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入學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暑假里,龐校長基本上沒怎麼到過學校,臨著開學前一周才回學校,召集學校老師召開各種會議,安排招生事宜,宣布新學期工作,小忙了一陣子。要不是老杜打電話提醒他安排林書入學的事情,他都差點兒忘了。

    之前答應了老杜要把林書安排在最好的班級,而他帶的一班就是最好的班級。班上的孩子都很聰明,期末測試班上有七成孩子得了雙百分,剩下的三成孩子,就沒有誰均分是低于九十五的,市里大大小小的獎勵給掙了不少回來,很給他漲面子。如今,真要將‘成績不好’的林書安排在這樣一個‘實驗班’里,他心里多少有點打鼓。

    掛了好友的電話,他從抽屜底下翻出兩張皺皺巴巴的試卷,他先看了眼林書做的語文題,他驚訝的發現,林書的字兒居然還寫的不錯,再仔細一看,默寫、造句、近義詞反義詞,簡單的閱讀理解題等等,竟然全都做對了。龐校長欣慰的點了點頭,語文能考一百分,把他收進班里也還說得過去。他又拿出數學試卷,一看愣了,他怎麼把奧數卷子發給林書了,難怪他那天做了那麼久。

    龐校長掃了眼,見林書每一道題都做了,也來些興趣,從櫃子里拿出一份他自己解的正確答案出來對照著看。這一看就傻眼了,林書不僅把卷子做了,90%以上的題還全都答對了,只有最後一道題沒算出正確答案。這試卷是他專門給六年級上奧數課的孩子出的,其中還有幾道題是超綱的,涉及的知識點書上根本就沒有,就算他專門給這些孩子講解過,會做的也不過寥寥幾個孩子而已。這張試卷在上次測試的時候,成績最好的一個孩子也才得了六十分而已,可就是這個孩子,暑假縣里舉行奧數比賽的時候,捧了個一等獎回來,直接升入縣里最好的初中,被當成重點培養的苗子。

    龐校長有些不信邪,把卷子翻來覆去看了三遍,發現林書前面的題全都做對了,有些解題的方法比他給學生講得還要好,最後,他的目光落到了林書沒解出答案的最後一道大題上面。他認真看了林書寫的解題步驟,最後驚訝的發現,不是林書算不出答案,而是他壓根兒就把題出錯了。林書似乎也發現了這一天,在他寫錯的那個數字上特意畫了好幾個圈,還在那句有歧義的話下面畫了一條波浪線。

    放下試卷,龐校長快被煙蒂燒著手了都沒發現,直勾勾看著試卷說︰“撿到寶了,這次真的見到寶了。”

    別看龐校長長得矮胖老相,實際上也就四十大點,正是事業心旺盛的時候,哪里會滿足于只當個小學校長。做到公立學校校長的位置,幾乎都在教育局掛了名的,龐校長本身不是個特別會專營的人,但是他親大哥是教育局的副局長,只要他能干點成績出來,升職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小學屬于義務教育階段,小升初基本上不涉及升學率的問題,不容易出成績,所以龐校長才會在奧數上面花大心思。像林書這樣的苗子,別說是在縣里參加比賽,就算到省里也絕對能捧個大獎回來,搞不好掙個全國大獎都有可能。

    若真能像他想的這麼好,升職還成問題嗎?大哥可是說了的,教育局那邊有兩個老人快要退休,估摸著就這一兩年的事,如果他能抓到這個機會……

    龐校長無比慈愛的看著林書,那白嫩嫩肥嘟嘟的小臉越看越愛人,大圓眼楮轉來轉去的,看著就一股子聰明勁兒。

    林書覺得龐校長那眼神,就跟盯上小雞的黃鼠狼似的,眼楮都綠了好像要生吞了他一樣,心里毛毛的,小胖手悄悄扯了扯林墨的衣服。

    林墨輕咳一聲,禮貌的問道︰“龐老師,你今天找我們是有什麼事情嗎?”原本老杜給他說的是,已經幫他聯系好了,只需要帶著小孩拿著錢去報名就可以了。難不成是出了什麼變故嗎?

    龐校長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失態了,尷尬的喝了口茶潤潤嗓子,笑道︰“沒錯,我挺喜歡林書這孩子的,听老杜說,他在家還要照顧爸爸,非常懂事,這正是我們學校需要給孩子們樹立的榜樣啊。”

    听到弟弟被夸獎,林墨很高興,笑著摸摸林書軟軟的頭發,說︰“龐老師過獎了”

    龐校長收起笑容,語重心長地說︰“林書是個好苗子,我是真喜歡他,再加上跟你們杜叔關系也不錯,覺得他只讓他做個插班生,實在太可惜,要是你們願意,就把他在原先學校里的檔案提出來交給我,我想辦法幫他轉到我們學校。”

    林墨並不是真正少不更事的少年,龐校長的理由根本沒法說服他。林書是農村戶口,轉到城里弄個插班生的身份已經不容易,想要正式加入學校學籍,不轉成城市戶口幾乎辦不到。

    老杜說過,龐校長在市教委後台很硬,可後台再硬,非親非故的,他為什麼要這麼主動地幫助林書,甚至連半點別的暗示都沒有。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難道是韓勛?

