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乘人之危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今天第一天開業,生意比預期的火爆太多,大家都稱得上是第一次合作,忙中出點小錯很正常。好在前幾天準備的很充分,即使出錯了,服務人員的道歉態度也相當誠懇,顧客都可以體諒,一天忙完,總算沒出太大的差錯。

    新招聘回來的服務員里面,林冬梅通過短期培訓後,挑選了一個年紀稍微大點,做事情穩重細心的人專門負責收集服務員拿回來的單據,經她簽字後,廚房再統一配菜。林冬梅負責顧客結賬,兩人各留一份底單,打烊後兩人對賬無誤,再將單子和錢交給林建。林建簽字核收後,可以隨意銷毀,以此杜絕店里可能存在的管理漏洞。

    火爆的開業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半最後一桌客人才離開,林建給店里服務員們也弄了幾桌火鍋,吃過後,大家幫忙在最快的時間里把店里收拾得干干淨淨,各自回家。林冬梅和另一個女孩胡丹以前核算賬目,算了三遍,確認沒有任何問題後,林冬梅把單據和第一天的營業額9880塊交給林建。

    之所以才這點錢,主要是因為有將近一半的客人是免單的,另一半客人則享受了全場八折優惠。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今天的毛收兩萬塊錢都打不住。店里樓上樓下兼院子里,一共有40張桌子,小桌可以坐4—6人,包間是8人桌,三張最大的桌子每張可以坐十人,店里最多可以同時接納270人就餐,當然這是最理想的狀態,現實中不可能每張桌子都達到最理想的人數狀態,林冬梅累加一下今天單子上記的人數,中午和晚上累加在一起,接待了整整360人次,店里消費比較高人均在60塊以上,如果收足價的話,今天的營業額應該在22000左右。

    店里的用料非常足,當相對的分量要比別家店偏少一些,除去人工、稅務等等成本,林墨預估利潤率大概在20%左右,換言之店里每天的淨利潤應該在4000塊左右,考慮到縣城現階段的消費水平,不可能每天生意都這麼好,但是他有自信一年能賺到60到80萬。這樣的收入水平放到十多年後都是相當可觀的,放到現在絕對足夠驚人。

    現在爸爸名下還有五千萬美金,這筆錢不能就那麼放在銀行里。

    林墨考慮下一步該說服爸爸,把這些錢拿出來買足夠多的鋪面。等這邊火鍋店經營熟了以後,盡量快的進入擴張階段,搶佔市場。然後以火鍋店為基礎,拓展其他餐飲行業,並輔以他的有機種植基地計劃……

    一張餐飲帝國的藍圖,在林墨面前緩緩展開。

    晚上,林建腿腳不方便,暫時住在店里。程鴻也懶得回家,兩個人一起留下來,順道可以守夜。考慮到林墨和林書很快都要在城里上晚自習,太晚了回鄉下太遠太不安全,林建現在已經在拜托林海幫他留心有沒有面積大點的住房。林海已經幫他看好了幾套,等忙完這陣他去看,定下來,就搬過去住。

    林墨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心情愉悅地回到家里,老太太在家里望了一天,總算把她的乖孫盼回家了。

    “乖孫,快給我說說,今天的開張生意怎麼樣?客人多不多?你們忙得過來不?”老太太抱怨道,“都怪你們,我說了我要去店里幫忙,你們不讓我去,偏說要讓我在家里享清福,你不知道我那個心喲,七上八下的,比讓我去干活還累,快,快給我說說今天怎麼樣。”

    林墨邊架腳架邊給老太太描繪今天店里的盛況,老太太懸了一天的心總算回到肚子里了,她惋惜道︰“你說我要能一起去看看該多好,多有面子的事情,你們偏不要我去。”

    林墨笑道︰“我們還不是怕店里太吵了,鬧著奶奶嗎?店里的事情你不用擔心,爸爸處理的很好,您老以後就只管享清福。”

    老太太臉上笑得跟朵花兒似的︰“這話我愛听,我就知道我ど兒我乖孫最孝順我,可惜你爺爺沒福氣,早早就走了。”老太太有些傷感。

    林墨安慰她道︰“那你就幫爺爺把他那份福一起給享了。”

    老太太笑道︰“沒錯,以後等我們在地底下踫到了,我要好好饞饞他。不過,乖孫,現在你爸爸能管好鋪子上的事情了,你就早點收拾著回學校讀書吧,再過幾個月該中考了,奶奶還盼著奶奶的乖孫給奶奶考個狀元回來,那奶奶這輩子就再也沒有遺憾事了,就算以後到了陰曹地府也值得起腰板了。”

    林墨笑道︰“奶奶放心吧,我已經跟曹老師聯系好了,下周一就回學校上課,保證以後給你考個狀元回來。”

    “好好好。”老太太朗笑著迭聲道︰“對了,剛才阿勛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了,我看他找你有事,你一會兒給他回個電話吧,別聊太晚了。”

    “嗯,好。”林墨洗了個澡,剛回到房間里躺下,電話鈴就響了。

    接起來,剛發個聲兒就听到韓勛在那頭嚷嚷︰“林小墨,你知不知道我等你電話都等一天了,回到家不知道先給我打個電話嗎?”

