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韓勛爆發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韓勛在浴室里沖澡,兩只眼皮跳個不停,心里煩躁莫名,感覺像是要發生什麼事一樣。他速度洗完澡,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听到院子里有說話聲,便走了過去。

    “……哥,我听到韓壞蛋用這個跟人講話。”林書不遺余力的告狀,直接將看不慣的某人定位成壞蛋,小胖臉嚴肅的板著,神色頗像電視里抓住壞人的警察叔叔。

    林墨拿著手機,一只手默默攥緊拳頭,剎那的憤怒過後,臉上只剩下無法掩飾的疲憊,“這個手機你是從哪兒找到的?”

    林書見哥哥反應跟自己不一樣,心里有些打鼓,遲疑道︰“在你的床底下找到的。”

    林墨敲了他一個爆栗子,林書疼得捂著額頭,不解又委屈的看著哥哥。

    “沒有經過允許,擅自到我房間里翻東西,你自己說該不該挨打?”

    林書撅著嘴巴不說話,黑白分明的大眼楮中委屈愈濃。

    林墨彎腰,雙手輕輕擰著他兩腮小肥肉往外拉,胖乎乎的包子臉頓時變形了,“還給我委屈上了?信不信我告訴爸爸,看他怎麼收拾你。”

    林書不滿地撥開哥哥的手,委屈地說︰“我這是尋找證據。”

    “尋找什麼證據?”

    “哥哥,韓哥是壞蛋!我听到他跟壞人說話!”小胖墩只差沒跳起來拍胸脯保證了。

    林墨看著他問︰“那你听懂他說什麼了嗎?”

    小胖墩被哥哥盯得有些心虛,支支吾吾的說︰“沒,沒听懂,他說的英語。”

    “沒听懂你瞎折騰什麼?行了,時間不早了,趕緊給我去睡覺,明天摹十篇鋼筆字交給我。”林墨一抬頭就看到站在走廊上的韓勛,臉上最後一絲因弟弟童稚帶來的笑意也沒了。

    林書的小胖臉徹底變成了苦瓜臉,想要討價還價,抬頭看到哥哥風雨欲來的俊臉,不易察覺的縮了縮脖子,低低‘哦’了一聲,跟斗敗的小公雞似的垂頭喪氣的扭頭。轉身看到就韓勛正走過來,心里的不滿登時躥了上來,小聲罵了句壞蛋,沖他做個鬼臉,撅著嘴巴跑上樓去了。

    韓勛看著林墨那張辨不出喜怒的俊臉,心里虛得厲害,忐忑的開口︰“墨墨……”

    林墨深深看了他一眼,壓低聲音平靜道︰“小聲點,我們出去說,別吵到大家。”

    韓勛一言不發的跟在他身後,看著他手中緊握著的手機,心里七上八下忐忑的很。可轉念一想,憑什麼他要心虛呢?林小墨明明什麼都知道,卻不肯去找他,要心虛也該是他心虛才對!

    盡管這麼想,韓勛心里的底氣卻越來越不足,他跟著林墨一直走,沿著小路一直走到一處荒蕪的石頭山包上才停下來。

    阿虎的行動力很強,韓子杰幫他出了主意後,他就一直在撥打韓勛的電話,但是電話一直處于關機狀態。不得已,他連夜從錦城趕到L縣,花了大量精力,總算找出韓勛現在所在的確切地址,風風火火的開著大奔直駛林家。

    韓勛給他講過,他找到了一直想要尋找的人,盡管阿虎不太相信,但是想到自家小少爺的重視和緊張程度,到了林家家門口敲門的時候,格外有禮貌。

    老太太正在家里準備明天要用的雞蛋,听見有人敲門,她喊了林墨幾聲,沒人應,只好自己去開門。院子里的燈泡瓦數不高,燈光昏黃不清,老太太打開門看到門外站著一個穿著一身黑西裝,身材比熊還魁梧的大漢,燈光太暗,老太太愣是把阿虎臉上的‘和氣’看成了‘戾氣’,直接把阿虎當成上門行凶的壞蛋,嚇得腿都軟了,下意識退回去就想關門。

    阿虎忙用手撐著門,手掌大力拍在門上,砰得一聲,在寧靜的夜晚顯得格外刺耳。

    林書剛爬到床上,還沒有睡著,他心里還想著要揭露韓勛的真面目,听到樓下有動靜,咕嚕嚕跳下床跑到陽台上張望,只听老太太顫著聲音問︰“你,你是誰?大半夜的,你,你想干嘛?”

