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最後的初中生活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休學了一年,原先同班的同學都已經畢業了,就算沒畢業,事隔這麼多年,他也把那些人忘得一干二淨了。新上的這個班級,班主任曹老師是爸爸以前的老搭檔,教語文的,嚴肅認真,他帶的班一向是學校里升學率最高的。

    在鄉下這個年代,很多家長都沒有讓孩子讀書考大學找個好出路的概念,更多想的是讓自家小孩趕緊把九年義務教育混滿,回家學門手藝,幫襯著家里,以後隨便娶個知根知底的媳婦兒,這輩子就這麼著了。這時候的九年義務教育並不像後世那樣免學費,一學期幾百塊的學費,並不是每個家庭都負擔的起的。有些家長索性就不讓孩子去上學,要不然就一直欠著學校學費,尤其是在鄉下,孩子沒有認真學習的概念,老師們不像後世那樣有什麼升學率壓力,拿著不高的工資得過且過。

    曹老師大概算是眾多老師中的一個異類,他真的是一心一意想要他班上的孩子都考上高中,對班上的孩子特別嚴厲,他每次上課就拿著一根楠竹削成的教鞭,誰敢不听話就打手心。這會兒也沒什麼不能體罰孩子的觀念,曹老師雖然非常嚴厲,但他至少做到了問心無愧,並不會無緣無故的體罰任何一個學生。

    因此,他班上的學生一方面懼怕著他,一方面又真正的敬慕著他。他是全校唯一一個肯把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稿費,給班上的貧困學生交學費的老師。曹老師的年紀比林建大一些,帶了許多屆學生,唯一的遺憾就是,他帶的班,大半的學生都能考上高中,可是能真正去讀高中的人太少,考上大學的更是一個都沒有。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他帶的學生能出個大學生。

    他跟林建一直搭檔帶一屆學生,林建出事後,他多次找學校領導發起捐款,自己也拿出不少錢去看林建。

    他幾乎算是看著林墨長大的,現在見他重返校園,別提多高興了。在他心里,林家兩個孩子是最有希望考上大學的。

    林墨看著一身藍色中山裝洗得發白,架著個黑邊框大眼鏡的曹老師,鼻頭忍不住有些發酸。曹老師是他見過的那麼多老師里面,最對得起‘為人師表’四個字的老師,在2000年的時候,他為了救幾個溺水的學生,自己淹死在了學校外面那條長河里。林墨現在都還記得,前世,他被人從水里打撈起來時,身體都已經泡得發白了,全校乃至全縣的師生都替他送了行。後來,再在網上看到那些‘禽獸老師’道德敗壞的事跡時,林墨總是忍不住回憶起曹老師嚴厲又慈愛的模樣。

    不知是因為再見故人,還是因為不適應學校的環境,林墨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林墨的個頭在學校里不算矮,他突然插班進來,班上的同學整好是雙數,都是兩個人一張大桌子早就安排好了的。曹老師一向講原則,不可能因為林墨特殊就額外給他開後門,直接將他那排在教室最後面,一個人佔一張大桌子。林墨對這樣的安排簡直太滿意了,真要讓他跟班上的小屁孩同桌,他才該頭痛了。

    老師的孩子在學校里,總是很容易變成特殊的存在,更何況,林建出事之前,就一直在帶這個班。學生們隱隱有種把對林老師的尊敬轉移的現象,當然移到林墨身上後,自然就變成了‘敬而遠之’。再加上,林墨這天恍惚的很,沒主動打理過任何人,就算個別同學有心想跟他聊兩句,看著他不冷不熱的臉色還有隱隱與他們不同的氣場氣質,心里就先發 了。

    一天下來,林墨愣是沒跟班上同學說上一句話。老師們都想知道林墨現在的學習進度如何了,每堂課,老師們只要一提問就會抽林墨起來回答。林墨被老爸監督著,忘光的課程已經慢慢補回來了。因為閱歷足夠了,語文學起來一點難度都沒有;英語上輩子就去出國班專門輔導過,後來又跟著韓勛在國外呆了大半年時間,直接與外國人對話都不成問題,小小的初中英語還不跟玩兒一樣簡單;因為老爸是數學老師,這門課一直算是他的強項,自學了一年多,早就已經把忘掉的東西全撿回來了。比較困難的就是理科那幾門,尤其是物理,他覺得自己就跟少了一根筋一樣,沒準那根筋長到小胖墩身上去了。好在初中的物理就算難也難不倒哪兒去,他現在跟上班里的進度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樣一來,林墨又覺得到學校里來純屬是浪費時間,直接中考他也能考上高中,可老爸和奶奶不同意他又有什麼辦法?

    韓勛听完林墨難得的抱怨後,非常沒有同情心的大笑起來︰“叔叔和奶奶主要是怕你跟同齡人相處不好。”他很壞心眼的將‘同齡人’三個字咬得重重的。

    林墨眯眯眼楮,忽然笑道︰“怎麼可能相處不好,我們班女生挺多的,有幾個長大了絕對是大美女,今天還跟我示好來著。”林墨說得不全是假話,今天確實有幾個‘潛力股’想跟他搭話,又到底沒那勇氣。這並不妨礙他逗逗韓小人,讓他得瑟。

    韓勛頓時急了︰“林小墨,那些可都是你們祖國的花朵,你可別胡思亂想,那些柴火妞有什麼可看的。”

    林墨毒舌︰“身材比你好,有句話叫什麼來著,身嬌體軟易推倒不是嗎?”