    林墨把電話抱到床上,整個人窩在被子里懶洋洋的說︰“我不是正準備給你大嗎?你就給我打過來了。”

    韓勛的火氣頓時消去不少,他在床上換了個舒服的位置,笑著問道︰“今天生意怎麼樣,還好吧?”

    “你說呢?”林墨接連累了幾天,現在終于徹底放松下來,疲憊和困意漸漸涌了上來。

    “我就知道我們家墨墨最能干了。”

    “哄小孩兒呢?”林墨失笑,眼楮閉著就不想睜開了。

    “我說的都是實話。”韓勛轉到正題上︰“我這幾天在京城跑了不少地方,總算找到一副最對你身體的藥方,明天我給你念念,你記下來,記得買了熬著吃,知道嗎?”

    林墨嘟噥道︰“又沒病,我才不吃……”

    “林小墨!”韓勛聲音提了八度。

    林墨已經恍惚的神智被嚇得清醒過來,他最怕韓勛為這事兒跟他念叨,忙敷衍道︰“吃,我吃還不行嗎?”

    “這還差不多,”韓勛面色稍霽,又說︰“我讓人幫我尋了一套快失傳的密宗瑜伽,據說煉了對身體非常好,我這兩天正在學,等我學會了回去教你。”光想想這套瑜伽里面的許多動作,要是讓林小墨做出來,韓小人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大尾巴搖啊搖。這套瑜伽還分上下兩部,上部供單人修習,下部則是在上部的基礎上雙人修行,簡稱雙修,還是字面意義上的雙修,里面記載的許多高難度動作看得他嘆為觀止,面紅耳赤。韓勛至今覺得能找到一套這麼神奇的功法,花再多錢都太值了。

    不過這事兒先不能告訴林小墨,等他先把上部練會了再說,還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了那個疼。韓勛一想到這兩天學瑜伽受得那些罪就忍不住嘴角抽搐,他還是從小就練武的,身體柔韌性比普通人強得多,輪到林小墨頭上,他看夠嗆。他打定主意,要是林墨實在受不了,他就再換其他法子,不然心疼的還是他。

    林墨快睡著了,帶著濃濃鼻音輕輕‘嗯’了一聲。

    “今天這麼听話?”韓勛詫異道。

    “嗯。”

    “林小墨,你想我沒有?”

    “嗯。”

    韓勛听出他快睡著了,心里有點不滿,又有點心疼,其實他真的一點都不想林墨那麼辛苦。但是他也清楚,林墨是個男人,他不可能像圈養金絲雀一樣把他圈養起來。如果真的那麼做,就算他不那麼想,林墨也肯定會認為自己是他的玩物而不是伴侶,那樣的感情注定無法長久。哎,真是幾輩子欠了他的,算了就先為自己謀點兒福利吧。

    “林小墨,你是不是最喜歡我了?”韓小人狡猾地笑著問道,絲毫不覺得自己幼稚。

    “嗯。”

    “林小墨,明年到京城讀高中好不好?”

    “嗯。”

    “我問你好還是不好?”

    林墨睡得迷迷糊糊的,被韓勛問煩了,不管他什麼,他都回答好,不知不覺簽下許多‘不平等條約’,把自己賣得一干二淨。韓小人如果不是乘人之危,那還是小人嗎?這麼好的機會他能放過?從他開始問問題起,就按下了錄音鍵,鐵證在手,看林小墨以後怎麼抵賴!

    好鋼用在刀刃上,韓勛暫時還不著急用這段錄音。

    第二天一早韓勛又打電話過來了,把藥方給林墨念了一遍,耳提面命讓他記得吃藥,還趁林墨不在家的時候,分別給林建和老太太打了電話,有他們倆壓著,林墨就算再不樂意,也得去喝那味道古怪的中藥,可是那藥的味道太奇怪了,林墨喝了兩天就再也喝不下去了,一聞藥味就吐。沒辦法,韓勛只能繼續再去尋找別的藥方了。

    轉眼到了下一個星期一,林墨非常別扭的背著滿滿一書包書去了學校。重返校園,看著學校里全是些半大不小精力過剩的毛孩子,林墨幽幽嘆息一聲,整個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