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滯留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本想低調抵達z國以後,去學校應個卯就直接南下去l縣,最好能一直呆在那邊。哪知剛一露面就被金鑫等人捉個正著,說什麼都不肯放他走。

    公司的行政營銷方面,韓勛這次回來特地帶了他以前培養的手下過來協助金鑫,問題不大。主要的事情還是集中在游戲研發這一塊,此時國內的網絡游戲還停留在mud時代,2d的mm(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游戲)在國內還處于萌芽和實驗階段,在技術上遠不能與島國和棒子國相比,就更別提m國了。韓勛受夢境的影響,在電腦技術這一塊兒,潛意識里有著許多領先時代的想法。因此,他的要求往往非常高,常常提出一些非常新穎的概念,難得趙雲飛和汪勇兩個天才外兼一並青大高材生撓心肝。

    如果韓勛說的只是一些無法證實的謬論也就算了,偏偏他提的那些概念,經過他們反復試驗後,一些可以得到論證,一部分經過韓勛的點撥和技術援助,同樣可以得到證實,還剩下一部分硬骨頭,需要韓勛跟他們一起啃。如此一來,這群瘋狂的學霸哪里肯放過韓勛?

    為了不讓他偷跑,他們時時刻刻都蹲守在他身邊,就連上個廁所,都有人在外面蹲點。

    韓勛被他老娘灌出來的那點肉,幾天就消失得干干淨淨。他回京城的事情,沒有刻意保密,很快就在圈子里傳開。田茜茜以為苦練了一個暑假外兼大半個學期的廚藝總算能派上用場,自信滿滿的用黨參黃 炖了一大盅藥膳豬腳湯,親自給韓勛送到住處。

    韓勛嫌棄公司環境不夠舒適,被扣留下來後,索性讓大伙把工作帶到他住處去弄。田茜茜特意穿了一身從y國買回來的羊絨大衣,配上一條黑色緊身褲,外兼一雙精致牛皮高跟靴,一改平時的溫婉範兒,向大氣張揚的歐美風發展。可惜她的氣場根本把衣服撐不起來,穿在身上倒也漂亮,卻不會帶給人眼前一亮的驚艷感。

    開門的是阿虎,像田茜茜這種找各種借口勾搭他家少爺的女人,他實在見得太多了。她這種不請自來的女人,通常都是直接趕出去。阿虎看在她是陳俊曦表妹的份上,好歹給她留了兩分薄面,雖然推說少爺不在家沒讓她進屋,但還是收下了豬腳湯。

    轉頭,他把豬腳湯送給韓勛,韓勛當即就黑了臉︰“以後她再找上門來,不用給她任何面子,她的東西一律不準收。”

    阿虎有些躊躇︰“可是陳家那邊……”少爺打算在z國大展宏圖,要是沒有政界高官的幫忙,前期會非常艱難。陳家是現成的資源,放棄了多少有些可惜。

    韓勛喝了一口咖啡,揉揉發脹的腦袋,說︰“陳家人剛愎自用,目光短淺,難成大器,不適合做我們的合作伙伴。”撇開對陳家人潛意識里的厭惡,韓勛的評價其實很客觀。陳俊曦對政治不感興趣,陳父政治目光短淺總是左右搖擺,陳家看著光鮮,其實全憑陳老爺子那點資歷苦苦支撐著。一旦陳老爺子故去,陳家如果沒有得力的盟友,只會一天天走向衰敗。夢中,雖然不太清楚前因後果,但是最終陳家不也到了進退維谷的地步嗎?

    阿虎有些詫異韓勛的評價,他遲疑道︰“摒棄陳家,少爺有更好的打算嗎?”z國是個大蛋糕,現在國門打開了,國際上不少勢力都想過來咬上幾口,韓家也不例外。韓勛到z國謀求發展,本就是為了試水。z國的國情在那兒放著,上面沒人是真不好辦事。當然,政商之間互通有無,並不是z國的特例,放眼全球,許多國家都是如此。

    “金家不錯。”雖然金家現在所處的位置不高,但是上升的勢頭非常迅猛。就個人能力而言,金鑫明顯比陳俊曦更適合做他的合作伙伴。

    這種決策上的事情,阿虎一向不插手,最多也就提醒一下,見韓勛已經打定主意了,自然不會再多說什麼。他將豬腳湯拎出去,正打算扔掉,被趙雲飛瞧見,忙要過去跟其他人一塊分著喝了。

    這段時間一心撲在程序上,大伙兒幾乎天天吃盒飯,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菜,天氣又冷,等送過來吃到嘴里,全都是涼浸浸的,早膩味的不行了。猛一喝到滾熱的豬腳湯,再啃上兩口炖的爛熟的豬蹄,簡直能美到心里去。

    只可惜,田茜茜只準備了兩人份的分量,現在十多個人一起分,一人就夠喝上兩口,眼疾手快的才能搶到一兩塊豬蹄,沒過癮不說,一個個的饞蟲全都被勾出來。

    趙雲飛見韓勛從房間里出來,唯恐天下不亂的打趣道︰“韓勛,好艷福啊。田校花炖的湯,味道就是不一樣,改明兒讓她多炖點兒過來,讓我們這些兄弟都過個癮唄。”

    韓勛瞪了阿虎一眼,明明讓他把湯倒了,還給他們喝什麼喝,他可不想跟姓田的扯上什麼關系。

    “別瞎說,我可是有家室的人。”韓勛板著臉,一臉嚴肅的說。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楮,趙雲飛更是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咳了好幾聲,不可置信地說︰“怎麼可能?”想到韓勛的家世,不由問道,“你家里給你定的?”

