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抓包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帶著林建和老太太到了M國後,又送林建去做了一次全面體檢,主治醫師根據先前的病歷資料結合這次體檢,將手術細節稍加修改,等林建將時差調整過來後,就立即安排了手術。

    手術非常成功,醫生讓翻譯轉告林建,再過一個月,等右腿徹底恢復,左腿假肢裝好以後,就可以進入下一階段的復健治療,恢復行走功能指日可待。

    林建听完翻譯的話以後欣喜若狂,老太太眼眶濕潤,念了好幾聲佛。

    韓勛給林建安排的是一家環境非常幽靜的療養院,這里風景秀美佔地面積極大,就連韓勛安排過來的翻譯都迷了好幾次路,才終于記清里面所有的路線。這樣一來,老太太就更不敢出門了。人生地不熟的,她甚至連普通話都不會說,萬一走丟了,那才真是哭都沒地兒哭去。

    韓勛雖然已經確定了以後要集中精力在Z國發展事業,但是不代表他一點後路都不給留,政治這東西說變就變了,誰能預測得到二十年後三十年後會不會出現什麼動蕩呢?傻子才會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因此,韓勛在M國也有一些產業需要打理,再加上他回國的消息是瞞不了家里人的,所以不可能一直有時間陪著林建母子。

    好在他派來的翻譯是個妙人,小姑娘吳悠是公費到M國留學的,是Z國山城人,跟林建他們算是半個老鄉。她在語言方面非常具有天賦,跟老太太相處短短幾天後,就完全可以無障礙交流了。吳悠個子小小的,脾氣卻特別爆,圓圓臉大眼楮皮膚白皙,長得很漂亮,追她的人不少,只要敢毛手毛腳的無一例外都被她狠狠‘修理’過。吳悠家里大概能算半個軍人世家,家里條件在國內還算可以,但是放在國外就不夠看了。原本,吳悠出國留學的事情家里人不太贊同,她好不容易才說服家人讓她出來,到了國外發現這邊的消費貴得令人咋舌,好在,經過短暫的迷茫期後,她發現很多國內來的學長學姐都是通過打工來養活自己,隨後她也加入了半工半讀大軍。

    她這次能來給林建他們做翻譯,全賴一個關系好的學姐推薦,韓勛出手闊綽,林建母子又都非常和善好說話,這幾乎是她兩年多打工生涯中做得最輕松報酬最豐厚的工作。因此,吳悠格外用心。

    等林建手術完後恢復了幾天,醫生宣布他可以下床坐輪椅出去透透氣散散心後,吳悠先是帶著林建母子將療養院逛得爛熟,然後又憑借她極佳的口才說服林建母子跟她一塊兒去外面逛街。

    真正離了療養院,來到繁華的都市,領略到無處不在的異國風情,林建和老太太才終于有了一種‘出國’的感覺。在吳悠的陪伴下,林建母子初到異國的緊張和恐懼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類似于‘旅游’的愉悅心情。

    韓勛有空的時候,就給他們當司機,載他們去各處他知道的好吃好玩的地方玩,他忙的時候,就會另外安排一個司機過來接送他們,一路上所有的開銷都由他或者是司機掏腰包,堅決不讓林建和老太太花一分錢。

    吳悠從老太太那里听說他們和韓勛結緣的事情,她畢竟獨自在國外待了那麼久,什麼樣的事情沒見識過?早不復當年天真單純,她才不相信韓勛僅僅為了報恩就做到如此地步。就她知道的,韓勛給林建安排的醫生、安排的療養院無一不是頂尖水平的,再加上平日里出去吃喝玩樂購物,花在他們身上的少說都有幾十萬美金。韓勛是個商人,他‘投資’了這麼多,只怕所求不小。

    吳悠很聰明,她看出了其中關節,卻從來不提,每天盡心盡力的陪著林建母子吃好玩好。半個月過後,她收到了韓勛發給她的大紅包。

    韓勛最欣賞的就是像吳悠這樣的聰明人,看得透,不多嘴,知道自己的老板是誰,知道自己該做的是什麼。他告訴吳悠,如果畢業了打算回國找工作,他可以在盛唐給她預留一個位置。

    現在的盛唐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吳悠連听都沒有听說過,但是知道有韓勛這麼個有錢老板,她相信這家公司早晚會有所作為,哪里會有不答應的道理?

