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夜談舊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于冬從來沒覺得像現在這麼憤怒難堪過!

    沒本事,他認;沒出息,他認;長相普通,他認。

    可是,他不偷不搶,憑自己的勞動賺錢,每個月領到工資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劉夢涵買禮物,他怎麼就成了窩囊廢了?

    敢情在過去的大半年里,劉夢涵跟他交朋友純粹就是為了從他口里套林墨情況。

    她至于嗎?還真他麼太委屈她了!有這麼好的本事,用在他身上簡直太浪費,像她這樣的人才應該去做地下黨才對!

    朋友給他說劉夢涵腳踏幾只船,他還傻不拉幾的不相信,麻逼的,他一向自詡聰明,居然被劉夢涵一家人當成猴耍了大半年!虧他還把劉夢涵當成寶貝,簡直白瞎長了兩只眼楮。

    于冬憤怒著,不知不覺又回到了小店,店里客人已經漸漸多了起來,柳立走過來問他︰“你去拿的腦花呢?”

    于冬這才回過神來,自己是借著去拿豬腦花的借口出去的,因為剛才見林芝跟林墨不歡而散,想著溜出去問一下什麼情況,順道討好一下丈母娘,哪知……

    “瞧我這豬腦子,出去晃一圈就忘了正事,我買了點牛肉,就用它代替吧,不記賬,就當我認繳的罰款。”

    柳立听他聲音有些啞,見他神色不太好,拍拍他的肩膀,沒說什麼。他跟于冬、劉夢涵都是高中同學,于冬和劉夢涵之間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從一開始他就不太看好他們這一對。原因很簡單,他覺得劉夢涵跟他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怎麼說呢,劉夢涵長得漂亮,是公認的班花,家里條件又好,身邊圍著她轉的都是些有錢的公子哥,吃的用的,都讓班上的女生羨慕嫉妒不已。女生們愛拈酸,因此,背地里他不止一次听人說劉夢涵的壞話,說的最多的就是她喜歡攀高枝,不檢點。

    他跟于冬一直玩得還不錯,兩人家境相仿,父母都是下崗工人,于冬家里的情況要好點,父母原先在水電廠上班,下崗後托關系又重新找到了工作。但是到底不是多光鮮的工作,父親是環衛工,專門開垃圾車,母親給人做保姆。這樣的家庭,放在城郊倒是沒什麼,各家都沒錢,說不定還有人羨慕他們一家都有工作。然而,這樣的家庭條件放到自持身份的城里人眼里,就顯得非常的丟人現眼了,以劉夢涵的家境和為人,她能瞧得上于冬才怪。

    可惜于冬當局者迷,劉夢涵跟他玩玩曖昧,說點模稜兩可的話,他就飄飄然以她的男朋友自居。每個月掙的那些工資,自己舍不得花一分,大半都耗在劉夢涵跟她家人身上了。他說過于冬好幾次,讓他多長點心眼,他不僅不听,還差點跟他翻臉,還有事沒事就跟他證明劉夢涵不是那種‘物質勢利’的人。就像上次,他拿到工資給劉夢涵買了一件一百好幾的毛衣,劉夢涵轉身送他一條十塊錢的圍巾,樂得他跟傻子一樣。

    以前沒耍朋友的時候他不能理解,現在跟冬梅交往了,他也能懂戀愛中那種想為對方付出一切的想法,可有些東西得是平等的啊。就像他為冬梅付出,他付出了多少,冬梅也會回報他多少。當然,這種付出並不單指物質上的,更多的還是精神上的。可是在于冬身上,他感覺不出劉夢涵的付出,相反,她是一直在索取的那個人,而這正是他不看好他們的原因。

    如果不是于冬說,他還不知道劉夢涵居然是林墨的親表姐。當初他私下里打趣過于冬,說他都跟老板混成一家人了,以後就靠他提拔了。記得當時于冬說,劉夢涵不想他走裙帶關系,他也想靠自己的本事干出個人樣來。

    不過,從下午隱約听到的林墨跟劉夢涵她媽媽的對話,還有這會兒于冬失魂落魄的樣子來看,只怕事情還沒那麼簡單。

    隨著店里的客人漸漸多起來,柳立收斂心神,認真干活。

    于冬一想到劉夢涵說的話,心里就跟針扎的一樣難受,一晚上連連出錯,還被一個比較刻薄的顧客給投訴了。按照員工守則,員工被投訴,只要顧客投訴內容屬實,員工除了需要給顧客道歉外,視情節輕重罰款。于冬是在收拾桌子的時候,不小心把碗打了,嚇哭了顧客的小孩兒,湯濺了顧客一身,除了道歉,還被扣了半天工資。

    晚上打烊後,大家煮餃子吃宵夜,王嬸見于冬沒吃就口就放下筷子了,便開玩笑道︰“于冬,你今天早上還好好的,怎麼一晚上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家里出了什麼事?看你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失戀了。”

    于冬苦笑一下︰“王嬸,你太牛了,這你都能看出來?”

