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投資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大概沒哪個孩子小時候不被電視吸引的,就林書這麼懂事听話的,守著電視也挪不開步子了。按照爸爸的要求,本來只能看到九點就該去睡覺的,可是上一集電視劇剛演到壞蛋提起刀就完了,也不知道砍沒砍下去。他想著下午給哥哥打電話的時候,說他們會很晚回來——那就再看一會兒,看看壞蛋得逞沒有,看完了就去睡。

    壞蛋顯然是不可能得逞的,轉身就讓主角抓個正著。偷看電視到晚上十一點的林小胖,因為電視聲音開太大外兼看得太投入,也跟電視里的壞蛋一樣被爸爸抓個正著。

    大約是有外人在的緣故,爸爸也沒怎麼罵他,說了他幾句,讓他早點去睡覺。林書暗自慶幸躲過一劫,飛快洗漱完,喚上小胖狗就溜回房間了,滿腦袋里想的都是為什麼電視里的人可以飛呢?輕功真的存在嗎?按照牛頓第一第二定律,一個人要飛起來,究竟要用多大的力呢?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人類真的能夠不憑借外物自行產生並提供這麼大的力嗎?林書越想越糊涂,人也漸漸變得迷糊起來,不知不覺睡著了。

    阿虎幫大家把車上買的一大堆東西搬下來,開車返回城里住賓館。老太太和林建忙了一整天,都累了,簡單洗漱後,各自回房休息。

    林墨將林書給他熬的中藥放爐子上溫熱,先吃兩塊雞蛋糕墊底,再把中藥喝下去。韓勛看著那烏七八黑的藥汁就直皺眉頭,等林墨一放下碗,立馬往他嘴里塞了一塊蜜餞,說︰“光看你喝這些東西,也不知道有效沒效,讓你在省醫院買點藥回來,你偏不听。”

    蜜餞的香甜很快化去藥汁的苦臭,林墨順手把碗沖干淨放進碗櫥里,“那些西藥又沒有中藥培元固本的效果,吃多了反而對身體不好。”

    韓勛不滿道︰“你咋跟我爸一樣,迷信中藥的效果,你喝了那麼多天,怎麼還沒見你好起來呢?”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中藥的好處說了你這種香蕉人也听不懂。”林墨笑道。

    韓勛挑眉︰“香蕉人?什麼意思?”

    “听不懂?”

    “嗯。”

    “听不懂就對了,自己琢磨去吧。”林墨竊笑,將水壺熱在爐子上,丟下韓勛一人,自個兒去洗漱了。

    韓勛回過神來,快步追上去,趁著林墨刷牙的時候,湊在他耳邊小聲得意又猥瑣的說︰“林小墨,你想吃我的大香蕉就直說嘛,何必拐彎抹角的?”

    林墨一不留神,一口泡沫全噴到鏡子上去了︰“你腦袋里能不能別裝那麼多黃色廢料?”

    韓勛無恥道︰“林小墨,滿腦子黃色廢料的人明明是你。不過香蕉什麼的,現在還不能給你吃,等你病好了再說,乖啊。”

    “……乖你妹!”

    兩人笑鬧著洗漱完,輕手輕腳上樓,躺在床上,韓勛收起不正經開始說正事︰“你之前說的商鋪,有看中的沒有?要是有,明天我陪你去把它買下來,盡量在我陪叔叔奶奶出國之前把手續辦下來。”

    “還不知道別人賣完了沒有。”林墨無奈道。

    “只要你看上的,就算賣完了,我也能給你弄來。”在金錢方面,韓勛底氣十足,他們家別的沒有,就錢多。

    “你就不怕太貴了,我以後還不起你?”林墨半開玩笑問道。

    韓勛咧嘴一笑︰“怕什麼,你人都是我的了,還不起就肉償唄。”

    “……”

