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戒除藥癮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瘦了許多,臉頰微微有些塌陷,緊閉的眼楮下面盡是青黑,眉頭緊皺,額頭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細汗,看起來像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漂亮的金發護士穩穩心神,屏住呼吸,快速將針頭扎進韓勛的手臂,緩緩將針管中的液體推完後,拔出針頭,用棉簽為他止血。見韓勛一直沒有睜眼的跡象,才隱隱松了一口氣,快速收拾好東西離開病房。

    老實說,韓勛不‘發病’的時候,無論各方都非常吸引人,可一旦藥癮發作,整個人立馬變得跟魔鬼似的。在她之前,听說已經有不少護士醫生被他打傷了,盡管他最近已經好了許多,她依然心驚不已。

    護士關上門的瞬間,韓勛睜開了眼楮,他其實並沒有睡著。他從枕頭下面拿出一疊照片,側過身,將照片放在床上,一張一張慢慢翻看。照片上的人穿著白色的廚師服,認真的揉著手里的面,臉上沒有太多表情,模樣看著像是平白多了兩三歲。

    韓勛用手指慢慢摩挲著他的臉,心中好像無端生出許多力量,盤旋在他體內如跗骨之蛆般的藥癮,慢慢平息下來,那種讓他分不清是真實還是虛假的疼痛緩緩消停,心底的暴虐之氣散去許多,緊皺著的眉頭也漸漸舒緩開來。

    “林小墨,你的笑容越來越少了,你是不是在擔心我呢?”

    “你肯定在偷偷想我吧。就算你嘴硬不肯承認,你也騙不了我。”冷汗緩緩滑過韓勛的臉頰,他的臉上多了一絲笑容。

    “林冬梅都已經有男朋友了,你對她笑得那麼燦爛做什麼?”韓勛酸溜溜的把這張照片仍在一邊,重新拿起另一張。

    照片有很多,幾乎都是拍的林墨在小店里忙的情形,看著看著,韓勛仿佛也回到了那段跟林墨在一起時的時光。藥癮發作帶來的痛苦,在不經意間消失得一干二淨,虛弱疲憊至極的韓勛手里捏著照片,漸漸陷入沉睡。

    【病人的意志力出乎意料的堅強,照這樣下去,不出一個月就能徹底戒掉藥癮。】溫切斯特醫生欣慰的笑道。

    韓子杰嘆息一聲道︰【如果真能這樣,就太好了。】

    韓勛的‘藥癮’一直是韓家人的一塊大心病。過量服藥,吃藥上癮,傷身就不說了,這種事情無論放在韓勛身上,還是對韓家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污點。而這一切的根源,來自于那個韓勛一直放不了手的怪夢,如果沒有那個古怪的夢,韓勛自然就不會為了逃避痛苦而過量服用心理醫生為他開的藥,繼而在他們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對藥物產生依賴性,小小年紀染上藥癮。

    想要完全戒掉藥癮其難度不比戒毒癮少多少,韓勛的情況比較特殊,如果他肯接受催眠的方式,忘掉那個古怪的夢,沒有了痛苦的根源,再設法戒掉藥癮就容易多了。

    可是,偏偏韓勛死活不同意。而這種深度催眠,如果韓勛本人的不配合,甚至抵抗的話,不僅不容易成功,反而很可能造成其他不良後果。

    只是,任誰都沒想到,韓勛去了一趟z國回來,竟然主動要求戒掉藥癮。韓家一大家子是既高興又擔憂,希望他早日擺脫藥癮,又生怕他的身體熬不住。

    當然,韓子杰稱病騙韓勛回家的事情,至今還沒得到原諒。韓勛到現在都不怎麼搭理他,韓子杰總抱怨家里其他人太慣著韓勛,他自己何嘗又不是一樣?

    現在韓勛手里這些照片,可不就是他派人去拍了送回來的。

    韓子杰擔心弟弟受騙,從阿虎那兒大致了解了林家的情況後,又另外派人將林家往上數幾輩人,所有的底細都調查得一清二楚,才放任韓勛繼續關心林墨的情況。

    對于韓勛喜歡男人這件事,韓家其他人可能不是很清楚,好幾年前就當上韓家家主的韓子杰卻是一清二楚。韓子杰也不是沒有糾結過,但是他見多識廣,本身也不是迂腐之輩,時間久了也就想通了。

    再怎麼樣,就算是喜歡男人,也比喜歡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夢中幻影強。韓勛以為他不說,他這個當大哥的就什麼都不知道嗎?真當他請的那些頂級心理醫生都是擺設嗎?沒有他的配合不容易洗掉他那段古怪的夢境,可不代表他們不能通過催眠,問出別的事情啊。

