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對比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晃神的那功夫,林墨已經把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就算暫時決定不出國,他這幾天也要陪爸爸去錦城,沒時間去店里。午餐暫時還是由谷嬸和王嬸掌勺,鑒于她們倆炒大鍋菜的技術不好,林墨讓她倆多做燒菜和炖菜,肉和每份菜的分量都多一點,如果有客人問起來,就稍微解釋一下,等過完這幾天就好了。

    送走谷嬸母女,已經五點過快六點了,這個點兒再去睡覺就太晚了。老太太有點期待又有點緊張的去收拾出國的東西,林墨讓韓勛幫他淘米,在爐子上熬了一小鍋八寶粥。又生火隔水蒸了幾個自家種的土豆,等土豆熟了,就著灶膛里的火,隔水蒸了一大缽蛋羹,等蛋羹快熟的時候,舀兩勺子臊子肉放上面,再蒸片刻,臊子肉完全融在蛋羹上,撒上少許蔥花,一大份噴香爽滑的蒸蛋就做好。

    將蒸熟放冷的大土豆去皮切絲,拌上少許鹽和花椒粉,等灶膛里的余火將油熱好,再把適量的土豆絲放進去,用鏟子一個接一個壓成餅狀,在土豆餅兩面撒上蔥花,將蔥花壓到餅子,煎至兩面金黃。

    夾上一盤老太太腌的泡菜和一小碗咸蘿卜干、大頭菜,那紅彤彤的色澤,光看著就覺得十分開胃。

    林書起床看到土豆餅和蛋羹高興壞了,飛快刷過牙,洗了臉,端著熱乎濃香的八寶粥咕嘟咕嘟喝上一大口,發出一聲無比滿意的呻吟。再拿一個土豆餅,咬一口,外酥內嫩。來一大勺蒸蛋,又嫩又滑,細小的肉末入口化渣,兩種味道完美的結合在一起,說不出的鮮美。

    林家一向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林建喝了幾口粥以後,對林書說︰“小書,今天爸爸、奶奶和你哥都要去錦城,現在還不清楚什麼時候能回來,你中午和晚上都在鋪子上吃。晚上回家了,記得喂雞,做作業。如果我們今天晚上趕不回來,你晚上睡覺之前,記得檢查院子門鎖好沒有,院子里的燈也別關。如果有人敲門,記得先問清楚是誰了才開門,要是不認識的人,千萬別開門,知道嗎?”

    林書的小臉一下就垮下去了,悶悶不樂的點頭︰“哦。”

    “要是有什麼事情記得去找你三爺爺,如果是學校的事情,就找龐校長或者你杜叔叔都可以。”林建愛憐的摸摸小兒子的腦袋︰“別嘟著嘴了,晚上作業做完了準你看一個小時電視。”林建對林書管教很嚴,讀書期間除了周末都不準他看電視。

    果然,一听爸爸答應讓他看電視,林書的臉色稍微好了點。

    “如果我們這兩天都沒法趕回來,你就都在鋪子上吃飯,晚上八點鐘,我會準時打電話到你三爺爺家,你去他們家接電話。要是你一個人在家害怕的話,就去你三爺爺家住,一會兒你哥會去跟他說的。”

    林書听完嘴巴再次撅了起來,臉色比剛才還難看。

    林墨說︰“爸爸,不用那麼麻煩,韓哥不是有手機嗎?一會兒讓小書抄一個號碼,下午回家了就給我們打電話。”

    林書皺著小胖臉說︰“那你們能早點回來嗎?”

    “我們會盡量快點回來的,”林墨笑道,“別不高興了,我給你買新衣服回來怎麼樣?”

    林書低聲嘟噥︰“好。”其實他不想要新衣服,他更想跟爸爸哥哥他們一起去錦城。可他是大人了,要听爸爸和哥哥的話。

    “再給做一份可樂雞翅?”林墨最見不得弟弟不開心了。

    “那是什麼?”林書平時零花錢不少,但是被哥哥時不時做的各種美食,和韓勛讓人帶來的進口零食養刁了嘴巴,哪里還會去學校小賣部買幾毛錢一包的小零食。小家伙連可樂都沒喝過,哪知道什麼可樂雞翅。

    “好吃的,你乖乖听話,我回來就給你做。”

    林書塞了一大口蒸蛋,不滿道︰“哥,我現在已經是大人了,別總拿哄小孩兒那套哄我。”

    “哦,是嗎?那算了,我就不做可樂雞翅了,反正你已經是大人了,不用哄都會听話的,對嗎?”

