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安排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因為這點‘小問題’,韓勛忙了一晚上才將事情處理好,第二天游戲碟如期首發。前三天只在Z國各大城市熱銷,隨即精良的畫面制作,華麗的打斗場景,時而婉轉時而激昂的音效,生動曲折又極富西方英雄傳奇色彩的故事很容易就征服了歐美兩地的玩家,除了主線任務外還穿插許多讓人耳目一新的小游戲。游戲還采用了多結局設定,為了將七個結局全部玩出來,玩家們一遍又一遍,國內電腦普及度不算高還好,在國外大半的青少年都在談論盛唐出產的《The Magic World War》中文譯名為《魔法世界之戰》,簡稱《魔戰》,由于游戲要求的電腦配置就當前而言相當高,不少人為了玩兒這個游戲,特意更換了電腦。

    《魔戰》是以西方世界為主體,用一條主線將神話傳說、歷史軼聞串聯起來,宏達的戰爭背景,極富英雄主義又不乏兒女情長,游戲故事腳本早在韓勛還在M國的時候就讓幾個專修歷史文學的人寫了,並買斷版權,原滋原味的西方色彩更容易打入西方游戲市場。

    相較Z國極其不成熟的游戲市場,韓勛想要賺錢更想要公司在國際上出現一鳴驚人的效果,只能先從西方國家入手。現階段正在緊密研發的網游,則采用了完完全全的東方仙俠背景,有《魔戰》打頭陣,相信這部游戲依然能創下不俗的戰績。

    事實上《魔戰》受歡迎的程度比韓勛想的還要熱烈些,但是在其他研發人員看來卻是意料之中的。《魔戰》的許多技術都真正意義上領先世界水平,韓勛腦子里儲存了許多超前的技術和想法不覺得有什麼,對其他人而言,這部游戲絕對是天才之作。

    國內外大小游戲周刊都爭相報道《魔戰》盛況,全世界各大游戲論壇上都貼滿了《魔戰》的各種攻略,甚至還有高手做了修改器貼出來。《魔戰》的游戲規則近乎苛刻,英雄們經常面臨餓肚子的慘狀,如果經營不好,甚至可能出現大戰在即連戰騎都買不起的困窘局面,修改器簡直成了大伙的福音,但是偏偏又有不少家伙不屑這種作弊的行為,一時間各大論壇都是各種討論聲。

    無論怎麼說《魔戰》火了,短短幾天全球全球銷量就達三十多萬,這個數據還在持續快速攀升,業內人士預估銷量遲早突破百萬。盛唐首戰告捷,以一種全勝的姿態進入世人眼中。

    截止除夕之前,《魔戰》不僅收回先期所有投入,更賺得盆滿缽滿。

    金鑫給大家發了分量十足的大紅包,賬面上的盈利暫時沒有動,留作繼續投資。

    盛唐做大是早晚的事情,韓勛開始考慮要不要先將股份過戶到林建名下,等林墨成年後再轉到林墨名下,省得以後樹大招風,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此時,韓勛已經通過賭城那邊慣常的洗錢手段,將答應林墨的五千萬美金通過‘合法’渠道轉入林建名下,林建作為當事人,已經知道韓勛和林墨之間的協議,一想到自己名下有這麼多錢,連續失眠了好幾天晚上。

    有時候,錢太多了並不是什麼好事,尤其是當這筆錢只是別人‘寄放’在你那兒的。林建魂不守舍了好幾天,他深知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險,最終決定不告訴任何人這筆錢的存在,包括老太太和林書。

    老太太只知道兒子被阿虎載著去賭城晃了一圈回來後,瘦了好幾斤,還以為兒子賭輸了錢,跟著著急上火。後來兒子再三告訴她不是那麼回事兒,人也逐漸恢復正常後,她心里才最終落定。

    林墨做的團年飯沒有小胖墩說的滿漢全席那麼夸張,但也著實做了一大桌子菜。臘肉香腸是最基礎的不用說,下來有粉蒸排骨、九轉大腸、開水白菜、豆豉蒸魚、青椒雞片、宮保雞丁、酸菜老鴨湯、咸燒白、小雞炖蘑菇、燒牛腩、糯米藕、蜜汁山藥、金銀饅頭、黃金大餅,最後還酒釀湯圓、豌豆尖蛋花湯,主菜、小吃、湯三樣加起來足足十八個菜,就他們八個人吃,全都撐得不行。

    令林墨頗感意外的是,程鴻不僅會做這些菜,還尤其擅長做小吃。今天的金銀饅頭和黃金大餅就是他做的,一個香軟可口,一個香酥脆甜,據他自己講,這兩樣還不是他最擅長的,他最擅長的是葉兒耙和艾蒿饃饃,吃過的就沒有說不好的。

    程鴻平時話不多,今天喝了點小酒,氣氛又實在好,才忍不住自夸起來。當然他一向不是那種浮夸的人,他說會做那一定就是能做得很好,他說自己擅長,那一定是能夠做得極好。嘗過他的家傳手藝,林墨都有點兒期待他做的這兩樣小吃了。

    他之前一直擔心店里小吃這一塊兒短板,程鴻無疑給了他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有他和柳立主廚,各自負責一項,再有林冬梅從旁協助爸爸,林墨算是徹底放下心來。

    吃過豐盛的午餐,將最後這個月的工資和獎金分發給大家,大伙兒各自數過錢後,都驚嘆︰“怎麼這麼多?!”

