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裝潢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臘味賣完後距離除夕就只有不到一個星期了,光是賣臘味這一項,除去各項開支,林墨淨賺了四萬多,加上這段時間小食館的盈利,林墨不僅湊夠了早先從銀行貸的款和利息,還結余好幾千塊。反正韓勛說了年後他那邊的資金會陸續到賬,本著無債一身輕的想法,林墨打算找林海跟他一起去將這筆錢還給銀行。

    新店鋪的裝修接近尾聲,現在只剩下安裝爐具、桌椅、添置器具,弄完這些,再讓人把店鋪徹底打掃干淨,等氣味散了,就可以正式入駐了。

    進入店鋪,仿古式的裝修讓人眼前一亮,精美的雕花窗戶、古樸的紅漆梁柱、精巧的彩繪宮燈,古香古色又富麗堂皇,牆角柱旁一株株碧翠欲滴的盆栽,在厚重的色澤中平添幾分盎然生機,讓人心生愉悅。

    樓下大堂桌子與桌子之間,用清雅古典的木屏風隔開,屏風上掛著一塊方正的木牌,上面雕刻著每桌的桌號。樓上的包間一律用日式推拉門格成統一大小的房間,每個房間能容納八人,只要客人需要,可以讓服務員將門鎖打開,把幾個小包間湊成一個大包間。每個包間里都安裝了空調,客服按鈕,室內環境極盡典雅,最大程度給予客人最好的享受和最自在舒服的環境。後面的大院子,中間修了一個十多平米的水池,水池里裝了噴泉假山,下面放養了機尾便宜的小金魚,飄著少許水葫蘆,假山周圍擺了一圈鮮翠的盆栽。仿古回廊倚著院牆而建,回廊前方移栽十多株各式花木,錯落的木屏風將整條彎曲的回廊格出許多座位,每一桌都剛好能欣賞到庭中美景,相比大堂和包間封閉的環境,院里顯得更加宜人。

    看著成果固然令人欣喜,但是一想到裝修的整個過程,林海和他手下的人都簡直恨不得去死一死。為了弄出林墨想要的復古效果,他特意托關系去請教了錦城大學里的專家教授,費了許多心思才找到會做這些仿古物什的木匠,光是買木料這一塊兒就讓他跑斷了腿!滿打滿算兩個月,他瘦了十多斤,虧得林墨和韓勛信得過他,開工之前就預付了他所有的工程預算款,後期錢用完了,又給了他一筆錢。不然光是籌錢就夠他頭痛的了。

    當然,花了這麼多心思也不是沒有回報的,有幾家店鋪的老板過來看到他們的裝修成果後,相當滿意,打听了一下價格,有三家店跟他簽了合同,一家已經進場裝修,另外兩家等過完正月初八就開始裝修。有從這幾家店鋪賺來的錢和訂金,他再想辦法借點錢,足夠渡過這次危機。只不過這世上,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以前那些跟他好得能穿一條褲子的哥們兒們,如今見到他都避著走,東拉西湊,還差三萬塊錢的缺口。

    雖然少了這三萬塊錢,只要能夠把工人工資的大頭付給大家,相信以他的信譽,大家也不會有太大意見。可正因為如此,林海更不想欠著大伙的錢過年。

    听林墨說他要還銀行的錢,林海沉思幾秒,說︰“小墨,海叔給你商量給事情,行嗎?”林墨點頭後,林海把他目前的困境給林墨講了一遍,“……小墨你看現在銀行那邊還沒到期,你把這五萬塊錢先借給我,等過年我那邊工程結了,我就幫你去銀行把這筆錢連本帶利還上,你看行嗎?”林海知道林家真正做主的人是林墨,所以直接問林墨的意思,沒有提他家里其他人。

    林墨心里清楚林海不是迫不得已不會對他開這個口,他沒有絲毫猶豫道︰“沒事海叔,這錢你先拿去用。你也別說什麼利息不利息的了,如果不是你,我爸爸恐怕連一條腿都保不住。要是爸爸和奶奶回來,知道我借錢給你還收你利息,他們該罵我了。”

    林海朗笑道︰“行,你這孩子夠意思!你放心,等我拿到工程款,一定一分不少的還給你。”這下不僅工人的工資問題解決了,打點各方關系的錢也有了,好歹能夠過個安生年了。

    林墨也笑道︰“正好我今天把錢都帶來了,找個地方我把錢給你,你數一下。”

    林海點好現金,確認無誤後,給林墨打了一張五萬塊錢的借條。

    離開店鋪後,林墨置辦了不少年貨回到家,家里已經讓之前幫他干活的人打掃得干干淨淨,院子里臨時搭建的雨棚鋼架全部拆除,只不過家里仍然飄著股淡淡的血腥氣和煙燻味,院子里的幾株桂花樹也被禍害得不淺。

    林墨前腳到家,林書後腳就回來了,小胖墩架好自行車興奮地說︰“哥,龐老師已經給我放假了,你什麼時候帶我去錦城玩兒啊?”林書還惦記著上次玩兒的射擊游戲。

    “明天我請了谷嬸他們到家里來團年,等後天我們再去錦城,我們去玩兒上兩天再回來。”爸爸和奶奶要等到除夕的時候才能回來,林墨只能先組織店里的幾個人吃頓團年飯,把最後這個月的工資和獎金放給大家。

    “兩天!太好了!”林書興奮得直跳︰“哥,哥,我明天要吃火爆肥腸、一品豆腐、蜜汁山藥、紅燒肉……”小胖墩想來想去覺得想吃的東西太多了,干脆說,“哥,要不你給我做個滿漢全席吧!”想想前幾天在電視里看的滿漢全席,林書幾乎要咽口水了。

    林墨忍俊不禁,在他腦勺上拍了一巴掌︰“還滿漢全席,是誰嚷著說自己要減肥的?”

