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如果說之前于冬潛意識里還藏著一絲僥幸的話,現在听完王嬸的話,心里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回家的路上,他細細回憶他跟劉夢涵交往的過程。老實說,像劉夢涵這種漂亮的女孩,很少有男生不對她產生想法的,而這種想法多半無關感情,更多是從生理的角度出發。當劉夢涵語焉不詳的像他示好時,他真的懵了一下,隨即被莫大的虛榮心填滿——看,他居然被班上最漂亮的女生默默喜歡著!

    他甚至沒有分辨出他對劉夢涵究竟有沒有真正的感情,就一頭熱的栽了進去。他平時在店里忙得腳不沾地,沒有一天休息時間,而劉夢涵高考落榜以後,她並不甘心,現在還在學校復讀。他們倆能踫面的機會真的少之又少,往往只有周末午後人少的時候,他才能跟林墨請假出去,每次,他只能去劉夢涵家里找她。他就是再不懂事,也知道到女朋友家里不能空手。大概一開始,劉家一家人就弄好了圈套讓他鑽,所以每次拎著禮物去他們家,他們不僅沒說什麼,還對他特別熱情。

    這種‘熱情’讓他誤以為劉夢涵的父母是同意他們交往的,然後他理所當然的更積極了,一個月掙的錢大半都花到他們家了。現在細想起來,他跟劉夢涵交往以來,談得最多的話題不是別人又有了什麼好東西,就是林墨店里生意如何。

    劉夢涵從來不問他要什麼東西,她只會說學校里誰誰誰又買了一個什麼玩意兒,特別怎麼樣,然後自己見她一臉羨慕又惆悵的模樣,然後他腦子一熱,就答應給她買個一樣的。

    至于談店里的事情,他壓根兒就沒往別的方向想,只覺得劉夢涵單純是在關心他的工作。他也不想在她面前丟面子,所以總在他面前吹牛店里一天能賺多少多少錢。大概劉夢涵也是知道他吹牛的吧,每次听他說的時候,臉色總是淡淡的。直到他後來提到韓勛的事情,提到林墨爸爸要出國的事情,她眼楮亮得都能當燈泡使了。

    別人可能不知道林芝今天去找林墨的目的,他卻清楚。自從听說韓勛能將林建弄出國以後,劉夢涵對他簡直熱情得不得了,見天給他發傳呼約他出去,次次的話題都圍著韓勛和出國在打轉,他就是傻子也明白她的意圖了——她想出國。

    母親一開始不同意他跟劉夢涵交往,他被逼得沒辦法,只好把林墨抬出來。說林墨是劉夢涵的親表弟,他跟劉夢涵在一起有利無害,萬一他跟劉夢涵分手,她去林墨那兒說點什麼,那豈不是白丟了好工作?就這樣,母親還是不同意,但到底禁不住他軟磨硬泡,最終松口了。

    柳立和林冬梅也不看好他跟劉夢涵,說他倆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其他的朋友親戚,包括他沉默寡言老實巴交的父親全都覺得他們不合適。

    可是他就跟吃了迷藥一樣,覺得劉夢涵是可以跟他過一輩子的女人,是他最心愛的女人,他想要所有人知道劉夢涵不是他們說的那種人。

    結果到頭來,所有人都對了,錯的是他自己!

    于母平時對于冬有些嚴厲,但同時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慈母,自從于冬去林墨店里上班後,每天晚上不管于冬多晚回家,她都會一直等到他回家了,跟兒子說完話才肯去睡覺。今天,她見于冬推開門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臉上一絲笑容也沒有,當時就覺得不對了,旁敲側擊下,終于知道于冬跟劉夢涵分手了。

    原本,她是不看好兒子跟嬌嬌氣氣的劉夢涵在一起,可現在他倆耍了半年朋友,他兒子在她身上少說也花了兩三千,哪能說分就分,這世上可沒那麼便宜的事兒!虧得于冬沒給她提,劉家一家合起伙來騙的他的事兒,不然指不定她現在就奔到劉家找他們算賬去了。

    于父老實巴交的幾棒子打不出一個屁,于母卻是地方上出了名的潑辣,盡管于冬再三說這事兒就這麼揭過了,她一邊答應兒子安他的心,轉過身,天一亮她就去找林芝他們鬧去。

    盡管林芝覺得劉磊方方面面都配不上她,但是單從愛錢這一點來講,他們兩口子那絕壁的絕配!想從他們手里剜錢,簡直比割他們身上的肉還難受!

    林芝和劉磊平時精得跟啥一樣,單從他們在偏廳的玻璃上貼報紙防備鄰居到家里蹭吃,就瞧得出他們家跟鄰居關系處得不好。再加上整個一條街上半數的鋪面都是賣五金器材的,同行扎堆窩在一起,誰不巴望著誰倒霉?大伙早就看不慣林芝兩口子外兼她兩個女兒了——一個兩個成天打扮的跟妖精似的,見個男人就發騷,什麼玩意兒。

    夜路走了那麼多,這次踫鬼了吧!尼瑪,簡直是太喜聞樂見了!

