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暴露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喂,您好。”陳俊曦接起電話,才去看來電顯示,發現是一個陌生的外地號碼。

    是陳俊曦。

    即使話筒嚴重失真,林墨依然能輕易分辨出他的聲音,畢竟是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枕邊人。

    前世,陳俊曦在陳家高調出櫃,他們倆的事情在圈子里傳開,陳家一時淪為笑柄,田卿玉用這個座機私底下給他打過無數次電話,除了威逼利誘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一開始田卿玉還和風細雨溫柔說教得讓他自慚形穢,第一次主動提出與陳俊曦分手;陳俊曦不傻,查了他電話上的通話記錄後,認為她從中作梗,與她大吵一架,被他老子打得半死,傷愈後搬離陳家,淨身出戶,跟他在外面租房子住。

    田卿玉把他當成罪魁禍首,再繃不住她高傲的貴婦嘴臉,用這個座機號打電話辱罵了他,言語骯髒惡毒得讓人無法直視。後來沒錢充電話費,他索性將電話卡扔了,等又用上手機時,不管他怎麼換號,田卿玉總能找到他的號碼,人身攻擊的語言再豐富,匯總起來不過是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婊子。

    听久了,林墨也就麻木,經常接了電話後,把手機丟在一旁,做一圈家務回來她一人罵著沒意思自己就把電話掛了。後來大概田卿玉覺得這樣沒意思,又把火力集中到她兒子身上了,當然,在陳俊曦面前,她永遠都是一副傷透了心的慈母面孔。這麼久過去了,林墨都覺得神奇,田卿玉罵他的那些話,他早就忘到腦後去了,惟獨還記得這個號碼。

    原本他還擔心早了幾年,這個號碼打不通,沒想到不僅打通了,接的人還是陳俊曦。

    林墨發現,自從把‘分手費’付給陳俊曦,他對他連敷衍的耐心都沒有了,只是猝不及防的听到他的聲音怔愣片刻,很快回過神來。

    “您好,請問您認識韓勛嗎?”

    陳俊曦詫異的又看了眼電話號碼,歸屬地是S省,一個S省的人找韓勛做什麼?還把電話打到他們家?

    想到韓勛一個人出去‘旅游’,陳俊曦心里有了計較。

    現在正值亞洲金融危機,中央的大佬今天方針明天政策,生怕哪天Z國經濟就扛不住,萬一來個硬著陸改革開放以來的心血成就就全付之東流了。為了軟著陸,大家卯足勁想辦法,又是刺激內需,又是拉攏外資投資,韓氏財團到了他們眼里簡直就是塊大肥肉,誰都眼饞著想要咬上一口,甭管是誰只要能拿到韓氏財團的投資,那都是一份不小的功勞。所以,只能說韓勛回國的時機選得太好了,即使上面有人猜測盛唐是他的手筆,依然睜只眼閉只眼大開綠燈。

    只可惜,原本大家都羨慕陳家近水樓台先得月,哪知半分好處還沒撈到,韓勛就溜得沒影了。

    “認識,請問有什麼事情嗎?”雖然話筒有些失真,但對方的聲音听起來年齡應該不是很大。

    林墨實在太了解陳俊曦了,哪怕僅僅透過話筒,他也能猜到此刻他心中的熱切。韓勛背靠金山,在京城那個復雜的權力圈子里,想要拉攏他的太多了。不過,韓勛不是傻子,韓氏財團里的那些人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哪里會讓他們平白得了好處?想要投資,可以,反正財團不差錢,可事後,在Z國市場上卷走的利益更多。眾所周知,韓氏財團喜歡做投資,一旦有打動他們的項目,在公司上市前他們大量注資,等公司上市後他們看情況慢慢售出手中股票,安全退出交易市場,憑借這樣的手段,又刻意低調,他們很少暴露在普通民眾眼中,卻賺足了利潤。在Z國,憑借同樣的手段,韓勛將許多政要家屬綁上了戰船,雖然沒法涉足一些國有壟斷行業,卻同樣賺得盆滿缽滿。

    前世,陳俊曦跟韓勛關系一直不錯,如果沒有韓勛的幫助,陳俊曦哪有那麼容易短短幾年間白手起家創下一番基業?

    只不過,陳俊曦平時看著是個溫柔多情的貴公子,在公事上卻有些專斷,說得不好听點就是剛愎自用,而且耳根子軟,沒少在自己公司里塞‘親戚朋友’,甭管好賴,只要他媽開口,他都會照單全收。

    或許,這些是他對他父母的補償,但這些不合時宜的‘補償’最終讓他的公司陷入僵局。

    韓勛與他理念不合,早早從公司撤股,而他的公司攤子鋪得太大,別說韓勛或許根本就不想幫他,就算想幫也不想將自己拖入泥淖。

    恰逢換屆,陳家站錯隊,再加上陳父為官多年手上‘不干淨’,一時間雪上加霜。陳俊曦與家中對峙多年,最終舉手投降……

    當一切重新來過,少了那份‘錯位’的愛情,少了他這個‘藍顏禍水’,陳家又會是怎麼樣的光景呢?

