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暴怒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老太太跑了一下午,跟林建兩個都在醫院樓下的小花園里休息,順道跟葉知秋聊點家常。從林建到省醫院看病,他們麻煩了葉知秋不知多少次,這萍水相逢非親非故的,不好好感謝一下她,老太太心里哪能過意的去?知道葉知秋是個實打實的大吃貨,老太太這次過來,特意給她帶了百十個咸鴨蛋,五十個松花蛋還有五十個土雞蛋,自己腌的蘿卜干大頭菜咸菜也帶了一小包,要不是怕把阿虎的車給弄髒,她還想給她逮只雞過來。

    葉知秋父母都是省醫院里的醫生,家庭條件很好,老太太真要送她錢或者別的貴重東西,她絕對不會收。她當初幫助林建他們,雖然又被美食誘惑之嫌,但更多的還是出于醫者本該有的仁善。瞧著林家老的老,小的小,唯一的壯年躺在病床上,不搭把手,她不過了自己心里那個砍。

    不光林墨一家,葉知秋還力所能及的幫助過其他很多人,結下許多善緣。

    “大閨女,這才幾個月沒見你,你怎麼瘦了這麼多?”老太太剛開始看到葉知秋時,都差點兒沒認出她來。葉知秋不僅身上瘦了兩圈,雙下巴也沒了,臉上的肉少了許多,原先的圓餅臉隱約可見鵝蛋臉的雛形,大概因為肉少了的原因,一雙眼楮看起來比以前大了不少,瘦歸瘦,整體看起來確實比以前漂亮多了。只不過,在老太太他們那一輩眼里,能吃是福,胖是好生養、富貴的象征,看到葉知秋瘦了,老太太不喜反憂。

    葉知秋才參加工作沒兩年,正是愛美的時候。以前長得胖,想美都美不起來,別人喊她胖球,她面上笑嘻嘻的答應下來,心里不是絲毫難過都沒有。家里親戚給她介紹了幾次相親對象,次次都被人嫌棄,說不自卑是騙人的。現在人瘦了,大家都說她變漂亮了,那些失掉的自信也慢慢拾回來了。

    “老太太也覺得我瘦了嗎?”葉知秋高興的笑道︰“說起來多虧了林墨給我說的那些瘦身湯,又好吃又有效,一會兒等林墨下來,我可得好好謝謝他。”

    “瞎鬧,讓我說還是胖點好看,瞧你以前多富態多好看。好端端的喝什麼瘦身湯,一會兒等墨墨過來,看我說他。”老太太拉著葉知秋的說,心疼道。老太太很喜歡葉知秋,如果不是因為她比林墨大了好幾歲,像她這麼善良能干的女孩,給她做孫媳婦不是正好嗎?

    “別,老太太你可千萬別說他,我還等著再問他要點兒美容養顏的食療方子呢。”葉知秋笑嘻嘻地說。省醫院里,老中醫不少,他們開的瘦身、美容一類的藥方,效果也有,可架不住太難吃,她就是再想漂亮也沒勇氣堅持下去。林墨給她說的那些食療方子就不一樣,就算效果稍慢一些,但是味道好又沒有任何副作用,讓她天天頓頓吃都沒問題。對一個吃貨來說,還有什麼比越吃越漂亮更幸福?

    另一邊,韓勛听完醫生的詳細解說後,怒氣沖沖的從辦公室里出來,將林墨拉到人少的地方,壓低聲音怒吼道︰“林墨,你能啊你,不僅肺炎讓你折騰出來了,還輕度營養不良,輕度體力透支,我要再把你帶到中醫那邊轉一圈,說不定還會再多點什麼氣血兩虛的毛病,你是不是還想再得肺癌死一次?”

    林墨自知理虧,低著頭小聲嘟囔道︰“你少咒我。”

    “我咒你?那你自個兒說說,你把你弟弟養得跟小豬崽似的,你自己怎麼就營養不良了?感冒生病為什麼不好好治療?怎麼就變成肺炎了?你說啊!”韓勛氣得快爆炸了。

    林墨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診斷出輕度營養不良,他平時從來沒在吃喝上虧待過自己,醫生解釋說是青春發育期挑食、飲食不規律、熬夜、過度勞累等原因造成的,貌似這些原因確實都有。至于肺炎,他之前就知道的,並不嚴重,吃藥已經好很多了。

    “你別低著頭不說話,你今天不給我解釋清楚,別想下這個樓!”韓勛心里又急又疼,林墨這份身體報告無疑觸動了他心底繃得最緊的那根弦。

    韓勛罕見的暴怒把林墨嚇到了,他低著頭輕聲道歉︰“我錯了,我以後一定好好照顧自己,你別告訴奶奶和爸爸行嗎?”

    “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不告訴他們,他們還以為你是鐵人呢!不告訴他們,他們能知道你有多能干嗎?能干的把自己的身體都毀了!你說他們要是知道了,得多高興自己有個孝順的兒子,能干的孫子啊!”居然還想逞強!在韓勛眼里,林墨現在這幅模樣完全就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他說完就拉著林墨往樓下走,林墨使勁掙扎,引來不少人側目。

    “韓勛,你發什麼瘋,你放開我。”韓勛的力氣本來就大,林墨如何掙得脫?

