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往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沒錯,”老太太算是被韓勛徹底洗腦了,“阿勛說了,你去京城讀書,那要是想考上京城里的青大就容易了。阿勛還說了,只有考上了青大才跟考上狀元一樣,其他學校那不算。乖孫,我給你說,你爺爺在世的時候最大的願望就是咱們家能出個狀元,你听話,好好去京城讀書,給奶奶掙個狀元回來,奶奶以後見著你爺爺了,也好有個交待。”

    林墨一想到京城里那些人那些事,心里就煩,打心眼里不想去。他好好地呆在縣城里,陪著家人不好嗎?韓小人偏要給他整些ど蛾子,回頭再收拾他!

    “奶奶,我在這邊也一樣可以考。”

    老太太拉著林墨的手,一臉不贊同道︰“蒙奶奶呢?阿勛說了,咱們這邊的教學水平跟京城肯定不能比,而且你爸爸也說了,咱縣里那幾所高中,這麼多年了,每年那麼多學生,一年能有幾個考上好大學的?能考上青大的,更是一個都沒有。”老太太見林墨眉頭越皺越緊,知道他心里不樂意,忙哄勸道,“你真以為奶奶舍得你去那麼老遠的地方?”

    “舍不得你還讓我去?”林墨嘟囔道。

    “我還不是瞧你韓哥不容易嗎?”

    林墨現在恨不得跳起來咬韓小人幾口,磨牙道︰“他容不容易跟我去京城讀書有一毛錢關系嗎?”

    “瞧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也不想想你韓哥是怎麼對你,怎麼對我們家的,我們家墨墨可不是這麼沒良心的孩子。”老太太拍著林墨的後背,像小時候哄他那樣,一邊拍一邊哄︰“奶奶是真舍不得你去那麼遠的地方,可是你韓哥說得在理,你在那邊能夠得到更好的教育,結交到更多人,以後想做點兒什麼事也更容易。當然,奶奶也不圖你大富大貴,咱們家就現在這樣就挺好。”

    “那你還讓我去。”

    “你看,你韓哥幫我們家這麼多,他現在一個人在京城,舉目無親的多可憐,他雖然沒說,但他那意思就想讓你過去陪陪他。”

    “誰跟你你說的他在京城舉目無親啊?”林墨真是後牙槽都咬出血來了,韓小人簡直太雞賊太不要臉了。他可憐,他把他們全家哄得團團轉還可憐?!

    “阿勛說的呀,他說他一個人在那邊天天吃方便面,晚上回家冷冷清清的,特別沒意思。我听他那聲音都快哭了,真是太可憐了,他說再過幾天就是他二十歲的生日,特別想我們家的人過去陪陪他。我還要看著荒山的事兒,你爸爸這幾個月里全國各地飛來飛去,店里積了一大堆事情要處理,小書還要上那什麼暑期特訓班,參加錦城的什麼比賽,我們都去不了。正好你有時間,你過去陪陪阿勛,在京城那邊好好玩玩,等這邊中考成績出來,阿勛就給你辦轉學手續……”

    “怎麼又說到轉學上面去了?”韓小人實在是太陰險了,這混蛋背著他究竟給他家里打了多少電話啊?居然把他們家的事情摸得一清二楚,所以那話怎麼說的,千防萬防家賊難防!

    林建一直坐旁邊沒說話,突然開口道︰“墨墨,有件事情我一直沒給你說。”

    林墨疑惑的看著林建︰“什麼事?”

