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除夕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建和老太太緊趕慢趕總算在除夕那天趕回了家,韓勛掐著時間在機場接了他們,一塊兒回來。他們在錦城那邊吃了午飯才回來的,到家已經下午了。老太太和林建都跟換了人似的,尤其是老太太,染回了黑發,精神抖擻的,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來,六十大幾的人,看著就像五十冒頭的人,走在街上林墨恐怕都不敢認。

    林書童言無忌,小胖臉布滿了疑惑︰“奶奶,你怎麼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老太太笑得眼鏡都眯了起來︰“那奶奶是變好看了還是變難看了?”

    林書嘴巴甜得跟抹了蜜一樣︰“又年輕又漂亮!”

    但凡是個女人就沒有不喜歡別人夸漂亮的,老太太樂得見牙不見眼,摟著林書一陣心肝寶貝的揉搓。林墨和林建嘴角都一陣抽搐,不著痕跡的往旁邊挪了挪。

    很顯然,這待遇父子倆都曾經‘狠狠’享受過。

    老太太的變化全在臉上,太搶眼,而林建假肢藏在褲子里,很難第一時間被關注。林墨回過神來才想起剛剛爸爸是自己下車,自己走進院子的,幾乎看不出與常人差別。

    他忙讓林建趕緊再走兩圈,林建無奈的笑笑,依言在院子里走了一圈,雖然速度比常人要慢一些,左腿跨步時略顯僵硬,但是醫生說了,等再過段時間他徹底適應習慣了以後,就沒有問題了。穿著長褲,幾乎分辨不出他與普通人的區別。

    饒是林墨感情內斂,這一刻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家人的命運終于改變了,爸爸和奶奶不會死,弟弟依然幸福快樂的成長,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令人高興滿足的事情嗎手心一暖,林墨側頭看到韓勛淺笑著站在身側抓著他的手,他用力回握,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聲音輕聲道︰“謝謝。”

    韓勛嘴角的弧度揚得更高︰“不用太感激我,以身相許就行了。”

    “好啊。”

    好……

    好!!

    韓勛瞪圓了眼楮,林小墨居然答應他了!他幾乎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等他從巨大的驚喜中回過神來時,林墨早掙開他的手,走去跟家人說話了。韓勛心里跟貓抓的一樣難受,恨不得立刻把人拖走問個究竟,最好能……

    嘿嘿嘿,他這次準備的東西可是相當的充分,有備無患果然是個好習慣啊。

    整整一個下午,韓勛都處于心猿意馬的狀態,林墨要準備晚上的團年飯,不耐煩他在跟前晃,打發他跟阿虎一塊兒去貼春聯、掛燈籠,進城去買鞭炮。

    在青桐村,過年一般最少要放兩掛鞭炮,一掛是煮團年飯的時候放,一掛留在除夕半夜‘迎財神’的時候放,條件好些的,初一早上還會再放一掛,取個開門遍地紅的吉兆。林建是人民教師不太信這些,老太太卻是絕對是封建頑固份子,每年日子再難過也少不了這三掛鞭炮。除了鞭炮,還有許多小孩子喜歡的什麼黃煙炮、沖天炮、二踢腳,火柴炮,小煙花等等,價格從幾毛錢到幾塊錢,村里小孩兒為了過年的時候能夠玩個高興,好多沒放寒假就開始攢錢了。村里絕大多數家庭都只有一個孩子,就算手里再緊,過年的時候也會給他們一些零花錢去買炮放。

    有老太太和林建護著,王艷艷就算再不喜歡林墨這個繼子,這不敢做得太過,只是到底親熱不起來就是了。家里林建管著錢,過年的時候總會給林墨不少零花錢,老太太也會悄悄塞點,說起來,林墨小的時候也沒少玩兒這些炮,不過他十來歲的時候,有次差點兒被炮炸傷手,自那以後就再沒玩兒過了。