    林墨暗自搖頭,韓勛並不是特別心細的人,他在的那些天都沒關心過林書在哪兒讀書的問題,又怎麼可能找得上龐校長?

    如果不是因為韓勛,那就只能說明龐校長發現了林書的天分。

    林墨忽然想起那天老杜帶小書去進行入學測試,小書回來說題非常難,以小書現在的進度,能讓他覺得難的,恐怕只有那些他看著就覺得頭疼的奧數題了。

    不過,題早就做了,龐校長先前都是不冷不熱的,怎麼現在突然變了態度,難不成他一直沒看試卷?

    林墨的猜測已經非常接近真相了,他心里很為弟弟感到驕傲,面上卻故意露出一絲遲疑︰“龐老師,如果小書的學籍轉到這邊了,萬一以後鎮上的中學不接收他,該怎麼辦?”

    龐校長愛才心切,忙說︰“林書的學籍轉到這邊了,以後初中高中肯定都在城里讀,你放心,這些事情包在我身上。”

    林墨等的就是他這句話,上輩子小書就是在鎮上讀的初中,書沒讀幾天就惹了大麻煩,後來要不是陳俊曦出手幫忙,他很可能再上不了學。那時候爸爸和奶奶接連去世,小書受了很大打擊,偏偏他剛跟陳俊曦在一起,即使他再與社會脫節,也知道男人與男人在一起是背德逆倫荒謬錯誤的,更何況,他與陳俊曦一開始不過是mb與金主之間的關系,連他自己都覺得屈辱下賤,他怎麼可能帶著小書一起去京城,讓他看到自己最不堪的一面,讓他因自己蒙羞永遠都抬不起頭來?

    他只能把小書一個人留在縣城的寄宿制學校里,托姑姑林芝照顧他。可惜在林芝的薄情與大伯林城如出一轍,一開始他擔心小書年紀小管不住自己亂花錢,便把每個月的生活費轉給林芝,讓她按時給小書。要不是後來小書實在受不了在電話里小心翼翼的問他要錢,他還不知道他一個月六百塊的生活費到小書手里只有一百塊。

    他至今都忘不了,他連夜從京城趕回來,看到弟弟大冷的天還穿著秋天里的舊棉衣,凍得臉色發青縮在教室角落里瑟瑟發抖的模樣。有那麼一刻,他忍不住沖動想將林書一起帶去京城,可是沖動過後,只能在他絕望的目光里為他辦了一個存折,每個月給他轉款。寒假的時候,本想將他接去京城,可小書主動提出,他在班主任老師家里住……

    之後幾年,他越來越愧疚,小書越來越沉默,他們兄弟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直到後來小書以優異的成績考上青大,輾轉也去了京城,經歷了一些事情後,兄弟倆互相坦誠,才消融隔閡最終和好如初。

    如今再想起來,覺得自己那會兒真的特別混蛋,特別對不住小書,時過境遷,只能這一世加倍的給他最好的。

    林書見哥哥有些走神,悄悄在後面用手指戳了戳哥哥,林書回過神來笑道︰“那真是太謝謝龐老師了。”

    龐校長看著林書笑得特別慈愛︰“林書是個好孩子,以後一定能有大出息。”

    林墨心照不宣的說︰“那就先謝謝龐老師栽培了。”

    龐校長大約也明白林墨知曉原因了,暗罵一聲小狐狸,朗笑道︰“教書育人本來就是我的職責所在,應該的,應該的。”

    很快,林書就體會到‘用心栽培’四個字的深意了。

    “你們看,林書真可憐,又在做數學題了。”一個小胖孩子撇著嘴,一臉同情道。

    “就是,他那些題我看都看不懂,他居然能做出來,真厲害。”別著兩道杠的小男生滿臉欽佩。

    “他做的都是初中的奧數題,你們能看懂才奇怪了。”別著三道杠的小女生瞪著這些男生道,語氣透著小小的佩服和驕傲。女孩子比男生發育更早,心理上也更早熟些,但是都是些十來歲的小豆丁,資訊也不發達,能懂什麼?沒有太多美丑觀念的小女孩兒一般最容易對成績好,愛干淨又乖巧靦腆的小男生產生懵懂的好感,無關愛情。

    林書的長相雖然沒有他哥哥那麼精致漂亮,但也絕對屬于乖巧可愛的類型,再加上他現在在城里讀書,林墨怕他被別的小孩兒瞧不起欺負,很舍得花錢給他買好看的衣服,這麼一打扮,再加上成績優異深受老師們喜歡,一下子就俘虜班上小女生們的心。

    通常這樣的人很容易被班上的其他男生視為公敵,孤立起來,可林書小的小書包里總能變戲法似的變出許多大家看都沒看到過的零食,又很大方的與大家共同分享,時間一常,自然而然的就融入到了班級里面。因為忙著練習奧數題,課余時間還要听龐校長開小灶,林書在班上沒有擔任任何職務,偶爾說話卻比班長還管用。

    林墨看著一天天走出陰影越來越活潑開朗的弟弟,打心底感到高興,但是想到一直沒有音訊的韓小人,又忍不住一陣陣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