    韓勛見林墨半天沒搭理他,便問︰“生氣啦?林小墨你不會這麼小氣吧?我就開個玩笑而已,沒別的意思。”

    “……你要敢有別的意思試試。”

    韓勛輕聲笑道︰“說真的,我還真不指望你以後還我什麼錢。我們倆都在一起了,我賺錢給你花不是天經地義嗎?你管別人說什麼,像你這樣活著真累。”

    “你管我。”林墨不滿的哼唧。

    “行,我不管你,你愛怎麼著怎麼著。”韓勛說,“現在Z國這邊經濟形勢一片大好,連金融危機都沒傷到筋骨,我瞅著這幾年正是快速累積資本的契機,你不打算好好把握一下機會?就這麼一直小打小鬧下去?”林小墨喜歡賺錢,他就多幫他想點賺錢的法子,等他以後數錢數到沒意思了,大概就會乖乖圍著他轉了。光想想都覺得前景相當美好。

    林墨好奇道︰“這是你自己察覺的,還是做夢夢到的?”

    韓勛挑眉︰“你說呢?”

    “……”好吧,當他什麼都沒說。人與人之間,果然是不能比的。

    韓勛催促道︰“你還沒說你的計劃呢。”

    “別的東西我也不會,我就只懂餐飲這一行,先把火鍋店開起來,等賺到錢了,多買鋪面多開店,差不多就這樣吧。”林墨不是不知道未來最賺錢的是房地產沒有之一,可他不懂行有什麼辦法?隔行如隔山,還是乖乖做自己的老本行,別在那兒瞎折騰。有那閑錢就多置辦點房產,按國內房產升值的勢頭,總歸是只賺不賠的。

    “你倒是不貪心。那你就不怕過幾年房價漲太快了,不劃算?”韓勛頓了一下,鄭重道,“在我成年禮的時候,我就已經跟家里宣布放棄家族企業繼承權,作為補償,得到了一筆初始創業基金,加上我這十多年來每年的分紅和投資,我現在手里總共有一億多美金。林小墨,你看這樣行不行,反正這些錢我拿著也是要做投資的,錢投給別人也是投,投給你也是投,我給你五千萬美金作為啟動金,你給我一個可行的投資企劃,就當我們倆合伙開公司,我出錢你出技術,股份我佔三成,你佔七成。公司如何管理,我一概不管只認分紅,不管以後公司上市了還是怎麼樣,必須優先保證我三成的股份。

    另外,我現在已經在京城那邊成立了一家網絡公司,接下來會向房地產方面進軍。你知道我的國籍,投資這些方面總有許多條條款款不方便,要是記在別人名下我不放心,所以我打算把這些資產全部記在你名下。而這將作為我為你提供啟動金的先決條件,你好好考慮一下。至于這些財產如何過到你名下,你不用擔心,我會讓人辦妥,不會留下任何把柄的。”

    林墨花了好大力氣才將這些信息消化完,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韓勛︰“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錢全給你卷跑了嗎?”一億多美金,按照現在的匯率,折合成人民幣那可是十幾個億,不是十幾塊錢。而現在是處在1998年的尾巴上,是百十萬可以在京城魔都買豪宅的年代,不是通貨膨脹嚴重貨幣急劇貶值的2013年,百十萬在一線城市買不起兩室一廳的時代。

    韓勛笑道︰“不怕,你要把錢全給我卷走了,我就正好賴著你,讓你天天在家里給我做好吃的,養著我。”

    林墨忽然有些無力道︰“韓勛,你就不怕我辜負你嗎?”

    韓勛溫柔地摸著林墨的臉頰,眼底迸濺出十足自信霸道的光芒︰“林墨,你覺得我會給你辜負我的機會嗎?”

