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火爆開業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開張前三天,火鍋店的所有員工就已經開始忙碌了。

    第一天,所有人通力合作將火鍋店里里外外打掃得一干二淨,下班之前,林冬梅還把所有女服務員留下來,實地演練。

    第二天,服務員們主要負責清洗店里所有的餐具,並用消毒櫃統一消毒。廚師們負責熬制煮火鍋需要的骨頭湯。熬湯的原材料通常是豬筒子骨加雞,大多數火鍋店為了節約成本,在炖骨頭湯時會添加諸如剁碎的豬肺、完全沒肉的便宜豬骨頭、以及更為便宜的剔過肉的雞骨架,這些食材很多時候不是那麼新鮮,炖的火候也不那麼足,不過只要添加一些增味提鮮的人工添加劑,用火鍋里的辣椒花椒以及各種配料一壓味道,普通人根本就嘗不出來,最多就是覺得火鍋煮久後添了水不香。具體怎麼個不香法,有人覺得是麻辣味淡了,有人覺得是菜煮太多串味了,其實真正的貓膩是在湯里。

    而林墨店里的火鍋湯底全部是用最新鮮的筒子骨和土雞帶著肉,用作高湯的那套做法,慢火燜炖數個小時後,再用細紗布慢慢濾出渣滓。光是熬湯底,就需要一個人專門守著幾口大爐子。這樣熬出來的湯,色白味鮮湯汁帶著乳色,行家一嘗就能嘗出不同來。除此之外,林墨還讓人在湯里加了一定比例的魚肉粉、羊肉粉以及其他研制成粉末的食材藥材,這配方是他前世高價從一個御廚後人手來買來的,添加後,能夠最大程度的發揮食材本身的鮮香,還具有很好的溫補作用。

    因為已經跟柳立簽訂了保密協議和分紅協議,林墨很放心的將配方交給了他,讓他全權負責。柳立沒有讓他失望,私底下練過幾次,如今配料熬制出來的骨頭湯已經完全合乎林墨鮮、濃、白三點要求。

    除了熬湯,還有就是熬制鍋底料。配方林墨同樣已經交給柳立了。

    店里現在可供選擇的有三種鍋底,一種最普通的麻辣紅鍋,分微辣、中辣、特辣三種,特色是好吃不上火;一種是山菌鍋,用真正的野山菌熬出來的,湯鮮味美滋補而不油膩,為了買到正宗野山菌,林墨幾乎跑遍了l縣所有的干雜店,最後總算在一家東北老板娘的店里買到了他想要的;最後一種,也是最貴的一種是霸王別姬湯,整只甲魚配上正宗的烏骨雞肉,再加上紅棗枸杞黃 等藥材以及林墨提供的特殊配方,煮出來後有一股極淡的藥香味,配上特色油碟,會有一種越吃越香越吃越想吃欲罷不能的感覺,而且本身這道湯就是大補,老少皆宜。