    韓家只有韓子杰知道韓勛將林墨的爸爸弄到了M國看病,韓勛回M國的當天晚上,他就把他叫過去。兄弟倆聊了半夜,也不知韓勛是怎麼給他哥給下迷魂湯的,韓子杰盡管不太樂意,還是答應幫他保密,還派了手下的人暗中保護林建母子。

    盡管韓勛天天都會與林墨通電話,但是到底架不住心底思念,見林建和老太太在吳悠的幫助下已經漸漸適應現在的生活後,就跟他們說了一下先行回Z國。

    林建和老太太知道韓勛還在讀書,麻煩他這麼久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哪里會不同意?听他說去L縣看林墨,老太太把這些日子買的一大堆諸如衣服、零食、玩具等等東西,讓他幫忙帶回去。韓勛想給林墨一個驚喜,事先沒給林墨說。

    于是,等韓勛載著滿滿一車東西到達青桐村,老遠在村口看到林墨家里濃煙滾滾,差點兒沒把魂兒給嚇飛了。讓阿虎把車 過去,走近了看到林墨家里很多人進進出出,他以為那些人是來救火,飛快跳下車如離弦之箭沖進林墨家里,看到林墨正在院子里指揮大家晾曬香腸,臉色頓時黑如鍋底,咬牙切齒的喊道︰“林小墨——”

    林墨冷不丁被他叫了一聲,扭頭看到韓小人臉上熊熊燃燒的怒火,差點兒沒繃住拔腿就跑,還沒來得及將心里的想法付諸實踐,韓小人一個箭步跨上前,單手按在他肩膀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听到的聲音質問道︰“這就是你跟我說的,你在家‘好好休息’?”

    林墨眼神閃躲,根本不敢與韓勛對視,更不敢接過話茬。他之前想到韓勛回來看到可能會生氣,沒想到他會這麼生氣。

    一位胖大嬸說︰“林墨你有客人來,你先去招呼客人吧,我們都知道該怎麼做,不會弄錯的。”

    “那好,三嬸娘幫我多看著點。”胖大嬸去年就幫林墨做過香腸臘肉了,今年這是做第三次燻肉,她已經是完完全全的熟手了,有她盯著林墨也放心。

    他話音還沒落下就被韓勛拉到院外去了,三嬸他們幾個女人一邊翻弄香腸,一邊竊竊私語︰“這小伙子莫不就是二嬸說的那個M國小伙?咋看著跟我們Z國人長得也差不多呢?”

    “這你就不懂了吧,他這種叫華裔,國籍跟我們不一樣,但祖先還是咱Z國人。”

    “小伙子長得倒是挺精神的,就是臉色怪怕人的,你說他不會欺負我們林墨吧?”

    “怎麼可能,我听說……”

    韓勛氣壞了,但是他還有點理智,知道這里人多口雜不是說話的地方,拉著林墨就往之前去過的一個荒坡跑。荒坡地勢高,周圍都是石頭,站在上面周圍的情況一覽無余。韓勛環視一圈見周圍沒人,便沉著臉盯著林墨不說話,一副‘我等你解釋’的模樣。

    林墨本就心虛,低著頭,過一會兒輕聲道歉︰“韓勛,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嗯?”韓勛挑眉,他對林墨這麼沒誠意的道歉相當不滿意。

    “我真的已經全好了,早就已經不咳嗽,真的。”為了表示自己說的是真話,林墨抬頭看著韓勛,結果一瞧他目光如炬,瞬間心虛低下腦袋,並試圖轉移話題,“爸爸和奶奶還好吧?”

    “爸爸和奶奶好不好的問題我們昨天就已經在電話里討論過了,我現在只關心你,你為什麼騙我?”韓勛的聲音非常沉靜,沉靜中醞釀著風暴。

    林墨覺得自己一個三十多歲的人被一個毛頭小子質問,簡直太丟臉了,可是瞄到韓勛看不出喜怒的俊臉,心虛的厲害,只能再次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已經好了才開始弄的……而且你看到我請了那麼多人,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們在做,我只是動動嘴皮子而已,一點都沒有累到。”

    韓勛沒說話,只是那麼靜靜的看著林墨,眼底似乎有無數情緒在翻騰,又似乎一片平靜。

    林墨看到他這樣,心里更虛了︰“我都已經那什麼過一次了,我不會不注意自己身體的。”說著,林墨難得的主動牽過韓勛的手,討好的看著他。

    好在韓勛並沒有甩開他,沉默片刻後,將他擁進懷里,嘆息道;“墨墨,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在林墨乖乖將手環在他腰上後,韓小人眼底飛快閃過一絲得意。

    溫存片刻,韓勛只嘆息似的說了一句︰“墨墨,我只希望你以後做事情的時候也替我想一想,想想沒有你,我能不能活下去。”

    一句話,讓林墨的心軟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