    經過調整工資過後,現在每人每月的工資都達到了九百塊以上,平時累積的50到三百不等的績效浮動獎金加起來,也不該有兩千多啊?林冬梅拿得最多拿了三千六百塊,程鴻工作的時間最短,也拿了將近兩千。

    林墨笑著給大家解釋道︰“之前用工合同上給大家簽了,十三薪獎勵放到明年分三個季度發,因為今年是第一年實行,我就干脆把錢直接先發給大家,等過完年火鍋店那邊開業了,再正式同步施行。”

    林墨要開火鍋店的事情大家都有所耳聞,第一次听他親口證實這件事情,大家心里少不得還是有些吃驚。

    “怎麼都這麼看著我?”林墨笑道︰“火鍋店是韓哥和我合伙開的,他提供店面,我這邊負責經營,我們兩方分紅。不然你們以為我哪來的那麼多錢買鋪面?”

    大家听後都釋然了,他們天天在小食館做工,很清楚林墨這一年是賺了不少錢,可若說賺得錢能買套鋪面開火鍋店,他們第一個就不相信!

    林冬梅早先就知道這件事情了,她問道︰“那你打算怎麼安排人手呢?”

    大家都豎著耳朵目光灼灼的看著林墨。

    “柳哥和程叔以後就是火鍋店的主廚,冬梅姐不是今年剛考了會計從業證嗎?你過去協助爸爸記賬。至于谷嬸、王嬸、還有于哥,你們仍然留在小食館。春節過後,小食館只賣早上的早點和晚上的小吃,中午午餐這一項取消。”

    于冬幾乎脫口而出︰“為什麼?”長耳朵的人都听得出林墨是把店里的‘骨干’抽調到了火鍋店里,為什麼他要留在小食館?

    林墨臉上笑容不變︰“小食館里只有谷嬸和王嬸兩個人肯定忙不過來,當然明年我肯定會再招一些新人,于哥現在那邊做一段時間,等新人上手後,我再安排。”

    于冬心里剛好受一點,又听林墨繼續道︰“谷嬸是做包子的主力,忙不過來,以後收錢的事情就由王嬸負責,暫時接替冬梅姐的店長職責,如果做得好,我會給你提正。當然,大家都不是外人,我也把話擺到明面上,谷嬸以後是主廚兼任副店長,負責監督店長職能,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告訴我或者我爸爸。”

    王嬸做夢都沒想到店長會落到她頭上,還沒從驚喜中回過神來,林墨一盆冷水給她降了不少溫。她清楚谷嬸的為人,做事情盡心盡責一板一眼,看不順眼的事情絕對不會放在心里不說,就是她親女兒偶爾出個紕漏都沒少挨她的罵,有她在旁邊盯著,她哪里敢做什麼小動作?

    不過升任店長的話,活要輕松些,工資也比現在更高,就算明知林墨打個巴掌再賞個甜棗她也高高興興的認了。

    谷嬸性子直且嚴厲但絕對不失公正耿直,反正是就事論事,她才不怕得罪誰,她也開開心心的接下活計。

    于冬見林墨轉到招聘新人的話題上後,心里止不住的失落。

    就算他技術上比不上柳立和程鴻,也沒有勞什子會計證,他至少比王嬸要強吧?腦子比她活,做事情不比她慢,年紀比她輕,憑什麼她能做店長,自己依然什麼都不是?

    難道就因為自己是外人?還是說因為劉夢涵的事情,林墨還沒有原諒他?

    于冬想了許多原因,卻始終沒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原因。看著所有人都‘高升’了,只有他還在原地踏步,一向浮躁的他哪里忍得下這口氣?

    回家沒兩天,就托柳立給林墨帶信,他明年要南下打工,就不到店里做工了。

    在做這樣的安排之前,林墨就猜到于冬可能會離開,他這麼做何嘗不是給于冬一個考驗,想磨一磨他性子里的浮躁,如果他能經受得起考驗,就把他調去火鍋店,仍然當做重點培養的對象,可惜他自己放棄了這一切。

    于冬很有些小聰明,吃過虧走過無數彎路最終小有所成,再回過頭來看當初的友人已經爬到自己無法企及的高度時,心里未嘗不後悔,只是這世上惟獨沒有後悔藥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