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計劃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隨著時間推移,人們做事情越來越講究時效性追求利益最大化,這種心態放在日常工作中肯定很得老板欣賞,但如果是放在做產品,尤其是像種植業、食品加工業之類的領域,其害處就會慢慢凸顯出來。

    就拿農藥來說,害蟲雜草都有抗藥性,一種農藥用久了就會漸漸不管用,于是,農藥升級換代的速度越來越快。農民大多文化水平不高,買藥的時候,往往只會關心藥效如何,黑心的農藥研發商為了迎合市場,不斷升級換代農藥,完全不在乎殘余的藥物會對人體產生什麼毒害。

    同時,很多人喜歡嘗鮮,熱衷購買反季節蔬菜,菜農們為了多賺錢,不知在菜棚里灌了多少催熟的藥劑。就像西紅柿,明明看起來嬌艷欲滴,真正吃起來卻連番茄味都吃不到。作為水果的草莓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除了少數蔬菜,大多數蔬菜的保鮮期都比較短,為了提升保鮮期,給收割後的蔬菜噴上保鮮藥劑更是屢見不鮮。

    種種因數累加到一起,後世人們常常感慨再吃不到以前那麼好吃的菜了。

    除了蔬菜,肉類更是如此。規模化養殖帶來了各種疾病,而疾病又帶來了各種藥物激素,再加上為了催長催肥添加到飼料中的各種添加劑,牲畜在短短幾個月的生長期內,身體根本無法完全消融這些‘毒素’,最終,通過嘴巴全部累積到人體。

    通過這種急功近利的方式催出來的肉,不僅早已喪失了肉原本的鮮美滋味,還將帶給人類各種怪病。

    就拿癌癥來說,全球有3/4的癌癥患者集中在亞太地區,而這其中這些包含各種‘毒素’食品究竟扮演著怎樣重要的角色,不言而喻。

    因此,有機蔬菜一出現,立刻遭到人們熱捧。

    同時真正上檔次的餐飲店,都會尤其注重食材品質,他們每一份菜都賣足了價錢,不可能做出用添加劑提味這樣自毀長城的事情,如此,想將一份菜的味道做到極致,除了廚師本身的絕技外,還得倚仗食材本身。

    上輩子,為了給盛唐弄到高品質食材,林墨沒少花心思。在他被查出肺癌晚期心灰意冷之前,他就已經派了人去了解有機蔬菜的栽培和市場,準備著手發展這一塊兒,結果……只能說世事難料。

    現在房地產市場都還沒被炒熱,農村經濟普遍落後,相比後世七八百上千一畝的良田,現在的地價大多在一兩百一畝,正是租田包地的好時機。

    先租個幾百上千畝地,種點蔬菜大米果樹,還可以順道生態養殖一些牲畜,自家店里消一部分,賣一部分到市場上,就算初期賺不了多少錢,也絕對不會虧本就是了。等過幾年安全問題凸顯出來了,自家的這些農副產品還不得身價暴增?

    到時候注冊商標,自家店里全部用自產的有機食品,用不完的再銷往市場,雙管齊下,一舉數得。

    這個計劃林墨上輩子就已經定下了,自然不會質疑其可行性。只是這件事情該怎麼做,該讓什麼人負責去做,還有待商榷。

    眼下,于冬倒是個人選,但是他到底年紀太輕,幾百上千畝蔬菜地的管理,在完全遵循現在這種耕種方式、不依賴農藥的前提下,不說別的,光拔草就需要不少人手,以他現在的閱歷和能力,根本不可能管得下來。

    而且不同蔬菜水果,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地域性,幾百畝只是個初期規劃,等操作模式熟練以後,肯定會不斷往外省輻射,最終目標旨在形成一張完美的供銷網,與他的‘美食王國’相輔相成。

    林墨深知自己心中的這張藍圖描繪得有多廣闊,不交給一個他可以完全信得過的人去做,他不放心。

    不管于冬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他都出賣了店里的事情,現在看來他說的那些是算不了多大個事兒,可是以後呢?如果這些事情變成真正的商業機密呢?無心泄露,不代表就可以逃避責任。

    如果不是林冬梅提起,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這事兒。這說明什麼?說明于冬到現在都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這讓他如何放心把這麼大一件事交到他手里?

    林墨默默嘆息一聲,真是人到用時方恨少。

    “這個我還真沒有辦法答應你,因為我和我爸爸已經打算好明年承包一些土地,自己些蔬菜自己用。”林墨習慣性將決策貼上爸爸的標簽。他現在畢竟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有些話單從他嘴里說出來,缺少說服力。

    于冬眼底閃過濃濃的失望,“那就算了吧。”

    “如果到時候土地確定下來,叔叔阿姨要是願意的話,可以過來幫我們種菜,工錢上我不會虧待他們的。”如果要租土地的話,林墨首選肯定是在青桐村,那里人熟地熟,就算真鬧出什麼糾紛,只要主要責任不在他,大家鄉里鄉親的總會有人站出來替他說話。在外村的話,很容易遇到被整村人聯合起來攻擊的情況。而青桐村的村民大多都是以種植稻米和油菜為主,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菜農,蔬菜的侍弄跟糧食有不小的區別,到時候少不得要請些熟手。反正都是請人,何不賣于冬一個面子呢?

