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為何匆匆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肺癌,晚期。

    韓勛坐在病床前,腦海里反復回蕩著醫生略帶惋惜的聲音,他就像電影中的變態偏執狂一樣,反反復復回憶醫生說的每一字、醫生的每一細微的表情,仿佛只要找到一絲破綻,就能推翻這個荒謬可笑的結論。

    可惜,找不到。

    見慣生死的醫生,談論一個人生死就跟在說今天天氣不太好一樣,略帶遺憾。一種見慣的遺憾,麻木中帶著些微職業的憐憫。

    韓勛怔愣的盯著林墨,他還是初見時那副模樣,白皙小巧的瓜子臉、高挺的鼻梁,淺色微嘟的菱唇,他最喜歡的還是他那雙眼角微微勾起的鳳眼,不似杏仁眼那般天真嬌媚,也不像桃花眼那般迷離多情,更多的是不加掩飾的倔強和發自內心的驕傲,平白讓他那張標準的美人臉生出幾分別樣的味道來,更顯精致,也在不經意間讓他丟了魂失了心。

    林墨的睫毛很長,又密又翹,不知比那些貼假睫毛的女人好看了多少倍。此刻安靜的合著,窗外的夕輝照進來,在他蒼白的臉上投下細碎的陰影,竟生出幾分魔魅的錯覺。

    韓勛回過神來時,手指已經輕輕挨了上去,他小心翼翼的踫了一下,更多出自心理因素的酥麻觸感讓他觸電般的收回了手,不知怎的,他的眼圈驟然就紅了。

    林墨從肺部的隱痛中漸漸醒來,他茫然的看著慘白的天花板,神智漸漸回籠,消毒水的味道讓他明白自己此刻應該是在醫院。一歪頭,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他一向避之不及的韓勛。

    等等,韓小人眼楮這麼紅是怎麼回事?這混蛋該不是在為他難過吧?林墨使勁兒眨了眨眼楮,好像挺正常的,剛剛應該是自己眼楮花了。林墨有點遺憾,但又覺得這樣才正常嘛,韓勛一直那麼討厭他,要真為他難過那比去年鬧得沸沸揚揚卻毛事兒都沒發生的世界末日還不靠譜,他是不是該慶幸,韓小人還有兩分良知,至少沒讓他一醒來就看到一張幸災樂禍的臉呢?

    “你生病了,為什麼不告訴我?”韓勛的聲音生硬而沙啞,帶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林墨奇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看到韓勛突然臭下去的臉,和眼中那抹深沉的受傷,他陡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兒過分了,只好干巴巴的解釋道︰“其實,我也是兩個月前才知道的。”

    病房中,陷入了短暫了沉默。半晌,韓勛才再次開口︰“陳俊曦知不知道?”

    林墨覺得今天韓勛特別奇怪,這是因為自己快死了,才突然看自己順眼了嗎?這種別扭的關心是怎麼回事?

    “我沒告訴他。”

    “你是不是打算就這樣瞞著我們,瞞著我們所有人,一個悄悄,悄悄……”那個‘死’字韓勛怎麼也說不出口,一雙桃花眼瞪得都快倒豎起來了,簡直跟炸毛了似的。

    林墨輕笑一聲︰“韓勛,你平時上班的時候,是不是偷偷看了很多韓劇啊?你這腦補也忒厲害了吧?再說了,誰說我打算從容付死了?我已經聯系好Y國的羅伯特教授,他看了我的病例,說用最先進的標靶療法還有希望。”

    “多大?”

    “25%多一點。”林墨一向樂觀,自覺這個概率挺大的。

    韓勛黑著臉說︰“我剛剛已經讓人給你聯系M國的丹尼爾教授,他是標靶療法方面的權威,一定可以治好你的。我讓人訂了後天去M國的機票,後天中午,我和你一起去M國。”

    林墨這段時間找人查了不少癌癥治療方面的資料,丹尼爾教授是標靶療法的鼻祖,同時也是羅伯特教授的導師,奈何全世界有大把大把有權有勢排著隊找他治療的患者,別說他這樣的小人物搭不上線,就算搭上了,估計還沒排到他,他就先去見佛祖了。

    韓家在M國發展了好幾十年,在那邊能量不小,但是要讓丹尼爾教授這樣的人出手怕是也得耗費一番力氣。林墨實在沒想到韓勛竟然會這般幫他,韓小人今天出門是忘了吃藥吧?