    于是這天大早,北大街上出現了非常不和諧的一幕——一個膀大腰圓衣著簡陋的農村婦女在一家店前破口大罵,什麼話難听罵什麼,大老爺們兒听了她嘴里的話,都忍不住臉紅,然後整條街的人都在圍觀。

    林芝一家子被堵在家里,劉夢涵啥時候被人這麼罵過,哭得都想那根繩子把自己吊死得了。劉磊屬于很早就開始做倒爺發跡的那批人,雖然一直混到現在也沒能真正發大財,但早幾年也是被人狠狠捧過的,哪里受過這種‘侮辱’?氣得在家里直跳腳,卻又不敢真去跟于母對陣。至于林芝,甭管平時怎麼裝,骨子里仍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潑婦,她忍了半天,最終沒能忍下去,沖出門外跟于母對罵起來。

    林芝怒火中燒忘了自己生的是女兒,拿著女兒的事情跟別人對陣,吃虧只能是她們自己,更何況她們就理虧在前!

    罵著罵著林芝覺得自己不是于母的對手,就率先動起了手。作為‘好’鄰居怎麼能坐視不理呢?不少人涌上去拉架,大家也不知哪兒來的默契,十幾只手全拉著林芝一個人,沒一會兒林芝那張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臉便被于母撕了個稀巴爛。不知是誰報了警,警察過來見兩個人都掛了彩,情緒都很激動,便向圍觀群眾了解情況。大伙七嘴八舌說了一通,警察听後覺得就是普通的家庭糾紛,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各打五十大板,便放于母離開了。

    林芝一家子哪里咽得下這口氣?他們搬到城里多年,劉家原本就有點關系,很快,于母和于父好不容易托關系找到的工作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炒了。于母知道是劉家干的這事兒,又上林芝鋪面上吵了幾次,差點被警察抓走,才慢慢熄了火。她是把氣出夠了,于父卻覺得丟了工作渾身難受,再托人幫忙找,卻遲遲沒有回音。他們兩口子都屬于閑不住的那種人,陡然沒了活兒干,渾身都不對勁。

    劉家有心整他們,想再找個好點的工作肯定不容易,一家人仔細合計過後,決定將家里所有的積蓄拿出來租地種菜。

    于冬家住在城郊,附近是平壩,土地比較肥沃,許多人都是以種菜為生,整個L縣的菜,差不多有半數是從他們這一片出的。

    侍弄蔬菜不是什麼輕松活兒,先不提種植過程中的艱辛,單就說菜種好了以後賣就是一個大問題。時令蔬菜容易種,可是所謂時令,那就意味著一到那個時間,地里所有的菜都會一窩蜂的成熟。偏偏時蔬大多都是不能留的,一旦過了時候賣不出去就只能爛在田里,狡猾的菜販子們瞅著這一點,往往不要命的壓價。再來大棚反季節蔬菜雖然賺錢,可大棚的投入太大,沒底子的家庭怎麼承受得起投資?

    于父于母都做過菜農,知道這行既賺不了什麼錢,又辛苦,才一門心思托關系在外面做工。現在山窮水盡,除了做回老本行還能干嘛?

    于冬不忍因為自己的事情拖累父母,在听說父母打算開春承包一些土地種菜賣後,決定去找林墨。

    林氏小食館雖然小,但架不住生意紅火,每天要用掉很多菜,其中就數土豆、白菜、大小蔥、香菇、辣椒用得最多,姜蒜也用得不少。

    白菜不能留,如果不種大棚的話,有時令限制,香菇種植需要技術。但是土豆不需要,而且土豆能留,跟土豆一樣能留的還有姜蒜和經過處理的辣椒。他不貪心,只要林墨肯收他們家種的這四樣東西,以店里現在的銷量,收入不比爸媽在外面打工差。更何況,他還听柳立說過,林墨明年很可能要開火鍋店。如果開火鍋店的話,對辣椒的需求量無疑相當大……于冬越琢磨越覺得事情可行。

    拜劉夢涵窩囊廢三個字所賜,于冬現在憋住了勁兒想混出個人樣來,一改往日的閑散。

    等林墨再一次到店里‘視察’,他便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他略過了劉夢涵的事情沒有提,卻不想林墨早就已經從林冬梅那兒听說了。說起來于冬其實也是受害者,林墨便沒有追究他什麼,大家都暗地里揭過這頁就行了。

    听于冬說完種蔬菜的事情,聯想到後世有機蔬菜的概念,林墨心里有了更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