    于冬听後臉色果然好了許多︰“好,那先這麼說定了,我回去跟我爸媽說一聲。”

    程鴻做事情非常麻利,店里的事情很快上手後,才短短幾天就已經成了店里的主力。把該做的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的。林冬梅現在已經能完全空出手來只負責收錢事宜,林墨有心想將她培養出來以後輔助爸爸,索性將店里的一切權限全部下放給她。于是趁著下午空暇的時候,將大家召集起來開了一個短會,短會上充分肯定了大家這段時間的工作,並任命林冬梅為店長,月工資在現行基礎上再增加兩百。

    林冬梅從轉正到現在不過一個月而已,工資卻已經成了店里最高的一個。她的能力和付出有目共睹,除了于冬,大家都沒什麼意見。

    于冬心里有些憋悶,他自問完全可以勝任店長的工作,而他明明比林冬梅更早進店,為什麼林墨選林冬梅不選他呢?

    于冬年紀不大,就算有點城府也不深,他自以為掩飾的很好的不高興,連最不會看人眼色的柳立都瞧出來了。林冬梅原本把于冬當成朋友,如今她經歷人生中第一次升職,‘朋友’卻在旁邊黑著一張臉,任誰心里都不會舒服。她一開始就覺得于冬過于油滑又浮躁,如今更生了幾分遠著他的心思。柳立看見他的臭臉,心里也有些不高興——女朋友升職了,朋友拉長張臉,這算什麼事?

    林墨將于冬的表現看在眼里,心底微微搖了搖頭,他一直覺得作為男人什麼都可以少,就是氣量不能少。于冬如果不改改他這個性子,縱然他有幾分天賦,只怕也難成大器。

    會後,林墨把工資分發給大家。店里的工資是半透明制的,每個人的工資林墨都用信封裝好了發到個人手里,至于他們私底下會不會互相攀比工資,林墨從來不管。

    信封里除了錢,還有一張工資條,上面明確記載著金額的各項構成,大家數過工資後,再看看工資條上額外獎勵一欄寫著分別十塊五十一百不等,心里都樂開了花。

    開完簡會後,林墨將林冬梅單獨叫到後面小院子里,給她交待了一些事情,“接下來的兩個月直到中小學寒假結束之前我都不會再插手店里的任何事情,這段時間的事情由你全權負責,你能勝任嗎?”

    林冬梅經過這大半個月的磨練,已經將店里的管理事務摸透,如今又添了人手,她自覺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便點了點頭,然後問︰“你不過來是因為有其他計劃嗎?”

    他果然沒有看錯人,林墨勾唇笑道︰“沒錯,我打算趁這段時間做一批腌臘制品出來,等學校一放假就放在店里賣。”

    去年,她媽媽也去幫林墨做了臘肉香腸的,想起媽媽拿回來的那些臘肉香腸的味道,林冬梅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林墨我能先預定一個大豬頭嗎?”光豬肉的味道就那麼好了,煙燻豬頭肉的味道肯定更好,光想想口水就快流出來了。

    林墨笑道︰“這是我今年接到的第二單生意,說什麼也得給冬梅姐留個大豬頭。”

    林冬梅奇道︰“居然還有比我更積極的?”

    “嗯,去年的一個老客戶。”林墨笑道,他也沒想到裕祥酒店居然一直惦記著他家臘肉,這還沒進臘月就想訂貨了。而且還特別大手筆,第一筆訂單就訂了整整一千斤腌臘制品,還要求最晚臘月初八就要收到貨。原本他們還想買斷賣獨家,林墨一嫌他們給的價格不夠高,二想讓更多人知道他們家腌臘品,便拒絕了他們的提議。

    從接到電話第二天開始,林墨就找了老趙父子幫他物色合適的大肥豬,然後挨家拜訪了去年那些幫他做過腌臘的熟手,又在村里請了一些新人,卯足了勁兒想大干一場。

    大洋彼岸正陪著林建和老太太的韓小人完全被他蒙在鼓里,雖然林墨覺得自己現在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健康,但只要一想到韓小人回來後可能出現的臉色,就下意識心虛。因為心里沒有底氣,每天接到韓勛打回來的越洋電話時,林墨總是分外‘和顏悅色’。

    只是,韓勛可不是這麼好唬弄,他琢磨著林小墨最近這麼‘乖’,莫不是背著他干了什麼虧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