    韓勛被林墨眼楮里明晃晃的質疑氣得臉色更黑了,算了,懶得跟這個沒心沒肺的小混蛋計較。

    病房里沉悶且壓抑的氣氛令韓勛很想抽根煙舒緩一下,他的手剛從兜里摸出煙盒,又頹然將煙盒揣了回去。

    “你生病的事兒,我還沒跟陳俊曦說。”

    林墨淡定的點點頭︰“這事兒,我本來就沒打算告訴他。”

    “為什麼?”陳俊曦真的值得你愛他至此嗎?他平白佔著愛人的位置,卻連你患上絕癥都不知道,他憑什麼?韓勛心底的邪火再次躥了起來。

    “沒有為什麼。”林墨平靜得仿佛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生老病死是我自己的事情,沒必要將一個外人牽扯進來。而且,我也受不了他一臉情聖樣。”他頓了一下,又說,“你不是一直希望他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嗎?如果在他即將娶妻生子的關頭,讓他知道我快死了,你說以他的性子會怎麼辦?如果我注定過不了這個坎,那麼我希望我至少能夠平靜地渡過最後這段光陰。”

    韓勛張了張嘴,竟找不到一句反駁的話,只吶吶的說︰“你會好起來的。”

    “我也這麼想,我還想看著我家小書結婚呢。”林墨再怎麼豁達乃至不將自己的生死當回事,想到自己的弟弟,也不禁黯然了。

    韓勛的心髒又開始酸澀脹痛,窗外,最後一縷夕輝被驟然聚集的烏雲吞沒,沒開燈的病房陡然變得陰森漆黑,他恍然生出一種林墨也將被這無邊黑暗吞噬的錯覺,整個人都陷入一種窒息的痛苦之中。

    這場長達十年的暗戀,最終就這麼無疾而終嗎?如果他不那麼死愛面子,如果他不那麼講究兄弟義氣,如果他早點坦誠自己的心意,那麼結局會不會不同呢?

    明明,他那麼那麼喜歡林墨。明明,他並不比陳俊曦更晚遇到林墨。明明,他可以給林墨更好的生活乃至陳俊曦這輩子都給不了的婚姻和家人的祝福。他那麼陰暗的期盼著他們兩人分手,等他們真的分手了,等他已經編下一張大網就等將林小墨網住領回家的時候,等到的竟是這般噩耗。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韓勛一把抓住林墨放在被子外的手,緊緊握住,他恨不得用盡全身力氣將他揉進自己身體里,卻又怕弄痛了他,最終用雙手將林墨枯瘦的手掌捧著手心。

    “林小墨……我喜歡你。”

    林墨驚得被自己口水給嗆住了,狼狽的咳嗽起來,肺部再次傳來劇痛,狠狠讓林墨再次體驗一把什麼叫撕心裂肺。昏迷之前,林墨最後一個念頭竟是——韓勛這丫今天不是沒吃藥,絕壁是吃錯藥了!

    韓勛驚慌失措的叫來醫生護士,林墨被魚貫而入的人們帶走了,潔白的病床上只剩下大片大片刺目的鮮紅,刺得他雙目發痛。

    林墨再次醒來時,發現護士已經換成了金發碧眼的洋妞,一個胡子拉碴的男人急急忙忙從外面沖進來,讓他險些沒認出來。

    韓小人,不是一向打扮的各種騷包嗎?這是換頹廢風了?

    “小墨,你有沒有覺得哪兒不舒服?”

    喂,韓小人,我們倆有這麼熟嗎?

    林墨後知後覺的想起,那個差點兒沒把自己嗆死的告白,頓時生出幾分尷尬來。他下意識移開視線,張嘴想說自己沒事,結果發現嗓子又干又疼,根本發不出聲音。

    韓勛見狀不對,立刻緊張的問護士怎麼回事,深入淺出的交流一番後,忙安慰林墨道︰“小墨,不用擔心,你只是先前咳得太厲害有些傷到傷到嗓子了,等一會兒全面檢查完後,喝點水就好了。”

    林墨快被韓勛那溫柔得能掐出水來的嗓子嚇出雞皮疙瘩了,親,咱能別這樣麼?咱能正常點兒麼?你還用以前那副死囂張又嘴賤的方式說話吧,你這樣我會懷疑自己已經病入膏肓產生幻覺了!

    “林小墨,你丫別一醒過來就不老實!眼珠子動來動去瞎看什麼?你給我老實點兒配合護士檢查!別以為你生病了,我就不敢收拾你!”韓勛一看到林墨那副神不守舍的樣子立刻來氣了。

    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韓小人嘛。

    韓勛被林墨松了一口氣的模樣,氣得差點兒沒一口老血噴出來。算了,跟個生病的家伙計較什麼?