    王嬸瞧他的樣子不想作假,想到自己無意間揭了別人傷疤,反而不好意思了︰“我只是開個玩笑,沒想到……于冬,你不會怪我多嘴吧?”

    于冬笑笑︰“沒事兒,大丈夫何患無妻,這個吹了以後再找更好的就是了,有什麼好難過的。”

    柳立默默瞥了他一眼,才怪。

    王嬸笑道︰“就是這個道理,這才像我們認識的于冬嘛。一直听你說有女朋友了,快跟王嬸形容一下什麼樣的,有沒有咱冬梅漂亮,要是沒有,我以後就比著咱冬梅的模樣給你說一個。”

    林冬梅說︰“他女朋友可比我漂亮多了,你就別瞎操心了。”林冬梅早就從柳立知道了于冬的女朋友是誰了,她跟柳立一樣並不看好他倆,還勸過于冬,他偏不听,落到現在這樣純屬活該!

    王嬸好奇的看著她︰“听你這麼說,你認識于冬的女朋友?”

    林冬梅冷笑︰“不光我認識,你也認識。”

    王嬸一頭霧水︰“誰啊?”

    柳立見于冬臉色不太好,拉拉林冬梅的袖子說︰“你少說兩句。”

    于冬苦笑道︰“沒事,反正現在已經分手了,給大家說也無所謂。我之前那女朋友是小林的表姐,劉夢涵。”

    谷嬸早就從林冬梅那兒听說過了,並不吃驚,王嬸瞪圓眼楮說︰“你居然會跟她耍朋友。”她搖頭道,“幸好分了,不然有你後悔的。”

    于冬以前听不進人勸,從沒覺得劉夢涵一家人有什麼不好,現在忽然听王嬸這麼說,頓時生出幾分好奇︰“什麼意思?”

    王嬸瞪了他一眼,斟酌一下道︰“反正這兒也沒外人,我說了你們听過就忘,別往外傳啊,要是傳到林芝那婆娘耳朵里,我可是不會認賬的。”

    程鴻今天才剛到,名副其實的外人,他光埋頭吃餃子,不搭話。王嬸見在座的都不是愛饒舌的,便說︰“虧你沒跟劉夢涵在一塊兒,她媽可不是一般人,她一雙勢利眼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你瞧她今天來,怎麼說我和你谷嬸跟她娘家一個村子的,你看她過來跟我們打過招呼嗎?她眼里壓根兒就沒我們這號人,就連她自己的兩個親舅子都沒放在眼里。今年林墨家里遭了難,她連面兒都沒在村里露過。那女人嘴里說她媽為了ど兒的前程,把她賣給個老瘸子做媳婦兒。

    劉磊哪兒老了?就比她大了四歲,樣子有點老相而已,腿瘸了那是因為出事故,不然以劉磊他們家的家底,不瘸還輪不到她去嫁吶。不過是有兩份姿色,真以為自個兒是天仙了?要說漂亮,我見過最漂亮的人還得數林墨他親媽,比畫上的人還漂亮,又文靜又知書達理,就林芝還想跟人比?她給人提鞋她都不配。

    程緩緩身體不好,生了林墨以後一直病,家里實在拿不出錢治。林芝嫁得好,劉磊家里是鎮上最早開始做生意家底厚實,老太太就上她家去借錢,她為了裝窮不肯借錢,兒子病了故意不送去醫院看,沒想到就耽擱了一晚上,兒子就不行了,送去醫院也救不回來。她也不想想,才幾個月大的孩子,經得起折騰嗎?又是躲又是藏還被計生辦罰了好幾大千才生下來的兒子,就那麼沒了,她能不把賬算到老太太頭上?她抱著小孩兒的身體在林家要哭要死的鬧了小半個月,我听人說那孩子都生蛆了她還不肯撒手,不知多少人看熱鬧,結果她還沒怎麼樣,程緩緩就去了。程緩緩去世的時候,林墨才剛會喊媽呢,你們說多造孽?

    她那會兒倒是精乖,躲得飛快。等程緩緩的後事辦完,她又跳出來說老太太害死她兒子,為了讓林建能夠去中學教書,把她嫁個老瘸子,這麼多年都不怎麼跟娘家來往,我看她心虛是真的,不想貼補娘家兄弟也是真的。至于記恨,她都把程緩緩逼死了,差點把林老ど逼瘋,她還有什麼臉去記恨?

    我跟你們說,她這種人是一顆心全掉進錢眼里了,活該養不了兒子,一輩子斷子絕孫的命!她那兩個女兒我瞧著跟她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早點跟她分了,才是你的大福氣。改明兒嬸子遇到合適的,給你保媒,絕對能甩那劉夢涵八條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