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安排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一夜好眠,凌晨四點半鬧鈴剛響,林墨就醒了,他本來不想吵醒韓勛,可韓勛跟八爪魚似得把他纏得死緊,他剛一動,他就行了。

    韓勛剛醒,卻一點也不迷糊,他看了眼窗外,小聲說︰“天還沒亮,你這麼早起床干嘛?”

    林墨推推他,同樣低聲道︰“一會兒冬梅姐和谷嬸要過來,我有事情要跟她們說,你快放開我。”

    “不放!”韓勛把人摟得更緊了,心里暗想,大晚上的去見什麼女人,有什麼事情白天說不行嗎?他才不承認他是吃醋了!

    “外面那麼冷,你出去又該咳嗽了,有什麼事情你跟我說,我幫你傳達也是一樣的,反正谷嬸也認識我。”

    “我穿厚點沒事,我還要听她們說店里這幾天的經營情況,你听了也不懂。今天要跟爸爸一塊兒去錦城,還不知道能不能當天回來,而且如果護照辦下來,爸爸就該去M國了,他一個人去我不放心,有些事情,我得具體跟她們說一下。你快點放開我,不然來不及了。”

    “別動,火都讓你扭出來了”。韓勛的聲音里夾雜著低沉的欲望。

    林墨僵了一下,果然感覺到腿根上有個硬熱的大家伙,臉上升騰起一縷熱氣,磨著牙惡狠狠道︰“禽獸。”

    “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辦了,讓你知道什麼是真禽獸。”韓小人低聲在林墨耳邊威脅道,粗重的鼻息噴灑在他耳朵上,臉上的紅暈開始不斷擴散,少年人敏感的身體也開始有些意動。

    “別鬧了。”林墨盡量穩住聲音,不讓韓勛發現他的異樣。

    韓勛見好就收,也不想真惹惱林墨,便指著自己的嘴唇說︰“那你親我一下,我就放開你。”

    林墨飛快在他嘴上啄了一下,韓勛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就親完了,他哪能滿足,當即就不滿道︰“林小墨,你這太敷衍了,不行,必須重新來過,不然休想我放開你!”

    林墨可不想待會兒出去嘴巴紅紅的,被人瞧出異樣,便裝出難受的聲音,假意咳嗽兩聲,再艱難的說︰“你快……咳,喘不過氣了……”

    話音還沒落下,韓勛就立馬松開了手,焦急地問︰“你沒事吧,你別動,我去開燈……”忽然懷里一空,回過神來,林墨已經跟條小魚似的溜下床了。

    韓小人氣得磨牙︰“林小墨,你騙我!”

    林墨打開電燈,邊哆哆嗦嗦的穿衣服,邊笑道︰“兵不厭詐,誰讓你貪心不足的。”

    韓勛看著他得意洋洋的小模樣,心里本來就沒多少的氣,瞬間就不見了,搖搖頭嘆息道︰“哎,真是拿你沒辦法,都讓我給慣的。”

    “快別肉麻了,少往你臉上貼金。”

    “我說的都是實話。”韓勛慢悠悠從床上坐起來,開始找衣服穿。

    “這麼早,你起來做什麼?”

    “你走了,我能睡得著嗎?我陪你一起吧。”韓勛見林墨沒穿幾件衣服就要往外走,聲音立刻提高了八度︰“林小墨,你就穿那麼點兒?是不是還嫌咳得不夠難受啊?”說著,快步下床,把自己的大衣給林墨披上。

    韓勛的衣服是手工定制的羊毛大衣,看著不是很厚,卻非常暖和。林墨本來已經穿了一件內衣,兩件奶奶給他織的毛衣,外兼一件厚厚棉絨外套,再罩上韓勛的大衣,整個人都快裹成大棉球了。襯得他蒼白的臉越發瘦小,韓勛看著非常心疼。

    “就這樣穿著,不準脫!”他語氣異常嚴肅,完全沒有商量的余地。

    “那你穿什麼?”林墨問道,韓勛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毛衣,再暖和也是有限的。

    “樓下旅行箱里有衣服,我下去穿就行了,你穿著不許脫。”韓勛有點懊惱自己不夠心細,居然都沒想到給林小墨買些暖和衣服送過來。否則,說不定林小墨根本就不會感冒。

    林墨拗不過他,只好穿著他的衣服,跟他快速走到樓下,韓勛正在旅行箱里找衣服穿的時候,外面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舒服的窩在林書床腳睡大覺的小胖狗微微動了動耳朵,身體在被子下拱了拱,又呼呼的睡著了。

    林墨打開門,小聲跟谷嬸、林冬梅寒暄兩句,兩人輕手輕腳的將自行車推進了院子里。林墨將他們迎進小客廳,見她們凍得臉色有些發白,便說︰“我把電火爐給你們烤上,要暖和點。”

    谷嬸忙擺手道︰“不用,不用,烤過火出去更冷。”