    護士還沒檢查完,韓勛的氣已經消光了。等護士一走,他又開始殷勤的照顧林墨了,從一日三餐到生活瑣碎,悉數包干,不假人手。

    一開始,林墨覺得非常尷尬,偏他剛到M國那會兒病重臥床,洗澡如廁全都需要別人幫助。醫院里的醫生護士不知怎麼被韓勛的妖言蠱惑的,竟由著韓勛胡鬧也不肯答應給他找個特護,而他的手機被韓勛拿走了,根本聯系不到任何人。盡管韓勛從未有過任何逾矩的動作,骨子里很保守的林墨還是覺得各種不自在。

    他試圖跟韓勛講道理,韓勛一言不發耍無賴;他有樣學樣試圖通過冷暴力無賴回去,韓勛又開始耐心的給他講道理。這麼磨著磨著,生生把他的小脾氣給磨沒了。漸漸的,林墨也被韓勛的舉動感動了。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他從未想過,錦衣玉食長大的韓家小少爺竟可以為他做到如此地步,即使是陳俊曦也決計做不到。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如果韓勛僅僅是為了他的外貌,那麼他現在剔著光頭,連眉毛都快掉光了,身體蒼白又浮腫,一張臉瘦得都快變形了,整個人看起來跟個外星來的怪物似的,連他自己都不太敢照鏡子。至于錢,就更不需要了,在普通人眼里,他手里的那些錢夠花上三輩子了,可是對韓勛來說,那點錢還不夠他買兩艘像樣的游艇或是私人飛機。

    他身上實在沒有任何韓勛可以貪圖的東西。

    然而,正是這樣太過純粹的感情,反倒讓他不知所措。

    韓勛將他的反應看在眼中,調笑道︰“林小墨,你要覺得虧欠我了,你就該嘗試著接受我。等你好了,我就帶你回家見我爸媽,然後,我們一起去領證結婚。”

    林墨不信道︰“你爸媽不打瘸你的腿才怪。”

    韓勛挑眉,邊用滾熱的帕子幫林墨捂腳,邊得意道︰“你以為我爸媽是那麼不通情達理的人嗎?他們才不會管我找的另一半是男是女呢,只要我能早早找到喜歡的人定下來,他們就高興了。”

    這樣門第既高又開明家庭,即便是在M國也很難找到。

    “你爸媽不想要孫子嗎?”林墨雖然與韓勛相識多年,但是拌嘴斗氣的時間居多,他對韓勛家人的認知僅限于別人的介紹和財經雜志上偶爾的報道,充其量也就知道他們家既有錢又有權罷了,他們家的人究竟怎麼樣,還真不知道。曾經他還默默腹誹過,能養出韓小人這麼討厭的家伙,保準不會是什麼好人。如今瞧著,分明是韓小人太別扭了,生生扭曲了他對人的正確判斷。

    “我大哥,二哥,三姐,四姐家的孩子都快夠組支足球隊了,每次那些熊孩子聚到家里簡直是場災難,尤其是那幾個小的,他們一來,家里就必須得有家庭醫生呆著,就防著我爸媽被他們鬧出什麼毛病來。”

    “真有那麼夸張?”

    “絕對比你想的更夸張。”韓勛把冷掉的毛巾放到旁邊,將林墨捂得暖暖的腳放進了被子里。

    “可是不管怎麼說,老一輩的人不都是講究多子多福嗎?就算這些孩子再鬧騰,他們心里也是喜歡的。”

    韓勛走到林墨跟前,壞壞的笑道︰“林小墨,你別擔心孩子的問題,我家人真的不會介意的,要是你實在想要孩子,我們可以去做試管嬰兒。听我朋友說,以現在的最新科技,生一個擁有我們兩個人基因的寶寶一點問題也沒有。所以,你現在安心養病,等你好了,想怎麼樣都可以。”

    林墨看著眼前這個與記憶中討厭的不行的混蛋,半點不相似的男人,心底某個冰封的角落,好似突然被滾水燙著了一般。

    “韓勛,你少口頭上佔我便宜!”

    “好吧,明天給你洗澡的時候,我會多佔點兒的。乖,早點睡覺,我就在旁邊陪著你。”

    “……”林墨沒有說話,默默側過身去,迷迷糊糊中,他想,如果韓小人能夠早點……

    林墨突然驚醒過來,早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