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過年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次日早上,林墨在一陣陣震耳欲聾的爆竹聲中醒來,他足足愣了五分鐘,鈍痛的大腦才慢慢回憶起昨晚發生的事情,一清二楚!是的,他一旦喝醉酒就會乖乖任人擺布,並且醒過來以後會憶起醉酒時發生的一切。林墨幾乎想都沒想,一腳就往旁邊睡得跟豬一樣的韓小人招呼過去。預想的把韓小人踹到床下滾幾圈的場景並沒有出現,林墨發現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氣,甚至喉嚨還有一點疼。

    韓勛昨晚幫林墨清理,半夜又樓下放鞭炮,長久的夙願一夕得成,他哪里睡得著?一直躺在床上傻傻的看著林墨,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描繪過他身體的每一分每一寸,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所有權。巨大的興奮和滿足令他幾乎到天亮才睡著,外面的鞭炮聲沒把他吵醒,反而林墨輕輕一踢他就醒了。

    被子下,兩人赤裸,韓小人很作弊的夾住林墨的腳,翻身將他壓在身下,捧著他的臉頰,正想給來個以吻封緘什麼的,結果發現林墨臉熱得不正常,再一摸額頭,果然發燒了,溫度還不低。

    韓勛心里驀然自責起來,忙慌張的翻身起床穿衣服︰“墨墨,你先別動,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林墨反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是有點發熱,但肯定沒有韓勛想的那麼嚴重,便皺眉道︰“誰大年里往醫院跑?你別瞎折騰,你把抽屜里的退燒藥給我,我吃了睡會兒就好。”

    兩句話的功夫韓勛已經套好了褲子,他把外套往身上,轉身看著林墨用哄勸的口吻道︰“听話,我知道你不想呆在醫院里,我們就去轉一圈,只要醫生說沒事我們就回來。”

    林墨冷笑著拍開他的手︰“本來我好好的沒事,誰讓你那麼禽獸!”

    韓勛順勢抓著他的手放進被子里,討好道︰“我錯了,我知錯了好不好?乖,我們去醫院看看。”

    林墨直接拉過被子把自己整個罩起來,三下兩下把自己裹成一個大蠶蛹,直接用屁股對著韓勛。

    “林小墨!”韓勛的聲音提高了八度,隨即惡狠狠地威脅道︰“你再不起來信不信我就這樣把你抱到醫院里去?”

    林墨閉目養神,連動都不帶動一下,韓勛軟硬兼施半天,嘴皮子都磨破了,林墨就是不肯從被窩里起來。他真是啥脾氣都給磨沒了,卻也不敢真就這樣把林墨抱到醫院里去,不說被醫生瞧到他就虧大發了,就林小墨那薄臉皮,能不跟他翻臉?他敢打賭,如果他真那麼做,林小墨說不定這輩子都不會再理他。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墨墨……寶貝……老婆……”

    林墨腦門上青筋直跳,從被子里探出個烏溜溜的腦袋,瞪著韓勛︰“嘴巴放干淨點,誰他媽是你老婆?”

    “老公!”韓小人當機立斷,撲到林墨身上緊緊抱著他肩膀,生怕他又把腦袋鑽回去了,腆著臉笑道︰“你是我老公,我是你老婆行了嗎?你昨晚才把人家吃了,怎麼能不負責任呢?我背上肩上都有你留下來的痕跡,你休想抵賴!”

    林墨被他氣笑了︰“韓小人,你還要不要臉?”

    韓勛堅定不移地搖頭︰“只要你能好好的,我的臉面算什麼?听話,別鬧了,快起來我們去醫院,你這樣我真的很擔心。”

    “擔心你還干禽獸不如的事情?”

    “你不也跟我一塊兒禽獸了嗎?不也舒服到了嗎?還求我——”

    林墨怒極反笑︰“說,再說……”

    韓勛訕訕的摸摸鼻子,俊臉上帶著點委屈︰“好吧,是我的錯,我不該那麼禽獸,應該等你長大了再把你吃掉,哎,明明我才是吃嫩草的那個……”

    耤A韓小人他還委屈了!他居然還敢委屈!林墨火冒三丈恨不得跳起來飛踹他幾腳。

    韓勛看他眼楮都噴出火來了,忙收斂住回到正題︰“不逗你了,起來我們去看病,就算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們也不能諱疾忌醫。”

    林墨好不容易把火氣壓下去,口氣不善道︰“去醫院?讓醫生看到我滿身痕跡,你讓我怎麼解釋,你不要臉我能跟著你不要嗎?”

    “林小墨!”

    兩人互相對視,對峙半天,最終韓勛敗下陣來︰“我下去給你找點吃的先吃了墊墊,再吃退燒藥,不過,如果溫度降不下去,我們就去必須去醫院,听到了嗎?”

    “ 隆!繃幟 鴯啡ュ 睦鍶次薹ㄒ種頻穆庸凰刻鷚狻br />
    韓勛親昵的掛掛他的鼻子,一臉無奈的搖頭晃腦道︰“哎,瞧著小脾氣都是讓我慣的。”心里其實樂開了花。林小墨那家伙多倔多冷的一個人啊,現在肯讓他慣著寵著還肯朝他撒點小嬌,那說明什麼?說明林小墨心里肯定也一樣愛著他!

