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兩極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團年次日,林墨把家里的東西收拾好,把鑰匙交給林常青,讓他幫忙照看一下家里,主要是給小狗和雞喂點糧食。他和林書搭了村里載客的機動三輪車,一起去了車站。

    臨近過年,車站上全是扛著大包小包的人,這年代外出打工的人沒有後世多,但是相對的,客運中心的大巴也少。他和林書排了好一會兒隊,才坐上去錦城的車。林墨兄弟倆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是老太太從國外給他們捎帶回來的,細致柔軟的羊絨毛衣,簡單大氣的純手工羊毛大衣,純黑休閑牛仔褲,再配上一雙帥氣的牛皮靴,兄弟倆穿著一模一樣的款,哥哥俊美貴氣,弟弟圓潤可愛,剛一上車就吸引了全車人的目光。

    林墨以前跟陳俊曦在一起的時候,什麼樣的目光沒接受過?就這點兒好奇的目光,直接無視掉。放在半年前,林書很可能還會害羞拘謹,現在他跟班上的同學混得很熟,各科老師都非常喜歡他,他雖然沒在班里擔任什麼職務,但是學校里但凡有點兒什麼露臉的活動,老師都會第一個想到他。一來二去,再加上年紀見長,漸漸褪去了小時候的怯懦,他亦步亦趨的跟在哥哥身後,再不像以前那樣見到陌生人多就下意識閃躲。

    坐上車沒多久,人數就湊夠了,大巴開始發車。林書從兜里掏了一個游戲機出來,玩兒俄羅斯方塊,林墨提醒他一句別把眼楮玩壞了,然後放松心神靠在椅背上假寐。這會兒縣城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還沒有修通,只能繞道行駛,不少地方路段不好,大巴開得又快,遇到大水窞能直接把人蹦的跳起來。林書玩了一會兒游戲,就玩不下去了,把游戲機揣進兜里,見哥哥閉著眼楮養神,他沒敢打擾,無聊的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風景,不知不覺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再醒過來,已經到了錦城。

    林墨叫了輛出租,讓司機把他們載到市中心,找個看起來還不錯的中餐館點了幾個招牌菜。

    林書各嘗了幾口,扁著嘴巴說︰“哥,這兒沒你做的好吃。”

    林墨笑了笑,“小吃貨,有的吃你還嫌。快點吃,不然下午我們去玩兒的時候,你又要鬧肚子餓了。”

    林書蔫蔫的閉嘴,悶頭苦吃。只不過被哥哥養刁的嘴巴,哪里咽得下這些味濃而不香的菜?吃完一小碗飯,就不肯在動筷了。

    林墨不得不承認,弟弟真的被他‘慣壞’了,不過,他樂意,誰讓他就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弟弟呢?

    林墨一向吃得不多,林書剛擱下碗筷,他也吃不下了。結了帳,又招了一輛車載他們去動物園。

    這次林墨還特地帶了相機,林書也會用,兄弟倆互相拍了許多照片,還讓路人幫他們拍了許多合照,一下午用了足足三卷膠卷。林書也過足了射氣球的癮,沒有韓勛和阿虎幫他作弊,就林墨那點菜鳥水平,兄弟倆折騰了兩個小時才贏了一個熊貓的陶泥存錢罐,還是老板看他們花了那麼多錢什麼都沒贏到的份上,過意不去送給他們的。

    對于這段黑歷史,林墨兄弟倆非常默契地選擇保密和遺忘。

    玩兒到晚上,華燈初上,林墨帶著林書一起去逛夜市,夜市上非常熱鬧,除了有各式各樣的小吃、小玩意兒,還有耍花燈踩高蹺的,表演雜耍變臉絕技的,林書一手抱著一堆零食,一手拿著啃,一雙眼楮骨溜溜地轉,簡直不知道看哪兒好,完全不夠用。

    林墨的心情也被歡鬧的人們感染,飛揚起來,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韓勛。

    韓小人現在應該正在忙著公司里的事情吧?如果他知道自己跟小書在錦城玩兒開心,一定會氣得跳腳吧!

