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姑姑林芝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二姑,你怎麼上這兒來了?”林墨皺眉問道,他著實想不到林芝上這兒來的理由。

    林芝家里有錢,一向不怎麼跟家里兩個兄弟聯系,除了逢年過節,幾乎別想看到她的身影。今年,林建遭了難,老太太又歸了林建養老,她索性端午、中秋都沒回娘家,估計是怕老太太問她借錢。不單說今年,前世林建出事直到老太太過世,她也統共才回過娘家兩次,分別是參加弟弟和母親的葬禮。因為從來都不親近,林墨一直把她當成有血緣的陌生人,後來因為她克扣林書生活費的事情,她在他心里就連陌生人都不算了。

    林芝大概也知道自己把他們兄弟倆得罪狠了,後來,外面傳他倆發財了,她也沒怎麼往前湊。當然,就依照她愛錢的程度,估計也不是不想往前湊,而是她既不知道他們電話又沒他們地址,每次他們兄弟倆回鄉祭拜完了大多數時候都是當天就走,她想湊也沒辦法。

    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林芝突然出現,只怕沒什麼好事。在林墨背後,于冬看到林芝下意識閃躲了一下,被程鴻剛好瞧在眼底。

    林芝年齡比林建大不到兩歲,才剛剛四十歲出頭,中等身材微胖,隨老太太白皮膚,燙了時髦的卷發,臉上畫著妝,保養得不錯,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年輕些,她年輕時頗有幾分姿色,如今嘛,咋一看,還是很有成熟女人的韻味。

    她笑道︰“瞧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不歡迎你二姑呢。”

    林墨心想,本來就不歡迎你,要不是看在奶奶和爸爸的面子上,他才懶得搭理她那種眼里只認錢的人。瞧見林芝難得對他露出好臉色,林墨的心微微一沉。

    “怎麼會,二姑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林墨淺笑道︰“店太小了,亂糟糟的,只能委屈二姑在外面坐坐了。”

    到了冬天,天黑得早天氣又冷,一般過了下午四點,城管就不怎麼在街上晃了,因此,這會兒柳立他們已經把店面口擺上桌椅板凳了。為了防風,周圍還圍著一圈厚帆布,坐著倒也不冷。

    林芝沒什麼意見,本來她也不想別人知道她此行的目的,小店里人多口雜,就算林墨讓她進去她也不會進去。

    林芝選了個離小店最遠的角落位置坐下,一臉關切的問道︰“你爸爸好點沒有?”

    林墨神色平靜︰“就那樣吧,端午和中秋的時候,奶奶還念叨著二姑來看她呢,你沒來,爸爸和奶奶都挺難過的。不過,我們都知道,你店里忙抽不出時間。”

    端午和中秋是大節,按理,子女再忙都必須去看父母的,即使再抽不出時間,托也要托人把禮物和錢送到老人手上。只是,今年不僅林芝和她老公劉磊沒去,她兩個女兒劉夢溪和劉夢涵也一個沒到。

    林芝臉色微微有些尷尬,暗惱林墨不給她面子,想到自己的目的,又不得不按捺下怒氣,只能借坡下驢陪笑道︰“就是,那幾天店里生意好,忙不過來,等過年的時候我一定給媽補上。”

    林墨不欲跟林芝拐彎抹角,直接問道︰“那二姑今天忙里抽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林芝醞釀了滿滿一肚子家常,還沒來得及發揮,就讓林墨給打斷了,心里更加不悅,面上笑容微微有些僵硬,“是有點小事想找你幫忙,最主要還是想過來問問你爸爸好點了沒有,他出事到現在都快一年了,也到了該拆鋼板的時候了吧?”

    林墨覺得林芝十分可笑,她要是真關心爸爸,怎麼一次都沒去家里看望過他呢?真把他當孩子哄呢。

    “嗯,就這幾天做手術。”

    林芝眼楮一亮,假意問︰“他在哪兒做手術?還在省城?”

    林墨視線微垂,林芝怎麼問是什麼意思?明明一直都對他們家的事情漠不關心,現在卻突然問起,難道說她知道爸爸去M國做手術了?這事兒他們家沒有刻意保密,村里知道的人不少,但是林芝一向不僅瞧不起娘家兩個‘沒出息’的兄弟,還瞧不起村里出來的‘鄉巴佬’,曾經村里有人見她家里條件好,上趕著巴結她,卻都被她奚落過,慢慢的,村里人就不怎麼跟她來往了。

    這樣一來,又是誰把消息傳遞給林芝的呢?

    林墨不動聲色,微微勾了勾唇角,說︰“沒,一個朋友幫我們忙,把爸爸弄到M國做手術了。”

    “M國!”林芝驚呼一聲,裝得好像她根本不知道這件事一樣,“真的假的,你們該不會遇到騙子了吧?”

    林墨忽然回過味兒來,敢情林芝是把主意打到韓勛身上了,真不知道該說她精明過頭呢,還是蠢得可笑呢?

    林墨故作遲疑,裝出一副將信將疑的樣子,“不可能吧,我看韓哥人還不錯,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

    林芝見林墨神色不對,眼珠子一轉,試探道︰“他把你爸爸和奶奶弄出國,又是幫你們做擔保又是幫你們找醫生,他就沒讓你們先給他錢或者打個借條什麼的?”