    “是關于你媽媽的事情。”林建深呼吸一口,眼中涌出濃濃的思念,緩聲道︰“緩緩她是知青,在被下放到我們這里之前,她家里是京城的。那年代通訊交通都不方便,上頭的事情又亂,她的父母也就是你外公外婆,分別是青大化學系教授、美術系教授,當時被認定成右傾,夫妻倆都被關了牛棚,因為他們倆得罪了小人,在勞動改造期間不明不白的就病死了。緩緩比我大一歲,她那時候年齡還小,只有十五歲,她父母的朋友害怕她落到那些小人手里,就想方設法將她送到我們這里做知青。

    緩緩到了這里以後每兩年,幫過她的那兩個人也都過世了,京城那邊的聯系就這樣徹底斷了。後來陸續有知青通過家里的關系返城,緩緩做夢都想回京城去,可是她沒親人沒關系,就這麼滯留了下來。再後來,恢復高考,緩緩就想憑借自己的努力考回京城去。那時候我喜歡她,舍不得她走,害怕她走了我就再也看不到她了,我就老跟她搗亂。

    她那時候住在我們家,我就把她好不容易買來的那些書偷偷藏起來,急哭了我也梗著不拿出來。她身體一直不好,愣是讓我氣病了,錯過第一年高考。我當時悔得腸子都青了,我就覺得特對不起你媽,可我還是怕她走。我就自作聰明的想了一個辦法,我想要不然我替她讀書,我替她去高考,等我考上京城的大學了,我就帶她回去,多好。

    那時候我都快二十歲了,村里同齡的人都張羅著結婚生孩子,初中都沒安生讀過幾天的我,想著要去考高中考大學,所有人都覺得我瘋了。好在你爺爺奶奶和緩緩都支持我,緩緩每天幫我復習功課,我總算考上了高中,成為班里年紀最大的學生。大概那時候,你媽媽就瞧出我的心意了,她再也沒提過高考的事情,也再沒去參加過,我知道的,她其實一直在等我。可是我讓她失望了,我那麼努力連續考了兩年我都沒能考上京城的大學。

    你媽媽告訴我,讓我不用再考了,就算考不上大學、去不了京城,她依然願意嫁給我,願意為我留下來。我當時樂瘋了,我們結婚的那年,我二十四,你媽媽二十五。結婚之前,我給你媽媽說,我當上中學的代課老師了,我慢慢攢錢,早晚有一天我會帶她回京城去看看,把她父母的遺骨給找到,給他們上香,告訴他們會一輩子對他們的女兒好。可是我萬萬沒想到,緩緩生你的時候居然會難產,她的身體本來就不好,生完你以後……”

    林建把眼底的水汽憋回去,嘆息道︰“墨墨,爸爸告訴你這些沒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就幫爸爸把當年對你媽媽的承諾實現吧。”

    老實說,林墨對‘母親’根本沒有什麼印象,程緩緩在他心里,更多的只是來自別人的描述——漂亮,溫柔,善良,知性……仿佛是所有美好詞匯的化身。可是在他成長過程中,真正接觸到的母親卻是王艷艷。冷漠,懶惰,饒舌,惡毒……他實在沒有辦法在心里塑造出一個溫柔美好的母親形象來。而父親說的這些事,是他兩輩子以來第一次听說,光沖著爸爸眼底的深情和期望以及許許多多糅雜在一起的復雜情緒,他就覺得自己應該做一點什麼。

    還有韓勛。不知為什麼,看著爸爸眼底弄得化不開的深情,林墨腦海里忽然閃現‘情深不壽’四個字。母親之于父親,上輩子的他之于韓勛。林墨心底浮現出一個荒謬的念頭,萬一,萬一他這輩子依然逃不過命運的詛咒,依然活不過三十二歲,那麼韓勛怎麼辦?

    老太太見林墨臉色突然變得煞白,急得也跟著變了臉色︰“墨墨,你怎麼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你要不想去我們就不去了,不去了。”

    林墨努力平息掉胸間的窒息感,回握住老太太的手,輕笑道︰“奶奶我沒事,可能剛剛曬著回來,有點中暑腦袋忽然暈乎乎的。爸爸,京城那邊我去,我一定想辦法找到爺爺奶奶的骨灰,一定完成你和媽媽的心願。”

