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說服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不僅來了,啃了本來屬于他的肉骨頭,還用骨頭拐走了他的寶貝小狗。林書看著在韓勛旁邊搖尾乞食小胖狗,後牙槽都快咬出血來了。

    “小書回來了?”林墨笑道︰“你去跟爸爸奶奶說一聲,飯菜已經好了,讓他們洗洗手,馬上就能吃飯了。”

    “哦。”林書磨磨蹭蹭沒有走,目光在他哥和韓勛之間來回掃視,仿佛在問︰他怎麼又來了?

    林墨直接無視了弟弟的眼神,一邊盛排骨湯,一邊催促林書︰“快點去,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金沙玉米,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香甜酥脆的金沙玉米稍微挽回了一點林書失落的心情,他悄悄瞪了韓勛一眼,不想被韓勛逮個正著,小胖臉頓時充血,蹬蹬蹬跑了出去。

    韓勛湊到林墨身邊,壓低聲音說︰“你弟弟真難搞定,白瞎我給他買那麼多零食玩具了。”

    “一點糖衣炮彈就想搞定我們家小書,美死你。”林墨笑著解下身上的白色舊圍裙︰“趕緊的幫我端菜,你不是嚷了半天肚子餓了嗎?”

    韓勛咧嘴笑道︰“還是我們家墨墨最想著我。”

    忽然想到剛才林書看到阿灰圍著他轉時,那副‘你背叛了我’的表情,勾勾嘴角,偷偷夾了片肥肉喂給阿灰,小吃貨的尾巴搖得更歡實了。林墨把韓勛的小動作看在眼底,忍俊不禁的搖了搖頭,真想不到上輩子到哪兒都拽得不行的韓小人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面。

    很快,熱情騰騰的菜全被端上了桌。

    林墨感冒沒好,不敢吃肉,只喝了兩碗排骨湯,吃了點蘿卜和白菜葉子。老太太也難得只吃清淡的炖排骨。林建很喜歡吃肥瘦相間的回鍋肉以及脆甜的蓮花白,林書和韓勛則什麼都喜歡吃,尤其喜歡吃甜甜酥酥的金沙玉米,和蔥香濃郁醬香爽口的京醬肉絲,兩人跟比賽似的不斷往嘴里塞東西。韓勛不僅吃得多速度快動作還特別優雅,相比之下,林書就跟小餓死鬼投胎似的,從嘴角到下巴全粘著米飯。他人小,再能吃,幾下功夫就把胃塞滿了,最後只能一臉怨念看著韓勛把他喜歡的菜全部一掃而空。

    飯後,林書勤快的收拾著洗碗。林墨把晚上要喝的中藥熬上,跟韓勛一起在小客廳看電視,奶奶和爸爸在旁邊包餃子,鑒于林墨感冒沒好踫不了涼的東西,他倆說什麼也不肯讓他動手,至于韓勛,這麼‘復雜’的技術活不適合他。

    還不到七點,林墨家的黑白電視機根本就收不了幾個台,全都在播些不太吸引人的兒童節目,大家都沒什麼興趣,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叔叔,您的腿恢復得怎麼樣了?醫生有沒有給您說什麼時候拆鋼板?”韓勛忽然問道。

    把包好的餃子放在旁邊,林建重新拿了一張餃子皮,邊包邊說︰“還行,剛去縣醫院照了片,醫生給我說這個月月底就可以拆鋼板了。”不知不覺,從傷到腿到現在都快一年了,這一年間家里發生的變化,是林建做夢都不敢想的。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常常忍不住感慨,幸好墨墨突然開竅了,不然,家里還真不知會是什麼光景。

    “叔叔,您知道我家是M國的,我認識不少好醫生。這次回國,我特地去咨詢了一些醫生,如果您願意去M國做手術的話,可以一並把您左腿的假肢裝上,然後在那邊復健一段時間,理論上,是可以跟正常人一樣恢復行走功能的。至于花費的問題,你們不用擔心。上次我車禍失憶你們幫了我那麼多,我家里人都想好好謝謝你們,所以費用全部由我們承擔,您只需要跟我一起過去就可以了。”回M國以後,韓勛確實有派人好好去咨詢這方面的事情。他可是瞧出來了,林墨對他的家人,比對他自己還上心,真想要討好林小墨還不如討好他的家人來得直接。

    恢復行走功能,對林建來說無疑是最大的誘惑。國內不是沒有假肢,但是現在國內的假肢技術並不發達,裝上了稍微走動一下還可以,走多了就不行,甚至無法承受長久站立,大多數時間還是得依靠輪椅和拐杖。之前韓勛讓人帶來的假肢資料,他听林墨大致說過,裝上以後不說可以恢復到正常人的水平,普通程度的走動、不要連續走太久是沒有問題的,甚至還可以自行上下樓梯。

    林建正值壯年,突然某天丟了半條腿,淪為事事都需要別人幫助的‘廢人’,這種從天堂一下掉入地獄的落差感實在太巨大了。現在韓勛告訴他,他還有有機會像正常人一樣行動,無疑是天大的誘惑。

