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新鋪面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阿虎開著車悠哉悠哉的去林家,吃了老太太準備的農家飯——回鍋肉、土豆燒雞、紅薯燜豆角、酸菜魚,老太太的做的菜口味重,不如林墨做的好吃精細,但是分量十足。她知道阿虎飯量大,做了足足三斤五花的回鍋肉、六斤多重的大紅公雞、足有四斤重的大草魚,阿虎絲毫不挑嘴,一個人把一桌子菜全包圓了,吃到最後連渣渣都不剩,看得老太太目瞪口呆——乖乖,這樣大的胃口,也就只有阿勛那麼有錢的人才養得起,擱一般家庭,指不定就讓他給活活吃垮了。

    可憐阿灰搖了半天尾巴,最後差點連湯汁泡飯都沒撈到。

    吃過午飯,阿虎開車載韓勛和林墨去看鋪面辦手續。

    阿虎訂的這間鋪面在商業街與老街相連的地方,正處于拐角上,從老街過來,第一眼就能看到這家店。店鋪面積是整條街上最大的,光房屋面積就足有360平方,大概建築商一開始就起了把這間鋪面留給自己的心思,後面院子空得很大,兩處加起有500多個平方,足夠同時容納幾百個客人。

    如此優良的上等的一間鋪面,對方要價才只要2800一平米,林墨幾乎都要懷疑韓勛動用了什麼關系。不過他知道,以韓勛財大氣粗的架勢,別說沒關系,就算有關系也不會因為二三十萬這點‘小錢’去動用。

    莫不是開發商缺錢,急于脫手?

    算了,管他什麼原因,只要鋪面瞧著滿意就行。

    听到林墨滿意的答案後,韓勛讓阿虎去交錢辦理手續。房產證還要過段時間才能辦下來,產權暫時掛在林墨名下,等以後預想的餐飲公司發展起來後,再視情況將鋪面掛到公司名下。

    跑了一下午,把該辦的手續辦了,該交的材料交了,開發商把商鋪鑰匙交給他們,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裝修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林墨直接問林常青要了林海的電話,打電話約他商量裝修的事情。

    林海剛好在家,喊了手下一個裝修隊隊長一起去新商業街。到了以後,雙方互相介紹一下,引入正題︰“海叔,這鋪面是韓哥剛買的,他打算開個火鍋店,想找人做裝修,你有空幫我們做嗎?”

    青桐村說大不大,再加上老太太又是藏不住話的人,林建家無意間幫了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的事早就在村子里傳得沸沸揚揚了。林海電話里听他媽說過兩次,听她的口氣羨慕的不行,原本他還沒怎麼放在心上,如今一瞧眼前那大小伙子怕還不是一般的有錢人,他身邊那個保鏢絕對是個見過血的主。

    林墨家結識這樣的有錢人,不知是福還是禍啊。

    林海收斂心神,看向林墨的眼神帶著幾分感激︰“小墨找到我能沒空嗎?這事兒包在海叔身上。”

    就在一個月前,他接的一個工程出了安全事故,一個工人從高架上摔下來因為沒有戴安全帽,當場死亡。就為了這事,他手下的負責人如今還在牢里關著,工人的家屬不依不饒要打官司,工程被迫停工。偏偏這工程不小,他幾乎把全部身家都投了進去,他把能跑的關系全跑遍了,總算讓上頭松口答應等他安撫好工人家屬、風頭過了再繼續施工。不管他怎麼爭取,開工的時間至少是在春節過後了。

    而按照他們建築行業的規矩,建築工人的工資一般是短工程做完一個工程付一個工程工錢,長工程則半年或一年一付,到年底春節前,不管在做的工程有沒有竣工,都必須結清工人工資。如果結不起賬,工人找你鬧都是輕的,最擔心的是下面人心渙散,以後很有可能再找不到熟手。要是變成光桿司令了,只怕大點的工程都不敢接,一切又得從零開始。

    自從出了事情,這一個月來林海一個活兒都沒接到過,眼看還有兩個月就要過年了,他手里還欠著十多萬的工資款,愁都快愁死了。

    因此,林墨給他推薦的這個裝修活兒,簡直就是場及時雨。賺多少錢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讓手下那些工人有活兒干,免得人心浮動。這套商鋪的面積不小,按照現在的行情,整套裝修下來至少要算三萬塊錢的利潤在里面,如果是全包給他,他還能從相熟的材料商那邊再摳個一兩萬下來,如此,他再想想別的辦法,應該就能夠挺過眼前這個難關了。

    林墨並不知道林海生意上出了這麼大的變故,事實上,因為林海愛面子又不想家里人擔憂,就連他爹林常青都不太清楚。

    “行,有海叔這話我就放心了。韓哥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忙,裝修的事情他可能沒多少時間過問,我這邊也抽不出多的時間來。我們商量了一下,打算把裝修整包給你來做,我們這邊只提一個大概的裝修方案,具體的你找人設計了給我們看看就行,材料我們也不要求要最好的,但是質量必須得過關,最後一條就是希望能夠在除夕之前竣工。”

    如果不是時間不允許,林墨其實非常希望能夠在臘月中旬就竣工,這樣還可以趁著春節期間大賺上一筆,要知道每年春節過後,都有一個長達一兩個月的消費淡季。只可惜之前一直沒聯系上韓勛,無法確定買鋪面的事情,而現在他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開鋪面需要的人手,就算鋪面能夠裝修完畢,也沒法開張。只能放到明年再說,先用別的辦法把這筆損失彌補起來。

    林海說︰“時間有點緊,不過現在我手上也沒別的活兒,應該能按時交工。”

    “這樣最好,那我們現在先去看看,我給你說一下我們的裝修計劃,你給我一個大概的報價。”

    林墨沒有刻意隱瞞,林海目光微動,問︰“小墨,這鋪面你也參股了?”

