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大客戶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兩人膩歪片刻,林墨紅著耳朵說︰“你快放開我,讓人看見了不好。”

    韓勛深諳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道理,Z國的風氣本就不如國外開放,更何況是保守閉塞的鄉下?他可不想在叔叔和奶奶完全接納承認他之前,給林墨招惹不必要的麻煩。韓勛心里是這麼想的,可做又是另一番動作,只見他磨磨蹭蹭放開林墨,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不滿和淡淡的委屈,直到林墨認命的牽著他的手,臉色才好起來。心里卻得意不行,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你在家里弄的什麼?那麼大的煙,害得我還你家著火了。”

    林墨見韓勛不再糾纏之前的話題,下意識松了口氣,笑著解釋道︰“燻臘肉,對了,你在國外吃過臘肉沒有?”

    韓勛點頭︰“吃過幾次,是國內的朋友送過去的,做還是第一次見。你怎麼想起來做這個的?”

    林墨牽著他往回走,邊走邊說︰“我去年就做過了,正好今年有鋪面,可以放在鋪子上賣。這些東西比賣小吃賺多了。”說完後知後覺的看了韓勛一眼。

    韓勛恨鐵不成鋼的戳了戳他的腦門,‘惡狠狠’的說︰“財迷!你就這麼擔心我養不起你嗎?現在我回來了,你手里這批臘肉燻出來了以後就不準再做了,听到沒有?”

    “那可不行,我跟酒店簽了合約,供不上貨要賠違約金,我可賠不起。”其實裕祥酒店要的那批貨林墨早就已經趕出來了,現在家里做的那些都是準備放到店里賣的。這麼說,只是想打消韓勛的念頭。

    韓小人財大氣粗︰“別怕,大不了我把那家酒店買下來,我不收你違約金。”

    “……”

    韓小人看著林墨都快瞪出火的鳳眼,很不厚道的笑了︰“逗你玩兒呢,誰讓你騙我的,下不為例听到了沒有?”

    林墨沒想到韓勛居然這麼容易就揭過這一頁,呆呆的看著他,一時忘了反應。

    韓勛被他罕見的傻樣兒給逗樂了,親昵地捏捏他軟軟的腮肉︰“笨蛋,我要是什麼都不想你干,還會給你提供啟動金?我希望你能夠開心,不過前提是得先把身體養好,不然可別怪我到時候撤資。”

    林墨心里甜絲絲的,嘴上卻嘟噥道︰“知道了, 隆!彼低輳 約合熱灘蛔︵α似鵠礎︰  醋潘男α常 那櫬蠛茫 凰W諾氖治ぐ 昧Ψ次棧厝ュ 蛑焙薏壞謎 趼酚澇蹲 壞驕⊥凡藕謾br />
    阿虎覺得以自家少爺剛才從驚慌到暴怒的模樣,至少會把林墨狠狠教訓一頓,哪知兩人竟然有說有笑的牽著手回來,一直快走到大路上時才松開。

    他不禁多看了林墨幾眼,若不是親眼所見,真不敢相信這個弱不禁風的小家伙居然能把他家魔王似的小少爺吃得死死的。這要讓家里其他幾個少爺小姐知道,肯定眼珠子都得掉下來。

    阿虎的眼光太露骨,引來韓勛不滿,被自家少爺惡狠狠的瞪了幾眼後,他臉上也不見尷尬,笑道︰“林少爺,您看車上這些東西給您放到哪兒合適?”

    林墨不習慣阿虎這樣稱呼他,前世的時候他們平輩論交,阿虎一直都直接叫他的名字,現在因為韓勛的關系,他一直尊稱他‘林少爺’,林墨糾正過幾次,他依舊故我,林墨沒辦法只得由著他去了。在心里,阿虎依然是前世那個幫過他許多的‘虎哥’。

    林墨看著後備箱里幾箱東西,不由頭痛,看著韓勛說︰“你上次帶來的東西都還在那兒,怎麼又買了這麼多?”

    韓勛笑道︰“這可不關我的事兒,這些東西全都是奶奶買的,她讓我給你們兄弟倆捎回來的,里面還有些東西要你分給村子里的人,她說做了標記的,你看了就知道。”

    “肯定又是你哄騙奶奶買的。”林墨沒好氣道,以老太太節儉的性子怎麼可能一口氣買這麼多東西,要知道M國的東西可比國內貴多了。

    韓勛摸摸鼻子,不滿的哼哼唧唧︰“咱能別說‘哄騙’那麼難听嗎?給你買了這麼多東西不謝謝我就算了,還責怪我,簡直白疼你了。”

    韓小人把‘疼’字咬得特別重,林墨看著院子里探頭探腦的人,臉‘唰’得就紅了,瞪了他一眼,說︰“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現在樓下亂糟糟的,把這些東西都給我搬到樓上去。”

