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許諾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明明已經滿意得嘴巴都咧到後腦勺去了,還頗不知足的嚷嚷︰“戒指怎麼能戴在脖子上呢,得戴到手上才行,快取下來,我給你戴上。”

    老中醫新開的中藥吃了很容易犯困,林墨眼皮都睜不開了還被韓勛念叨了快兩個小時,脾氣再好也被磨出火氣來了,整個人都處于暴躁的邊緣︰“戴什麼戴,你把戒指做的那麼大,讓我戴大拇指上嗎?你再鬧信不信我現在就把戒指還給你。”

    韓勛乖乖閉嘴,一不留神林墨已經穿進被窩里,用被子把自己整個裹起來了。

    “林小墨,你先別睡,我還有話要跟你說。”韓勛夠著手關掉電燈,也跟著鑽進被窩里,美美地將林墨摟緊懷里小聲說︰“戒指你已經掛到脖子上了,就不準取下來,等你長大了,再讓我親手給你戴上,听到沒有?”這種慢慢把愛人養大的感覺,真是種無法形容的滿足和自豪啊!要是再早十多年遇上林小墨該多好啊,現在真覺得以前那些日子都白活了一樣。

    韓勛等了半天,不見人回應,側耳傾听,耳邊傳來綿長的呼吸聲,這才發現林墨已經睡著了。

    “睡得跟頭豬一樣,也不知道有沒有夢到我。”韓勛無限惆悵的嘟噥,一想到那個老中醫說林墨身體虧得厲害,需要節欲,他心里更惆悵了。就這麼惆悵著,他也慢慢陷入夢鄉。

    大概因為韓勛怨念太深,林墨整晚做夢夢到一群蒼蠅在他面前飛,怎麼拍都拍不完,生生被夢給煩醒了。

    此時外面已經天光大亮,偌大的床上只有他一個人,韓勛昨晚睡過的枕頭早已涼透。感受著指尖的冰涼,每天睜開眼就能看到的人突然不見了,林墨心底忽然升起淡淡的失落。

    都怪韓小人,昨晚非要拉著他說話,害他早上醒不過來,都沒能給他們送行。

    林墨在床上躺了一小會兒,隔壁林書醒了過來,蹬蹬跑到林墨門外敲門,听到林墨喊他進去,立馬用鑰匙打開門,反手再把門關上,跟個小泥鰍似的飛快溜進林墨被窩里了。

    “哥,還是你的床睡著舒服。”在林書記事以來,幾乎每年到了冬天他都是跟哥哥一起睡覺的,兩個人鑽一個被窩別提多暖和了,哥哥還會給他講故事。現在韓壞蛋一來,他什麼福利都沒有了。

    林墨見他剛才外套都沒披就跑過來,不由戳著他腦門數落道︰“怎麼都不披件衣服就跑過來了,皮癢想打針嗎?”小胖墩最害怕打針,現在長大了還好,再小點兒的時候,一看到醫生拿著針管他眼楮里就開始冒水,又不敢大聲哭,就那麼扁著嘴巴要哭不哭的看著你,可憐極了。

    林書難得撒嬌似的抱著林墨的手,笑道︰“就兩步路,才不會著涼。哥,爸爸和奶奶真的要到過年才能回來嗎?”

    “嗯。”

    “那等爸爸回來的時候,腳真的能夠像韓哥說的那樣好起來,能走能跳嗎?”林書年紀不大,但是已經知道擔心家里的事情了。自從知道韓勛能夠幫助爸爸後,心里對他搶走哥哥的討厭就淡了許多,喊他的時候也多了真心實意。

    “差不多吧,爸爸傷得比較嚴重,就算去M國做了手術裝了假肢,跟常人還是不能比的。所以你要乖乖听他的話,不能惹他生氣。”

    林書認真點點頭︰“嗯,我會听話的。”說著,他眼珠子咕嚕嚕一轉,胖嘟嘟的臉上帶著少見的諂媚討好︰“哥,你答應我的可樂雞翅什麼時候做給我吃呢?”

    “下午我要去店里,等我買了雞翅,晚上回來給你做。”林墨擰擰林書臉上的小肥肉,小家伙現在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吃貨。

    林書興奮的嗷嗷叫,過後又壓低聲音,軟軟地請求︰“哥,爸爸不在家,我能看電視嗎?”烏溜溜的眼仁里寫滿了︰你快同意吧,你快同意吧,瞧得林墨心都軟了。

    林墨兩世為人,現在的林書在他眼里與其說是弟弟,不如說更像半個兒子,一想到他曾經吃過的那些苦頭,就恨不得把所有好東西都送到他面前。連老太太都忍不住感慨,幸好小書懂事,不然就林墨這股寵孩子的勁頭,早晚得把小書給寵壞了。

    果然,林墨都不帶猶豫的就說︰“可以看,但是必須做完作業再看,如果被我知道你成績下降了,就取消你看電視的福利,周六周末都不準看。”

    林書知道哥哥跟龐老師很熟,如果自己成績下降了,他肯定第一個知道,頓時興奮的心情打了折扣,不過仍然高高興興的保證︰“哥哥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掉隊的。”

    “我听你們龐校長說,你們奧數班期末要舉行比賽,是嗎?”