    通過資料來看,林墨人還不錯,也不知道弟弟是一時迷戀,還是真的動了心。一時迷戀倒無所謂,時間一久,自然而然就分開了。怕就怕韓勛動了真心,他現在這股熱乎勁兒,可不像玩玩兒而已。這樣一來,他不得不多一些考慮了,畢竟兩人的身份、生活的圈子都相差太遠。而且林墨的年齡還太小,現在品性出世都還不錯,誰能料想得到他將來會是什麼樣呢?從調查到的那些資料來看,林墨可不是什麼柔弱的菟絲花,相反,他的心機手段與他現在的年齡、與他從小長到大的環境並不相符。無論如何,他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將來有朝一日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韓子杰的種種思量,並沒有與任何人提,他擔心家里人一時無法接受韓勛的性向,在中間瞎攪和,默默把這些事替韓勛遮掩下來,算作是這次騙他回家的補償。

    韓勛這一覺睡得很踏實,隨著藥癮一天天減弱,再加上天天都對著林墨的照片,韓勛發現曾經模糊的夢境開始慢慢的變得清晰,夢中的情節不斷豐富,許多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呈現在他面前。

    韓勛現在天天呆在病房里,什麼事情都干不成,他問護士要了筆和筆記本,將模糊的情節,用只有他一個人才看得懂的語言,一一記錄到筆記本上。

    一些看似沒有關聯的事情,慢慢串聯起來,韓勛從中得到了不少關于未來z國經濟乃至全球發展的重要信息,也漸漸知道了一些他與林墨以及陳俊曦之間的糾葛。

    原來,他並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盡管他沒有直接做什麼,去破壞林墨和陳俊曦之間的感情,但在許多事情背後,他都發現自己推波助瀾的影子。

    幸好,林墨從來都不知道這些。他永遠都只會以為這些事情,是田卿玉、田茜茜做的,又或者是陳俊曦自己沒經受住誘惑。

    曾經,林墨那麼深愛著陳俊曦,如果他知道了這些,會怎麼樣?

    韓勛的心底不可抑制的生出一絲妒忌。

    他默默放下手中的筆,闔上筆記本,林墨之前一直不肯接受他的心意,其實就是怕自己變成第二個陳俊曦。而林小墨至始至終,都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灑脫不在意,甚至,在他內心的某處,根本就沒有走出那段感情帶給他的陰影……

    韓勛拿起一張照片,指尖溫柔地摩挲著林墨的側臉,淺笑著輕聲呢喃︰“林小墨,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的眼里心里除了我,再放不下其他人。”他頓了一下,笑著說︰“祝你生日快樂,希望送給你的禮物,你能喜歡。”

    從韓勛走後,林墨接連忙了兩個多月,一家人都沒能坐在一起好好吃頓飯。再加上一直掛心著韓勛的事情,林墨又清瘦了一些,奶奶和爸爸看在眼里,如何能不心疼。到他生日這天,老太太說什麼都只準他的把預定的午餐賣完,下午再不讓他去小店里忙活。

    用她老人家的話說,請了那麼多人,難不成都是擺設?少了他半天,小店還能給垮了不成?

    林墨實在拗不過老太太,只好把店里的事情交給林冬梅全權負責,他回家讓家人給他慶生。林冬梅年紀不大,腦筋卻非常活絡,做起事情來麻利干練,把店里的事情交給她,林墨倒也沒什麼不放心的。林墨大概叮囑了大家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被老太太盯著,一起回了家。

    這天正好周六,林書上午去學校跟六年級的同學一塊兒學習奧數課程,上完課後,早就已經回家把今天老師布置的作業都做完了。

    有龐校長和爸爸輪番開小灶,現在奧數課程上那些題目根本就難不倒林書,他去听課純屬是為了調動其他同學的積極性。更多時候,老師在上面講,林書自己在下面預習其他的課程。唯一的好處就是,遇到不懂的問題,可以及時問老師,借閱書本也很方便。爸爸現在一心撲在他的‘包餃子’大業上,都不肯好好給他講題了。

    小胖墩光顧著自己委屈,卻沒想過,他問的一些問題已經超過爸爸能夠給他解答的範疇,實在不是爸爸不想給他答案。

    林墨剛一回家,林墨就跟小炮彈似的沖過來,殷勤的幫林墨拿車上的各種菜,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口水嘩嘩的流,好像那活蹦亂跳的大鯉魚已經變成了盤子里噴香的糖醋魚。

    老太太忍不住笑罵道︰“看看,我們家小書都快讓你養成吃貨了。”

    林書臉蛋一紅,嘟囔道︰“奶奶,我才不是吃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