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老太太笑罵道︰“還不是小吃貨,看你這圓的,等你再長幾歲,都能改你哥哥兩個了。”

    男孩子發育晚,林書這會兒才一米四高,比林墨矮了一個頭不止,過剩的營養全部囤積著向橫著發展,看著確實比縴瘦的林墨‘圓’太多了。

    林書不服氣地說︰“哥哥那樣是太瘦了,我這樣剛好。”

    林墨噗嗤一聲笑了︰“就你這樣還剛好?快別臭美了,去拿個盆子先把魚養著。”

    林書不滿的哼唧兩聲,拎著撲騰不已的塑料口袋,走到水龍頭旁邊,拖了個大塑料盆出來,把魚倒進去,再擰開水龍頭,伴隨著嘩嘩的水聲,兩條大鯉魚瞬間‘活’了過來,擺著大尾巴在盆里使勁兒撲騰著。

    林書跟林墨一樣,喜歡吃魚,尤其喜歡吃魚頭。他年紀小,難免有幾分玩心,蹲在盆子旁邊,擼起袖子不斷撥弄兩條大魚,被濺了一身水才肯作罷。

    轉個身,突然想起正事來。

    他忙跑回屋里,小心翼翼將一個軟軟的小東西抱到林墨面前,甜笑著邀功︰“哥,哥,快看,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

    “你從哪兒弄來的?”林墨看著他懷里的小奶狗開心的問道。這不過是一條最普通不過的灰色中華田園犬,俗稱土狗。土狗在鄉下非常常見,再往前五六年的時候,賣的特別貴,一條小狗崽能賣二三十塊錢,大約是受了那會兒的影響,現在青桐村里土狗泛濫成災,送人都沒人要,常常有人把家里剛出生的小狗崽整窩丟掉,令這些小狗活活凍餓致死。

    林墨一直很喜歡狗,可卻總沒有機會養狗,現在突然收到這麼一個小小軟軟的家伙,高興壞了。土狗長大雖然不好看,小奶狗的時候模樣不比那些所謂的貴族犬差。尤其是林書抱的這條,一身奶膘,全身圓滾滾的,深灰色的奶毛絨絨的,耳朵軟軟的耷著,烏黑的大眼楮帶著幼獸特有的警惕和脆弱,直直的看著你,能把心都給你瞧軟了。

    林書見小奶狗不舒服的亂拱,忙換了個姿勢,說︰“是去三爺爺家逮的,他家大黃生了四只小狗,讓我選了一只長得最好的。我抱走它的時候,阿黃還想咬我呢。”阿黃是林常青家的狗,養了好幾年了,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凶悍。林書在他們家住過一段時間,阿黃本來已經不咬他了,以後怕是就難說了。

    林墨摸摸小奶狗的腦袋,小奶狗不樂意的往後縮了縮脖子,張開沒長幾顆牙齒的嘴巴,喉嚨里發出嗚嗚的恐嚇聲。

    “呵,小東西還挺凶。”林墨笑道。

    林書輕輕拍了拍小奶狗的腦袋,煞有介事的訓斥道︰“阿灰,不準咬哥哥。不然,小心我揍你。”

    小奶狗不知所措的看著小主人,大眼楮里閃爍著疑惑和委屈。

    林墨似笑非笑地看著小胖墩︰“名字是你取的?”

    “嗯。”小胖墩心虛地解釋道︰“它毛毛是灰色的,所以就叫它阿灰。”

    阿勛,阿灰,乍一听還以為是倆兄弟,沒有鬼才怪了。

    林墨輕易揭穿了弟弟那點小計倆,戳戳他的小胖臉,說︰“你韓哥白給你買那些零食了。”

    林書傲嬌的別過腦袋︰“我才不稀罕。哥,你還沒說喜不喜歡我送你的禮物!”

    “喜歡,當然喜歡。謝謝你。”林墨笑道。

    林書一听,頓時笑得眼楮都眯起來了,正欲說什麼,外面傳來汽車引擎的聲音。

    院子門沒關,林墨往外看了眼,一亮黑色大奔正停在他家門外。

    林墨的心無端頓了兩下,但隨即見車里走下來的只有阿虎一人,心底不可抑制的生出一股失落。

    他快步走出去,笑著招呼道︰“虎哥,您怎麼來了?”

    阿虎上次回去估計被韓勛修理慘了,這次再來,臉色已經好了許多,看到林墨,露出一個自覺憨厚在外人看來很是‘凶殘’的笑容,說︰“小少爺說今天是您生日,特意讓我給您帶了一些禮物過來,祝您生日快樂。”

    林墨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問道︰“那韓哥他人呢?”

    阿虎沒把東西送到鋪子上去,就是為了避開林墨,沒成想他竟然在家里。被他這麼一問,有點猝不及防,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撓撓腦袋,說︰“小少爺現在在m國有點事情,暫時沒法過來。”

    “能告訴我是什麼事情嗎?”林墨知道阿虎不會說謊,他差不多可以斷定,韓勛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

    阿虎搖搖頭︰“對不起,少爺的事情我不能多嘴,您以後還是直接問他吧。”

    林墨頓了一下,忽然發現自己關心則亂,如果韓小人真出了什麼事情,虎哥能像現在這樣一臉輕松的給他送東西來嗎?