    林書一听到嘴的雞翅飛了,急了,忙說︰“那你還是哄我吧。”

    大伙忍不住大笑起來,林書鬧了個大紅臉,低著頭,只差把胖臉都埋進碗里了,他默默想,幸好韓壞蛋听不懂他們說什麼,不然丟臉就丟大了。

    吃過早飯,林書磨磨蹭蹭半天,終于戀戀不舍的騎著小自行車去了學校。林墨跟韓勛一塊兒去了林常青家里一趟,把事情經過大概給林常青說了一遍,順便給老太太和林建開了一張證明。蓋好戳,回到家里,阿虎已經到了。他昨晚接到韓勛的電話後,就連夜趕到了L縣,還去小食館吃了整整十籠小籠包才過來。

    老太太想著還要回家,就按照阿虎說的,帶上辦護照需要的那些證件,坐著車一起去了錦城。

    到地方已經是上午十點過,阿虎載著老太太和林建去指定地點辦理護照相關手續,工作人員見韓勛和阿虎衣著言行舉止都很是不同,又听其他同事說他們是開著大奔過來的,本身還是M籍華裔,哪里敢怠慢。不一會兒就幫林建和老太太把該弄的資料弄好了,並熱情的告訴他們,如果審核沒有問題,三天後他們就能來拿本了。

    辦好這些事情,差不多到飯點了。阿虎早就已經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訂好了餐,直接載著大家一起過去。

    老太太哪里見過這麼漂亮的地方,一到門口,看著里面金碧輝煌的裝飾,立馬就漏了怯。

    林墨看到了,微微笑道︰“奶奶,走吧,沒事兒。”

    老太太飛快的看了眼,周圍的服務員都一副笑眯眯的模樣,眼里充滿了熱情,絲毫沒有瞧不起他們的樣子,才松了一口氣,跟林墨一塊兒推著林建走了進去。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他們很快來到阿虎預定的包間。待他們入座,服務員們魚貫而入,將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端上桌。

    “乖乖,這些菜可做得真漂亮。”老太太由衷贊美道。瞧瞧中間那道菜,那鳥兒做得跟真的一樣,不知道吃起來什麼味道哦。還有那螃蟹,那蝦,個頭可真大,她活了這麼多歲數還沒見過那麼大的。

    韓勛難得听懂了老太太一句方言,他笑著說︰“它們也就看著漂亮,要我說,還沒墨墨做的好吃。”

    老太太一听,頓時眉開眼笑,用蹩腳的普通話問︰“真的?”

    “我騙您干嘛?不信您嘗嘗。”韓勛說著,給老太太夾了一塊兒太白醬肉,也給林建夾了一塊兒。

    老太太嘗過以後說︰“乖孫,這肉的味道跟你去年做的那些醬肉差不多啊。我覺得你做的比它這兒的更好吃。”怎麼個更好吃法,老太太形容不上來,就是覺得林墨做的吃起來比這兒醬香更濃,肉更有嚼頭。林建非常客觀公正的點點頭以示贊同。

    林墨笑道︰“那你們再嘗嘗別的,看看是我做的好吃,還是這做的好吃,要是有喜歡的,我回家再給你們做。”

    韓勛讓阿虎點了近二十個菜,有家常風格的,也有高端精致的,家里條件有限,林墨做的最多的就是些家常菜,像那些蟹啊,大龍蝦啊,他都沒做過。

    老太太听林墨這麼一說,心里的緊張感頓時消失的一干二淨,拿著筷子毫不猶豫的挨個品嘗,點評,吃了一圈以後,老太太得出的結論是——那些以前吃過的,都沒她乖孫做的好吃;沒吃過的,要是讓她乖孫做,肯定更好吃。

    老太太原本還覺得韓勛點了太多菜,他們統共才五個人那吃得下,結果阿虎一個人就消滅掉了2/3,最後桌上只剩下中看不中吃的配菜。

    老太太頗為惋惜的看著那只漂亮的鳥兒︰“看著跟真的一樣,結果只是個蘿卜,還佔了半個盤子,太不劃算了。還有那冬瓜盅也是,好好的冬瓜,雕得那麼漂亮,讓我都不敢吃了。”

    林墨笑道︰“要把蘿卜冬瓜雕得這麼漂亮,人家也是下了大工夫的。”林墨做菜不錯,但是畢竟是野路子出生,在這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刀工上就遜色許多。

    “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兒,下再多功夫也沒意思,還不如把味道做好點實在。”老太太很是不贊同。

    韓勛只听懂了半截,附和道︰“奶奶說得太對了,還是我家墨墨最實在。”

    林墨暗地里踢了他一腳,用眼神警告他別太過分了。

    韓小人裝作一臉吃痛的模樣,無恥的告狀︰“奶奶,墨墨踢我,您說我說得不對嗎?”

    “對,當然對了。墨墨,可不許欺負你韓哥。”

    “……”奶奶,您老哪知眼楮看到是我欺負他了?

    阿虎打著飽嗝,在心里默默說了一句︰踢得好。

    離開酒店,大家來到省醫院,林墨提前給葉知秋打過電話,讓她幫忙排了號。他們到了以後,林建就開始挨項檢查身體指標。不僅林建檢查,老太太和林墨也被韓勛要求做了全身體檢。

    林建的體檢結果顯示,骨傷愈合良好,隨時可以安排手術拆除鋼板,其他身體各項指標一切良好。韓勛讓阿虎先把林建的X光片和檢查結果送去M國,好讓那邊醫生安排手術方案和時間。老太太的體檢報告顯示除了血壓有點偏高,支氣管輕微炎癥外,其他各項均為良好。

    相比起來,林墨的身體狀況就比較堪憂了。韓勛在旁邊听醫生講解完他的體檢報告,眉頭皺得都能夾死蒼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