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誰收拾誰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到了十二月,幾波寒流襲來,氣溫驟降,不少人都不幸患上了流行感冒,林墨那小身板也不幸中招。他倒是每天都穿得很厚實,奈何心里又要想著鋪面的事情,又要擔心韓勛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加上每天事情多勞心勞力,平日里看著就夠單薄了,這感冒病毒一來,立即就倒下了。

    高燒、乏力、嘔吐、咳嗽,這些癥狀一股腦出現在林墨身上,好險沒把老太太給嚇壞了,林建暗自自責,林書也擔心不已,看著哥哥難受的樣子,連跟阿灰一塊兒玩鬧的心情的心情都沒有。

    林墨這次的病來勢洶洶,一見冷就咳個不停,店里是決計不能去了。入冬以來,天氣濕冷,老太太的咳疾犯了,稍微吹點風就要咳上半天,再加上冬天家禽不那麼愛下蛋,蛋價漸長,老太太的茶葉蛋攤子賺不了多少錢,林墨不忍心奶奶受苦,上月底就不肯再讓老太太去店里了。這下他也去不了,店里的事情只能交給林冬梅他們幾個看著。

    一起工作了這麼久,林墨對店里那幾個人品行都很清楚,短時間里把小店交給他們看著,不會出什麼差錯。

    大約是這段日子身體虧得有點厲害,林墨去醫院里掛了三天水,燒退了,其他癥狀也下去了,就咳嗽一直不見好。上輩子,林墨就老愛感冒咳嗽,西藥吃太多,後來都起不到止咳作用,改吃中藥調理,這才好點。因此,這次燒退了,林墨吃了兩天西藥不見好,立刻改吃中藥。

    給他看病的是縣醫院里一個退休的老中醫,退休後閑不住,用多年的儲蓄在縣醫院附近開了一家診所。退休前,他一直是縣醫院的主任醫師,醫術了得,他往診所里一坐就是個活招牌。由于許多人喝不慣烏七八黑又苦又難聞療效還慢的中藥,中醫一直被西醫穩穩壓了一頭,在診所里看病的八成以上都是老年人,少得很有像林墨這麼年輕的。

    林墨排了小半天隊,終于輪到他,老中醫把了一會兒脈,刷刷的就寫了滿滿一單子。他見林墨不過跟他孫子一樣大的年紀,起了幾分愛憐之心,寫完擱下筆,慢條斯理的勸誡道︰“小伙子,別拼得太狠了,心思也別太重,慧極必傷,有個好身體比什麼都重要。”

    林墨點點頭,甕聲甕氣地說︰“謝謝老先生,我一定會注意的。”

    發須皆白的老中醫不置可否,把單子交給店里撿藥的工人,待林墨離開後,微微搖了搖頭。

    中藥里不知加了什麼,喝起來又苦又臭,每次林墨端著大碗一口干掉碗里烏七八黑的藥汁,林書就瞪圓眼楮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然後無比同情的給哥哥抵上一顆花生糖。

    就這樣喝了兩天藥,林墨感覺好了許多,還是在咳嗽,但是那種昏昏沉沉的感覺已經沒了。

    中藥里大概有一些促進安神的藥材,中午,林墨吃過午飯,吃完藥後,回房間看了一會兒書,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夢里感覺好像老有什麼東西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煩得不行,最後迷迷糊糊拉過被子,把自己整個蒙進被子里,才總算安靜下來。

    韓勛是下午到的,中途買好禮物,本想去小店里給林墨一個大驚喜,結果一听林墨生病在家,驚喜瞬間變成驚嚇。

    用阿虎的話來說,還從來沒見過小少爺臉白成這樣。

    韓勛一想到夢里林墨手術失敗的場景,心里比針扎的還疼,急得不行,一個勁催著阿虎快點快點。阿虎飆車的技術一流,愣是在短短十分鐘內飆到林家。韓勛也顧不得給林家人留什麼好印象了,等老太太給他開了門,問了聲好,拿了就直奔林墨房間而去。

    打開門,見林墨瘦了不少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還不老實的蹬被子,心里又急又氣,快步走過去,輕手輕腳的把胳臂腿給他塞進被子里。大概是被子太厚了,林墨熱得不舒服,扭來扭去老想把手伸出來,韓勛索性坐到床邊按著他。嗅到熟悉的氣味,林墨沒有醒過來,卻被折騰煩了,一翻身,頓時就變成了蠶寶寶。

    韓勛盯著一個黑黑的頭腦勺,哭笑不得。在店里的時候,盡管于冬給他說得很清楚,林墨只是患了重感冒,他心里仍然慌得不行,現在親眼看到人了,才總算有種大石頭落地的感覺。

    “林小墨,讓你不愛惜身體,等你醒了看我怎麼收拾你!”韓勛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的說。

    嗯,該怎麼收拾林小墨呢?

    罵?算了吧,平時逗逗林小墨炸毛還可以,真要對他說什麼重話,他還真說不出口。

    打?那就更舍不得了,就林小墨那小身板,指不定踫一下就壞掉了。真要打壞了,那心疼的還不是他?

    打不得又罵不得,這可怎麼是好?總得讓林小墨長點記性才行!