    林墨想想也是,就沒開電火爐。韓勛已經先一步換好衣服,看到谷嬸熱情的打了聲招呼,看了眼林冬梅,雖然心里早就已經知道她了,卻沒有打招呼,等林墨給他介紹過以後,才互相簡單的認識了一下。

    早上時間緊,林冬梅母女還趕著要去店里忙,簡單寒暄過後,谷嬸解開衣扣,從特意縫在外套上大口袋里拿出一疊用橡皮筋扎好的錢,遞給林墨。

    林冬梅掏出一個自己用草稿紙訂小作業本和一小疊單據,遞過去︰“林墨,支出和收入我都按照你的要求記在這上面了,余叔和簡叔這幾天送貨的單據都在這兒,你自己對吧。”

    “嗯,好。這幾天我沒去店里,真是辛苦你們了。”

    林冬梅皺眉道︰“辛苦也還好,就是你沒在,中午訂出去的午餐,我們幾個做不出你做的那個味道,有些學生都有意見了。”

    老太太睡眠淺,林墨他們起床下樓的時候,她就已經醒了,她推開門問道︰“什麼有意見了?”

    林冬梅把剛剛說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林墨說︰“這個月的訂餐已經訂出去了沒辦法,實在不行,就把菜的分量加多點,到下旬的時候,給他們說一聲,我們不預定午餐了。”他沒在的這幾天,都是谷嬸和王嬸在頂著做午餐,她們倆平時在家自己炒幾個菜味道也還過得去,做大鍋飯就不行了。

    林冬梅驚訝問道︰“為什麼?”谷嬸也是一頭霧水,不解的看著林墨。

    “韓哥幫我爸爸聯系了M國的醫生,到時候,我得陪爸爸一起出國,最快估計都得春節才能回來……”

    林墨話沒說完就被老太太打斷了︰“誰說讓你陪你爸爸去了?我昨晚上已經跟你爸爸商量好了,我陪他去,你在家里照顧小書和鋪子。家里用錢的地方還多,生意不能斷。”如果可以,老太太何嘗不想她的乖孫跟別的孩子一樣,背著書包上下學,安安心心的讀書。可家里條件不允許啊,家里就那麼點存款,還不夠還銀行貸款,現在兒子要出國去治療,沒個十好幾萬絕對不夠。雖然韓勛已經答應幫他們,可這筆錢不是小數目,早晚也得還上。生意要是做不下去了,他們上哪兒去湊這筆錢?

    要不是因為店里生意好,老太太也不敢那麼輕易就開口勸兒子去接受治療,這樣一來,無論如何,小店的生意都得做下去。

    老太太一輩子去的最遠的地方就是錦城,連省都沒出過,就直接出國。那些紅頭發綠眼楮跟妖怪一樣的外國人只在電視里看到過,一口嘰里咕嚕的鳥語听都听不懂,她心里怎麼可能不緊張不害怕?可是為了兒子,為了這個家,再多的怯怕也要收起來。

    “正好我老婆子還沒出過國呢,”老太太對林墨說︰“你以後有的是機會,可不許跟我搶。”

    谷嬸和林冬梅听到老太太要出國,還是去M國,那嘴巴張得都能生吞個雞蛋下去了。

    細數青桐村里最有出息的就林海最有出息,他前年出錢讓林常青老兩口出了趟京城,三奶奶回來以後最愛干的就是把拍的照片拿出來給大伙顯擺,每次一听她說京城的高樓、京城的小轎車、京城的主席像、京城的萬里長城……大家就羨慕的不得了。

    乖乖,這可是出國……谷嬸和林冬梅看了看老太太,再看看韓勛,心里不禁感慨,這就是命。

    村里人見林建腿摔斷了,又欠了一屁股債,老婆還跟人跑了,這個家早晚得散。哪知,轉個身林墨就賺了大錢將整個家支撐起來,現在又遇上了貴人。這得多好的運氣,才能遇到一個如此手眼通天的貴人啊?

    谷嬸想著之前還讓韓勛洗菜,擇菜,刷盤子,心底生出一絲惶恐。抬頭看著韓勛溫跟之前一樣和熱情的笑臉,又覺得自己想多了。

    林墨想了想,這確實是個最好的辦法。且不說他舍不得下這兩個月的收入,鋪子的事情他已經跟韓勛說了,想要真正開起來,也不是光買下來就可以了的,也得需要時間裝修鋪面,張羅人手不是?如果,他能留下來,正好可以處理這些事情。

    韓勛听了半天,大概有點明白老太太的意思。他先是有點失望林墨不能陪他去M國,過後,一想叔叔和奶奶都不在,要是再把小胖墩打包寄出國,那家里不就只剩他和林小墨兩個人了?

    完全沒有人打攪的二人世界,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兒嗎?韓勛的目光掃過沙發上的大背包,嘴角的弧度再也抑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