    林書的零花錢經常被他老娘搜刮,又不敢告狀,每年過年別的小孩兒都是揣著滿兜的格式小炮到處闖禍,林書只能少少的放點兒黃煙炮眼巴巴看著別的孩子玩兒。

    今年有韓勛這個大財主相伴,好懸沒把煙花店老板的店給搬空,光是一千響的鞭炮就買了二十多掛,還買了足足兩大箱子放著玩兒的小炮,林書剛回家一下車就開始蠢蠢欲動。一直等到阿虎和韓勛把多余的鞭炮搬回家里放好,林建才準他玩。

    林墨擔心林書操作不當傷到手,就讓韓勛看著他,哪知韓勛玩兒起來比他還瘋,兩人炸完河溝炸竹子,一圈二踢腳綁在一起炸大石頭,差點把被人家的草垛給點著,革命友誼迅速瘋長。

    兩人玩得開心,鞭炮的聲音引來不少村里的孩子,韓勛大方的把各種鞭炮散給大家一起玩,儼然變成了孩子王。

    林墨則在家里做年夜飯。

    按照村里的習俗,年夜飯是很講究的,首先必須得煮整個豬頭、帶著尾巴的豬‘坐墩’(方言即屁股),整只大紅公雞,公雞血浸過紙錢後,將紙錢貼在家中各處以求驅災闢邪得報平安。煮過這些肉的水則用來煮紅白蘿卜青菜葉子,青菜葉子還不能折斷,必須整張煮。這些東西煮好後作為祭品,用以祭拜天地、祖宗、各路神仙。

    老太太尤其信這些,肉煮好後,就和兒子抬著在家中祭拜,每祭拜一處,老太太就要絮絮叨叨許下諸多願望。林墨父子都不太信這套,一般就只負責磕頭。今年家里出了許多事情,在祭拜的時候,林墨父子倆明顯比往幾年虔誠許多。

    尤其是林墨,他一直覺得自己能重生、能改變家人的命運,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或許這世上真存在神仙保佑這一說。

    除夕夜還不能少了年年有‘余’的魚,這天做的魚是不能打掉鱗片的。今年林城一家听了‘老太太’的建議後,從別人手里轉包了一個十多畝的大魚塘,兩口子辛苦投喂了三季,到年底遇到今年魚價特別好,賺了好幾千,罕見的大方了一回,把林書叫過去,給了他兩條三斤多重的大鯉魚。

    林墨把魚殺了以後,用大油把魚炸好,放在一旁。

    將切段煮成七成熟控過水的大腸,放進油鍋中炸至金紅盛出,同時將多余的油舀出,放入紹酒蔥姜等調料炒出香味,再加入大腸一起稍加炒制後倒入適量清湯,並鹽、味精、糖、醋、醬油,煮至水開,立刻舀進小鐵鍋里,放到爐子上用微火慢炖。

    老太太負責去切肉裝盤,林建幫林墨燒火。林建做菜手藝不怎麼樣,但是燒火的手藝一流的好,林墨想要大火小火他能夠在最快的時間里達到要求。

    林城家捕魚的時候,還捉了不少黃鱔,林墨听說後,讓小胖墩兒去買了好些回來。吃了中飯,他就把這些黃鱔全部殺好了切段,用料酒浸味,現在洗淨瀝干水後,加入澱粉拌勻,將鱔魚段倒入滾開的油鍋中滑炒直皮酥,撈出鱔魚段,倒入姜蒜大蔥干辣椒花椒粒熗味,再倒入泡海椒和鱔魚段炒制片刻,最後加入撕好的芹菜絲,放入調料,猛火爆炒片刻後盛出裝盤。

    爆炒腰花的過程與這個相近,兩道菜起鍋後,阿虎便被辣香濃郁的味道誘進了廚房里,再挪不動腳。

    他一個身高和體重一樣的壯漢守在廚房里,廚房頓時變窄了許多,林墨實在受不了他眼巴巴的模樣,就從鍋里撈了一個之前鹵好的大肉骨頭給他。林墨特意讓人留的筒子骨上面肉特別多,昨晚鹵了一整晚,上面的肉全部熟爛了,咸香中帶著點辣和微甜的味道完全融進了肉里,啃完棒子骨上面的肉,阿虎無師自通找了個小鐵錘把骨頭砸開,他還沒來得及把兩段骨頭拿起來吸里面的骨髓,阿灰淌著口水餃起其中一塊骨頭,拔腿就跑。阿虎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被人搶食,對方還是一條小胖狗,他的表情別提多微妙了。