    “墨墨,如果你不想去,爸爸不會逼你的。你臉色不好,先去休息一下,過後我們再說。”林建沒有多想,只是單純以為林墨不想去陌生環境。想想也是,墨墨還不到17呢,還是個孩子,陡然讓他換到完全陌生的環境,他能不排斥嗎?說到底,還是他想的不夠周到。

    “嗯,好。”

    林墨回到房間,心里跟揣了二十五只兔子似的,百爪撓心,哪里睡得著覺。剛巧韓勛的電話打過來了,林墨接起來听到他明顯帶著討好的聲音,心里忽然就不那麼難受了,還起了逗他玩的心思,“韓小人,老實交代,最近是不是干了什麼壞事?坦白從寬啊。”

    韓勛明顯非常心虛︰“林小墨注意稱呼啊,還有我人在京城我干什麼壞事了?我怎麼不知道?”

    “裝,繼續裝。”

    “林小墨,你知不知道我最受不了你這樣了,你別什麼屎盆子都往我頭上扣。一身的小脾氣,全是讓我給慣的!”

    “不說是吧?”林墨聲音極冷,臉上卻已經笑開了花。一想到韓小人現在心虛又著急的,林墨心里的陰霾一掃而空。

    “我本來,本來……”韓勛裝不下去了,厚著臉皮陪笑道︰“墨墨,我錯了,我不該背著你跟奶奶叔叔商量轉學的事情,原諒我好不好?”

    林墨做大爺狀︰“考慮考慮。”

    韓勛一听有戲還得了,忙追問道︰“那你什麼什麼時候過來,再過不了兩天就是我生日了,去年我倆就沒能一起過。”

    林墨仿佛能看到韓勛變成一條大狗狗,尾巴都快甩成風車了,一雙烏溜溜的大眼楮寫滿了︰主人快過來吧,快過來吧。

    林墨被自己的想象給逗樂了,他在床上翻個身,笑道︰“誰讓你不早點告訴我?我什麼準備都沒做,盡量趕上你生日那天吧。”

    “那你是同意到京城讀書了嗎?”韓勛背地里‘策劃’了這麼久,等到了揭曉答案的時候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他這輩子除了跟墨墨表白那會兒,還從來沒這麼緊張過。

    “回頭你好好謝謝我爸爸吧。”

    韓勛一顆大石頭總算落地了,他笑道︰“那必須的。說實話,我還以為能最終說服你的是奶奶呢。”不說別的,奶奶只要認準了一件事情,磨人的功夫絕對是一流的。

    “還不是因為我爸給我說了我媽的事情,不然我才懶得理你。”林墨沒好氣道。

    “什麼事情?听你這麼說,我還是沾了媽媽的光?”

    “那是我媽,請叫阿姨謝謝。”

    “好吧,那你給我說說阿姨的事情。”

    林墨把剛才爸爸給他說的那些事情,還有打小從奶奶那兒听來的事情,一並講給韓勛听了。

    韓勛听完後承諾道︰“你外公外婆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想辦法去打听。”

    林墨愜意的搖晃著腳丫子︰“行,辦不成唯你是問。”

    “沒問題,要是辦不成,我脫光了躺在那兒任你處罰。要是辦成了,你就乖乖脫光了以身相許吧。”

    林墨生怕電話就被爸爸和奶奶听到,急得臉都紅了︰“你說話給我注意著點兒!爸爸和奶奶都在家呢。”

    韓勛賴皮道︰“我說什麼了嗎?我怎麼沒印象了,要不你給我重復一遍?”

    “韓肖人!”

    下午,林書補習完回家,听說林墨要去京城,整個人都懵掉了。木已成舟,他也不是那種會撒潑打滾的孩子,只能心里默默給韓小人記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他就知道韓壞蛋沒安好心!

    小胖墩先前對韓勛那點好感,這下徹底煙消雲散了。

    三天後,林墨下午三點抵達京城機場。剛一出來,就看到韓勛穿著一身運動裝,站在人群里探頭探腦的,剎那間四目相對,兩人的臉上不禁露出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幸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