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歸去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次日,林墨打開箱子看了看,大多是些營養品和零食,與其說是送給他的,還不如是用來討好老太太、林建和小胖墩的。不出意外的,林墨在箱子底下翻到一個信封,林墨猶豫了一下,打開,里面同樣是韓勛的照片,只不過照片上的人與剛離開時相比瘦了許多,臉上透著病態的蒼白。

    林墨抿了抿唇,將照片翻過來,上面用華麗的花體字寫著︰【不用太想我,再等一個月我就回來。戒指等我回來的時候給你戴,你的勛。】林墨抖了抖信封,里面掉出一個鉑金戒指,沒有鑽石,沒有花紋,簡簡單單的一個指環,卻可以輕易吸引別人的注意,一看就是名師手筆。指環內銘刻兩個大寫英文字母︰hx。

    林墨摩挲著指環,眼底極快的閃過一絲笑意,隨即又冷了臉,低聲嘟噥道︰“誰稀罕,最好永遠都別回來。”說完卻將戒指仔細揣進衣兜里,把照片塞回信封,放回房間里。天亮前,蹬著三輪車,跟奶奶一起去了店里。

    昨晚,林墨沒在,林冬梅負責店里的事情,收錢自然也是她一手包辦的,等林墨到了店里,她把疊得整整齊齊的鈔票,一分不少的交給他。

    林墨大概點了一下,因為是周六的緣故,營業額比平時還多些。他把錢收起來,半開玩笑道︰“我看冬梅姐賬目理得比爸爸學校里的出納還好,什麼時候有空了,去買幾本會計的書自學一下,以後做個會計倒是不錯。”

    說者無心,听者有意,林冬梅眼珠子一轉,笑道︰“那要是我學會了,你能讓我給你做會計嗎?”

    林墨笑道︰“求之不得。”

    林墨原本只是說說,林冬梅還真趁著空閑的時候,跑去買了些會計書回家自學。她原本數學成績就不錯,天生對數字和錢很敏感,自學起來很快,沒多久就把書上的知識摸透了。後來等林墨的火鍋店開起來了,她還真給他做起了兼職會計。再後來,還自學考了注冊會計師,等林墨的餐飲連鎖徹底發展起來後,穩穩地坐上了財務總監的位置,羨煞旁人。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早在十月初的時候,店里推出皮蛋瘦肉粥,當年的新米熬成的稠粥里,大粒大粒的皮蛋和瘦肉,伴著淡淡的蔥姜香味,一時間成為人們的新寵,還有不少人專門想買店里的皮蛋。不過,吃皮蛋不乏有人中毒的情況,林墨不想為了一點小錢惹上麻煩,便沒有做這塊,反而大方的把給他做皮蛋的那家介紹給大家,還真有不少人去那家包。那家店生意更好了,知道是林墨幫他們介紹的生意,後來林墨再去他們店買皮蛋,他們說什麼都不肯再收加工費。

    等到十月下旬,林墨泡的咸蛋逐漸入味了,他讓老太太每天撈一些煮了賣,賣的錢全歸她,老太太高興壞了。小半個月後,金紅流油的咸鴨蛋征服了每一個顧客挑剔的味蕾。林墨見時機成熟,便用先前在當地紙廠訂做的精美紙盒,將泡好的咸鴨蛋十個一盒包裝好,放到店里賣,一盒賣十塊錢,刨除成本林墨一盒能賺四塊錢。一天限賣二十五盒,往往大早就被人一搶而空,百十來塊輕松到手,一個月下來,能抵一半多的工人工資,再加上賣水餃一項,完全解決掉了工資問題,其他幾項收入除掉材料,幾乎都是純賺,一個月算下來,得有一萬好幾。

    截止十一月底,林墨還清了林常青那兒借的錢後,再除去平日里的開銷,手里只攢了不足五萬塊。

    新開發的商業街,下個月就要正式售賣商鋪。樓下兩間鋪面臨街,一個雜物間,廚衛齊全,樓上兩個大房間,外兼一個小院子,房屋面積約有兩百來個平方,算上免費的小院子,約有二百八十個平方。這樣的布局非常適合用來做餐飲行業,在開發初期,市政方本來也就想打造美食一條街。在金融風暴的大背景下,國家有支持地產開發拉動內需的政策,再加上街道是直接在老市區邊緣外兼一部分郊區地域開發而成,鋪面本身每平方的定價最低只有一千八,最高也不過才三千五。任誰也想不到,只需短短五六年時間,這里的房價就翻了兩三倍,等到十多年後,在這條美食街上,就算最差的地段,一樓一底算下來沒個四五百萬絕對拿不下來。這一對比,如今這房價簡直就是白菜價。