    那就打屁股吧,反正那塊兒肉多,輕輕拍幾下又拍不壞。林小墨身上挺瘦的,就屁股上肉肉的,有點圓,還有點翹,手感……韓小人喉結微動,咽了咽口水。

    他巴不得現在縮進被窩里跟抱著林墨好好躺躺,可是到底擔心林爸爸和奶奶看出端倪,惹林墨不高興,在房間里坐了好一會兒,才戀戀不舍的離開房間。

    林墨這一覺睡得很沉,醒過來已經下午了,外面飄著細雨,濕冷濕冷的,與溫暖的被窩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人完全不想起床。他在床上窩了好一會兒,才慢吞吞的坐起來,穿上厚實的毛衣和外套,猛一接觸到冷空氣,忍不住又咳嗽起來。

    韓勛心不在焉的在樓下跟林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突然听到樓上像是有動靜,立刻從沙發上蹦起來,快步跑上樓去。

    老太太笑著跟林建說︰“你看阿勛這孩子跟我們家墨墨感情多好,這親兄弟也不過如此。”

    林建看了眼窗外飄零的細雨,若有所思的應了句︰“是啊,也不是因為什麼……”

    “還能為了什麼?有緣分唄。你看阿勛這孩子多禮貌多懂事,最難得的是一點架子也沒有。你說我們家墨墨要是個女孩兒該多好,說什麼我也得把他們湊一對。”

    林建腦袋里有什麼一閃而逝,快得沒有抓住。

    林墨剛一打開門,猛然瞧見韓勛從樓梯口沖出來,他腦袋空白了兩秒,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

    “林小墨,發什麼呆呢?看我看傻了?”韓勛笑嘻嘻地問,嘴角的得意遮都遮不住。

    林墨很快回過神來,看著韓勛瘦了一大圈,心里積郁的怒氣不知不覺就消散了大半,惱怒之余生出許多心疼和淡淡的驚喜。可惜,這些不代表他會輕易的放過他。

    “你誰啊,我們認識嗎?”林墨冷著一臉說。

    韓勛後知後覺的發現林墨生他氣了,不對,阿虎不是說林墨好好的嗎?之前收到他生日禮物的時候,還挺高興的……該死的,那個叛徒又騙他!

    “怎麼不認識了?林小墨你收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別想耍賴啊!”韓勛心虛的嚷嚷。

    林墨上前捂住他的嘴,恨鐵不成鋼道︰“你嚷什麼嚷,讓我爸和我奶奶……咳咳咳……”他說得有點急,話沒說完就咳了起來。

    韓勛忙上前輕輕給他拍背,皺眉道︰“你怎麼咳得這麼厲害,趕緊到房里去。”說著,他不由分說把林墨拉回房間里坐著,他快步下樓,熟門熟路的找到杯子和熱水壺,倒了一大杯白開水端上樓去。

    林墨已經緩了過來,被韓勛逼著喝了幾口熱水,感覺舒服多了。他把杯子放在旁邊,坐在床沿仰著頭冷冷看著韓勛,一句話也不說。

    韓勛被他盯得心虛,猶豫片刻,坐到他身邊,將他放在膝蓋上的手握緊手心︰“怎麼這麼涼?讓我怎麼說你,生病了都不知道多穿兩件衣服嗎?”

    林墨用力從他掌心抽出自己的手,依舊一言不發。

    “林小墨,你這又鬧什麼別扭?”韓勛提高聲音,試圖掩飾自己的心虛外兼引起他的注意。

    房間里靜靜的,只听到外面和風細雨的聲音。

    韓勛很快敗下陣來,低聲說︰“好吧,這次是我錯了,對不起。”早知道林小墨會這麼生氣,他就不該在京城耽擱那麼久,要是能早點過來,說不定林小墨就不會生病了。

    “哼,韓少爺這麼了不起的人,也會有錯嗎?”

    韓勛也是有脾氣的︰“林小墨,咱有事說事,我都跟你道歉了,你還想這麼樣?”

    林墨冷笑一聲︰“我沒想怎麼樣,我連你出了什麼事情我都不知道,你說我能把你韓大少爺怎麼樣?”

    韓勛那點少爺脾氣在林墨刀子一樣的冷銳的目光下,瞬間灰飛煙滅,他默默安慰自己,他可不是跟林小墨服軟,是因為他生病了,讓著他而已。

    沒錯,他可是林小墨的男人,讓著他點算什麼?

    “我那不是被阿虎騙回M國,太生氣,給氣病了,怕你擔心才讓阿虎瞞著你。我錯了,我悔過,以後再也不會了,好不好?”韓勛暗罵阿虎笨蛋,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接著,他裝出一副可憐樣,弱弱的舉起手臂,控訴道︰“你看我都瘦了這麼多,你居然一點也不心疼。”

    韓勛與之前相比確實瘦了好多,林墨心底微微有些觸動,不過面色依舊很冷︰“氣病了?韓勛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嗎?”

    “這種事情,我騙你干什麼?”韓勛打心底不想讓林墨知道他之前染上藥癮的事情。在他看來,那是犯‘病’時失控的自己,是無比丑陋而懦弱的。他只想要林墨看到自己光鮮亮麗的一面,不希望他看到自己一絲一毫的不完美。他之所以在京城呆了十來天才過來,何嘗不是因為潛意識里擔心沒法向林墨交待這件事情?千方百計到了Z國,反而近鄉情怯。

    那種想要瞞著林墨,想要自己在他眼中永遠是完美的想法,不斷與告訴他真相,看看他究竟會是什麼反應的欲望,不斷交戰。兩者還沒得出結果,最終敵不過思念,還是來了。

    “韓勛,如果你連你生了什麼病都不肯告訴我,我們之間還有意思嗎?”

    韓勛看著林墨眼底淡淡的哀傷,心被重重地捅了一下,攥緊的拳頭忽然松開,俊美的臉上綻出一絲自嘲的笑容︰“我在M國戒藥癮,那玩意兒一發作,我就跟一個瘋子一樣,一點自制力都沒有……林小墨,我不想傷害你,算了,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你現在知道我最不堪的一面,還會在乎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