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除夕吃肉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酒量不好,酒品卻很好,喝醉了從來不耍酒瘋,就那麼乖乖的端坐著,你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非常听話。

    韓小人剛才喝酒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個小秘密了,他壞心眼的坐到林墨對面,說︰“林小墨。”

    林墨呆呆的看著他,漂亮的鳳眼迷離又疑惑的看著他,那小模樣跟純良無害的小動物似的,韓勛被他看得身下又硬了兩分。

    韓勛有點惱怒自己的自制力不夠,轉念一想,他覺得這不是他的錯,完全是因為林小墨太勾人!

    “還知道我是誰嗎?”韓勛怕林墨著涼,用被子將他的雙腿蓋好,一手攬著他的肩膀,讓他斜倚在他懷里。

    林墨被酒精腐蝕過的大腦相當吃頓,呆呆的看了韓勛五六秒,才笑著說︰“韓小人。”

    林墨平時很少板著臉,臉上多數時候都掛著笑容,只是那笑容總是淺淺淡淡的,透著若有若無的疏離。而此刻,他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燦爛而純粹,宛如一泓山間清泉,不帶絲毫雜質。須臾,他歪歪腦袋,好像發現了什麼稀罕事一樣,臉上笑容更深︰“你的臉紅了。”

    韓小人惱羞成怒咬牙切齒道︰“小狐狸精!”

    林墨呆呆的看看他,然後不老實的動來動去,韓勛被他扭得更加難受,正考慮要不要把他就地正法,卻听林墨委屈地說︰“我才不是……我又沒有尾巴。”

    天啊,怎麼沒有人告訴他林小墨醉酒了這麼好玩!要是他有個攝像機,把現在這情形錄下來就好了,看林小墨以後還敢再他面前張牙舞爪。

    韓小人滿肚子壞水,強憋著笑板著臉說︰“有沒有尾巴你說不算,除非你讓我摸摸看。”

    林墨糾結得眉毛都皺起來了,韓小人又加了一把火,伏在他耳邊,輕輕含著他耳珠說︰“不給我摸就算了,以後我去告訴別人,告訴他們林小墨是小狐狸精。”

    林墨敏感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呼吸微微急促了些,似乎真的被韓小人的威脅嚇住了,胡亂點了點頭壯士斷腕似的說︰“那你摸吧。”

    韓小人笑得就跟偷到小白兔的大尾巴狼一樣,蠢蠢欲動很久的爪子迫不及待的伸進了林墨的褲子里,還得寸進尺的說︰“這可是你求我的哦。”

    林墨被酒精燒成一團漿糊的漂亮腦袋點了點鸚鵡學舌道︰“你求我的。”

    韓小人一邊毫不客氣的揉捏著林墨細嫩的臀瓣,一邊耐心糾正,用充滿欲望的磁性聲音蠱惑︰“是你,你求我的。”手心的觸感細膩柔滑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水嫩,比上等的絲綢還要美妙,韓勛心里的欲火越燒越旺。

    林墨的聲音帶著些微喘息︰“是,是我求你的。”

    如山泉般清冷的聲音帶著喑啞的欲色和一點點委屈,如同最上等的,點燃了韓勛全身的血液。

    “乖,把褲子脫了,我好好檢查一下。”韓勛的手從下面繞到上面,手指夾著小小的乳珠,細細把玩著,敏感的小紅珠瞬間充血,變硬,敏感的身體在酒精的蒸騰下欲望迅速燃便全身。林墨迷失的神智只剩下逐樂的本能,雙手笨拙的去解褲子上的鈕扣和拉鏈,半天不得法門,他拉住韓勛的手說︰“幫,幫我。”

    韓勛舔舔因為欲望而變得燥熱的嘴唇,貼著他的耳朵,舔舐著說︰“吻我,吻了我就幫你,乖。”

    一波強過一波的欲望讓林墨急切的扭過頭,唇瓣重重貼在韓勛嘴上,大概是磕到了牙,林墨皺著眉頭往後面縮,韓勛哪肯這麼容易放過他,一手按住他腦勺,唇瓣廝磨中,韓勛趁機把舌頭伸進了林墨口中,細細舔舐著他的上顎、熱情攪動他害羞的舌頭,在追逐與逃避間,兩條舌頭如交尾的蛇一般熱烈的糾纏在一起,難分彼此,房間中響起嘖嘖水聲。