    阿虎跟韓勛一樣,幾乎听不懂老太太的方言,不過大致能猜出她的問題,他恭敬的鞠了一躬,說︰“老太太,我不是壞人沒有惡意,我只是來接我家小少爺的。”

    老太太仍然不敢絲毫放松,藏在後面的手,悄悄握緊了門背後的大掃帚︰“你趕緊的走,我們這兒沒什麼少爺。”

    林書在樓上听得一清二楚,眼珠子一轉,忙跑到樓下。

    阿虎見老太太又要關門,忙用力撐住,說︰“韓勛,我家小少爺姓韓,單名一個勛字,家里出了一點急事,我需要馬上接他回家。”

    阿虎的身高和長相都太具有侵略性,老太太沒辦法輕易相信他的話,“我們家沒有姓韓,現在深更半夜的,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阿虎听不懂老太太說什麼,他只清楚的知道韓勛現在就住在這個家里,他今天晚上一定要將他帶走。他不放手,老太太關不上門也不肯退步讓他進院子,一時間兩人在院門口僵持下來。

    林墨和韓勛也僵持著,月光在厚厚的烏雲背後時隱時現,最終,林墨把手機遞到韓勛面前︰“你能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韓勛默默接過手機,沒吭聲。

    林墨嗤笑一聲︰“現在還要裝失憶嗎?韓勛,我們認識那麼多年,你這麼玩兒覺得有意思嗎?”

    韓勛實在不知道自己臉上該做出什麼表情,該愧疚?該憤怒?該歉意?該生氣?

    太過激烈的情緒波動,讓他感覺頭開始隱隱作痛。

    “怎麼沒有意思。”韓勛冷笑道︰“林墨,除了騙你失憶,你覺得我欠你嗎?從十二歲開始,我天天晚上做夢夢到你,六年來,我天天被那些奇怪的夢折磨,我跟瘋了一樣喜歡上夢中的你。我放棄在M國的學業,到Z國來找你,好不容易在錦城遇到你,認出了你,我想要呆在你的身邊,想要了解你,想要陪著你,我錯了嗎?如果我不用失憶騙你,你會允許我進入你的生活嗎?你不會!

    我不該用失憶做借口騙你,我給你道歉,是我卑鄙是我的錯。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你明明比我更清楚夢里發生的一切,你為什麼不來找我呢?你明明答應過我,要一輩子跟我在一起,你的承諾就如此廉價嗎?還是說,在你眼里,我所有的真心都抵不過一個陳俊曦?”

    林墨呆愣地看著韓勛︰“你,你說你是在夢里看到過我?夢見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情?”

    “對。”

    原來,韓勛真的沒有前世那些記憶。

    林墨心里無數情緒在翻騰,說不清是酸楚多一些,還是失望多一些。

    難怪韓小人那麼拙劣的演技也能騙過他,相信他腦子里有血塊的鬼話,現在十八歲的韓勛,的的確確不是那個他認識了十多年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林墨心底涌出一股無言的難過。

    “韓勛,夢和現實是不一樣的。你分得清楚你對夢中人的感情,究竟是喜歡還是執著嗎?在沒見到我之前,我猜你或許潛意識里將我美化了許多,可事實上,你應該清楚,我跟你想象的那個林墨不一樣。

    你才十八歲,我現在只有十五歲,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們的人生還有很長。在這麼長的時間里,我們有多少感情經得起消磨?並不是你的真心比不過陳俊曦,而是我怕你的真心和陳俊曦一樣經不起消磨。

    你看,上輩子我和他那麼不畏世俗的、高調的走到世人面前,我跟他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同甘共苦海誓山盟最終沒有敵過‘新鮮’二字的誘惑。好比一盤菜,再好吃,再喜歡吃,天天吃總會膩味,感情也一樣。”

    韓勛把手機揣進兜里,搖搖手指,正色道︰“可是你對我而言,更像是一份主食,一碗米飯,就算吃膩了所有的佳肴,對我來說,能填飽肚子的、永遠都必不可少的就只有米飯。你就是我戒不掉的癮。

    林小墨,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追不追求是我的權利,我喜歡你,可以允許你任性,但是你再任性也不能阻止我的權利。

    還有一件事情你說錯了,你說我分不清喜歡和執著,那麼,你說,如果沒有愛又怎麼會執著呢?”

    林墨啞然。

    韓勛繼續道︰“在夢里,我知道陳俊曦不止一次出軌,他令你傷透了心。他的家人始終不肯接受你們,還不止一次傷害你,完了又裝無辜,陳俊曦明明知道真相,卻每每裝糊涂揭過。你想要發展盛唐,陳俊曦卻不喜歡你‘拋頭露面’……你們之間有太多的矛盾。可是如果你願意跟我在一起,我可以給你有法律效應的婚姻,可以保證一輩子不出軌,我的家人可以給我們祝福;你喜歡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幫你,可以陪你,你需要盡到的責任,我也可以幫你分擔。你說,有我這麼好的人選,你還需要考慮別人嗎?

    更何況,你確定你還能跟女人在一起?你確定,她們能夠帶給你真正的快感?

    所以,林小墨,除了我,你沒有更好的選擇。現在履行你對我的承諾,我就把你不來找我的事情,一筆勾銷了。”

    “……”好像有什麼不對,明明是他興師問罪的,怎麼角色不知不覺就互換了?

    韓小人真是太狡猾了,他居然差一點就傻乎乎的點頭了。

    “我認為我們現在談的是你騙我和我家人的事情。”林墨陰測測的說。

    韓勛暗暗叫糟,林小墨簡直太不好糊弄了!

    “林小墨,你別得理不饒人,我都已經給你道歉了!你怎麼能那麼小心眼,針尖大的事情還咬著不放。”末了,韓勛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誠懇地道歉︰“對不起,我錯了,原諒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