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夜話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晚上,林書在房間里烤著電熱爐子做作業,阿灰趴在他腳邊悠閑的搖晃著尾巴。林墨喝過中藥,早早窩進被子里看書。韓勛在樓下不遺余力的給林建和奶奶介紹國外的趣事,听著听著,他們潛意識里的緊張感褪去很多。

    到了九點半,林書把所有作業都做完了,跑到樓下廚房,很快從灶膛厚厚的草木灰里掏出三個大紅薯。灶膛里的余溫將大紅薯烤得透透的,灰很厚,紅薯皮一點都沒有烤焦,這會兒拿出來溫度剛剛好。林書知道韓勛還在小客廳陪爸爸和奶奶說話,猶豫了一下,還是給他送了一個去。

    看他那樣就知道他肯定沒吃過烤紅薯,才不是因為韓壞蛋送給他的那些零食和玩具,他才不稀罕!

    韓勛從別別扭扭的小胖墩手里接過烤紅薯,別說,他還真沒吃過這東西。在小胖墩的‘指導’下,撕開皺皺的表皮,紅色的糖水頓時流了出來。

    “快吃,快吃!就那個最甜最好吃。”林書催促道。

    韓勛大口咬下去,果然如林書說的那般,非常甜,熟透的紅薯吃起來軟軟的,有點糯,唇齒間縈繞著一股淡淡的香味。一口咽下去,韓勛不禁豎起大拇指︰“好吃!”

    林書得意的揚著小下巴︰“那當然,這可是我哥哥烤的。”

    “你手里那塊紅薯,是給你哥的?”

    “嗯。”

    “走,我們一起給你哥哥送過去。”

    “……”林書得意的小臉頓時垮了下去,能說不嗎?

    韓勛跟林書一起上樓,他敲了敲房門,只听林墨在里面說︰“鑰匙掛在門上,自己開門進來吧。”

    聞言,韓勛擰開鑰匙,林書溜一聲就溜進了屋子里,阿灰緊隨其後,小胖墩獻寶似的抵上打紅薯︰“哥,給你。”

    紅薯是用炭火煨出來的,從中醫的角度來講,吃了容易上火。他現在感冒沒怎麼好,可不敢吃,看韓勛手里拿著半個烤紅薯,搖頭道︰“我現在不能吃,你和韓哥分著吃吧。”

    林書乖乖點頭,‘哦’了一聲,一屁股坐在離林墨最近的床沿邊上,韓勛看著只能磨磨牙,很不爽的坐在他身後。

    “哥,你身體不舒服就別看書了,等好了再看,要勞逸結合。”林書啃著大紅薯說。

    林墨合上課本,笑道︰“知道了,小管家公。”林墨雖然一開始把課本上的東西忘得一干二淨了,但是在過去近一年的時間里,幾乎一有空就會抽時間看看課本,書上筆記記得很詳細,再加上初中的課程再難也難不到哪兒去,他好歹還是有那麼點底子,語文、英語都不成問題,數學和物理還有其他科目看看書,做做練習冊,慢慢的也就都會了。目測明年回學校復習一學期,考上市一中問題不大。

    “哥!”林書稍微提高了一些聲音,顯然對‘小管家公’這個稱呼不太滿意。

    林墨戳戳他的腦門︰“該勞逸結合的是你,不是我,一做題就忘記時間,小心以後患上近視,有你後悔的。”

    林書把一塊兒啃過的紅薯皮丟給阿灰,阿灰興奮的用爪子扒拉著,小胖狗剛才吃得飽飽的,肚子不餓就直接把紅薯皮當成玩具,又是餃又是撲的,玩得非常開心。

    “哥,哪有你這樣的,你不是應該鼓勵我多看書多學習的嗎?”

