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瑣事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盡管韓勛報了平安,林墨心里仍然有些放心不下,他將照片裝回信封里,出去問林建︰“爸爸,這些東西是誰送來的?人呢?”

    林建輕聲道︰“是那天接韓勛的那個人送來的,他上午過來的,說還要回京城辦點事,把東西放在那兒就走了。我看他臉色不是很好,你說韓勛家里該不會出了什麼事情吧?”

    林墨搖搖頭,照片角落里的時間顯示,是前兩天才拍的,以韓勛在乎在家人的程度,如果他大哥真出了什麼事情,他不可能站在游輪上笑得那麼沒心沒肺。

    “應該不會,虎哥還有沒有說別的事情?”

    林建滑著輪椅進入飯廳,看著一屋子的東西,說︰“他好像特別著急的樣子,把這些東西放下就走了,只說家里人很感激我們這段時間對韓勛的照顧。他說韓勛在m國很想我們,還特意問我要了我們一家的照片。家里已經很久沒有照過合照了,我讓小書給了他一張你去年的單人照。阿勛真是太客氣了,竟然給我們捎了這麼多東西,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他。”

    林墨下意識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他摸了摸揣在兜里的信封,皺眉問道︰“爸爸,虎哥沒留電話號碼給你嗎?”

    林建搖頭惋惜道︰“沒有,他走得急,我也忘了問。要是有個號碼就好了,起碼我們還能打電話感謝一下阿勛。這一別,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了。”

    如果不是阿虎這次來,他還不知道韓勛的家居然在m國。萬里重洋的,再見恐怕沒那麼容易了。

    林墨沒有說話,他在想,以韓勛的現在那股黏糊勁兒,不可能僅僅拿章照片,連個號碼都沒留下。

    韓勛,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嗎?

    林墨思來想去想不到韓勛究竟瞞了他什麼事情,只能將這份隱憂埋進心底。

    老太太將熱好的飯菜端上桌,看到旁邊那對金燦燦的大鐲子,眼楮都直了。鐲子的式樣非常簡單,一只正中刻著‘福’字,一只鐫著‘祿’,字旁只有少許花紋,古樸大方,一看就是專門給老太太買的。

    沒有外人在,老太太很沒形象的輕輕咬了口鐲子,又舔了舔,驚喜道︰“還真是金的。這麼大的金鐲子,放以前,只有地主婆才能帶,我連看都沒看到過,阿勛這禮物是不是太貴重了?”老太太把金鐲子摸了又摸,放在手上比了又比,喜歡得不行,就是沒往敢往手上套。

    在她看來,真要戴上這麼貴重的東西,那是要折壽的。

    一開始,同意收留韓勛的時候,覺得他看起來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卻根本沒想到他家里居然這麼有錢,出手會這麼大方。老太太掃了眼幾口箱子里的東西,個個都精美的不行,一看就知道全是好東西。

    他們也沒特意照顧韓勛什麼,甚至還讓他到店里幫忙,老太太越想越覺得愧疚︰“早知道就不該讓他去店里的,我們真是太對不起人家孩子了。”

    林墨默默低下頭,奶奶你真以為韓小人這些東西是白送的嗎?他是那麼大方的人嗎?林墨深深有種,他被賣了,家人還樂呼呼的幫人數錢的錯覺。

    林建笑道︰“阿勛也是有心了,媽,這鐲子是他送給你的,你就戴著吧。”阿虎特意交代過,鐲子是韓勛專門為老太太挑的,讓老太太一定要戴。韓勛家里一看就不一般,送來的這些東西,都是特意為他們一家挑選的,不收,不僅不會讓人覺得清高,反而會讓人不舒服,以為他們有更大的圖謀。東西既然已經大大方方的收下了,不吃不用放在那兒做什麼?

    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把鐲子戴在手上,看了又看,美得不行,末了,又戀戀不舍的把鐲子取下來,“這麼好的東西,平時戴著干活太埋汰了,以後在家閑著的時候再戴。我得把它們藏好了,這麼好的東西,得值多少錢啊,萬一丟了,可不得心疼死我。”

    林書從外面走進來,見奶奶那麼喜歡韓壞蛋送的東西,酸溜溜的說︰“奶奶,等我以後賺錢了,給你買一堆更大更漂亮的,讓你戴都戴不過來。”

    “哄我老太婆開心吶,還戴不過來,也不怕我出去被人給搶咯。”

    “不怕,以後我給奶奶請保鏢,看誰敢動你。”

    “盡說些孩子話。”老太太把鐲子放進絨布盒子里裝好,笑著說︰“好好讀書,我相信我們家小書將來一定能考上大學有大出息。只要我們家小書有出息了,甭管給不給奶奶買鐲子,請保鏢,奶奶都高興。”

    林書信誓旦旦地說︰“一定可以給奶奶買的。”

    看著家人這麼高興,林墨也跟著笑了起來,揉揉林書的小腦袋瓜子,說︰“快去吃飯吧,一會兒菜又該涼了。”

    林書看了眼桌上有他最喜歡的櫻桃肉和粉蒸肉,眼楮頓時就亮了,忙給自己和爸爸盛好飯,猴急的夾了一塊大大的櫻桃肉放進嘴里,剛讓老太太熱透的肉,放在嘴里燙得很,一咬,既酥且爛,滿嘴都是噴香的肉汁,恰到好處的咸甜味兒,能最大程度的觸動味蕾。

    原本吃櫻桃肉最好的季節該是在春季,在盤中鋪上鮮嫩的豌豆尖,再將一顆顆炖的鮮紅酥爛的肉盛在上面,可不就像樹上剛摘下來鮮紅欲滴的櫻桃?

