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說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林墨眼底閃過一絲震驚,靜默片刻後,輕聲問道︰“你染上藥癮,是因為那個夢嗎?”

    上輩子最後那段時間里,韓勛為了逗他開心,找了很多話題跟他聊,談了許多他自己的事情甚至是秘密。可他至始至終沒提過自己染上藥癮的事情,以他的生活環境和意志力,理論上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可現在發生了,他能想到的原因就是上次他說的那個一直折磨他的‘怪夢’。

    韓勛勾了勾嘴角,視線移向外面,沒有說話。

    看著韓勛臉上帶著自暴自棄的苦笑,林墨第一次清楚的看到,韓勛掩藏在心底深處的不安,潛藏在這段感情背後的卑微。盡管不想承認,但林墨清楚的意識到,他曾在無意中帶給韓勛的傷害。如果上輩子強硬一點,不要在最後那段時光離沉溺于韓勛帶給他的溫暖,不要給韓勛希望繼而又讓他絕望,不要給他做不到的承諾,他是不是就不會……

    算了,算了,真是上輩子欠了他的。

    林墨默默嘆息一聲,用腳踢了下韓勛,看著他問︰“那你現在已經完全戒掉了嗎?”

    韓勛興致不高地說︰“算是吧。”

    林墨皺眉道︰“什麼意思?”

    “理論上是已經戒掉了,但不排除有復發的可能。”

    林墨心底不禁泛起擔憂︰“怎麼回事?就沒有完全斷根的可能嗎?”

    韓勛皺著一張俊臉,故作可憐的嘀咕︰“……也不是沒有。”看到林墨絲毫沒有嫌棄的意思,反而一臉擔心,韓小人心里早樂開花了。嗯,不趁此機會討點福利,簡直太對不起自己了。爪子慢慢挪過去,輕輕覆蓋在林墨的手上,掌心微微粗糲的觸感如同羽毛一般,撓得他心癢癢。

    林墨注意到他的小動作,卻沒有抽出手,耳尖罕見的有點泛紅。韓勛的手很大很暖和,被它包裹著,好像能暖到心里去。盡管他已經承認也接受了韓勛的位置,但是真要直面他們之間現在的關系,好像還是有那麼一點別扭。是因為太熟了反而覺得尷尬嗎?好像是有點。

    林墨盡量把注意力從手上移開,“那要怎麼辦?”

    韓勛忽然往林墨身邊擠了擠,得寸進尺的飛快在他嘴上啄了一口,端著臉一本正經地說︰“只要你能永遠陪在我身邊,就一定不會再復發了。林小墨,你就是我的解藥。”

    林墨踹了他一腳,罵道︰“給我正經點,少肉麻兮兮的。到底能不能徹底治好了?”

    “什麼不正經了,”韓勛裝模作樣的捂著一點都不疼的腿,“我說的都是實話。只要你在我身邊,我肯定什麼事兒都沒有。所以,林小墨,你必須得對我負責!”說著,韓勛的臉色突然一變,兩手捏著林墨瘦瘦的兩腮,凶巴巴地說︰“你還說我,你怎麼不愛惜你的身體,嗯?我去店里找你,听他們說你生病了,嚇得我心都涼了半截。”

    林墨不爽得拍著他的手︰“把你的爪子……唔,挪開!”

    韓勛看著林墨被他捏得變形的臉,覺得非常好笑,玩心大起,正欲繼續鬧下去,一個灰色的肉團子從門縫里鑽進來,沖著韓勛就是一陣狂吠,咧著小奶牙好像隨時都要沖上來一樣。韓勛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定楮一看,這不是剛才樓下那條乖乖玩皮球的小奶狗嗎?

