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思念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這幾天來,林墨一直與韓勛同吃同住,他咋一離開,別說他不習慣,就是林建和老太太都不習慣,才走兩三天,他們就念叨了好幾次。家里惟獨又能去霸佔哥哥床鋪的小胖墩最高興,因為他一直堅持不懈的說服大家相信韓勛是壞蛋,被爸爸說教了幾次,沮喪的小家伙用家里的工具把韓勛送給他的玩具車暴力拆分了泄憤。

    讓爸爸發現後,被罰抄課文,抄了整整三個作文本,小胖墩對韓勛的怨念更深了。

    韓勛離開後,第二天早上,谷嬸就帶著女兒林冬梅去了店里。林冬梅還差幾個月才滿十八,現在還在讀著中專,還要一年才畢業。學校承諾畢業以後分配工作,在明年還可以先去實習。但實際上,就是由老師把他們帶到沿海一帶與學校簽了約的工廠打工,學校學的那些東西根本用不上,剛去那年工資還不如工廠外招的那些工人。

    當然,學校也沒有做強制性要求,只說,如果不服從學校安排去沿海實習,那麼畢業後就不分配工作。這年頭,中專還很吃香,除了沿海一帶的工作名額,學校在當地也有一些不錯的工作崗位可以分配給學生。只是名額有限,這種好事哪里輪得上像林冬梅這樣沒錢沒關系的農村學生?

    林冬梅學的的是文秘專業,班上美女不少,家里有條件有關系的人就更多了,她長得倒是不錯,專業成績也很好,可是跟她關系不錯的班主任很明確的告訴她了,留在本地沒戲。要麼等開學後跟著大部隊去沿海,要麼家里想辦法。

    林冬梅七歲就沒了父親,被媽媽一手拉扯大,但凡有一絲留下的可能,她都不想丟下媽媽一個人孤零零留在老家。幾經權衡,恰逢李嬸離開,她便與媽媽商量,看看能不能到林墨的包子店干活。

    與谷嬸不同,林冬梅性格開朗,白皮膚鵝蛋臉大圓眼楮,笑起來時臉上有兩個淺淺的酒窩,齊肩的黑發扎成簡單的馬尾,整個人看起來干淨又清爽,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少女特有的青春朝氣。

    她一到店里,柳立和于冬眼楮都亮了,于冬已經有女朋友了,只是單純的欣賞,柳立卻鬧了個大紅臉,再一看林冬梅沖他笑得甜甜的,連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了。

    店面就那麼丁點兒小,大家都在,把柳立的窘態看在眼里,全都很不厚道的笑了。

    老太太和王嬸意味深長的打量著兩個孩子,再看看谷嬸,眼中的含義不言而喻,弄得谷嬸也跟著紅了臉。

    林墨就算神經再粗,也瞧出大伙的意思了,他個人覺得這樣拉郎配挺不靠譜的,于是很煞風景的打斷了大家︰“時間不早了,都換了衣服,快點干活吧。梅子姐你今天第一次來,沒有給你準備衣服,你先穿我那套備用的。”

    林冬梅點頭道︰“好。”

    “一會兒谷嬸揉面,你先做幾個包子來看看。”

    林冬梅原本信心滿滿的,不知道為什麼听林墨這麼一說,再看他冷冷清清不甚熱情的模樣,心里反而忐忑起來,點點頭輕聲應了聲。

    明明林墨的年齡比她還小,怎麼看著他,比面對自己的老師還要害怕呢?

    林墨也納悶了,怎麼她剛剛還好好的,自己一開口她就拘謹了。

    好在林冬梅確實稱得上心靈手巧,包子做得又快又好,盡管模樣沒有李嬸做得那麼精巧,但速度上卻不比她慢多少。

    林冬梅不僅包子做得好,勤快也跟谷嬸如出一轍,腦子足夠靈活,各種事情上手很快,有她的加入,大家都輕松不少。

    工作幾天下來,林墨很滿意,告訴她如果按照這個勢頭保持下去,下個月就可以給她轉正,等她滿了十八周歲就跟她正式簽訂勞動合同。

    先前擬定的勞動合同,大家看過後都覺得沒什麼問題,全都簽字按手印。有了合同的保障,還有明確的獎懲條款,大家干活的勁頭又漲了不少,到月底結算工資的時候,大家的工資加上獎金明細比上個月拿的還多,全都滿意的不得了。

    之前也是這麼一天天忙碌著,林墨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半年的時間,好像眨眼就過去了。可自從韓勛離開後,林墨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慢得讓人忍不住胡思亂想。

    那天韓勛走得太匆忙,手機帶走了,電話號碼也忘了留,他一離開就斷了音訊。從他離開到現在已經小半個月了,什麼消息都沒有,不知道他有沒有平安到家,不知道他家里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有好幾次,林墨都想打電話去陳家,要韓勛的電話號碼,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且不說他根本就不想與陳家扯上什麼關聯,就算打了,以陳家的謹慎程度,又怎麼可能輕易告訴他電話號碼呢?