    “可是你都快變成小書蟲了,也不見你跟別人一起玩,簡直都不像個孩子。”林墨希望林書可以像別的小孩子一樣有個輕松愉快的童年,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

    “我在學校也有跟同學一起玩啊,回家了要好好完成家庭作業,怎麼能總想著玩兒呢?哥,你這種想法是不對的。”林書小大人似的搖頭晃腦,一臉不贊同的模樣。

    林墨笑道︰“行行行,你愛怎麼著怎麼著,不過一點,得保護好自己的眼楮知道嗎?該放松的時候,要好好放松。”在王艷艷鬧出那些丑事之前,林書其實也時常跟村子里那幾個同齡的小孩兒一起玩,自從王艷艷和爸爸離婚以後,他只要回家就悶在家里,能不出門就不出門,林墨多少有些擔心。現在見林書提到學校的同學,一臉輕松,他就徹底放心了。

    “知道了,哥,你都說了多少遍了,簡直比奶奶還 隆!br />
    林墨直接敲了他一個爆栗子︰“真是白疼你了。”

    林墨跟林書說話都用的方言,韓勛听得雲里霧里的,臉上的怨念都快具象化了。啃完紅薯,手不老實的伸進被子里,悄悄抓住林墨的腳腕,手指曖昧地摩挲他的腳心。林墨先是一驚,隨後臉‘轟’得一下就紅了,他狠狠瞪了韓小人一眼,韓勛得意一笑,不僅沒有放開的打算,還摸得更起勁了。林墨本來就特別怕癢,被韓勛這麼一弄,酥麻的感覺直沖頭頂,差點忍不住呻吟出聲。他恨不得一腳踹飛韓小人,偏偏當著弟弟的面兒,只能忍著。

    “時間不早了,你跟韓哥一起去洗漱,早點睡覺,明天還要早起去學校。”林墨盡量穩住聲音說。

    林書嘟噥道︰“你剛剛還說要讓我多玩,哥,你就讓我多陪你玩會兒唄。”

    你再玩兒,你哥就要被人玩瘋了。

    林墨只能昧著良心說瞎話︰“我剛才喝了藥,有點困。”

    心疼哥哥的小胖墩立馬站起來︰“那我去洗漱了,哥,你早點睡。”扭頭小大人似的對韓勛說︰“韓哥,我哥感冒了,你晚上可不能搶他的被子。”

    韓勛笑著放開林墨,不著痕跡地把手從被窩里伸出來,“放心吧,你哥跟我一起睡,我一定把他伺候的好好的。”

    林墨怎麼听都覺得韓小人那‘伺候’兩字兒別有深意,簡直恨不得蹦起來踹他兩腳,一張臉更紅了,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林書哪壺不開提哪壺,面帶擔憂地問︰“哥,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又發燒了?”

    韓小人唯恐天下不亂,眼帶戲謔地附和道︰“是啊,這麼紅,來,讓我看看是不是發‘燒’了。”

    居然把‘燒’字念成平舌,絕對是故意的!

    林墨狠狠拍開他蠢蠢欲動的手,“我沒事,你們趕緊去洗漱吧。”

    混蛋,你給我等著,一會兒讓你好看!林墨惡狠狠地瞪著韓勛。

    韓勛心有靈犀的笑著做了一個口型︰我等著。

    因為臨時決定明天要去錦城,林建和老太太都早早收拾,準備睡覺。林書簡單洗漱一番,上樓給哥哥道了一聲晚安,喚著阿灰一起回房間睡覺。

    韓勛洗了個熱水澡,只穿著內衣飛快跑到樓上,關門反鎖,然後裝作哆哆嗦嗦的樣子,麻利的鑽進暖和的被窩里,厚顏無恥的說︰“林小墨快讓我抱抱,凍死我了。”

    “你頭發還是濕的。”林墨自動濾過他的要求。

    “沒事兒,一會兒就干了。”韓勛緊緊貼上去,一把將林墨抱個滿懷。意外的,林墨並沒有推開他,就那樣乖乖任他抱著。韓勛頓時心花怒放,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後面去了。

    林墨看著他一臉傻笑,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出息。”說完,伸手環在韓勛的腰上。

    昏黃的燈光下,兩人微笑著凝望對方,誰都沒有說話,靜靜地听著彼此的心跳,和窗外微風細雨的沙沙聲,感覺從未有過的安心踏實。

    可惜韓勛沒享受多久美人在懷的感覺,腰上的軟肉就被人擰成了麻花,他疼得直吸氣︰“林小墨,你干嘛?快點兒放手,疼死我了!”

    林墨不僅沒放還加重了三分力道︰“活該,誰讓你剛才使壞!”

    “你再不放開,信不信我撓你?”