    韓勛含糊其辭︰“算是吧。以後沒事兒別把我跟田茜茜湊一塊,讓我家那位听到了不好。”他雖然很想瞧瞧林小墨為他吃醋的模樣,可對象是田茜茜就算了。一不小心弄巧成拙,他連哭都地方都沒有。

    “天啊,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竟然可以把我們韓少爺吃的死死的。不行,哪天一定要喊出來給我們見識見識。嫂子真是太牛掰了。”趙雲飛話音一落,其他人跟著一起起哄。

    ‘嫂子’二字簡直喊到韓勛心里去了,他咧出一個略顯傻氣的笑容︰“他還太小了,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韓勛這傻里傻氣的笑容,但凡長了眼楮的人都能瞧出他淪陷了,心里越發對韓勛‘家里那位’好奇。

    趙雲飛怪叫道︰“韓勛,你們家那位不會是未成年人吧?”他見韓勛面色有異,立即夸張的大叫道︰“天啊,你丫看不出來,可真禽獸啊。”

    一向話少的汪勇也難得附和道︰“真禽獸。”

    韓勛怒道︰“禽獸你妹啊,老子啥都沒干過。”

    趙雲飛嘎嘎怪笑︰“活該,讓你老牛吃嫩草,哈哈哈,欲求不滿的男人真可怕。”

    一屋子的人鬧騰得都能把房頂給掀了,韓勛惱羞成怒,大吼一聲︰“都趕緊得給我滾去做事,再說一句,信不信我馬上就撂擔子了啊。”

    房子里詭異的沉默了兩秒,接著大家‘切’了一聲,活動活動筋骨,又投入忙碌之中。

    這大半學期韓勛一直都沒有到學校,漸漸的,不知怎麼回事就傳出韓勛名草有主的消息,傳聞的另一位主角是大一校花田茜茜。學校里的人只知道韓勛是m籍華裔,家里有錢,但具體有錢到什麼程度就沒人知道了。田茜茜是大二校草陳太子的親表妹,父親是京官,乍一看,兩人無論是外貌還是家世都挺匹配的,再加上田茜茜似乎也默認了這些傳聞,如此一來,大家都一致以為田茜茜是韓勛的女朋友。

    她明知韓勛一直跟青大的其他人在家里忙工作,還親自送來豬腳湯,未嘗沒有給自己‘正名’的心思。哪知不僅沒進到門,韓勛還借此機會撇清了與她的關系。

    能考上青大的人都不是傻子,韓勛都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除了情商過低的那幾個,誰不明白所謂的傳聞壓根兒就是田茜茜自編自導的一出好戲。

    盡管來這里的都是些大老爺們兒,可誰說大老爺們兒就不能八卦了?尤其是八卦的對象還是人前貌美溫柔的校花。田茜茜不是韓勛女友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在校園里傳播開來。哪怕田茜茜在學校里裝得如何溫柔可親,偏就有人不吃她那套,瞧不上她那副假仙樣,明里暗里的諷刺她,氣得她哭了回家偷偷哭了好幾場。

    有一種人永遠都不知道知難而退,越得不到的東西,她偏就越想要。韓勛越給田茜茜沒臉,田茜茜就越想使盡渾身解數征服他。

    如果林墨在這里,他一定會感慨,有些事情盡管拐了個彎,最後還是回到了原本的軌跡。

    可惜他現在仍然在l縣,眼巴巴看著新商業街的店鋪一天比一天少,心急如焚,卻也只能耐著性子默默等韓勛的消息。

    又過了好幾天,韓勛一直見不到林墨,心里跟長草了一樣,干什麼都覺得不順,脾氣見長。把青大的高材生們一個個罵得跟鵪鶉似的,大伙現在看著他跟看到瘟神一樣,韓勛偷偷尋了個機會離開,大家遺憾之余竟都生出一股輕松感。

    離開住處後,韓勛又特意去他買的四合院晃了一圈,阿虎一直有找人打掃,院子各處看著都很干淨。只不過天氣太冷,京城早就已經開始下雪,院子里的樹已經掉光了葉子,看著光禿禿的,又一直沒人住,透著股蕭瑟感。

    “等以後把林小墨接過來就好了。”韓勛自言自語道,嘴角勾起的弧度抑都抑不住。

    當天下午,韓勛就跟阿虎一塊兒坐著飛機去了錦城。他原本不想帶阿虎,但是根本拗不過他,只得跟他一塊兒,作為妥協,阿虎答應暗中保護他,絕對不出現在他和林墨一家的視線範圍內。

    到了錦城,一下飛機,韓勛就發現自己的小心肝噗通噗通跳個不停,心里生出一股說不出來的緊張。他偷偷摸了摸背包里高價買來的潤滑劑,耳尖微微泛紅,心,跳得好像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