    韓勛就愛看林小墨被他逗得炸毛的樣子,臉上笑意更深,不料轉頭就看到阿虎一副‘你也有今天’的模樣,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掛不住了,惱羞成怒道︰“說你呢,趕緊的給我搬東西,一點眼力見兒也沒有。”

    “……”躺著也中槍的阿虎,只能認命將車上的箱子搬出來,扛了兩個最大的箱子在肩膀上氣都不帶喘一下,象征性的問了林墨上樓的路線,扛著箱子健步如飛跟陣風似的來回跑了三趟,就將車上的東西全搬光了。

    搬完東西,林墨留阿虎吃晚飯,阿虎見自家少爺的面色不善,便謊稱自己還有事情要處理,得先走一步了。林墨找了個裝過大米的編織袋,裝了幾個燻好的臘肉還有許多香腸,送給阿虎讓他帶回去煮著吃。

    阿虎也不客氣,樂呵呵的接過東西,下午到賓館訂好房間,讓服務員拿了一個臘肉四節香腸給他煮了送到房間里來。阿虎之前就一直住的這家賓館,他的模樣氣質實在太容易讓人過目不忘了,再加上他出手闊綽給小費從來不含糊,這里的服務人員除了新來的幾乎都認識他。正所謂熟人好辦事,沒多久,服務員就把煮好的臘肉香腸給他送來了。

    她端著從走廊過來,香味飄了一路,有住客聞到味道從房間里探出頭來尋找香味的來源,卻都沒找著,只好在晚上點餐的時候指名點這兩道菜。早在一個月前,賓館里就開始提供臘肉香腸,可東西端上桌後,顧客們紛紛搖頭,都說不是這個味道,個別一兩個脾性大的,還找來大堂經理討說法。

    大堂經理嘴皮子都磨破了,才把顧客們安撫下來,然後再去廚房里問了才知道原來還真有那些顧客說的那麼香的臘肉香腸。負責給阿虎切肉的那個廚師禁不住香,偷偷嘗過兩片,聲情並茂地給大堂經理形容了一番,末了咂巴著嘴巴給經理建議以後采購這種臘味。

    大堂經理听說東西是阿虎帶來的,心里打了個突,原本采購這事兒也不歸他管,何必多管閑事呢?可再一想,馬上就到年終要發獎金的時候了,萬一他要能立個功,指不定今年的紅包能更厚實些。人為財死,大堂經理心底念叨著紅包,硬著頭皮去找阿虎問了臘肉香腸的事情。

    阿虎跟林墨接觸不算多,但光憑他能讓自家小少爺吃癟一事,就足夠讓他對他心生好感了,更何況他還能做得一手好菜!阿虎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吃貨,在他看來,能做得一手好菜的人心腸都壞不到哪兒去!就比如他老爸!

    于是,在大堂經理戰戰兢兢的目光下,阿虎不僅把林墨家的地址告訴了他,還附帶林墨的聯系電話。

    離開阿虎的房間,大堂經理立刻撥通了林墨的電話,大概聊了一會兒後,跟林墨預定少量臘肉香腸做樣品。

    掛了電話,林墨樂滋滋的對韓勛說︰“真沒想到虎哥居然能幫我拉到縣賓館的訂單。”縣賓館以提供住宿為主,但是近兩年來為了謀求更大的發展,也開始在餐飲方面下功夫,除了給住宿客人提供三餐外,還對外承辦一些酒會宴席。縣賓館由來已久,老板人脈廣又舍得投資,細算起來,它現在是裕祥酒店最大的競爭對手。如果能真正拿到它的訂單,相信銷量絕對不在裕祥酒店之下。

    韓勛略酸,瞪了林墨一眼︰“瞧你這點出息,改明兒你去注冊個商標,我幫你把東西賣到國外去。”

    林墨先是激動了一下,隨後又跟泄氣的氣球似的,蔫蔫的說︰“算了吧,就我這點產量,還不夠在縣城里銷。”

    “你就沒有擴大生產的打算?”韓勛問。

    “貪多嚼不爛,還是一步一個腳印穩打穩扎的發展好,等過完年就要把店里的事情交給爸爸,還不知道他能不能勝任。”林墨嘆息道。

    韓勛挑眉︰“林小墨你可別瞧不起人,我覺得叔叔未必就勝任不了。”

    林墨狐疑道︰“你怎麼突然對爸爸這麼有信心?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林墨不是瞧不起人,而是以他對爸爸的了解,他過于仁厚又缺少防人之心,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然而,林墨忘了,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天生的生意人。

    韓勛笑得狡黠︰“佛曰不可說。”

    林墨笑道︰“不說就算了,我還不樂意听了,憋死你。”

    韓勛果然大叫︰“林小墨你太狡猾了!”

    林墨笑了,活該,誰讓你賣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