    “不信!”林墨故意咳嗽幾聲,有恃無恐的模樣氣得韓勛牙癢癢。

    “算你狠。”大丈夫能屈能伸,韓勛立刻可憐兮兮的求饒︰“媳婦兒,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放過我吧。”

    林墨目光不善的盯著他︰“誰是你媳婦兒?你才是我媳婦兒!”

    誰是誰媳婦兒,那得上了床才知道,只有墨墨這個小笨蛋才會在這上面糾纏。韓小人很沒有誠意的附和道︰“行行行,你說了算,我是你媳婦兒行了吧?親愛的,快點把你尊貴的爪子松開,你媳婦兒都快被你擰死了。”

    林墨小小哼了一聲,頗為不滿的放開他,起身下床從衣櫃里翻了一條干淨的枕巾丟給韓勛,“快把頭發擦干,小心感冒了有你好受的。”

    韓勛從床上坐起來,笑道︰“就知道我們家墨墨最關心我。”

    林墨窩回床上,“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我哪兒貼金了,我都說的是大實話,如假包換。”韓勛細心的幫林墨掖好被子,一邊擦頭一邊問︰“林小墨,你剛說你想開火鍋店?”

    林墨沒想到他剛剛不過提了那麼一下,韓勛居然還記得。心里微微一暖,點頭道︰“是啊,小食館那邊雖然也賺錢,但是跟做火鍋比起來,太辛苦了,賺的錢也沒那麼多。”

    “那你打算開在哪兒?店找好了沒,錢夠不夠?”韓勛其實更想說,‘開什麼店,以後有我養你’,但是,他知道,如果他敢說這話,林墨肯定立刻跟他翻臉。

    韓勛有時候其實也很矛盾,他一方面簡直恨不得修一間金屋把林墨永遠藏在只有他一個人看得到的地方;一方面又希望看到林墨認真工作時,露出的那種滿滿的自信和發自內心的開心。林墨是驕傲的,韓勛又何嘗不是?如果林墨圖長著一張精致完美的臉,怎麼可能值得他心心念念兩輩子?兩相權衡,韓勛覺得與其將林小墨圈養起來,不如給他一片自由的天空,任由他發揮,他相信以他的能力,早晚可以站到與他並肩的位置。唯有這樣,他們才能夠長長久久的走下去。

    林墨大概說了一下自己的計劃,末了,問道︰“我現在沒有開店的錢,只能先問你借,行不行?”

    “咱倆誰跟誰?用得著說‘借’字兒嗎?你看中哪間店鋪,明天跟阿虎說一聲,讓他去買就行了。”

    林墨冷臉道︰“如果你這麼想的話,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

    韓勛沉默片刻,扔掉手中的枕巾,有些不高興道︰“林墨,你就一定要跟我算得這麼清嗎?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男朋友。”林墨垂下眼楮,避過韓勛眼底的受傷,低聲解釋道︰“正因為這樣,我不希望我們之間參雜太多利益。”

    韓勛驟然握緊雙拳,聲音透著冰涼︰“說了半天,你還是把我當成跟陳俊曦一樣的人。林墨,你摸著你是良心想想,我是那種人嗎?”

    林墨本來還有點心虛,一听他提陳俊曦,心里生出一股邪火,轉身夠著手把電燈關了,背對著韓勛一言不發。韓勛也生氣,索性也拿背對著他。兩人誰都沒有說話,熱氣不斷從兩人背後的大縫隙里散出去,冷氣不斷鑽進來,沒一會兒林墨就撐不住了,小聲咳嗽起來,開始還斷斷續續的,後來越咳越厲害,咳到後面簡直是撕心裂肺了。

    韓勛嚇了一大跳,哪里還顧得上生悶氣,轉身將林墨抱在懷里,感覺他背上一片冰涼,又是心疼又是生氣︰“該,讓你跟我賭氣。我去給你倒點熱水。”

    林墨稍微緩了一下,側過身,拉著韓勛的手臂,甕聲甕氣地說︰“不用,咳咳,我暖暖就好了。”

    林小墨這是服軟了?