    深吻中,韓勛不徐不疾的拉開林墨褲子上的拉鏈,手伸進他的內褲里,手指壞心眼的研磨著他大腿根敏感的嫩肉,指尖若有若無的滑過囊袋,耳邊林墨的呼吸陡然變得粗重起來,難耐的扭動身體,似乎想要將不斷腫脹挺立的玉睫送到韓勛手里。韓勛如他所願,指尖輕輕劃過睫身,滿意的感受到林墨隨著他的動作輕輕顫抖後,指尖停在頂端的小孔上,手掌握住睫身,大拇指用力揉搓頂端的小洞,片刻後,洞孔浸出黏膩的體液,手中的玉睫似乎又粗了一圈。

    十六歲的少年尚處于發育中的玉睫就算欲動,也大不到哪里去,韓勛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漲得發紫的大鳥掏出來,兩根放在手中一對比,林墨的比他小了一圈都不止。相比他紫黑猙獰的大炮,林墨筆挺的玉睫簡直稱得上秀美了,腫起的粉色蘑菇頭慢慢浸出精液,襯著周圍疏淡的體毛,既可愛又可憐。

    夜風乍起,林墨忽然往他懷里縮了縮,低聲呢喃︰“冷。”

    輕輕軟軟的聲音,讓韓勛猙獰的欲望更加勃發,他愛憐的在他臉頰上印上一吻,說︰“乖,等我,馬上就不冷了。”

    “嗯。”林墨呆呆的點點頭,鳳眸中迷離的水色猶如三月里綻放的嬌花,純美中帶著絲絲春光媚意,所謂尤物不過如此。

    韓勛心里大叫一聲妖精,提上褲子快速翻身下床,把半扇窗戶被風吹開的窗戶關嚴實,熟門熟路的從書桌下面翻出一個電爐,找出一個插板,把電爐插上,一分多鐘後,電爐變得紅彤彤的,房間里的溫度立刻升了起來。轉過身,韓勛利索的把自己剝得一干二淨,上床前不忘把褲兜里準備好的潤滑劑拿上。回到床上,揭開被子就看到林墨正自己握著玉睫自慰,嘴里間或泄露出低低的呻吟,漂亮的臉蛋上染滿了春色。

    韓勛艱難的咽了咽唾沫,一把抓住林墨的手,林墨疑惑又不滿的看著他,仿佛在責怪他為什麼打斷自己行樂,韓勛險些把持不住直接噴射出來,好不容易運氣忍住了,咽著唾沫低聲罵道︰“媽的,太勾人,林小墨你還說你不是狐狸精!老子光被你盯著就快射了,早晚要死在你肚皮上。”

    林墨皺著臉辯解︰“不,不是狐狸精。”

    韓小人嘴角勾起一絲淫邪的壞笑,俊美的臉龐變得無比邪魅︰“那你乖乖把褲子脫了,讓我檢查。”

    林墨坐著沒動,手讓韓勛捉著,沒法紓解想要欲望,身體下意識扭動起來。

    韓勛低頭,輕輕含住他的玉睫,舌頭溫柔的舔舐著他腫脹的龜頭和小孔,眼看林墨就要射出來時,快速吐出玉睫,不輕不重的捏了下他腰上的軟肉,欲望瞬間褪去稍許,取而代之的是得不到滿足的空虛和躁動。

    “墨墨听話,把褲子脫了,我讓你舒服。”韓勛在他耳邊循循誘導。

    很快,在韓勛的幫助下,林墨把自己脫得光溜溜的,寒冷讓他忍不住往韓勛懷里鑽。韓勛把人抱到自己大腿上,到底怕林墨感冒,又將自己的羊絨大衣給林墨披上。林墨瘦弱的身軀包裹在黑色的風衣里,如陶瓷般白皙的肌膚與黑色的外套形成鮮明的對比,風衣剛硬的線條與少年如玉的裸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一股情色的氣息撲面而來。

    韓勛哪里還把持得住?雙手握住兩人的腫脹的陰睫,從囊袋到龜頭,一遍又一遍熟練的擼動,林墨年紀還小,哪里守得住這種刺激,腰一軟,撲在韓勛懷中,眼開就要射精,卻被韓勛用手堵在小孔上,殘忍的掐斷了欲望。

    林墨眼角浸出生理性的淚珠,聲音染上一絲哭腔︰“給我,嗚……嗯……給我……”

    韓勛在他軟軟的哀求聲中,低吼一聲射出濃腥的精液,滾燙的液體濺滿兩人的小腹,他一邊享受這高潮的余韻一邊親吻著他的淚珠眼角說︰“乖,醫生說你還不能過量瀉精。”他不知從哪兒拿出一根白色的綢緞,小心翼翼用綢緞束住林墨的玉睫,纏了一圈又一圈,最後在鼓鼓的雙球間打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韓勛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杰作,將欲望得不到發泄在他懷中輕輕顫抖的林墨撫慰兼挑逗一番後,拿出蓄謀已久的潤滑液,擰掉蓋子,把冰涼的潤滑劑擠到林墨的手心︰“墨墨,來,把它涂到我的大家伙上,一會兒就讓你舒服。”說著,他拉著林墨的手貼到自己的陰睫上,微微粗糲的觸感配上冰冷滑膩的潤滑劑,剛剛發泄過的大鳥迅速抬頭。