    韓勛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席話,折騰得林墨差不多一晚上沒睡著。韓家有錢他是知道的,韓家會給成年子孫一筆創業啟動金的事情他也曾听人說過,所以他很清楚,韓勛的這一億多美金就是他能從韓家分到的全部家產,拿了這筆錢,不管創業成功還是失敗,韓家都不會再給予他哪怕一分錢。韓勛現在用這樣的方式,委婉的將他所有的家底交到自己手里,林墨心里除了感動更多的是震撼和愧疚。

    他,憑什麼心安理得的接受這些所謂的‘投資’?

    憑什麼心安理得的接受韓勛無底線的信任?

    林墨的心腸就算是鐵石做的,也能被韓勛這番剖白給融化了,更何況他不是。

    他苦想了一夜,他發現他能給韓勛的東西實在太少了,承諾也好,信任也好,他就像葛朗台一樣,每一次給予,都反反復復思量再三生怕就多給了一分。他就像一只刺蝟,明明渴望著韓勛給予的溫暖,又害怕最終換來傷害,用密密麻麻的刺把自己保護起來。

    歸根究底,他喜歡甚至愛著韓勛,卻始終無法真正的、徹底的信任他。更準確一點,他無法信任的不是韓勛,而是愛情本身。韓勛大概是看明白了這一點,所以才會用這種笨拙又直接的方式,讓他安心。

    韓勛付出了這麼多,那麼他呢,他又該給予他什麼呢?

    林墨翻來覆去糾結了一整晚,臨著快天亮的時候才睡著。韓勛知道他昨晚沒睡好,醒來後,悄悄起床離開房間。

    他給老太太說了林墨沒睡好,讓老太太別叫他,等他多睡會兒。老太太滿口應下,張羅著給大伙煮了一大鍋之前包好凍在那兒的抄手當早飯,味道還算不錯。

    吃完早飯,林書蔫頭蔫腦騎著小自行車去學校。老太太讓韓勛幫她將罐子里的咸蛋摸出來,包裝進紙盒里,跟往常一樣裝了二十多盒。等阿虎開車過來,幫她把這些咸蛋送到鋪子上,她則開始收拾東西,一會兒讓林建教她說普通話,一會兒讓韓勛教她說英語,兩頭都學得不倫不類的,心里更著急了。

    阿虎送完咸蛋,按照韓勛的要求去商業街看了看。他剛把大奔停在售樓部外面,售樓部的帥哥美女們一個個全伸長了脖子。

    頗具土豪氣質的阿虎進去就問他們︰“你們這兒地段最好面積最大的商鋪還有嗎?”

    縣城里能開小汽車的就沒幾個,更何況是大奔?就算沒有,挪也得給這位一看就不是善茬的主挪兩間出來不是?

    地段最好面積最大的鋪面因為價格太高,沒人買得起,他們老板本身也沒指望著賣,打算留給自個兒。這一听有個開大奔的外地人要來買,立馬從另一個工地趕了回來。這鋪面要賣出去可得一百多萬吶,他手里幾乎所有的資金都投到新工程上去了還不夠,銀行那邊又卡著不肯給他貸款,這筆錢要能到手,那就能妥妥的渡過危機了。

    老板回來,看到阿虎一身戾氣殺氣橫繞的樣子,嚇了一大跳。以為哪個道上的人來找他麻煩了。他現在生意做得不小,雖然說不上黑白兩道通吃,但也都有大人物給他罩著就是了,可若真要來了棘手的人物,那些人肯不肯幫他還兩說,只一點,不管幫不幫,財是破定了。

    老板幾乎是抱著必死的心情,硬著頭皮跟阿虎交流。阿虎都沒開口講價,他就非常識趣的報了最低價。見阿虎一點討價還價的意思都沒有,看完房以後立馬交了訂金,還說下午過來簽合同辦手續,老板悔得腸子都青了。

    辦好少爺交待的事情,阿虎回到車上,身上的氣息頓時一變,隨著車里的音樂,搖頭晃腦的哼唱著,愜意的不行。

    小樣兒,敢賣爺高價的人還沒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