    林墨很不厚道的笑了,壞心眼的拿出手機撥通韓勛的電話。

    韓勛接起電話,听到林墨的聲音,當即就樂了,丟下一屋子正在開會的人,拿著手機就走出了會議室。

    趙雲飛跟其他幾個骨干一臉壞笑的竊竊私語︰“我賭一百塊,韓老大絕對是接到小嫂子的電話了。”

    “切,還用你說,你們說小嫂子是何方神聖啊,居然能把韓老大吃得死死的?這以後結婚了還得了?”

    “韓老大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居然連小嫂子的照片都不肯給我們看一眼。”

    大家鬧哄哄的,話題偏得厲害,金鑫重重的咳了兩聲,大家立即噤聲,又開始回歸正題,繼續討論會議上的內容。

    韓勛走到無人的休息室,皺眉問道︰“你那邊兒在做什麼,怎麼這麼吵?”

    “我跟小書在錦城逛夜市。”

    听著林墨帶著濃濃笑意的聲音,韓勛立刻明白他故意向自己炫耀了,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覺得很高興,因為他覺得這說明林小墨時時刻刻都在想著他!

    “只有你們兄弟倆?”韓勛不過隨口一問,電話那頭突兀傳來一個帶著濃濃驚喜的女聲。

    林墨側過身,只覺得眼前的小姑娘很眼熟,片刻便想起來了,這不是就是以前一直照顧他生意的小姑娘嗎?好像叫甦懷瑾。

    那女孩兒留了長發,現在已經長到齊肩的長度了,難怪林墨沒一眼認出來。曾經濃妝艷抹的臉蛋也洗得干干淨淨,十六七歲正值女孩生命中最好的年紀,什麼都不用涂什麼都不用抹,吹彈得破的肌膚足以羨煞旁人。甦懷瑾本身長得也很漂亮,如今不再是一副大姐頭的叛逆模樣,看著竟頗有幾分文靜嫻雅。

    林墨偶遇故人,也不好再跟韓勛煲電話粥了,跟韓勛說了一聲,正要掛掉電話,卻听他說︰“你把電話給小書,我有事情要跟他說。上次不是說了要給他帶游戲碟嗎?我問下他有沒有什麼要求。”

    林墨才不相信他欲蓋彌彰的解釋,不過還是把手機交給林書了。

    “韓哥?”林書含混的喊了一聲。

    韓小人猴急的問道︰“你哥在跟誰說話?你認識嗎?”

    林書搖頭道︰“一個姐姐,我不認識。”

    林書不認識的話,證明這女的跟林家應該不熟,不熟就好,韓勛的心情剛好點,就听到林書小聲補充道︰“不過她長得真漂亮。哇,那個猴子像我走過來了……哥,它搶我東西!”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笑鬧聲,之後就是忙音了。韓勛不死心再打過去,撥了幾次都打不通。他心里比貓抓得還難受,剛巧助理過來讓他回去繼續主持會議,他只好先把事情擱在一邊,回了會議室。

    大家見他出去的時候還滿面春風的,怎麼回來就變成黑面神了?莫不是小嫂子把他甩了?趙雲飛惡意猜測著,其他人的想法也差不多。

    韓勛暴躁的結束會議,回到辦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接著給林墨打電話,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林小墨居然主動給他交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林小墨遲鈍,他可不傻,他敢用他哥的項上人頭做擔保,那女的絕壁對他有意思!

    不過,有意思又怎麼樣?林小墨那個小笨蛋看不出來,再多意思也白搭。活該!

    韓勛這下心情總算舒暢了,一番默默的幸災樂禍過後,又恢復了他春風得意的模樣。

    在電話里膩歪了一會兒,掛掉電話,決定催促手下的人加快工作進度,以期早日完工放假。

    要是能把林小墨哄到京城來陪他就好了,韓勛仔細想想,最終按捺住了心底蠢動的念頭。

    次日,林墨兄弟倆在酒店里一直睡到自然醒,才磨磨蹭蹭從床上爬起來,找地方吃過早飯,已經上午十點過了,昨天該玩兒的地方已經痛痛快快玩兒了,林書說想去百貨商場看看。林墨依然帶他過去,到了才知道小家伙要用自己存的錢給他們買禮物。

