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籌備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新春過後天氣逐漸回暖,但是在L縣這邊田間地里能干的活並不多,做多不過給油菜再施一次春肥,少少種點蔬菜,真正的農忙季節要到春分過後的四五月份去了。

    往年這時候,人們主要是外出打工為主。今年因為林墨要開墾那四百畝荒山,青桐村的人大多就留在村子里繼續開荒。年前,其實荒山上的荒木雜草就已經砍伐趕緊了,一過完年,林墨就讓林海幫他介紹了許多推土機、挖掘機過來,把荒山推平,將嶙峋的亂石掘起,然後用汽車將這些石頭送到采石場,賣的錢堪堪夠汽車的油錢。

    村民們主要負責將推土機推好的土地,人工整理平實,將坑窞填平,將土丘挖平,如復一日的開拓後,竟然也漸漸能看出幾分良田的影子了。村里也有不少人羨慕,但絕對沒有眼紅的,林家投入了多少資金進去他們比誰都清楚,換成他們,把祖上三代全賣掉也開不起這個荒。甚至有不少人不僅不眼紅,還覺得林家瞎折騰,有那麼多錢往個荒山上投,還不如存著兩輩子都用不完。光是種點菜,別說三十年,只怕種五十年都回不了本!

    人大概都有某種微妙的劣根性,總是潛意識里希望某些一夜之間竄到自己頭頂上的人倒霉,或許青桐村的村民沒想得那麼深遠,確實有人隱秘的希望著林家能夠繼續把這座‘回不了本’的荒山一直開拓下去,也有人衷心地希望林家能夠賺到錢,為此,幾乎所有人都干得相當賣命。

    即便如此,要將四百畝石頭荒山整理成良田,確實不是個小工程,哪怕有這麼多人天天日出而作,最快也得到五六月份才能完工了。而且就算完工了,也不過是整理出田基而已,距離良田還有著不小的距離。

    林建在國外學習了一番,眼界大開,以前他可能不太理解林墨的做法,現在卻非常支持。老太太種了一輩子田,最清楚如何改善土壤。首先光有糞肥還不夠,還需要將土質刨松。家禽牲畜中,最喜歡刨食的就是雞,同時,雞的糞便是肥效最好的。老太太跟林墨父子商量過以後,將已經開拓出來的地方先撒上草籽,養上百十來只小雞,等小雞長大些,開鑿出來的地方更多了,再逐步擴展養殖規模。養大的小雞就放到火鍋店里賣,一舉數得。

    老太太的想法簡直出乎林墨的預料,一家人討論一番後,將她的提議進一步完善,決定就按老太太說的做。

    原本老太太是想自己去喂雞的,林建哪兒舍得她吃苦,便主張出錢請個人。

    人選是村里一個‘五保戶’,叫王栓,人非常老實本分,年輕時右手受過傷,被機器削掉半個手掌,工廠賠給他的錢被他老娘拿去給ど弟娶媳婦,轉眼他偏心的老娘去世了,兄弟也有自己的日子要過,可憐他四十好幾的人,連個老婆都沒有,睡得也是泥磚房,遇到下大雨的天都不敢在家里住,就怕牆垮了把他砸死在里面。在村里,只要提起他,大家都搖頭,直說他是個可憐人。

    王栓知道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老婆孩子啥的就別奢望了,當然他也不是真蠢得無可救藥,已經被老娘親兄弟往死了坑過一回,還會再上當。他手掌雖然受過傷,但身子板還算壯實,農閑時常到工地上挑灰漿,為自己攢了不少養老錢,關起門來,一個人的小日子過得還算不錯。

    林建找上門來時,他非常驚訝,听林建把要求和待遇說了以後,他更沒有半點意見。

    不就是養雞嘛?他養了小半輩子能不會?就算是有雞病做預防什麼的,他不會還不能去學嗎?