    “這小東西剛才都不咬我,這會兒居然知道護主了,還真有點靈性。”韓勛松開手,看著胖得都快變成球的小狗,嘖嘖稱奇。

    林墨弓下腰,把阿灰喚到身前,把小家伙抱了起來,小家伙一邊享受著主人的愛撫,一邊警惕的盯著韓勛。林墨被它的小模樣逗樂了,笑道︰“它是小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當然有靈性啦。”

    說到生日禮物,韓勛突然想到他送給林墨的戒指了,忙問︰“我送你的戒指呢?快拿出來,我給你戴上。”

    林墨捏著阿灰腳上軟軟的肉墊,渾不在意地說︰“早就扔了。”

    “不可能,快點把東西拿出來。”韓勛篤信道。

    “都給你說扔了就是扔了,”林墨把阿灰放到地上,站起身說︰“我要下去做晚飯,你要不要一起?”

    “當然,你現在走哪兒我都要跟著!”韓勛不再糾纏戒指的話題,亦步亦趨的跟在林墨身邊,走下最後一級樓梯時,他伏在林墨耳邊小聲說︰“林小墨,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丟掉我送你的戒指,早晚我會找出來給你戴上的。”

    “……隨便你。”林墨的眼底閃過一絲清淺的笑意。

    L縣的冬天,天黑得很早,遇到像今天這樣的陰雨天,一過下午五點,天就全灰了,再一會兒工夫就黑得透透的。因此,一入冬,林家的晚飯就特別早,而過了國慶節以後,學校調整了作息時間,林書補完奧數課大概六點就能到家,最近都是等他一回家就開飯。

    老太太咳疾犯了,林墨感冒也沒好,都不能吃太辣太油膩的東西。這幾天一直是老太太做的飯,味道還可以,就是油鹽都放得重,吃多了對身體不好。林墨今天已經好多了,有韓勛在看不進去書,就想自己動手做幾個菜。

    家里還有一些軟排和肉,排骨一早就從冰箱里拿出來,這會兒已經解好凍。韓勛見林墨要去洗排骨,直接把整盆端過去,脫了外套,擼起袖子,將排骨放到水龍頭下面,一個個沖洗干淨。

    洗完排骨,林墨見他雙手凍得通紅,便說︰“你快把衣服加上,小心感冒了有你好受的。去爐子上烤烤,手別離太近了,小心生凍瘡。”

    韓勛咧嘴一笑︰“京城比這邊冷多了,我在那邊呆了幾天才過來的,都習慣了,沒事。還有什麼菜要洗嗎?”

    “沒了。”林墨再次強調︰“你先把衣服加上。一會兒我們去地里拔點蘿卜回來。”

    韓小人一臉賤笑︰“拔蘿卜還用得著去地里嗎?哥這兒就有。”

    林墨瞪了他一眼,亮亮手里的菜刀,涼涼地說︰“你確定要讓我把你家蘿卜切下來,和著排骨炖?”

    “……”韓勛瞬間下意識夾了夾腿,“我們還是去地里拔吧。林小墨你太狠了……要是……以後誰疼你……”

    “你說什麼,大聲點,我不清楚。”林墨的聲音溫柔中透著危險。這個混蛋,臉皮也忒厚了,給他點陽光就得瑟上了。

    “我什麼都沒說。”韓勛迅速轉移話題︰“爐火好像不太大,還需要重新加碳嗎?”

    “蜂窩煤在門背後,你加好了,幫我把碗櫃下面那個砂鍋洗干淨,把水壺里的熱水倒進去燒上。”

    “好!”

    沒多久,焯掉排骨的血水後,林墨放了些老姜,少許花椒、鹽和黃酒,將排骨炖上。臨著出門前,他跟老太太說了一聲,讓她等會等排骨湯開一會兒後,把爐蓋蓋上慢慢炖。他跟韓勛一人戴了一頂草帽,往房子後面的菜地走去。阿灰想跟著他們,林墨怕它被淋出毛病,將它關在了院子里,走到房子後面都還能听到它不滿的汪汪聲。

    菜地就在房子後面沒多遠,幾步路就到了,韓勛放眼望去,只見地里綠油油的一片,除了幾顆大白菜,其他的好像都不認識。

    “這麼多菜,全都是你們家的嗎?”