    L縣那邊沒有暖氣,冬天的菜做好後,家里沒空調的話,冷得特別快,因此林墨特地用之前凍在那兒的兔子做了一鍋干鍋兔,之前小胖墩接到哥哥的任務,很有實踐精神的搗鼓了一個小巧的酒精爐,這會兒正好派上用場。酒精爐的火很小,不用擔心把干鍋兔里不多的湯汁給燒干又能恰到好處的保證溫度。

    接著林墨把九轉大腸調好味淋上雞油,起鍋撒上香菜放在一旁。

    讓爸爸把爐火扇得旺旺的,他把泡菜魚的湯汁炒好燒上後,轉到爐子上慢炖。

    將一早準備好的咸燒白和紅糖糯米飯放到鍋里大火蒸,蒸得差不多了後,將老太太切好的豬頭肉、坐墩肉、醬肘子一起放進去蒸熱。

    他將老太太切好的雞片,放上自制的辣椒油,加入少許青椒醬、適量的花椒油、白糖、鹽、味精、生抽、碾碎的油炸花生米、蒜末、蔥絲,攪拌均勻後,一大盤色澤艷麗氣味濃香的紅油拌雞片就做好了。

    等魚燒好後,快速燒了一鍋酒糧丸子,再把下午炖好的酥肉和三鮮湯熱上。

    這時候,林書和韓勛已經瘋完回家了,洗了手,將菜端上桌——豬頭肉、坐墩肉、泡菜魚、九轉大腸、rr菜、涼拌雞、爆炒鱔魚、爆炒腰花、醬肘子、干鍋兔、咸燒白、紅糖糯米飯、酥肉、三鮮湯、酒釀丸子,足足的十二個菜。飯後還有一鍋鹵味可以邊看電視邊吃。

    阿虎徹底敞開肚皮大吃,老太太把她去年泡在那兒的青梅酒倒了兩瓶出來,燙熱後拿上桌。

    L縣水好,自古出美酒,鄉下不少人會自己釀酒,喝起來清冽宜人,後勁兒卻相當足但是一點都不上頭。老太太在酒罐子里加足了青梅和桂圓冰糖,喝起來酸酸甜甜的比飲料還好喝。以前老太太沒事兒的時候,就喜歡小酌上兩杯,既不傷身還能促進睡眠,林書年紀不小不敢給他多喝,饞嘴的小家伙就眼巴巴看著老太太,偶爾喝上一小口滿足得不得了。

    今天除夕,難得一家人歷經變故日子反而越過越好,林建心里高興,發話讓兩個兒子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韓小人多賊啊,瞅準機會使勁兒灌林墨。林墨本身酒量平平,韓小人在京城的時候經常應酬,早把酒量煉出來,為了實現陰謀,他簡直快把那些敬酒的話說出花兒來了,阿虎被暗中踹了好幾腳以後,只好跟著起哄。飯桌上的氣氛被炒熱了,連鮮少喝酒的林建都喝得起勁。一頓飯吃下來,林墨不知不覺就喝了好幾杯青梅酒,一兩的杯子,六七杯下來,臉蛋紅得跟熟爛得隻果似的,眼楮迷離氤氳著水汽,再對著韓勛甜甜一笑,韓小人可恥得硬了。

    老太太見林墨和林書醉得厲害,便不讓他倆守歲了,把一早準備好的壓歲錢發了,讓他們早點去睡覺。老太太和林建以及阿虎則在樓下看一年一度必不可少的春晚,韓勛覺得這個安排簡直太貼心了,搖著大尾巴,一手抱著林書,一手攙著林墨,上樓把小胖墩兒往一扔,回房間把門反鎖,迫不及待的撲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