    柳立和新招的廚師足足忙了三天,才將鍋底料準備好。新招來的廚師,是個剛出師的年輕小伙子,比柳立還要大兩歲,勤快老實,一點也不介意給柳立打下手,忙得腳下生風。

    除了鍋底料,還需要準備的就是小吃。

    程鴻最擅長的就是做各種特色小吃,現在店里新開業,主要提供五種小吃——金銀饅頭、黃金大餅、葉兒耙、餈粑、灌湯包。

    金銀饅頭實際上就是蒸好的饅頭,一部分直接擺盤一部分用油炸成金黃色,然後蘸上煉乳,或是香甜軟糯,或是香甜酥脆,非常可口。

    程鴻做的黃金大餅,使用紅薯、糯米粉、玉米粉,按照一定比例調制好後, 成極薄的薄餅,用油炸好後,外酥內嫩,色澤金黃,甜而不膩。

    葉兒耙是用糯米做成的,包上各種餡兒——鮮肉、芽菜、豆沙等等,用土生土長的柚子葉裹好,放進蒸籠里,蒸熟後會帶著柚子葉天然的清香,各具特色的餡料總是讓人欲罷不能。

    餈粑也是用糯米做成的,做好後撒上精心調制的黃豆粉,倒入熬好的紅糖漿,又甜又糯配以濃濃米香豆香,非常美味。

    灌湯包只做了香菇雞肉一種餡兒,蒸好後,皮雪白剔透幾乎能看到里面的餡兒,咬開濃香的湯汁肥而不膩,香菇與雞肉的經典組合佐以恰到好處的調料,極致的鮮香與爽滑的口感,足以讓每個吃過的人再停不下來。

    程鴻會做的小吃自然遠遠不止這五種,現在先做著這些試水,等逐漸銷售上去了,再慢慢增加新品種。林家給他承諾,他負責的小吃這一塊兒,只要能做出特色,單項月收入累積到不同的等級,按等級給他發月獎金,單項年收入達到一定額度,再按等級計算年終獎,最高一項年終獎勵是小吃年總收入5%分紅。

    光想想這個吊在眼前的胡蘿卜,程鴻就忍不住像騾子一樣賣光最後一分力氣。不過,誘惑歸誘惑,程鴻也提了意見,做小吃、火鍋的所有食材絕對不準摻假,不然就算給他再多錢他也不干。

    光沖他這句話,林墨就沒有辦法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廚子來看待,很難想象有人在面臨如此直接的金錢誘惑時,依然能把持住本心。

    鑒于林家在縣里沒什麼關系,不說怕小混混什麼的上門鬧事勒索,也擔心有些酒品不好的顧客喝醉酒在店里耍酒瘋,店里多是女人,遇到什麼事情不可能總讓廚房里的師父出面,不好看。林墨跟林建合計一番,讓程鴻幫他們看看,能不能從他的退役戰友里找幾個身板子結實點的到店里工作,負責維持日常秩序和采購。程鴻非常樂意的幫他們聯系了他的老戰友,願意來的那五個都是外省人,現在正在趕來的路上。

    至于墩子,一共請了三個,兩個是刀工精湛的老手,切出薄如蠶翼的雪花肥牛比玩兒還簡單,分分鐘就能把一顆奇形怪狀的胡蘿卜雕成精美的玫瑰花,另一個刀工稍遜,但是相當擅長擺盤,普普通通幾塊水磨豆腐,嫩是能讓他擺出一個小巧玲瓏的鏤空金字塔,中間還藏一朵豆腐碼成的花兒,旁邊再稍稍綴上些綠葉菜花,光看盤面絲毫不比講究精美的西餐遜色。

    這三人各有所長,技術都不錯,本來是奔著大酒店去的,現在見林家給的錢絲毫不比大酒店遜色,自然高高興興的過來了。

    負責洗菜、清潔的工人,全是四十歲左右的大媽,清一色都是縣里或城郊的下崗工人,她們沒文化沒技能,擇業面非常窄,偏偏又處在人生中壓力最大的年齡,因此比年輕人更懂得珍惜機會。不用林建或者是林冬梅開口,她們全都搶著去干活。

    萬事俱備,到了開張這天,上午九點開始,老杜、龐校長、林海以及林建以前學校里一些關系好的同事領導,紛紛送來花籃。龐校長和林建的老同事領導白天要上課,只能晚上過來。中午老杜和林海分別帶了一些朋友過來,有做生意的,也有熟稔的官員,還有一兩個人是‘混社會’的。林建給老杜和林海承諾了帶朋友過來吃飯免費,但他們兩人都不是缺這兩個錢的人,之所以帶這麼多人過來,一是給林建介紹生意,二是希望雙方混個臉熟,能搭上線做‘朋友’更好,正所謂多個朋友多條路。