    這些日子以來,小胖墩不僅嘴巴被養刁了,韓勛捎帶回來的那些高級貨,把眼光也給他養高了,一般貨色看不上,看得上的又太貴。原計劃的幾樣禮物買好了,他好不容易攢下來的‘巨款’被花得一干二淨。最後,他自己想買的書,全都是林墨給掏得錢。小胖墩心里立下宏志,等他長大了一定要拿到世界上最最豐厚的獎金,哥哥想要什麼就給哥哥買什麼,再不讓哥哥花一分錢。

    等小胖墩兒長大以後,如願拿到世界上最豐厚的獎金時,他發現這點獎金跟哥哥賺得錢比起來實在不值一提,蔫了好長一段時間。

    除了買禮物、買書,林墨還買了一些春聯燈籠之類回家,至于零食、水果之類的年貨,家里已經有了一大堆,不用額外再買。

    兩天里,兄弟倆亂七八糟的東西買了一大堆,林墨也懶得再帶著弟弟去擠大巴受罪,包了一輛的士,直接把他們送回家。

    俗話說得好,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王艷艷和陳老三在G省摸爬滾打了大半年,因為當初傾家蕩產的還了林家兩萬塊錢,兩人到了年底竟然連回鄉的火車硬座票都買不起。

    這世界上最經不起消磨的東西就是愛情,最消磨愛情的東西就是一天到晚柴米油鹽的繁瑣小事。王艷艷和陳老三本質上都是好逸惡勞的人,兩人或許曾經是那麼點感情,但絕對到不了為君生為君死的境界。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當兩人從偷不著一直到結為夫妻,那種求而不得的渴望消失後,這段如履薄冰的感情能持續多久?

    王艷艷和陳老三堪稱絕配,都想掙大錢又不想艱苦勞作,成天就想打牌玩樂,贏了錢皆大歡喜,輸光賭本兩口子就在出租屋里上演全武行。兩人在G省都沒啥熟人,就算有兩個勉強算得上是表親的人,也被他們借錢借怕了,只要看到兩人就遠遠繞道走。

    實在沒錢了,賭癮還是忍得住,可肚子餓由不得人。兩口子餓綠了眼楮,又給不起房租差點兒被房東趕出來,最後陳老三實在沒辦法了,把心一橫,直接給王艷艷拉起了皮條。

    王艷艷一開始非常抵觸,被陳老三打了幾次,又軟硬兼施一番後,最終屈服,徹底做起了皮肉生意。光是王艷艷一個人‘做生意’賺來得錢糊口都困難,陳老三見這錢來得容易,便逐漸將主意打到外來年輕打工妹身上。兩口子一合計,覺得這生意可行,便靠著坑蒙拐騙那套,哄來幾個年輕女孩子在他們手下‘從業’。做這行不容易,上要打點條子防著一鍋端,下要拜山頭找靠山,小姐們的待遇也不能太差了,租個隱秘寬敞的地方租金又是一大筆。王艷艷和陳老三稀里糊涂的混了半年,雖然平日里能糊口舒舒服服打點小牌,但是到了過年卻根本沒錢回老家。

    也不知是不是缺德事做多了,王艷艷明明安了避孕環居然也懷上了孩子,這孩子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誰的,壓根兒不想要。但是陳老三沒孩子,他算了一下懷孕的時間,覺得孩子是他的可能性非常高,說什麼都要王艷艷把孩子生下來。兩口子不知吵了多少架,最終王艷艷選擇了妥協。

    等收到老家老娘打來的電話,听老娘在電話里絮絮叨叨說林家發了大財,王艷艷心里比吃了蒼蠅還難受,回去跟陳老三又是一番鬧騰。結果,還沒過年就把孩子活活給折騰掉了,醫生告訴王艷艷,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懷孩子後,陳老三鐵青著臉拂袖而去。

    王艷艷躺在破舊的小診所里,盯著掛滿蜘蛛網的天花板,破天荒的想起了林書那張白皙圓胖的臉,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沉澱著她形容不來的仇恨。她冷不丁打了個寒顫,呸了口唾沫到布滿灰塵的地上,迷迷糊糊中,她想,那好歹也是她肚子里掉下來的一塊肉,就算再恨她,也逃不了他是她兒子的事實!就算這輩子她再生不了孩子,還有林書給她養老送終,對,還有林書……

    林書正坐在電視機前玩著超級馬里奧,沒由來覺得涼了一下,忍不住打了個打噴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