    林書目光閃躲,揚著小下巴心虛道︰“誰啊,誰說他要減肥了?”

    “一個小胖子。”

    林書急得差點兒蹦了起來︰“我才不胖,就是肉多了點而已,你別听韓壞蛋瞎說!”

    “喲,是誰前幾天打電話的時候一口一個韓哥喊得親熱的?”

    “那是,那是因為他說他要給我帶超好玩的游戲回來。”林書為自己辯解,他才不喜歡韓壞蛋咧,除非他不跟他搶哥哥還差不多。

    “原來只是為了游戲啊?”

    林書有些忸怩,哥哥姐姐輩的里面,除了林墨,就只有韓勛對他最好,給他買了好多玩具和零食,而且知識淵博,老師不會做的題他也會,還會叫他打槍贏玩具,還幫爸爸治病……好吧,他承認,他還是有一丁點喜歡韓勛,只有一丁點!

    林墨瞧著弟弟的臉色還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在心里默默搖頭,韓小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他們一家人已經沒有誰不喜歡他了,包括那只貪吃怕死的小胖狗!

    真不知道這樣下去,等一天他們之間的關系捅破了,對家人而言,他們是更容易接受,還是更加排斥。

    林書無意間瞥見哥哥眼底一閃而過的憂傷,心里不知怎麼的像是被扎了一下似的,說不出的難受。

    “哥,哥,我要吃麻婆豆腐,你晚上給我做唄。”林書下意識岔開話題,心里卻留下了一個疑問——為什麼哥哥提到韓壞蛋會難過呢?是因為韓壞蛋欺負他了嗎?可是也不像啊。

    林墨擰擰他的小胖臉笑道︰“你這是狗鼻子吧,還沒進屋就知道我買了豆腐回來。走吧,幫我燒火,我去給你做。”

    “好!”林書暫時把疑問壓在了心底。

    晚上,林墨蓋著被子倚在床上看書,手邊的電話響起,接起來就听到韓勛在抱怨︰“林小墨你那里信號差就不知道主動給我打個電話嗎?我都給你打了半個小時才打通!”

    略顯傲嬌的口氣,明顯是在求順毛。林墨勾了勾嘴角,才懶得理他︰“有事嗎?”

    冷清的聲音透過話筒有些失真,韓勛停在耳朵里,只覺得一天的疲憊都煙消雲散了︰“小沒良心,沒事就不能給我打電話嗎?又不是沒有電話費。再說了,我又不會嫌棄你打擾我工作。”

    你是巴不得我打擾你工作吧!

    “……哦。”

    韓勛瞬間炸毛︰“哦,哦是什麼意思?林小墨你說一句想我了就這麼困難嗎?”

    “誰想你了,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想嗎?好像有那麼一丁點兒吧。

    韓勛不知從哪兒听出林墨心虛了,N瑟到︰“哼,你就嘴硬吧。明天我們公司研發的游戲就要正式發售了。”

    “然後呢?”

    “你要不要來京城玩兒?”韓勛說完就後悔了,忙改口道︰“算了,你還是別來了,今年我已經跟家里說好了,就在這邊過年,等除夕夜我去找你。”

    幾乎一瞬間,林墨就明白了韓勛的心思,他沉默片刻,還沒說話,就听到韓勛急忙解釋︰“我沒別的意思,你別瞎想。我準備了一個驚喜想送給你,就是現在還沒準備好,等明年我準備好了,你再來好不好?”

    听到這個驚喜,林墨忽然想起前世病重那段時間,跟韓勛提起他想買個四合院住的事情。剛才已經繃緊的嘴角,忽然綻出笑容︰“韓小人,你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點。”說完,林墨掛斷了電話。

    韓勛琢磨片刻,回過味兒來,嘴角差點咧到耳根後去——

    林小墨真是太別扭了,干干脆脆明明白白的對他說一句‘喜歡’,有那麼難嗎?

    “矮油,老大你又跟小嫂子打電話嗎?真該讓那些花痴女人看看你現在的蠢樣!”趙雲飛推門進來,看到韓勛的傻缺樣忍不住吐槽。

    “滾你丫的,明天的事情安排好了嗎?”韓勛收起笑容,又恢復了平日里一貫穩重的模樣。

    趙雲飛一面暗自腹誹老大變臉比變天還快,一面苦著臉說︰“老金說棒子國那邊好像出了點問題,讓你過去看看。”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