    看群小雞一個月五百塊錢保底工資,只要能保證每個月雞的死亡數量在一定標準內,還會額外有五十到三百不等的獎金,等雞長到出欄的時候,視品質每只雞還額外給五毛到一塊錢提成。到時候如果有母雞下雞蛋,還有相應的獎金。除此之外,林家還提供住房。

    雖然只是為了方便看養小雞,但卻是實實在在的磚瓦房,他再不用擔心哪天被泡脹的泥磚壓死在家里了。

    王栓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跟林建簽下了用工合同,從撒草籽到搭建簡易的鐵絲圍牆,全是王栓一個人包干做完。

    荒山開發出來後,勢必需要一些管理人員,這些人肯定需要住在山上。林墨索性趁著現在宅基地管理不算特別嚴,讓林常青幫忙披一塊宅基地下來。等審批完成後,直接在山上修了一棟三層樓的樓房,光房間就有二十多間,廚房浴室倉庫雜物間一應俱全,房子建得比村里不少住家人戶還好。

    王栓光看著每天往上磊的磚塊,就充滿了干勁,巴不得馬上就搬進去。

    除了修住宅,還搭建了專門的養雞場,養雞場一旦養上雞後,氣味會很大,但是放養又清理得勤的話,問題不是太大。因此,養雞場修在員工宿舍正對面百米開外的地方,站在員工宿舍樓上可以將整個養雞場的情形盡收眼底,再栓上條兩狗,就不怕有偷雞賊光顧了。

    開發荒山的事情,林建幾乎全交給林常青幫忙代管,林常青閑著也是閑著,就當幫兒子還一份人情,還可以賺點名望,一舉兩得,做起事情來非常認真,一直到開發完荒山都沒出過任何亂子。

    過完年後,林建跟林墨一起去本縣的勞務市場,招了三十多個工人。有經驗豐富的也有毫無經驗的,墩子和廚師交由程鴻考核。

    二十個女服務員要一水的身材好樣貌端正普通話標準的,上崗之前,統一由林冬梅進行培訓。林冬梅這個春節一天都沒閑著,被林墨帶薪丟到錦城禮儀培訓機構狠狠磨練了近一個月,出來以後,整個人的氣質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調教這些高中剛畢業的女生簡直太綽綽有余了。

    洗菜工、洗碗工、清潔工要求勤快、手腳麻利、工作細致,一旦被發現偷奸耍滑偷工減料的行為立即開除永不敘用。

    林家敢這麼強勢的提出諸多要求,因為他們開出了比同行高出一半的工價,以及同行根本沒有的各種福利。只要通過招聘環節,听過林家開出的待遇後,就再沒有一個人願意走的。他們唯一擔心的就是自己做得不夠好,丟掉這個捧到面前的金飯碗。

    從招聘到最終裁定人員,這個過程幾乎全都是林建一人決定,林墨驚訝的發現,爸爸比他想象的做得好太多了。這時候,他才知道原來爸爸在美國的時候,韓勛專門請人給他授過課。

    韓小人得意的從林墨那里索要了諸多‘報答’,沒高興兩天,就因為公司有事不得不回京城。他打定主意這次回去不僅要給林墨找調理身體的藥材,還要給他找個鍛煉身體的法子,不然向現在這樣能看能摸能親不能吃,早晚得憋出病來。

    韓勛雖然離開了,但是兩人電話一直沒斷過。再加上林家現在裝上座機了,在韓勛的強烈建議下,林墨房間里還裝了一台分機,兩人交流起來更方便,雖然見不著面,但距離感並不強。唯一的壞處就是,林墨總是提心吊膽電話被家里其他人無意間接听到,因此,他多次耳提面命韓勛不準在電話里膩歪。好在韓勛很識趣的配合,一直沒出過亂子。

    林墨父子緊鑼密鼓的籌備著,直到正月二十八,公歷3月15才一切準備就緒,正式開張。

    開張之前,林墨就提前邀請了老杜、龐校長、林海,並讓他們多邀請些朋友過來,這天開業大酬賓,所有消費全部免單,權當做個宣傳。對外,林建在縣電視台提前半個月就打起了廣告。采用洗腦式廣告策略,每天輪番插播一句話廣告——“L縣最好吃的火鍋是哪家?”那女老少振聾發聵的吶喊式問話,精美的菜肴背景,只要看電視的人,心里下意識產生這樣的疑問,同時又對背景上精美的配菜產生強烈的食欲。廣告前十天沒有任何變化,直到開張前五天才變成揭秘倒計時,幾乎所有人的胃口都被釣了起來。

    直到開張前天謎底揭曉,廣告變成了一幀幀精美的環境畫面、一幅幅誘人的食物圖片,光看著就足夠誘人了,持續半個月開業八折酬賓,更讓不少人心動不已。縣電視台通常只有相鄰的縣能夠收到,廣告播出後,L縣相鄰的縣市也有不少人被誘惑得蠢蠢欲動。

    S省人本來就好吃,而L縣人更是出了名的好吃嘴,林墨竊取來的廣告創意收到預期的效果後,特意為開張做足了準備工作。但是真正到了開張這天,場面還是有些出乎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