    林墨拎著菜籃子,邊走邊說︰“嗯,都是奶奶種的。”他停在一片蘿卜苗前面,隨便選了株苗壯的,用力一拔,一顆白胖胖的蘿卜就從地里出來了。

    “雨水太冷了,你別踫,還是我來吧。”韓勛把林墨趕到旁邊,也選了棵大苗的,拔出來,個頭挺大,他煞有介事的瞅了瞅,自言自語道︰“原來這玩意是長在土里的,我一直以為它是從藤上結出來的。”

    林墨︰“……那是蘿卜,不是黃瓜,謝謝。”

    韓勛一臉驚訝︰“黃瓜不是從樹上結的嗎?”

    林墨︰“……”

    蘿卜個頭都很大,四個就裝了大半籃子。林墨讓韓勛用刀砍了兩顆大白菜,兩顆蓮花白,掐了十來根大蔥,一起拎著回家。

    回到家,韓勛很自覺的拿了個大盆,把這些菜一股腦倒進去,全給洗干淨了,還把蘿卜皮給削了。

    林墨在廚房里,把灶火點著,將解了凍的五花肉放進去,灼掉血水,大火煮上。趁著豬肉的功夫,削了幾個自家種的大土豆,等肉煮得差不多了,將切成片的土豆倒進去,等湯開後,將八分熟的五花肉撈起來,放在一旁晾冷備用,兩塊大骨頭繼續跟土豆一起煮。

    他將一大塊兒解了凍的里脊肉,溫水洗淨切成肉絲,放入各種調料腌制上。待土豆熟透,全舀到大碗里,然後在鍋里溫了一些水。韓勛已經把菜全部洗好了,林墨瞧他凍得臉色都變了,把他趕到灶門前烤著。

    阿灰聞到肉香味,蹲在廚房巴巴看著林墨,他把一塊煮熟肉骨頭遞給韓勛︰“你把肉啃了,把骨頭給阿灰。”

    韓勛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連午飯都沒吃,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逮著骨頭大口大口啃起來,阿灰見主人沒有給自己骨頭的意思,掙扎了一下,顛顛兒的跑到韓勛腳邊,很沒骨氣的軟軟叫喚兩聲,用圓腦袋拱了拱韓勛的腿。

    “小家伙還知道討食了,行,等我把肉吃完了,給你骨頭啃。”

    小奶狗幾乎是掉著口水等韓勛把肉啃完了,韓勛一把骨頭扔給它,立馬餃著興奮得轉了幾圈。大概是擔心韓勛搶它骨頭,可離了廚房又太冷,索性走幾步,蹲在火爐旁邊,慢條斯理的啃起了骨頭。

    “墨墨還有沒有骨頭,再給我一塊兒,我午飯都還沒吃,快餓死了。”

    “怎麼不早點說,家里那麼餃子,可以給你下啊。”林墨說著,將另一個本來是留給林書的骨頭遞給了韓勛。

    韓勛無恥的就著林墨的手啃了一大口,才接過骨頭,含糊不清的說︰“還不是,泥害的,窩光擔心你去了,哪里還油心情想吃飯。”

    明明是抱怨,林墨听著卻慢慢勾起了嘴角。

    手下動作更快,將大白菜切成細條,蓮花白手撕成小片,胡蘿卜切厚片,五花肉切薄片,大蔥切成細絲,一應調料全部準備好。

    看了看砂鍋里的排骨已經炖出來白色骨湯,拿了些枸杞洗干淨,放進去接著炖。

    又過了一會兒,見時間差不多了,他把灶火重新燒得旺旺,先用蓮花白做了一道回鍋肉,又白菜炒了一份醋溜白菜,接著用里脊肉和秋天自己做的甜醬溜了一道京醬肉絲,滾燙的肉絲鋪在綠白相間的蔥絲上,香味撲面而來,最後,還用夏天自制的玉米罐頭做了一道林書最喜歡的金沙玉米。中途倒進燒鍋里的白蘿卜已經炖出了濃濃的香味,林書騎著小自行車剛一進家門,就嗅到各種美食的香味,架好自行車像陣風似的刮進廚房里,看到正在跟哥哥說話的韓勛,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

    這個壞蛋怎麼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