    但是,林建心里也非常清楚,國內那些不怎麼好的假肢都要賣好幾萬,真要去國外做手術裝假肢並在那邊做復健,最少都得一二十萬。他們是照顧了韓勛幾天,可是韓勛已經給他們送了夠多禮物,這份人情實在太大了,大到他們根本償還不起。

    林建當了小半輩子老師,交道打得最多的就是學校的孩子們,又不善鑽營,內里根本就沒多少心思,以己度人,他壓根就沒把韓勛的種種舉動往‘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上面想,這樣一來,反而更不好意思接受這份天大的人情了。因此,林建的眼楮在剛听完韓勛話時亮了一下,很快又恢復平靜。

    老太太听後非常激動,可是見兒子沒有說話,她也不好貿然開口,一時間心亂如麻,連著包壞了好幾張餃子皮。

    林墨捂嘴咳了一聲,打破房間里安靜︰“韓哥,你送來的那些資料我大概看了一下,如果爸爸去M國做手術還有後續的事情,應該需要很長時間吧?”

    韓勛搶在林建之前開口道︰“叔叔現在把護照辦好過去,我這邊讓人把叔叔的病歷資料送過去,到時候叔叔這邊過去就可以立即安排手術,如果順利的話,大概能在春節前夕趕回來。”現在距離春節還有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這種術後復健最好是在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但是春節團圓是國人的習俗,另外真要讓林建在人生地不熟的M國呆上三五個月,他也絕對呆不住。

    “阿勛,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件事情叔叔不能再麻煩你,到時候我就在錦城做手術也是一樣的。”林建沉聲道。

    韓勛轉而對老太太說︰“奶奶,您就勸勸叔叔吧,國內現在的技術怎麼能跟國外比呢?您想想看,明年墨墨就該回學校上課了,要是叔叔能夠恢復,就可以完全管著店里的事情,墨墨在學校也能更安心一些,您說是不是?叔叔也別覺得這是欠我人情什麼的,咱們老祖宗不是說了嗎,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如果之前我車禍住院,不是墨墨和你們照顧我,我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呢。至于那些住院費,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您要實在不願意接受,就讓墨墨給我打個欠條,等以後墨墨長大了賺到錢了,再還我總行了吧?我是真把你們當成我親人,如果你們不肯接受我的心意……”

    後面的話韓勛沒說,但表情絕對做得到位,老太太瞅著他委屈黯然的俊臉,心里疼得跟什麼一樣。如果說原本她還有幾分巴結討好韓勛的意思,那現在絕對是把他放到自己親孫子一個位置上了。

    “老ど,阿勛也是一番心意,我看就按阿勛說的做。先跟他去M國把腿治好,你給他打張借條,以後我們有錢了,再還給阿勛。”

    林建依然有些猶豫︰“可是……”

    老太太佯怒道︰“你哪兒來的那麼多可是,這麼好的機會你不抓著,還真想坐一輩子輪椅不是?就算你想,我也不能讓你拖累我兩個乖孫!這事兒我說了算,就按阿勛說的做。”

    “媽——”

    “你要認我這個媽,就按我說的做。那電視里不是經常說,那什麼身體發膚什麼父母,你是我生的,我還做不了你的主了?”老太太年紀大了,對許多事情反而看得更開了。面子?面子能揉吧揉吧當面團吃嗎?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抓住,那不是二百五嗎?阿勛那孩子一看就是好的,而他們家老的老小的小殘廢的殘廢,有什麼好圖的?人家這麼上趕著幫你,你還不領情,這不是傷了孩子的心嗎?

    老太太忽然放軟口氣︰“老ど啊,別的媽也不說你什麼了,也不指望你替媽想了,你就多想想你兩個孩子吧。”

    林墨幾乎要為韓勛一番精彩的‘演說’鼓掌了,幾句話的功夫,把他們一家人的軟肋捏的死死的,以後爸爸和奶奶甚至是他,想不承他的恩情都不行。

    韓小人簡直不是一般的狡猾。

    “爸爸,你就答應韓哥吧,治療的費用你別擔心。我現在不是正在籌備著火鍋店的事情嗎?要是明年店能夠開起來,收入絕對比現在多多了,到時候花費多少錢我們一分不少的還給韓哥不就行了?不管怎麼說,你的身體身體最重要,現在有這個機會在這兒,放棄實在太可惜了。”林墨輕聲勸道。

    林建看著兒子越發消瘦的模樣,心里一痛,不由點頭答應了。

    想出國也不是說走馬上就能走的,還得先辦護照,在這之前,還得先將林建最新身體檢查情況傳回M國去,交給那邊的醫生,他們才好提前安排手術事宜。

    得到林建的應允,韓勛立刻跟阿虎打電話,讓他明天一早過來接林建去錦城復查,並辦理護照。

    林建還沒反應過來,韓勛就已經在電話里把事情安排的七七八八的,看得出來,這件事情他已經‘預謀’很久了。想著他之前戒除藥癮那麼痛苦,還想著爸爸的事情,林墨心底涌出許多暖流。是不是該說一句,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呢?

    林墨看著韓勛跟爸爸熱火朝天的聊著國外的事情,不禁勾了勾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