營養師兩個廚師過來,身材完全恢復到他戒藥癮之前的標準,即使穿著休閑的運動裝,依然能感覺到他隱藏在衣服下的爆發力。林墨站他身邊,妥妥的一只小白斬雞。羨慕嫉妒恨已經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林墨輕哼一聲,別過頭去。韓勛臉上笑容更深,一手拉著林墨,一手拖著行李箱,走出機場。

    “虎哥沒跟你一起?”林墨問道。

    韓勛把行李箱放到後備箱,坐到駕駛室,一邊系安全帶,一邊說︰“他還有別的事情要辦,怎麼,我來接你還不高興了?”

    林墨推開韓勛湊到他面前的大臉,很沒誠意的笑道︰“高興。”

    韓勛趁機含住林墨的手指,在他指尖輕輕咬一口,看著他的臉色瞬間如打翻了胭脂般紅個透徹,心跳驟然加速,渾身的熱度都往下腹洶涌而去,他狠狠咽了幾口口水,才抑制住將人就地正法的齷蹉想法,摟著林墨的脖子,狠狠在他嘴上嘬了好幾口,喘著粗氣惡狠狠地說︰“回去再跟你算賬。”

    “……”這都是哪跟哪兒?

    現在的京城跟十多年後比起來,差別巨大,林墨看著窗外不斷飛逝的景致,埋藏在腦海深處的記憶開始一點點復甦,臉色也一點點沉下去。

    “在想什麼呢?”韓勛漫不經心的問道,實則耳朵都已經豎起來了。他既熱切的希望林墨道京城來陪他,又擔心林墨心底還為陳俊曦留著一席之地。

    “沒什麼。”林墨看著窗外,興致不高。

    韓勛小心翼翼的問︰“還在生我的氣?”

    林墨扭頭看了他一眼,重重點頭︰“算你有點自知之明。”

    “林小墨,看吧,我說你小氣你還不承認!多大點事兒,都這麼多天了,你還跟我鬧別扭。”

    “確實沒多大點兒事兒,那等你明天過完生日,我還是回家去好了。”

    “別啊……”韓勛手一打晃,車子擺了個s形,差點兒跟旁邊的車撞上。

    “盯著點路,還要不要命了?”林墨沒好氣道。

    韓勛嘟噥︰“誰讓你故意氣我的?”

    林墨懶得理他,一言不發專心致志的盯著窗外。

    得,你不理我,我還懶得理你。韓勛很有脾氣的繃著臉直視前方,繃了一會了,到底沒繃住,語氣生硬︰“不準回去。”

    “你管我。”咋回京城,林墨想起前世發生過的事情,心情確實不太好。明明他在縣城里過得好好的,韓小人偏要讓他來京城?他現在倒是來了,以什麼身份站在韓勛身邊?兩輩子韓勛在京城的圈子里,都像發光體一樣,走哪都圍著一圈的人。他冒冒然出現,那些人還不把他祖宗八代都給扒出來?京城里的那些人可不像青桐村的人那麼單純,他們那套‘救命恩人’的說法連村里人都將信將疑的,京城里那一個個比老鬼還精的人能信?只怕用不了多久,他和韓勛之間的關系就會被扒出來,然後呢?是不是還要像上輩子那樣,走哪兒都要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

    光想想,林墨就覺得腦仁疼。

    從那天答應爸爸要來京城後,沒到第二天他就後悔了。

    韓勛急轉方向盤一個急剎直接把車停到路邊,一臉暴怒的質問道︰“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後悔了?”韓勛怎麼說也是被家里人捧在手心寵大的小少爺,真不能指望他的脾氣有多好。平時會對林墨伏低做小,那是因為他喜歡,在他的底線之上,他可以無條件無原則的對林墨好,捧著他寵著他。但是只要一旦觸及底線,他絕對會暴走。而他對林墨唯一的底線,就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

    林墨皺眉低著頭沒說話,狹小的車廂里,氣氛緊張得讓人窒息,過了一會兒,林墨輕輕嘆息一聲,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單純不想來這里。”

    韓勛心頭的怒氣頓時散得一干二淨,他握住林墨的手,輕笑道︰“林小墨,有我在,你怕什麼?”

    有我在,你怕什麼?