    韓勛將剩下的潤滑劑擠到手心,快速抹在林墨的花心,徐徐揉搓,片刻後,又擠了許多在指頭上,手指循著滾熱的幽穴慢慢插入,未經人事的幽穴本能的排斥異物入侵,穴肉吞吐中韓勛的手指入得更深,絲絨般的觸感讓韓勛的大鳥徹底充血,下意識的,他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緊致至極的小穴在他的抽插和潤滑劑的作用下,一點點放松,很快,韓勛又放入了第二根手指,指尖插到最深處時,他無意間踫到一個小小的凸起,懷中,乖乖听話幫他抹潤滑劑的林墨忽然顫抖一下,仿佛被憑空抽走了所有力氣,軟軟倒在他懷中,柔韌的腰肢微微顫抖著。

    韓勛咧嘴一笑,指尖壞心眼的在凸起上揉摸,很快林墨忍不住發出細碎的呻吟,輕輕的,帶著本能的壓抑和隱忍,如同羽毛般若有若無的劃過韓勛心頭,抬頭的大鳥頓時又粗了兩分,呼吸再次變得粗重。韓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放入第三根手指,林墨的前列腺不斷被他刺激,穴內漸漸分泌出少許液體。

    韓勛又驚又喜,重重在林墨嘴上親了一口,興奮道︰“墨墨,你真是個大寶貝。”

    林墨的玉睫被他緊緊束縛住,後面的小穴又一再被他刺激,很快忍不住呻吟起來,手不受控制的摸向自己的玉睫,帶著哭腔軟軟的求饒︰“放開我,放開我,讓我射……”

    韓勛心疼地親吻著他充血的乳珠,小聲說︰“乖,再忍忍好不好,一會兒就讓射。”

    “不,不要。”林墨胡亂拉扯著玉睫上的絲綢,眼看就要得逞,卻被韓勛捉住雙手,抱著他轉身將他壓在身下。

    韓勛抽出手指,一手按著林墨的雙手,一手扶住猙獰的大鳥,小心翼翼一寸寸進入微微開闔蠕動的小穴中。酒精很好的麻痹了林墨的痛覺,整個進入的過程,他只覺得小穴有些發脹。盡管經過耐心的開拓,林墨第一次承受的小穴還是太緊了,韓勛害怕傷到他,幾乎是咬緊牙關才忍住一沖到底的沖動,中途只要一看林墨皺眉他就停下來,折騰了好幾次,最後好不容易等他的大鳥徹底進入後,他忍得全身都是汗。見林墨不斷沒有喊疼,還催促他快點後,他終于再也忍不住用力抽插起來。

    他把林墨雙腿架到肩上,空出的右手不斷在林墨身上四處點火,很快,林墨便從後穴的腫脹中分辨出絲絲縷縷的快感,快感隨著韓勛的深入淺出不斷增強,他再也忍不住發出斷斷續續動听的呻吟,全身透著動情的淺粉,如玉的身體漸漸浸出一層稀罕。

    “墨墨,告訴我,你喜歡誰?現在是誰在干你?”

    林墨迷離的視線中只有韓勛揮汗如雨的俊顏,汗滴滑過他蜜色的臉頰消失在修長的頸間,說不出的性感惑人,他像是被蠱惑般吐出三個字︰“韓小人。”

    韓勛心里比吃了蜜還甜,腰上的聳動又快了幾分︰“墨墨,說你愛我。”

    “我……嗯,嗯,愛你……快放開我……讓我射……”

    “乖,等我們一起,墨墨……”韓勛雙手掐著林墨縴細的腰肢,快速抽插,每一次都抽到穴口再重重的一插到底,房間中兩人只听到兩人粗重的喘息和細碎的呻吟以及肉體撻伐的啪啪聲。

    不知抽插了多久,韓勛強守住精關,快速解開林墨玉睫上被浸透得的綢緞,迅速抽插幾下,兩人同時射出濃濃的精液,那一瞬間,仿佛有無數的煙火在兩人腦海中綻放,絢麗的色彩美得猶如置身天堂。

    “墨墨,我愛你。”

    林墨已經累得再也睜不開眼楮,迷迷糊糊中他感覺到韓勛在給他清理身體,他煩人的聲音一直縈繞在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