    林墨焦慮不安的等待著,在這樣難捱的等待中,他終于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

    他其實比他想的更在乎韓勛。

    不管他願不願意承認,他心里其實早早就有了韓勛的影子。

    八月中下旬,日頭漸漸褪去毒辣,田里的水稻日漸變黃,眼看就要到收割季節。村民們已經開始準備收割的工具,將谷倉里的陳谷清理出來翻曬,將谷倉空出來。

    今年因為林建受傷了,林墨忙著店里的事情,實在騰不出手來栽種糧食。家里現在四口人,王艷艷是外村的,嫁給林建後倒是劃了一畝田兩分地,現在離了婚,又遷走了戶口,土地被村里收回。老太太住到小兒子家,僅存的那點存款拿出來分了,名下的田兩塊水田,也分了一塊兒給林城耕種。林建家里,現在一共有四畝田,八分地。

    林建覺得空著太可惜,就把田租給王鵬耕種,等收割的時候,也不用給他們家錢糧,只要幫他們這幾畝田該交的糧稅交了就行了。

    因為他受傷的事情,王鵬家計劃的好好的新房子,如今半數都用拆下來的舊磚瓦勉強蓋起來的,本就貧寒的家庭,如今又欠了不少外債,听說他老婆跟他鬧了幾次離婚,林建心里非常過意不去。

    一開始,林建給王鵬說的時候,王鵬同意耕種這些田,只是收獲的糧食他一粒也不要,全給林建。林建好說歹說,又有林常青出面幫腔,最終才讓王鵬松口答應林建的提議。

    八分地,幾乎都在新房子的院子附近,老太太可舍不得白送給別人種,全部被她種上了各種蔬菜辣椒。留一部分腌制泡菜、咸菜、蘿卜干之類的,剩下的則讓林墨拿到小店里去賣。

    雖然爸爸已經保證過一定要給奶奶養老送終,但是老太太畢竟年紀大了,前些年存的那些棺材本又拿出來平分給兩個兒子了,手里要沒什麼錢,會缺乏安全感。老太太很愛面子,若真是花點兒什麼錢就開口問兒子要,她還真開不了口。為了讓老太太高興,林墨特意從收益中取出一部分交給她。老太太本來不想要,可哪里經得起她乖孫軟泡硬磨,最後高高興興將錢收了起來。還說攢著以後給她的乖孫娶孫媳婦兒。

    林墨默默腦補了一下某人一臉‘小媳婦兒’樣的從老太太手里接過紅包,雷得不輕。

    哎,他倒是答應韓小人兌現承諾了,可以後該怎麼跟奶奶、爸爸說呢?

    那個混蛋,回去了也不知道派人來報個平安,害他天天擔心!

    林墨越想身上的氣壓越低,回到家,把車停好,只听爸爸說︰“墨墨,阿勛給你帶東西來了。”

    “在哪兒?”林墨急忙從車上跳下來,走了兩步,才想起奶奶還在車上吶。忙轉身去扶著老太太下車。

    老太太笑著打趣道︰“你這孩子,從阿勛走了就沒個好臉色,好像誰都欠了你幾斗米似的。”

    林墨的臉‘噌’的一下就紅了,有這麼明顯嗎?不行,這事兒千萬不能讓韓小人知道,不然還不得得意死他?

    老太太下車站穩,見自家乖孫罕見的紅了臉,笑得越發開懷︰“改明兒阿勛來的時候,我一定要給他好好說說。”

    林墨︰“……”

    老太太將車斗里的飯菜拿出來,沖林建笑著說︰“阿勛長得好,嘴巴又甜,你說他要是個閨女該多好。瞧我們墨墨這牽腸掛肚的勁兒……”其意不言而喻。

    林建瞧著兒子紅得都快冒煙的臉,也沒多想,笑著說︰“是啊,兩個孩子感情真好。阿勛帶回來的東西都在飯廳里,墨墨你快去看看吧。”

    見奶奶和爸爸根本沒往別的方向想,林墨微微松了口氣,心里又隱隱不是些滋味。不知道,將來奶奶和爸爸知道‘好兄弟’掩蓋下的真相後,會是什麼反應。他們現在對韓勛的印象越來,只怕將來越難接受吧……

    韓勛捎帶了幾大箱子東西回來,林墨略略看了下,有適合奶奶和爸爸服用的營養品,還有能夠促進爸爸恢復的進口藥,進口義肢介紹,一對分量十足的金鐲子,零食玩具,簡單基礎英語教材……

    韓勛恨不得把所有好東西都塞進箱子里,可是思來想去竟然找不到可以送給林墨的東西,最後,厚顏無恥的讓人給他照了一堆照片,挑了一張最滿意的裝在信封里,放在箱子最下面。

    林墨從一堆東西里面,拿出最不起眼的牛皮紙信封,打開來,看到韓勛赤腳站在游輪上,穿著剪裁得體的白襯衫,筆挺的黑色西褲,海風揚起灑開的衣角,露出精壯的腹肌,俊美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連太陽都為之失色。

    “騷包。”林墨嘟噥一聲,臉上卻一掃十多天來的郁氣,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翹。

    翻過照片,背面用漂亮華麗的黑色花體字寫著︰【一切安好,不要太想我。好吧,想我的時候允許你親親照片,我很快就回來,等我,保重。你的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