    吃櫻桃肉最重顏色,其次才是味道。林書這種低級小吃貨,有香噴噴的肉就滿足了,哪里還管好不好看。春天的時候,林墨做過兩三次,一直被他惦記到現在,林墨見他最近學習很辛苦,又很懂事在家里把爸爸照顧的很好,這才特意做來獎勵他的。

    粉蒸肉的米粉是老太太用米自己做的,不如外面賣的磨得那麼細,味道卻更香些。林墨在調料中放了花椒粉和辣椒面,下面鋪了一層土豆塊,蒸好後,撒上一層切得細碎的小蔥芹菜香菜,香味一下就出來了。五花肉蒸得嫩熟,多余的油脂被米粉和下面的土豆吸去,肥而不膩,細嫩鮮辣。兩三片下去,林書碗里的飯就少了小半。

    林墨輕輕拍拍他的後腦勺說︰“多次點蔬菜,少吃點肉。”

    “哦。”林書只好默默把伸向櫻桃肉的筷子轉個角度,夾了一筷子涼拌蘿卜絲。林書不怎麼喜歡吃蘿卜,惟獨能接受林墨涼拌的蘿卜絲。麻辣中帶一點蘿卜本身的甜味,鮮脆爽口。

    林建也覺得最近小兒子橫向發展的趨勢有點迅猛,需要壓一壓,于是夾了一大筷子水煮豇豆到他碗里。林書的小胖臉頓時垮下來了,等他把碗里的豇豆都干掉了,林建給他夾了兩塊櫻桃肉,這才又露了笑臉。

    林墨把箱子里的東西稍微清理了一下,將幾本外語教材拿出來,放到林書身邊,對林建說︰“爸爸,這些書你有空的時候也教教小書,我听杜叔說,城里的小學從三年級開始就會教英語,鎮上的小學沒有英語課,省得他到時候跟不上進度。”

    林建曾經跟程緩緩學過一些英語和俄語,雖然學得不怎麼樣,但是教導林書字母和基礎單詞絕對是綽綽有余的。

    林建咽下嘴里的飯菜,說︰“好。你有空的時候也看看,我記得你上學期英語考得不怎麼好,有空多看看單詞,其他的課程也不能落下了,你別光盯著小書,你自己的進度也得跟上。”

    林墨苦巴巴的點點頭,英語上輩子他有特地出高價報精英班學習過,又在國外呆過不少時間,應付起來問題不大。目前最讓他頭痛的還是物理,每次一看就想睡覺,煩都煩死了。

    林書偷偷看了眼哥哥苦巴巴的神色,低下腦袋,很不厚道的笑了。明明那麼簡單的東西,哥哥好笨哦。嗯,哥哥還是在做菜上面更有天賦,要不然,以後他幫哥哥做題,哥哥做菜給他吃,真是想想都覺得美妙。

    任誰都想不到,未來的量子學博士竟然是因為這麼不著調的原因,從此走上不歸路。

    轉眼又過了幾天,鄉下迎來了如火如荼的秋收季,隨處可見忙得熱火朝天的人們。林墨托老杜幫忙買的大冰櫃還沒來得及凍餃子,叫先一步排上了用場。

    林墨批發了許多大小冰袋、雪糕、冰棍、啤酒等等回來凍上。要知道打谷子時,小孩兒們也是勞動主力,他們主要負責來回跑傳遞大抱小抱的稻谷,讓大人們用打谷機脫粒。收割稻谷通常得選大晴天,孩子們在烈日下面跑來跑去又熱又累,往往一兩毛錢一包的冰袋,一毛錢一根的冰棍,五毛錢兩個的雪糕,是他們最大的動力。冰鎮過的啤酒解渴又消暑,甭管男人女人都喜歡來一碗,保準喝過以後,再大的暑氣也消光了。

    原先附近幾個村子就只有林常青一家有冰櫃,到了秋收時,凍的根本就趕不上賣的速度,許多人只能提前訂或者空手而歸。如今,林墨家里有了一個更大的冰櫃,正好可以滿足大家的需要,又不至于全然搶走林常青家的生意。

    小半個月下來,這些不起眼的便宜冰糕、啤酒,竟然賺了好幾百塊,可把林建樂壞了。這是他腿受傷後第一次自己賺到錢,一直以來壓在他心上的大石頭,那種隱隱覺得自己是個廢人的沮喪感,全都消失得一干二淨。

    趁熱打鐵,林墨教會了他包餃子。林建在這方面沒多大天分,剛學的時候包壞了許多,一日三餐外兼宵夜幾乎都是這兩樣,可是他足夠用心,很快就做得像模像樣起來。有了事情做,林建不再像之前那麼消沉,整個人都恢復曾經的活力和光彩。

    眨眼便到了九月開學季,林墨給林書置辦了一身不錯的行頭,開學第一天,忙完早上最忙那個點以後將店里的事情托給老太太,他親自將小胖墩送到學校。校長熱情得近乎殷勤,將一頭霧水的兄弟二人請進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