    林建出國一趟,又有人專門授課,增長了許多見識,早已不再是曾經那個沉默寡言的土包子了。雖然他現在話同樣不多,但是別人在聊天的時候,他能听得明白,問到他的時候他能夠給出一些讓人覺得信服的答案,給人造成一種大智若愚的假象。沒錯,只是假象而已,林建自己也非常清楚他需要學習的東西實在太多了。這種求知的心態,給大家留下一種謙遜的好印象。時間長了,林建還真的交上了許多朋友,當然這是後話了。

    因為之前就約好了,中午老杜和林海及他們的朋友都趕在了十二點以前抵達,等到了正午,柳立和程鴻將綁著大紅花的木雕牌匾掛到大門上,黑底金字,專門請錦城國學大師提的字,又請名家雕刻而成,林氏火鍋樓五個大字蒼遒有力、古樸大氣,與火鍋樓古香古色的裝飾完美的融合為一體。在柳立和程鴻掛匾牌的同時,林墨點燃了鞭炮,喜慶的轟鳴聲宣告林氏火鍋樓正式開業。

    訓練有素的女服務員魚貫而出,有條不紊的站成兩排,穿著漂亮的紅色旗袍勾勒出高挑玲瓏的身材,高挽起的發髻露出端麗的臉龐,微微屈膝一福,眾人皆有種時光回溯的錯覺,接著她們用黃鸝般清脆的聲音齊聲道“歡迎光臨”,成功把門口眾人喚回俗世。大家紛紛向林建祝賀,林墨因為年紀小反而成了陪襯,林建客氣的笑著將大家迎到樓上雅間。

    現在l縣大大小小的火鍋店並不少,大多是以紅湯為主清湯為輔,清湯多是原味骨湯,l縣的人喜歡吃辣,點清湯的人不多。很多人還是第一次听說野菌鍋和霸王別姬,本著嘗鮮的想法,不少人點了兩種口味的鍋底。等服務員端上來後,大家只憑鍋里飄溢出來的香味就發現了不一樣。

    一嘗,果然極其鮮美,有人甚至攔著不讓人燙菜,等他先喝幾碗湯再說。很快,人們就發現清湯里燙出來的菜,絲毫不比紅湯燙出來的差,少數腥味兒種的菜除外。店里的菜都是林墨和程鴻跑遍了縣里的菜市場,買回來的,品質毫無疑問是一等一的好。再加上這年代肥料農藥用得遠不如後世多,絕大多數菜都保留著本來的香味,再放到極品湯鍋里一燙,蘸上林氏提供的特色蘸碟,個中滋味簡直沒法用語言形容。

    當然,紅鍋的表現也同樣讓人意外地滿意,也不知林墨讓柳立怎麼配的料,光是麻辣鮮香四個字,足以征服任何一個顧客挑剔的味蕾。

    所謂人以群分,老杜是吃貨,跟他關系好的人就沒有哪個不是好吃嘴的,這些人都是‘老鬼’了,吃飯的時候最喜歡各種聊天打屁,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一個個跟吃了啞藥一樣,只知道悶頭苦吃。火鍋樓別致有余分量不太足的坑爹擺盤,讓他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點單,個別心細的在心里默默算了個賬,耤A就他們這吃法,一桌八個人,最少得消費四五百,乖乖,這消費完全趕得上縣里唯二兩家上檔次的酒店賓館了。

    不過看看人家這賞心悅目的裝飾,不輸錦城五星級賓館的服務,還有超一流的味道,這價錢絕對不算貴!改明兒談生意的時候,必須得再來,就沖那王八湯(霸王別姬)的味道也必須來!

    店里的酒水,現階段以外購瓶裝酒為主,輔以市面上各種飲料,林墨考慮下一步以特色泡酒為主,自創飲料奶茶為輔,一家店想要長長久久的紅火下去,歸根究底最不能少的就是‘特色’。

    不過,這會兒所有人都忙得腳不沾地,林墨暫時還沒時間去詳細思考下一步經營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