    可是價值三五十萬的‘白菜’也不是誰都啃得起的。但凡在縣城里消息靈通點的,老早就都在打這條商業街的主意了,牆根還沒立起來,房子就已經被訂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都是些地段實在不好的。開發商早就已經把錢賺到兜里,這些地段差的房子賣不賣都無所謂。想買,不少意思,我們只接受全額付款。

    林墨眼饞這里的房子很久了,可他手里滿打滿算就這麼四五萬塊錢,甭說買商鋪,這點錢夠裝修火鍋店、維持前期周轉就不錯了。家里的房子已經抵押給銀行,就算把小店盤出去,加上存款最多也就湊個十來萬,想買鋪面?還是省省吧!

    可若只是租鋪面,林墨多少有點不甘心。一來,這個地段的鋪面升值很快,而現下買下這些鋪面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他們本身就抱著坐等升值做生意收租的心態而來,哪里有人肯輕易讓出鋪面?另一方面,若真去租鋪面做生意,生意不好房東不會說什麼,生意好了,什麼ど蛾子都生得出來。做生意講究和氣生財,真要遇上這麼一個房東跟你耗著,或者尋個理由就把你趕走了,生意如何做得長久?

    倘若林墨能一心全撲在生意上,這些問題倒也不難解決,可問題是,過完年他就得回學校了,爸爸根本就沒做過生意,哪里應付得來這一重接一重的問題?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林墨思來想去,能借到這麼一大筆錢的途徑竟然只有韓勛。

    林墨是個很實在的人,在他看來找韓勛借錢,跟自尊心是兩回事,二者並不矛盾。畢竟他是找他借錢,又不是問他要錢,等他手上寬裕了,親兄弟明算賬,該還他多少肯定一分不少的還給他。

    可偏偏現在他人不在,又聯系不上,天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林墨只盼著在那些商鋪賣完之前,韓勛能回來。

    老杜前些年靠倒賣貨物轉了不少錢,現在只經營著幾家不溫不火的文具店,哪里能滿足他的野心?新商業街的店鋪他老早就留意了,也有心想向著餐飲行業轉行,他很看好林墨,明說暗示了好幾次,也不知林墨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次次都不接招。

    眼看著鋪面就要開始進入銷售階段,他再也坐不住了,索性找林墨挑明了說。他確實是誠心想跟林墨合作,許諾店鋪開起來以後,一切費用成本算他的,林墨技術入股,淨得三成紅利。

    對普通的廚師來說,這樣的條件已經非常優渥誘人了,但是對林墨來說,甭管再好的條件,那都不如自己做老板。鑒于與老杜的關系一直不錯,林墨也沒有將自己想開店的想法藏著掖著,只說有親戚願意借一筆錢給他買鋪面,打算以後自己經營。

    話說到這個份上,老杜也不再強求,只說他跟新商業區的開發商是朋友,要是有什麼用得著他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

    像老杜這樣,自己本身只會吃不會做,從來沒有經營過餐飲行業,光靠從外面請師傅,想要從這一行撈到錢不難,但真正想要嶄露頭角做點什麼成績出來非常困難。投桃報李,林墨瞧著老杜手里余錢不少,便建議他可以把錢拿去投資房地產市場。

    老杜將信將疑,後來有朋友慫恿他合資開個建築公司,他一咬牙,把手里的錢全投進去了,短短幾年間,賺了個盆滿缽滿。事後想起來,想不佩服林墨的眼光都不行。

    拒絕了老杜,林墨只能暗暗焦急的等待韓勛回來。

    韓勛積極配合治療,再加上本身意志力頑強,到十一月下旬,終于徹底戒除了藥癮,康復出院。但是,經過三個月的漫長治療,藥癮雖然沒了,身體卻著實損傷得不輕,整個人瘦得空蕩蕩的,原本引以為傲的肌肉都快瘦沒了。他急著見林墨,一出院就鬧著要去z國,家里人哪里肯?