    一直到了四合院門口,林墨腦海里還回蕩著這幾個字,隱藏在心間的憂慮似乎都變得無關緊要。

    韓勛把車停到改裝過的車庫里,拎上行李箱,關上車庫門,帶著林墨一起走進四合院。

    “我說過要給你一個驚喜,看看喜不喜歡。”

    走進四合院,外院只種著兩株銀杏樹,不過,這兩株銀杏的樹齡至少在百年以上,樹干粗壯,繁茂的枝葉幾乎快將整個外院覆蓋起來,一進院子里頓覺暑氣消了大半。走進內院,院子中央是一座巧奪天工的假山,假山上流水潺潺,水池中稀稀落落種著幾株蓮藕,正開著粉色的花,花瓣隨風搖曳,清澈的池水中,色澤艷麗的錦鯉在碧翠的荷葉下悠然擺尾。院中種滿了果樹,有隻果、梨、棗子、柿子,少部分老樹碩果累累,大部分新移植的也三三兩兩掛了果。樹旁搭了兩處涼亭,一處爬滿了紫藤蘿,成攢的紫色花朵妖嬈美艷,夏風輕拂,紛紛揚揚宛如仙境。一處爬著葡萄藤,葡萄是今年才種的,樹藤還沒爬滿整個涼亭,更沒有結果,跟紫藤蘿比起來略遜一籌,但也碧翠宜人。

    後院的院子不如內院大,牆上爬滿了薔薇藤,粉色的薔薇花爬出高牆,在燦爛的陽光下恣意綻放。院里緊挨著牆根留了兩塊平整的空地出來,光禿禿的什麼都沒種。

    韓勛微笑著解釋道︰“這是特意給你留的,你喜歡種什麼告訴我,我們一起種。”

    林墨抬頭看著他神采飛揚的桃花眼里,分明寫著︰‘快表揚我吧,快表揚我吧’,比盛放的薔薇還要耀眼許多,晃得他暈乎乎的。仿佛被蠱惑一樣,林墨雙手搭在他的肩上,踮起腳尖用力親吻韓勛的嘴唇。韓勛毫不客氣地用力回吻,不過片刻就反客為主,雙唇嘖嘖的水聲中彼此的舌緊緊糾纏在一起,宛如兩條交尾的蛇……

    等林墨回過神來時,兩人不知何時已經躺在了艷紅刺目的大床上,兩人的衣服從門口一直落到床邊,韓勛涂滿潤滑劑的巨物正在他的穴口打轉,小心翼翼的試探著,伺機刺入。

    上一次結合是在他醉酒的時候,半夢半醒,這一次卻是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光看著韓勛駭人的巨物,林墨就忍不住心里一陣陣發緊,雙手不自覺抓緊了身下的被褥。韓勛空著的左手不斷在他身上游走,從胸前硬熱的紅珠到身下啜泣的玉柱,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打消林墨的緊張,他伏在他耳邊,一邊溫柔的舔吻,一邊輕聲安撫︰“乖,墨墨,不怕,交給我好嗎?”

    林墨被他逗弄得全身發軟,喘著粗氣瞪著他︰“誰怕了?快點,再他麼廢話,你躺著換我來!”

    韓勛一陣悶笑,在林墨迷離潤澤的鳳眼上印上一吻,雙手掐住他縴細的腰,用力一挺直搗黃龍。兩人同時發出一聲長長的悶哼,一個是爽的,一個是疼的。韓勛疼惜的舔去林墨眼角晶瑩的淚滴,一動也不敢動,只能上下其手,使盡渾身解數挑動林墨身上的敏感點,不一會兒,先前蔫下去的小小墨又重新羞答答的抬起頭來,他才開始小幅度抽動起來。狡猾的巨龍很快找到了藏在里面的小突起,研磨,摩擦,撞擊……

    一次次猛烈又不失技巧的沖撞中,韓勛趁著林墨失神,將他縴長的雙腿環在自己的腰上,逐樂的本能讓那白皙挺直的雙腿如蛇一般慢慢越纏越緊……

    韓勛貪婪的凝視著林墨,從他喘息開闔的唇到迷離失神的眼,凝視著他如一朵艷麗的欲花在他的身下、在精美的錦緞上妖嬈綻放。他狠狠吻住他的唇,舌頭在他口中毫無章法的用力攪動著,用盡全身力氣,在彼此快要窒息時,同時攀上極樂的巔峰。

    兩人都已經憋了許久,又正值年少,哪里經得起欲望的誘惑?兩個小時後,第三回合好不容易在林墨的哭饒聲中結束,韓勛依然不太滿足,林墨已經在他懷中掛著淚珠昏睡過去。他憐惜的吻干小小的淚珠子,把林墨抱到房間的浴室里,小心翼翼給他清理干淨,又換掉沾滿二人精液、皺得不成形狀的床單,才將他抱回床上,心滿意足的陪他躺了一小會兒,等林墨睡熟了,才躡手躡腳的爬起來穿上衣服離開房間。

    一出房門,他立馬火急火燎的跑進廚房,打開天然氣,拿出一個黑漆漆的藥罐子放在上面熬著,藥罐里除了黑褐色的藥汁,還浸著幾只式樣古怪、大小不一的玉棒。

    完了他又給附近一家酒店打電話︰“……蓮子粥,芙蓉雞,清蒸鱘魚,開水白菜,咕嚕肉,白灼蝦,冬瓜瑤柱湯,蜜汁叉燒肉,再來只烤鴨,差不多就這些,再過兩個小時給我送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