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荒山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承包這座荒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這片荒山雖然是‘山’,其實不過是比村里其他地方地勢略高些罷了,雖然山上灌木叢中,但總體地勢還算平緩,一旦開發出來好好經營一定不會遜色與村里那些良田。前世,這片荒山一直空到幾年後,被一個外鄉來的老板開發出來種植果樹,因為地價便宜,據說賺了不少錢。

    他選擇承包這座荒山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原因,更重要的是為了減少後期的麻煩和矛盾。

    雖然承包土地都會簽訂合同,但是在青桐村人均也就一畝多兩畝地的樣子,他想一口氣承包幾百畝成片的土地,不可能挨家挨戶到每個人手里去簽合同,如果是直接通過村長簽訂統一合同,村里少不得會有刺頭雞蛋里挑骨頭鬧ど蛾子。要是到時候大筆的資金投進去,今天這家鬧漲價,明天那家嚷著要收回土地,對付不認識的人還可以直接拿合同說事,對待沾親搭故的同村人要是這麼做可是會被戳脊梁骨的。

    他倒不在意這些人怎麼想怎麼看,可是奶奶和爸爸能不在意嗎?

    然而,在沒有培養出可靠的人手之前,貿然去外鄉承包土地也不是什麼好主意。

    因此,思來想去,林墨決定承包這片荒山。一來,荒山面積大,能夠滿足他當前試水的要求;二來,荒山是屬于村里的集體土地,從來沒有分產到某個人頭上,現在他投入大量資金把這里開發出來,還每年支付村里一筆承包費,保管所有人都樂見其成,即使以後有人拿租金低說事,他也拿得出話來說。

    而且,他相信,這片荒山開發出來後,只要常常雇佣村里的人幫忙耕種,酬勞上不虧待大家,相信絕大部分人不僅不會有意見,反而會支持他。

    林常青顯然不這麼想——那片荒山都荒了多少年了,八九十年代都沒人把主意打到它身上去,林墨能從那山上賺到什麼錢?這孩子年紀到底還小,可別被人騙了。

    “林墨,你年紀小不知道,那片山上除了面上有薄薄的一層泥,下面全是石頭,種不了菜的,你別被人騙了。你要真想承包土地種菜,看好哪些田地了,你給三爺爺說,三爺爺保準幫你牽線把地承包下來。”林常青語重心長地說。

    林墨與韓勛要合伙開火鍋店的事情,他已經從兒子那里听說了,但並不贊成林墨承包土地種菜賣到自己店里。本來菜價就便宜,林墨真要承包了土地再請人侍弄,一來二去的花費只怕比從外面買還貴,菜品還不定有市場上買的齊全,何必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呢?更何況,他還要去承包那勞什子荒山,那可不是三兩萬就能開發得出來的,真要投個一二十萬開片荒山出來種菜,還不如用這錢再買間鋪面好好經營。

    林墨知道林常青是為他打算,笑道︰“三爺爺你放心,沒人騙我。荒山也不是我一個人承包的,我哪兒來的那麼多錢?是韓哥看了覺得還不錯,想包下來種著玩兒的。”林墨說的不算假話,只是偷換概念,把看上荒山的人換成韓勛,以此打消林常青的疑惑,順道借韓勛的勢堵住村里某些人的嘴。

    林常青到底比村里別的人多幾分見識,如何認不出韓勛開的是大奔,那麼高檔的進口車,在錦城都沒見過幾輛,L縣里更是一輛都沒看到過。韓勛開得起那麼好的車,能缺錢?對他來說開發一座荒山還不是跟鬧著玩兒一樣簡單?要是他能真把那座荒山承包並開發出來,對他對村里可都是件大好事啊!

    林常青心中一動,抽了口煙︰“小墨,你跟三爺爺透個底,韓勛家里究竟是做什麼?你別多心,三爺爺沒有別的意思,我看你們一家老的老小的小都是本分人,不希望你們吃虧。”

    林墨心中一暖,他知道林常青是真心替他們著想,若這會兒還隱瞞,就真的寒了老人的心。

    “三爺爺,你不是外人,我就實話告訴你吧,韓哥家在M國那邊是個大家族,在M國、Z國都很有能量,他家里是他大哥當家,他現在想回國內發展。開火鍋店、種地這些都是他試水的項目,所以,你盡管放心。”

    林常青听後立刻笑了起來︰“听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不過,你確定真的要承包那座荒山?”乖乖,韓勛的來頭竟然那麼大!

    林墨笑道︰“反正韓哥也是弄著玩兒,就當給我們村里做點貢獻吧。”

    既然林墨都這樣說了,林常青還能有什麼意見?那荒山真要開發出來了,好歹也算他一份政績,就算他年紀大了做不了兩年村長了,以後大伙兒也會念他好不是?