    “嗯,他說還要跟縣里其他學校一起比,第一名還有獎金。”林書胸有成竹的說︰“哥,要是我拿到獎金了,我也買好吃的招待你。”

    林墨笑道︰“好啊,到時候我專挑貴的買,你的獎金要是不夠,我就把你當給老板。”

    林書一點都不擔心,笑嘻嘻說︰“你才舍不得咧,像我這麼好弟弟,你打著燈籠找不著。”

    “你才讀了幾天書,就學會王婆賣乖自賣自夸了?”林墨壞心眼的撓林書癢癢,林書跟他一樣怕癢,一會兒就受不住可憐兮兮的求饒了。

    “不逗你了,要是能拿到獎金,你就把錢存起來,等過年的時候我帶你去錦城玩,喜歡什麼自己買。然後再獎勵你一台大彩電。”

    林書激動的從床上蹦了起來︰“大彩電,哥我沒听錯吧,是不是像三爺爺家那麼大的彩電!”

    “嗯,”林墨點頭,笑道︰“要是能考滿分,再加一台VCD機。”

    “我要可以打游戲的那種,”林書興奮壞了,大聲嚷嚷,“好多同學家的VCD可以打游戲,他們說可好玩兒了。”小胖墩在床上又跑又跳的,阿灰也跟著小主人興奮不已,在床下瘋跑。

    “想感冒了是不是?趕緊給我蓋好!”林墨說完,林書大約也覺得冷,忙鑽進被窩里,巴巴看著他哥,林墨再一次在他小狗狗一樣的目光里敗下陣來,揉揉他的發頂,笑道︰“只要你能考到一百分,我就給你買,要是考不了,你就繼續看我們家的老電視吧。”

    為了能夠看大彩電,能夠玩‘傳說中’的游戲碟,林書不用別人叮囑,都玩命似的看書做題,光看著他那股拼勁兒,龐校長就覺得這次的冠軍他們學校十拿九穩了。

    林墨下午到店里,經柳立介紹過來的那個廚師已經到了。

    那位廚師姓程,叫程鴻,是柳立的遠房親戚,四十歲上下,退伍軍人,一米七五的個子,體型微胖,目光清毅,神色嚴肅,一看就知道是部隊里出來的。據柳立說,程鴻做菜的手藝的家傳的,家里往上數好幾代人都是有名的廚子,家里有人開過酒樓,有人給國民黨時期的大員當過廚子,後來經歷漫長的特殊時期,手藝失傳了一部分,留了一部分下來。隨著經濟復甦,程家有人做起來老本行,有開館子的,有專門在鄉下給人辦酒席的。

    程鴻年輕的時候出去當兵,復員回來後,因為沒關系,做人又太過耿直,得罪領導被開除了。回家蹉跎了兩三年光陰,最後迫于生計撿起了家傳手藝,跟他那些叔伯兄弟們學了廚。平心而論,程鴻的廚藝水平不錯,但是為人太過耿直脾氣又 ,經常得罪人都不知道,又最見不得那些老板以次充好弄虛作假,因此在不少店里待過,卻都待不長。偏偏他和他老婆都不是做生意的料,因此,空有一身手藝處處給人打工。眼看著別人家的生活越過越好,他又實在不樂意老板讓他們用病死豬肉做菜給客人吃,再一次被辭退,家里一家老小等著他拿錢回去供,心里急得不行。

    柳立無意中听父母提起他,想到林墨一直想找個有手藝又踏實的廚師,當即讓父母詳說了一番他的事情,然後覺得他人還不錯,就讓林冬梅給林墨提了這事兒。林墨知道柳立不是那種滿嘴跑火車的人,他介紹的人肯定錯不了,跟程鴻一番交談下來,再嘗過他做的拿手菜後,非常滿意。

    程鴻本身就是熟手,紅案白案都做得不錯,為了留住人才,林墨直接在試用期就給了他轉正員工的工資,保留其他試用期限制,轉正後視情況調工資。

    程鴻做夢都沒想到林墨這家不起眼的小店,居然能夠給他比縣里大飯店主廚還要高的工資,工資以外的福利待遇相當優渥。如果不是知道柳立一家都是老實人,他一準以為自己遇到騙子了。再一看店里的食材,樣樣都是最好最新鮮的,每一種菜都被反復清洗的干干淨淨,再沒有一絲不滿意的,當天下午就留在了店里幫忙。

    程鴻做事情非常麻利,有了他的加入,大伙壓力驟減。林墨見大家都忙得過來,就跟林冬梅說讓她繼續負責收錢,交待完後,正準備離開小店,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居然找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