    “家里攢著給爸爸看病的錢,已經全給他了,還給他打了一張欠條。”

    頓時,林芝臉上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眼底閃過一絲幸災樂禍,面上裝作焦急地問︰“你們給他借了多少?”

    “二十萬。”林墨思量一下,大概報了一個數。

    林芝臉色大變,驚呼道︰“你們這是瘋了吧?二十萬!你們拿什麼還?我看你們是遇到騙子了吧。”

    林墨吞吞吐吐是說︰“應該不會吧,韓哥說爸爸去做了手術就能跟我們一樣正常行走,我們才簽的欠條。”

    腿都斷了還走個屁!林芝越發相信林墨他們是遇到騙子了,但到底還是不死心,又問道︰“他就不怕你們家還不起這個錢?”

    于冬說林墨開的這個小鋪子一天能賺幾百塊,她也听人說過林氏小食館包子好吃、冒菜好吃,生意特別火,不過這一天幾百塊,就這麼小一個門面,她看懸。他們家的鋪面比這兒大了三倍,平均下來,一天也才一兩百塊的進賬。真以為生意是那麼好做的?于冬那種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就是眼皮子淺,還想娶夢涵,做夢吧他!

    林墨笑道︰“其實一開始韓哥就是提了一下,知道我們家的情況,沒打算幫我們的忙。後來是奶奶說……”林墨好像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突然就沒音了。

    林芝心里忽然生出不詳的預感,虎著臉逼問道︰“你奶奶說什麼了?”

    林墨心里笑得腸子都快打結了,臉上卻裝出一絲為難,在林芝的再三逼問下,終于吞吞吐吐的說︰“奶奶說二姑家里有錢,如果還不起,可以找二姑借,然後,然後韓哥就答應讓我們先打欠條了……”

    “做他娘的春秋大夢!”林芝終于繃不住她‘慈愛’的面孔,惡聲惡氣道︰“當我家的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啊?現在縣城里開了那麼多建材店,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家里開銷又大,能有幾個錢?你回去你給你奶奶,最好別把主意打到我們頭上。”

    林芝想到于冬提過那個比電視里演的還像黑社會那什麼虎哥,臉色黑得跟鍋底一樣,打定主意再不跟林建他們一家來往了。

    林墨火上澆油地問︰“可是剛剛二姑不是還說生意好得連過節沒時間回娘家看看嗎?怎麼現在就變卦了?”

    林芝的臉色紅一陣青一陣,狠狠剜了林墨一眼,說︰“也就過節那兩天生意好,平時連個鬼影子都看不見。”

    “二姑你哄我沒做過生意呢?過節的時候都走親訪友去了,誰家生意能比平時還好了?二姑你這生意一會兒好一會兒不好的,是故意好借口不回去看奶奶呢?還是在佷子面前裝沒錢呢?”林墨目光如刀。

    林芝差點兒就被林墨陡然變強的氣勢壓得吐了真話,看著他陰郁的臉龐,如坐針氈,忙說︰“我哪是裝了,本來就沒錢。”然後裝模作樣的看了看手表,“哎喲,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給你二表姐做飯了。”說完,再不顧上說別的客套話了,騎著木蘭摩托跑得飛快,活像背後有鬼在追似的。

    林芝回到家,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越想越覺得韓勛肯定就是個大騙子。這非親非故的,他憑啥這麼巴心巴肝的幫老ど?就是她這個親姐姐,還舍不得把辛辛苦苦掙的錢拿去填補他呢!到了晚上,林芝把事情說給老公和二女兒听,讓他們幫著琢磨琢磨。

    劉磊一驚一乍地說︰“你弟他們多半是遭騙子了,說不定還是混黑社會的。如果林墨說的是真的,你老娘可是把我們一家都給賣了。”

    林芝瞪圓眼楮︰“什麼?不可能!他們簽的欠條關我們什麼事?我又沒給他們作擔保!”

    “怎麼不可能了?!我告訴你,那些混黑社會的才不管你有沒有給他們家做擔保,只要知道你是他親姐姐,知道你有錢,他們都跟田里的螞蝗一樣,盯著你就不會松口!”劉磊膽子小,還特別愛自己嚇自己,“從今天起,你跟你媽你那些兄弟劃清界限,千萬不能讓他們黏上來。”轉頭告誡小女兒,“你跟那個于冬早點分了,要本事沒本事要錢沒錢要長相沒長相,還沒進門,就給我們家惹上這麼大的事兒。”

    劉夢涵皺皺眉頭︰“這事兒就是外婆和ど舅他們做的不地道,關于冬什麼事。”她見父母都瞪著她,撇嘴道︰“還不是你們說讓我從他那兒套點林墨的消息,當我還真樂意跟那種窩囊廢耍朋友嗎?”

    劉家是在鋪面後面的小偏廳里吃飯,窗戶上貼了半截報紙,剛好能看到外面的情況,又能擋住里面的情況,避免鄰居到他們家蹭飯。一家人在里面討論的熱火朝天的,忘了注意外面的情況,因此沒人看到于冬來了,又一臉鐵青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