    黑暗中,韓勛無聲的咧咧嘴,把人抱得更緊了。兩個血氣方剛的少年窩在厚厚的被子里,一會兒功夫被窩就重新熱乎起來,林墨也漸漸止了咳。

    “你咳得這麼厲害,明天去省醫院那邊再看看吧。”韓勛有些擔憂道。

    林墨的腦袋剛好窩在韓勛的頸窩里,听他說話有種嗡嗡的感覺,剛才煩亂不爽的心情好像一下就平靜下來,異常的安心,下意識像只貓兒似的蹭蹭,輕聲道︰“沒事,我已經好多了,再喝點藥就行了。”

    韓勛不高興的提高了聲音︰“都咳成這樣了還叫沒事?明天必須跟我去做檢查。”

    林墨低聲‘嗯’了一聲,半晌沒說話,就在韓勛以為他已經睡著的時候,卻忽然听見他說︰“爸爸的事情,謝謝你了。”

    “沒事兒,我不都說過的嘛,你爸爸就跟我爸爸一樣,我會跟你一起照顧他們的。”

    林墨沉默片刻,輕聲說︰“我沒有把你當成別人,我只是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們的關系公開了,不想我和我的家人被人瞧不起。”

    韓勛顯然沒想到林墨會這麼說,怔愣片刻,輕笑道︰“傻瓜,干嘛管別人說什麼?你累不累。以後要有人敢說三倒四,我就是你包養我的,行了吧?”

    “你就不怕你爸打斷你的腿?”林墨被他逗樂了。

    “不是還有我老媽嗎?我爸要真敢打斷我的腿,我媽就敢把他敢去外面睡大街。”

    “真的假的?你媽這麼厲害?”林墨好奇道。

    “我騙你干嘛,我爸也就只敢凶一下我們這群小的,只要我媽一發話,他就蔫了。別看我媽是大家閨秀,真要發火了,我爸那黑道頭子都得退避三舍。”韓勛比較怕他爸爸,一想到他爸爸到了媽媽面前那副熊樣,就忍不住幸災樂禍。

    “你們家還做黑道生意?”

    “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早洗白了,現在我爸已經不管事兒了,都是我大哥在經營,我二哥從旁協助,我三姐和四姐前兩年畢業了,不想留在家族企業,現在都在華爾街撈金,我二哥也想退出來自己創業。”韓父年輕的時候忙著工作,家里幾個孩子都是韓母在帶,她把他們教得很好,兄弟姐妹之間感情極好,而且各自都非常優秀且驕傲,每一個人都想憑自己的努力闖出一片天地,而不是緊盯著祖輩那些財富不放,爭得死去活來。就憑這一點,韓父就得給老婆記個特等功,更何況他們倆本身感情就相當好,很少有紅臉的時候。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我當然是留在Z國發展啊,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韓勛笑道︰“有沒有很感動?”

    “屁。”林墨別扭道,遲疑片刻,問︰“那萬一你媽媽不肯接受我們,怎麼辦?”萬一要像田卿玉那樣,還不得要了他的小命?

    “怎麼可能?我媽一向最疼我了,而且她最看得開,絕對不會為難我們的。”當初爸爸不太喜歡大嫂是金發碧眼的白種人,後來還不是被老媽幾句話就說通了?現在伸長脖子等長孫出生、孩子還沒生就跟親家為孩子的名字爭得臉紅脖子粗的人,不是他是哪個?

    “我先別擔心我爸媽的問題,我還擔心你爸爸和奶奶不肯接受我們呢。”

    林墨不僅沒說些寬慰的話,還涼涼的開口︰“是哦,萬一他們要是不接受,我們該怎麼辦呢?要不我們趁早分了吧?”

    韓勛瞬間咬牙切齒道︰“林小墨,你是成心氣我呢?”

    “這你都能猜到,真是太聰明了。”林墨忽然覺得逗逗韓小人著急,好像挺好玩的。可是為什麼會有種欺負小孩的感覺呢?真是……

    不要太過癮了。

    “林小墨!”韓勛被耍了,氣得直想把懷里的小混蛋拖出來撓一撓,結果倒好,他還沒消氣呢,林小墨居然就這麼睡著了。

    算了,明天再找他算賬吧。

    黑暗中,韓勛輕輕在林墨嘴上啄了一口,心滿意足的緊緊摟著他。

    嗯,好像有什麼關鍵的東西忘掉了。韓勛迷迷糊糊地想著,漸漸沉入夢鄉。被徹底遺忘的背包,寂寞的呆在冰冷的沙發上,跟肚子里的潤滑劑一起發出無聲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