    韓勛滿腦袋里浮現的都是林墨病逝時的模樣,心底積聚的怒氣和恐懼讓他宛如一頭暴怒的困獸,不停地傷人傷己,直到耳邊听到林墨說‘你弄疼我了’,才忽然停下腳步。低頭看到林墨的手腕被他捏的紫紅,心底所有的怒氣全都化成了心疼。

    林墨看到韓勛眼底的不知所措,默默嘆息一聲,拉著他走出樓道口,走到一處無人的角落,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低聲說︰“韓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們家是什麼情況,如果我不辛苦一點,怎麼撐得起來?上輩子我爸爸受傷以後,只活了三年就去世了,他過世沒多久,奶奶也跟著去了。我怕他們再一次離開我,我想要改變他們的命運,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韓勛看著林墨眼底的傷痛,心底被怒氣漲得快爆炸的氣球好似被無形的針戳了一下,溜一聲所有的‘氣’漏光了。

    “我給你說過多少次了,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會跟你一起照顧他們,你怎麼就听不進去呢?”韓勛恨鐵不成鋼的用手指戳著林墨的腦門。

    林墨心想自己都三十多歲的人了,還被十幾歲的韓小人戳腦門簡直太丟人了,他拍開他的爪子嘟噥道︰“我自己……”

    韓勛冷哼一聲打斷他的話。

    林墨在他比刀子還銳利的目光下,敗下陣來︰“……我記住了。”

    “還有呢?”

    “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

    “還有呢?”

    “還有什麼?”林墨茫然看著他。

    “林小墨,我簡直要被你氣死了。”韓勛氣急敗壞道︰“以後有哪兒不舒服,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第一時間去治療,每天給我按時按點吃飯睡覺,店里的事情忙不過來就請人,你舍不得掏錢,你給我吱一聲,我給你出。”

    “吱什麼,我又不是老鼠。”

    “你說什麼?”韓勛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我說我以後都听你的,行了吧?”林墨第一次發現,原來韓小人是這麼的婆媽。

    “這還差不多。”韓勛鐵青的臉色總算好看了點。

    “那你不準把檢查報告給爸爸奶奶說。”

    韓勛挑眉道︰“理由。”

    “爸爸和奶奶馬上就要出國了,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林墨眨巴著漂亮的鳳眼看著韓勛,眼楮里很透著些苦苦哀求的味道。

    “不告訴他們可以,但我要留下來陪你。”韓勛生硬道,一副‘沒有商量余地’的樣子。

    林墨皺眉道︰“爸爸和奶奶在國外人生地不熟的,你不陪著他們怎麼行?”

    “不告訴他們也可以,我會跟他們一起出國,安排好人照顧他們再回來。”末了,還假假的補上一句︰“誰讓你不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偏要人管著你才肯听話。”

    “誰稀罕。”林墨小聲嘀咕。

    “林小墨,我現在鄭重告訴你,如果你以後再出現這種情況,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韓勛把臉湊到林墨面前,惡狠狠的宣布。

    林墨心里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你想做什麼?”

    “修個籠子把你關起來,直到把你關听話為止。”

    林墨瞪大眼楮︰“你開玩笑的吧?”

    “你要不信,盡管來試,看看我是不是跟你開玩笑。”把林小墨關起來,關在一個只有他看得見摸得著的地方,一直是韓勛心底最隱秘的欲望。

    林墨看著韓勛,他知道他此刻不是在說著玩,看著他眼底扭曲駭人的欲念,明明應該感到懼怕的,卻非但沒有恐懼,心底反而涌起絲絲甜意。林墨露出沒有一絲陰霾的、燦爛得近乎挑釁的笑容︰“別做白日夢了,我才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

    韓勛看著他的笑臉,瞬間呆滯,等回過神來時,林墨已經走遠了。他摸摸堅挺的鼻子,指尖赫然是鮮紅的液體。耤A居然流鼻血了!shit,太丟人了,幸好沒讓林小墨看到。

    韓勛擦干鼻血,快步跟上林墨,到了樓下找到林建和老太太,把檢查結果給兩人大概說了一遍。又給葉知秋寫了幾個美容養顏的藥膳方子,給奶奶治療支氣管炎的藥,然後離開省醫院。時間尚早,韓勛讓阿虎開著車載他們去錦城街上逛了一圈,哄著老太太去商場里買了一大堆衣服,既不讓老太太他們知道價錢,又不肯讓林墨掏一分錢。

    女人大概都是天生的購物狂,老太太一開始還很拘束,後來在導購小姐比喝過蜜糖還甜的嘴巴下,不知不覺就買了一堆東西。從一家四口人的衣服鞋子,到行李箱包,一應俱全。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話一點兒沒錯,老太太換上時髦的呢子大衣,穿上嶄新的牛皮鞋,配上白皙的皮膚富態的長相,和導購小姐幫她精心梳理的頭發,哪里還像個農村里走出來的老太太?比錦城里那些正兒八經的官太太還體面三分!

    老太太活了一輩子還沒穿過這麼好這麼體面的衣服,樂得再舍不得脫下來,回家的路上把韓勛一陣好夸。林墨在旁邊听得酸溜溜的,韓小人什麼的,果然最討厭了!盡搶他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