    于是趁著年底,林常青在村里召開了大會,會後,綜合村里所有人的意見將荒山以每年每畝100元的價格承包給林建,承包期限為三十年,承包費每年一付,從元月一日開始計算。鑒于是由荒山開墾成田地,前期投入巨大,前二十年承包費不變,後十年隨市場價格變動進行適當調整。在承包期滿前,青桐村無故不得收回土地。

    青桐村老老少少加起來才不過四五百人,荒山承包出去後,按人頭每人能分百十塊錢,一個家庭少說能分三四百塊,這錢跟白撿的一樣,有誰會有意見?

    背地里也有人笑韓勛和林建人傻錢多,那荒山能有啥出息?再多錢丟進去只怕也听不到個響。

    當然,這些話,他們可不會當著韓勛和林墨的面兒說,他們又不是傻子,有冤大頭上趕著給他們宰,他們還往外推。

    村里人信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不管林建與韓勛私底下如何協議,土地承包書上只認林建一人的名字。林建現在還在國外沒有回來,合同寫好後,村上已經讓群眾代表簽字按手印並蓋了章,電話里與林建說好,等他回來簽了字合同就生效。

    林建一開始也不贊同林墨承包這片荒山,林墨再三保證賠不了本,又有韓勛在旁邊幫腔,想著兒子這一年的表現,他才同意將合同簽下來。

    事情一定下來,林墨就讓林常青幫他組織人開墾荒山。眼看就要過年,正值農閑,村里大部分人都在家里貓冬,得了活兒全都拿出十二分干勁。林墨許的工錢不低,又有林常青幫忙監工,村里去干活的人沒一個敢偷懶。

    燒茅草、砍灌木、伐雜樹,一個個干得熱火朝天的,躲在荒山上的野雞野兔徹底遭了秧,一個個胡蹦亂竄被抓個正著。只是野味數量到底不多,大家也不夠分,索性全都送去林墨家里。

    野味難得,林墨送了一些給老杜,林書要了兩對野兔養著玩兒,剩下的全都殺了,凍了點在冰箱里,等爸爸和奶奶回來吃,剩下的全宰了給家里干活的人加餐。

    野雞肉少勝在肉質緊致有嚼頭,野兔肉多且嫩,讓林墨變著花樣做成跳水兔、香酥兔、麻辣兔丁、手撕兔肉……大家享足了口福。

    韓勛在林家呆了大半個月,曾經瘦得微塌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了起來,快消失殆盡的腹肌也一天天長了回來。

    到了一月初,給林書過完十一歲生日,韓勛就不得不返回學校了。

    他曠了大半學期的課,再不回學校參加期末考試的話,就算他是交換生也說不過去。而且公司那邊已經累積了一摞事情需要他親自處理,就算他再不樂意也不得不回去了。

    林書生日那天,韓勛攛掇著林墨給他請了一天病假,林墨丟開手里的事情,阿虎開車載著他們去錦城的公園、動物園瘋玩了一天,一路上林書看上什麼,韓勛就給他買什麼。韓勛掏了大把銀子手把手教他玩射擊游戲,成功贏走老板一個大毛絨玩具和遙控車後,林書明顯與韓勛親近了許多,買了零食也會主動分給他吃。

    再加上前段時間,韓勛一直耐心給他解答各種疑問加了不少印象分,以至于次日韓勛離開的時候,小胖墩眼里總算多了一絲念念不舍的情緒。不過,這絲絲不舍很快又被能夠重新獨佔哥哥的興奮取代。

    比較悲催的是,哥哥以他已經十一歲,是個大孩子了為由,美其名曰要培養他獨立能力,再不肯跟他一起睡了。小胖墩暗自郁悶了幾天,見哥哥那里沒有回旋的余地後,只能作罷。

    臨近期末,再加上龐校長籌備已久的奧數比賽馬上就要來臨,林書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作業,心里那點小小的難過很快就被題海淹沒。

    轉眼進入臘月,縣賓館取走訂購的幾百斤臘味,一些顧客在小食館里打听到林墨家的住址後,自己上門購買,在參觀了林墨從殺豬到燻制臘味的全過程後,大伙兒再不擔心他以次充好,紛紛加大了購買量。這些人回家後少不得向親友鄰里宣傳炫耀,一時間上林墨家里買臘味的人絡繹不絕。

    因為是備的年貨,最少都要買上十多斤,多的有買到上百斤的,說是要送給外地的親友嘗個鮮,多數人都是買上三四十斤過年待客、自家吃,由于上門來買的人很多,林墨不得不加趕幾批臘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