    光這麼想想,韓小人就美得冒泡了。

    殊不知,他這種心態與貓奴們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換個詞就叫妻奴。

    這會兒已經快七點過了,村里陸陸續續有人家放炮,老太太覺少早就已經醒了,正在廚房里收拾。韓勛給她說林墨有點發熱,老太太當即就急了,放下手里的活計快步跑到樓上。韓勛暗暗叫糟以為這次死定了,哪知跟在老太太身後走進林墨的房間,他已經自己穿好衣服了。老太太噓寒問暖一番,再三確定林墨除了發熱沒有別的癥狀後,火急火燎的下樓給他煮粥。

    因為大年初一進醫院實在不是好兆頭,老太太也贊同讓林墨先吃點退燒藥看看,實在不行再去醫院。

    喝了白粥,林墨吃了兩片退燒藥,不一會兒藥力發揮作用,沉沉睡去。韓勛心不在焉的吃過早飯,便寸步不離的守在床邊,看著林墨好不容易養出丁點兒肉的臉重新變得蒼白起來,他心里異常自責難過。

    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並不後悔!如果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樣選!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安心,他才不怕林墨會被其他人搶走。天知道他有多怕林墨醒來會後悔昨晚發生的事情,或者告訴他只是一場誤會一場意亂情迷……

    但是他沒有,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確信,林墨真的愛上他了,真的屬于他了。

    不過墨墨的身體真的太差了,他昨晚憋瘋了也不過才只真槍實彈的吃了一次,結果他今天就生病了。必須得盡快給他找個好醫生好好調理一下,不然他指不定什麼時候才能吃下一吃了……

    韓小人剛剛開葷就被迫禁欲,苦日子還在後頭。

    事實上林墨的身體已經好了許多,他的不適主要是因為昨晚醉酒和初次承歡導致的,盡管韓勛已經足夠耐心細致的做足了前戲,但是男人的身體畢竟不適合承受,出現一點發熱癥狀非常正常。他吃過藥,一覺睡到中午,熱度徹底降了下去,但是腰背酸痛再加上某些羞恥部位的不適,讓他實在沒法給韓小人好臉色。

    韓勛也不惱,鞍前馬後的伺候著,耐心溫柔的陪著笑臉,反倒老太太心里過意不去,趁著韓勛沒在的時候‘教育’了林墨幾句。

    林墨氣得牙根子癢癢,當著老太太的面又不好發作,只能把氣藏在肚子里,等沒人的時候再沖韓勛發。韓勛撿了大便宜還不趕緊上趕著賣乖?沖著他那張一反常態的‘溫柔’俊臉,林墨就像是被戳破的氣球似的,不多久就消了氣。接下來連著幾天晚上,韓勛不敢再越雷池半步,他為了控制住自己,天天晚上睡覺之前,雷打不動的去沖個透心涼的冷水澡,虧得他身體好,不然準感冒。林墨見他天天晚上要捂好一會兒才暖和,慢慢的就心軟了,兩人重新和好。

    春節期間除了雷打不動的春晚,就是走親竄戶。林家一直居住在青桐村,七彎八拐的親戚很多,再加上老太太在林、李(老太太娘家)兩邊親戚里輩分都很高,尤其是听說他們家里又是開鋪子又是出國的,來的人比往年更多。有些是純屬好奇,有些則是抱著點無傷大雅的小心思。

    老太太雖然節儉慣了,但是向來好面子,招待親戚最是大方。今年家里日子更好過,待客全是大魚大肉。林墨一想到前世問這些所謂‘親戚’借錢時,他們愛莫能助的嘴臉,他就實在升不起太多熱情。盡管他也明白救急不救窮的道理,沒人能一直借錢給你,但到底邁不過心里那道坎。老太太願意招待那些人,就隨她高興好了,反正他是‘生病’了,誰愛上灶誰上。

    往年,林建和林城兄弟倆共同奉養老太太,待客也是一家一年的來,現在林建主動承攬下給老太太養老的責任,索性就將待客一並攬了過去。

    老太太一個人哪里做得過來過來幾桌人的菜,就把大媳婦徐虹喊過來當主力,其他不愛打牌的女客也跟著一起上灶,費不了多少神就弄出滿滿幾桌菜,盡管味道不是特別好,但是老太太也樂得自己和乖孫偷個懶。

    國人過節講究熱鬧,春節排在所有節氣之首,總是鬧鬧哄哄不知不覺到了正月十五那天吃頓湯圓,節就算過完了。

    正月十五過完,林芝作為女兒都沒回來給老太太拜個年,老太太偷偷抹了兩場眼淚,告訴自己從今以後就當沒生過她。林建原本就對林芝怨懟多過愧疚,當年發生的事情,早就將他們之間的姐弟情誼消磨得差不多了,現在見她連自己親生母親都不肯回來看望,對她失望至極,心里越發想要遠著她。

    林書的兩個舅舅今年罕見地拎著東西過來給老太太拜年,且不說合不合情理,老太太光看著他們就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把東西扔出牆去。小胖狗阿灰難得發揮一次神勇,沖出院外沖著他們叫了好半天。當天下午韓勛就給阿虎打電話,不知在電話里說了什麼,反正阿虎去過王艷艷娘家以後,林書那些娘舅老爺的親戚就再沒上過門。

    除去這兩件糟心事,林家的這個年過得還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