    “算是有我一份吧,”林墨笑道︰“韓哥出鋪面,我爸爸經營,年底兩家分紅,等以後店開起來了,海叔可要把你的朋友們介紹過來照顧我們生意哦。”

    看來林墨是真遇上貴人了,這人啊,果然還是命。不知想到了什麼,林海眼底閃過一絲黯然。

    “那有什麼問題?包在海叔身上!”林海笑道,“你小子運氣不錯,有貴人提攜,以後好好干,將來絕對有大出息,二嬸他們就指望你了。”

    “嗯,我會的。”

    接著,林墨帶著林海和他的手下,樓上樓下每個角落都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按照林墨的意思,店面按照古典風格來裝修,東西看起來要奢而不貴,夠裝逼能唬人,各處細節尤其要注意。樓上全部格成包間,樓下也隔一部分包間。廚房面積不夠,旁邊的雜物間也打通,合建一個大廚房。另外院子靠牆的地方,再起三間雜物間,一間專門用來堆放東西,一間專門用來處理食材,一間留給值夜班的員工住。

    “……我大致的想法就是這些,海叔現在能夠給我一個大概報價嗎?”林墨現在有了韓勛承諾的5000萬美金啟動資金,總算又找回當年那種底氣了。

    林海苦笑道︰“小墨,老實說你海叔我還真沒接過這麼高端的裝修工程,你這裝修標準都快趕得上五星級大酒店了。你說的那些燈具、爐灶我根本不知道價錢,這報價我還真沒法給。你要實在想知道的話,我估計二十萬打不住。小墨,你覺得真有必要裝這麼好嗎?”林海心里是不贊同的,做生意投資容易賺錢難,能省則省。老實說,就一火鍋店,裝得再好,又能有什麼意思,畢竟只是個平民消費的地方,就算比這五星級大酒店的標準來,那也賣不出那個價格不是?華而不實是留不住客人的,把味道做好才是正途。

    林墨說︰“海叔,你的意思我懂,我這麼做當然有我的理由,這些都是我跟韓哥商量過的結果。你就按照我說的,先把設計方案和報價做出來,這幾天我都在家,你可以隨時過來找我。”

    如果沒有錢,林墨肯定不會一來就直接走高端路線,裝修方面肯定能省就省。但是現在有韓勛的注資,林墨肯定要在包裝上下點功夫。道理很簡單,同樣是麻辣小龍蝦,在大排檔里幾十塊錢就能吃得滿嘴流油,到了酒店、會所這些上點檔次的地方,沒個幾百上千你最好別去看帶‘蝦’字的菜。單從味道來看,酒店里賣的麻辣小龍蝦就一定比大排檔賣的好吃嗎?不見的吧。

    貴,其實並沒有貴在味道上,而是貴在了環境和服務上面。

    林墨對自家火鍋的味道有十足的信心,那現在有條件了,為何不把環境和服務提上去了?比別家火鍋店味道好,環境好,服務好,他價格比別人貴上那麼一丁半點不過分吧?顧客既然多的錢都花出去了,他還介意多消費那麼幾十上百塊錢,帶客人到一個更上‘檔次’的地方嗎?

    現在看來裝修的費用是有點高,但是這樣的投資絕對值得,回本是早晚的事情。

    林海見林墨堅持,也沒再多說什麼,心想反正那姓韓的都有錢,咱何必替他省著呢?

    說完裝修的事情,天已經快黑了,林海有心請林墨和韓勛吃頓晚飯,兩人都客氣的推辭了,各自回家。

    這兩天韓勛把林墨盯得死緊,一點冷的東西都不讓他踫,每天監督他按時喝藥,晚上給他當人形大暖爐,再加上林墨心里所有的包袱差不多都沒了,等到護照辦下來,他要陪林建和老太太離開時,他的病差不多痊愈了。

    臨走前一晚,韓勛盤腿坐在林墨對面,非常嚴肅地說︰“林小墨,明天我就要走了,我現在鄭重告訴你,我沒在的這幾天你給我乖乖呆在家里繼續養病,要是等我回來發現你偷跑去店里,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墨怏怏的應了聲︰“哦。”

    韓勛雙手搭在林墨肩膀上,不滿道︰“‘哦’是什麼意思,林小墨給我好好的正面回答。”

    “你煩不煩,我要睡覺了,好困。”林墨睡眼朦朧地說,任誰大半夜還被拖著‘訓話’心情都好不到哪兒去。

    “戒指呢?拿出來,我給你戴上,不然我不放心。”韓勛鬧騰了半夜,終于說出了他的目的。

    林墨沒好氣的從脖子上拉出一根細細的銀項鏈,上面赫然穿著一枚光華奪目的戒指,“我早就已經戴上了,快點別鬧了,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