    最後一直很少管事的韓父下了死命令,在韓勛身體沒養好之前不準離開祖宅,老爸開口了,韓勛直接就蔫了。在韓家,若說韓勛最怕誰,第一就得數老頭子。盡管老頭子在把工作移交給大哥以後,無論是公司的事情,還是家里的事情都很少插手,整天一副慈眉善目很好說話的模樣,可一旦發起來火來,絕對是史前火山噴發級別的。韓勛小時候不听話鬧騰,老爺子一眼瞪過去,他保準乖乖閉嘴,屢試不爽。

    這麼多年過去了,老爺子積威猶在,他一聲令下,韓勛只能蔫頭蔫腦的呆在家里。韓母是絕對的慈母,對韓勛這個老來子一向是千依百順,要不是有老爺子震著,韓勛一準兒被她養成紈褲。她原本就不樂意韓勛離開她遠渡重洋去z國,現在老頭子開口讓兒子留下來,她簡直高興壞了,也不再成天盯著懷了孕的大兒媳婦,把所有的精力都耗在寶貝ど兒身上,天天讓廚房師傅變著法給韓勛炖各種補品。

    韓勛被她補得流鼻血就不說了,少年人的身體天天吃這些燥熱的大補之物,喜歡的人又不在身邊。韓小人天天晚上做著旖旎無比的夢,整個人都快被憋壞了。

    無奈之下,他只好把多余的精力放在公事上。

    早在八月底,韓勛剛回m國在去戒藥癮之前,盛唐就隆重推出了國內第一款即時聊天軟件——momo,雖然z國的網絡普及度還相當低,但已經成功擁有第一批用戶。盛唐的公司經理金鑫雖然不懂軟件技術,但是在營銷方面很有一套,再加上他人脈廣,momo本身非常成熟,面世到現在不過短短三個月時間,已經從最初3個用戶,發展到上萬用戶,並且這個數量正在隨著電腦的普及呈滾雪球般發展著。

    momo上市以後,趙雲飛和汪勇,集結了青大一批高材生,按照韓勛的思路,積極開發一些簡單易上手的小游戲。游戲規則簡單,大多單靠鼠標就能完成操作,卻不乏趣味。這些小游戲不斷出現在各大論壇上,盛唐的名氣隨著它們與日俱增,慢慢在網友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在開發免費小游戲的同時,趙雲飛和汪勇選拔出一批非常優秀的人才,一部分人參與盛唐未來想要重磅推出的大型2d網絡游戲開發,一部分人則側重開發單機游戲。韓勛原本計劃在門戶網站方面插上一腳,但是上面見他們動作太大,暗中發出警告,好在韓勛想找的人已經找到了,便順勢放棄了這塊計劃,轉而將精力放在momo和游戲研發上面。

    韓勛這個幕後老板做得實在太稱職,自從盛唐成立以來,他去公司的趟數兩只手掌都數得過來,壓根就沒露過幾面。很多事情都是通過電話遙控指揮的,他去戒藥癮以後,連電話也打不通了,什麼事情全都是金鑫三人在忙活,要不是他資金足夠雄厚,他們仨估計早撂擔子走人了。

    這會兒韓勛重新開始管理公司事務,金鑫恨不得把手里所有的事情交給他,可惜趙雲飛和汪勇先下手為強,好不容易盼到韓勛出現了,逮著就不放人了。技術上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砸到韓勛頭上,他喝的那些補湯,分分鐘就把營養消耗得一干二淨。

    過了半個多月,韓勛身上的肉補回來了一些,老爺子見他成天黑白顛倒的管著他自己公司的事情,老伴兒還常常跟著他熬夜,大手一揮放他回z國了。韓勛當天就讓人去給他訂了機票,第二天下午就坐上了飛機。在飛機上,他盤算著一定要給林小墨一個大驚喜。阿虎坐在他旁邊,連提都不敢提之前給林墨送生日禮物時,他說的那些‘狠話’,瞧著自己少爺那股熱乎勁兒,心里越發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