    “那他大概什麼時候能回來呢?”

    阿虎依舊搖頭︰“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快的話大概再一兩個月就能到這邊吧,慢的話,可能還要等些日子了。溫切斯特……”阿虎差點說漏嘴,忙住了口。拿鑰匙走到後面打開後車廂,車廂里裝了滿滿三箱子東西,阿虎一一把它們都抱出來。

    溫切斯特在國外是個很常見的姓氏,說明不了什麼,林墨心電急轉,輕聲問阿虎︰“溫切斯特醫生怎麼說?”

    “他說少爺恢復的很好……不對,你怎麼知道溫切斯特醫生?你詐我!”阿虎瞪圓了眼楮,敬語都忘了用。

    林墨這下確定韓勛生病了,心里無端像是被針扎了一下,生疼,眉宇間盡是焦急,“他怎麼了,生了什麼病?是上次車禍的後遺癥嗎?”

    阿虎可不敢給‘外人’說韓勛沾染藥癮的事情,只含糊道︰“差不多吧,小少爺現在好多了,你不用擔心。”

    林墨一時理不清心里的千頭萬緒,攥了攥拳頭,又松開,“虎哥,給我韓勛的電話號碼,我自己打電話問他。”

    阿虎一臉為難道︰“小少爺現在住的療養院沒有電話。您真的不用擔心,小少爺用不了多久就會來這邊的。”

    “是韓勛不讓你告訴我的吧?”林墨心里越生氣,臉上越平靜,“你回去給他說,如果他現在什麼事情都不願意告訴我,以後也不用再來給我解釋什麼了。這些東西你拿回去吧,我用不著。”

    阿虎暗暗叫遭,他好像把事情搞砸了,這回去小少爺還不得生吃了他?

    阿虎冷汗都快急出來了,幸好老太太听到外面有動靜,出來正好把他們的對話听了大半,忙訓斥林墨道︰“你這孩子,阿勛好心給你送生日禮物,你鬧什麼脾氣。阿勛不肯給我們說他生病的事情,還不是不希望我們擔心嗎?你平時的禮貌都跑到哪兒去了?大兄弟,你別介意,我們家墨墨是太擔心阿勛了,沒有別的意思。”

    單論個人,老太太確實打心底喜歡在她面前禮貌懂事的韓勛。而現在知道韓勛的家庭背景後,更添了幾分討好之意。老太太是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有點小聰明小市儈,沒有她兒子和孫子那種在她看來透著傻氣的清高。她是真正吃過苦頭的人,知道什麼時候該彎腰低頭。在她看來,能結識韓勛這樣身份的貴人,已經是莫大的機緣了,以他的背景,只要稍稍提攜一下她的兩個孫子,她以後哪里還用得著為他們擔心?墨墨哪里還用得著像現在這麼辛苦?可不能因為孩子不懂事斗氣,白白得罪人錯失了這樣一個機遇。

    阿虎來了l縣好幾趟,老太太的方言他現在勉強能听懂一兩成,忙順勢道︰“老太太,您好好勸勸林少爺,東西我就先放到這兒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阿虎從副駕駛室拎了一個大大的生日蛋糕出來,交到老太太手里,瞥見林墨臉色仍舊不好,甭管老太太怎麼盛情挽留他吃飯,趕緊的腳底抹油開著車子溜了。

    這次韓勛送來的東西,林墨看都沒看,一下午都不怎麼高興。強打著精神,做了一桌子菜,興致不高的吃過晚飯,早早回房間睡覺。林書晚上樓一步,吃了閉門羹,垮著小臉抱著阿灰回自個兒房間里睡覺。

    大黃嗅著自家兒子的氣味,尋到林墨家,在門外叫了一宿。阿灰听到母親的叫聲,也汪汪嗚嗚直叫喚,可把小胖墩給愁壞了,偏偏除了等大黃慢慢忘掉阿灰,再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

    一家人,在兩只狗淒厲的叫聲中漸漸陷入沉睡。

    凌晨,林墨突然從夢中驚醒,冷汗淋淋。他躺在床上急促的喘息著,慢慢回憶起剛才做的噩夢。

    他居然夢到韓勛被車撞死了,就那樣直挺挺的倒在他面前,血濺了他一身,手上臉上似乎還殘余著溫熱……

    現在想起夢中那種恐懼和絕望,他依然能清晰的感覺到那種好似心被撕裂的疼痛,久久無法平靜。

    黑暗中,林墨怔怔地盯著蚊帳頂,心底有一個聲音明明白白的告訴他︰你,已經淪陷了。

    許久之後,林墨打開燈,摸出枕頭下的照片,看了很久。也不知是被燈光晃的,還是沒睡好眼楮太澀,還是別的什麼原因,閉上眼楮的瞬間,眼角竟滑過一絲晶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