    “你敢!”韓勛真急了。

    “你看我敢不敢。”林墨愜意的搖著腳丫子,小模樣得意的跟偷著腥的貓兒似的。仿佛一天的不高興都煙消雲散了。

    “我算是明白了,你又故意耍我是吧?”

    “這你都知道,真是太聰明了,哈哈哈……”

    “你這個小混蛋,給我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墨幽幽的說︰“上次的賬我還沒跟你算呢。”

    “林小墨你也忒小心眼了吧,明明當時是你求我來著,過河拆橋也不帶你這樣的。”

    “你還敢說!”

    “明明是你要翻舊賬的。”韓勛一想到林墨現在炸毛的樣子,心情好得不得了,說起了正事︰“對了,墨墨,這次我重新給你找了藥方,這次是外用的,你用了絕對不難受。”而且對我們倆都好。這話,韓小人明智的放在心底沒說。

    林墨興致缺缺‘哦’了一聲,兩人都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時間飛逝,嗖嗖的幾個月就過去了。

    這幾個月里,火鍋店的生意蒸蒸日上,比林墨預想的還要好上幾分,林建從一開始數錢數得心驚肉跳,到現在積極準備擴張事宜。原本,林墨一直擔心林建經營不下來,現在看來,爸爸不僅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做得相當好。林氏小食館那邊,只經營早餐和晚上的小吃,生意一如既往的好,王嬸和谷嬸看著,爸爸偶爾過問一下,幾個月下來,沒出過什麼大差錯。

    林墨徹底放下這些事,過起了真正像個學生的生活,盡管在學校里他依然沒交到朋友,一直獨來獨往。

    除此外,在林墨和韓勛共同說服下,林建還拿出整整四千萬美金購置房產。這時候的房價距離升溫還有段時間,正好又處于國家放開房產買賣、鼓勵購房的時候,折合人民幣三億多的資金讓林墨在全國各大城市都擁有了一至數套地段上佳、面積不低于500平方米的鋪面,累計80間店鋪。

    這些店鋪應韓勛的要求,全部掛的是林墨的名字。現在光是將這些店鋪租出去,每年都能收到一筆極其可觀的租金,更何況接下來這些鋪面價格還會以一種常人難以想象的速度急速攀升,絕對是一項非常劃算的投資。

    當然,對韓勛來說,他知道林墨的秘密,也相信他的投資絕對是有價值的。但是,買別人的房子,怎麼著也不如修了房子賣給別人劃算。

    韓勛原本想將新成立的房產公司也掛在林墨名下,林墨說什麼都不同意。現下大陸放寬政策,自上而下貫徹引進外資的各種優惠條件,韓勛索性乘此機會,直接以自己的身份創建了房地產公司,通過金鑫牽線,京城不少二代三代都投資進來,大大小小弄了十多個股東,投入的錢不多,但是投入的政治資本卻是相當巨大的。公司成立後,就少有接不下來的工程。韓勛投入的資本很大,一個人獨佔了51%的股份,獨資控股,余下49%的股份由著那十多個人分,公司員工從保潔阿姨到執行總裁,全部通過社會招聘,外聘進來,董事會只參與重大決策不參與具體經營,任何人都不允許往公司塞所謂的‘親信’。

    因為公司90%的原始資金都是韓勛一人投進去,他卻只要51%的股份,已經相當于變相給大家白送錢了,如果他們再不懂事往里面亂塞人,把公司弄得烏煙瘴氣的,最後損傷還不是自己的利益?

    反正大家都是想利用手里的政治資源換點錢花花,何必給自己找不痛快呢?反正規定死了,誰都不準通過關系往公司塞人,對大伙都公平,大家听後都沒意見,事情也就這麼定了下來。

    京城是政治權利中心,在這里隨便掉個牆磚下來砸到的,放在外頭都是大官。韓勛沒那麼多資本去把所有人都籠絡進他的公司,綁上他的戰艦。韓氏家族財名在外,來找他合作投資的二代三代不少,他挑著人不錯的、項目好的,投資了一些,等他們的公司走上了正軌,渡過難關,韓勛就非常識趣的撤資。錢不少賺,名聲更不少賺,他在京城圈子里天使投資人的名聲漸漸揚傳開去,一張復雜的關系網,正在通過他的金錢攻勢慢慢鋪展開,圈子里大半的人都非常樂意給他面子,小半的人也不敢隨隨便便為難他,日子混得簡直是太如魚得水了。

    除了沒時間去找林墨,韓勛覺得小日子過得不比他在m國差,還不用听他哥嘮叨,要是能把林墨弄到京城來,他覺得人生就真的圓滿了。

    他給林建做了不少思想工作,老太太那里也一樣,林墨好不容易捱到中考一過,立馬發現家里的氣氛好像不太一樣了。

    “什麼,去京城讀高中?”林墨不可思議的看著爸爸和奶奶,十分懷疑自己听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