    林墨勾了勾嘴角,平靜無波,假意再次確認︰“那請問您是他的家人嗎?”

    陳俊曦皺眉道︰“對。”

    接著,他听到對方似乎松了口氣,“……他出了一場小車禍,人已經沒事了,就是有一些小後遺癥,他說不清楚自己是哪兒的人,我只在他的東西里找到這個電話號碼,你們能過來接他一下嗎?”

    陳俊曦臉色驟然大變,不可置信的問道︰“韓勛他撞……撞傻了?”萬一韓勛真出了什麼事,那他們家跟韓家可就不是結親是結仇了。

    “差不多就那樣吧,你們盡快過來接他,我怕他病情會惡化。”林墨樂得陳俊曦誤會,如果現在就告訴他韓勛失憶了,他勢必會懷疑他是如何知道他們家電話號碼的。等他們過來的時候知道韓勛不是傻了,而是失憶,關注力都全放到韓勛身上了,誰還會記得這個小細節?就算有人記得,韓勛估計也會幫他打掩護吧?

    至于秋後算賬什麼的,船到橋頭自然直。下意識的,林墨根本不想去想韓勛事後的反應。

    陳俊曦腦補一番,急得冷汗都出來,著急問道︰“你把地址給我,我馬上想辦法安排人過去接他。”

    田卿玉在廚房里喝了一碗田茜茜煲得雪梨銀耳湯,入口生津清甜潤口非常舒服,便讓田茜茜盛一碗給兒子端去讓他也嘗嘗。田茜茜端著小碗走到客廳,見陳俊曦面色沉重臉色蒼白,忙走上前小心翼翼問︰“表哥,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陳俊曦正在用筆記錄地址,沒空搭理她,她識趣的豎著耳朵听話筒里的聲音,沒說話。

    “……你們盡快過來接韓勛吧,他的情況不太好。”

    田茜茜瞪大眼楮,失聲驚呼道︰“什麼,韓勛出事了?”

    電話那頭,林墨听到田茜茜的聲音,眼底閃過幾分濃重的厭惡,不等陳俊曦說話,就把電話掛了。

    付過電話費,林墨回到店里,韓勛還在後面院子里忙,不知道他出去過。很快,店里的人漸漸多了起來,一摞一摞的髒碗被抱到後面,于冬負責洗,韓勛負責用水清洗,然後將干淨的碗筷抱到外面備用。

    因為前幾天一直沒開門,今天剛恢復營業,人比往常還多些,忙著忙著不知不覺還沒到收攤的點,店里的菜就全賣光了,大家收拾桌椅洗碗掃地忙完關上門,隨便煮了些一早包好凍在冰箱里的抄手當宵夜。

    用香蔥豬肉做的餡兒,皮薄餡大,餡兒里還添加了少許雞肉提鮮增嫩。清湯的湯味兒濃郁,在湯里加少許蝦皮香菜小蔥滴兩滴香油撒點兒胡椒粉,香得讓人恨不得喝光湯汁後把碗底也舔一舔;紅湯的,幾勺紅彤彤的辣椒油加進去,來點小蔥香菜大頭菜,湯面撒上一層厚厚的花椒粉,又麻又辣既鮮且香,吃完了抄手,整碗湯喝下去相當過癮。

    韓勛光看著于冬那紅彤彤的一大碗,抄手皮上一層黑乎乎的花椒粉,鼻尖都開始冒汗了,哪里還敢吃?讓林墨給他調了一碗清湯的,出乎意料的合胃口,吃到最後連湯都喝光了。

    出于養生考慮,林墨幾乎不吃宵夜,連帶的,也不讓奶奶多吃。老太太口味重,喜歡麻辣的,他卻只給她煮清湯的,老太太嘴里數落著,心里卻明白乖孫是替她著想,眉眼間那股高興得意勁兒簡直藏都藏不住。

    就連嚴肅不愛說話的谷嬸都忍不住打趣她。

    其樂融融的吃完宵夜,大家麻利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家。

    王嬸和谷嬸與林墨同路,路上大家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家門口。王嬸先一步在岔路口就拐彎回去了,谷嬸的家需要經過林墨家門口,今天她卻停了下來站在院門口,神色猶豫似有什麼話要說。

    林墨停好三輪車車,扶老太太下車,讓韓勛先去洗澡,他去了院子外面︰“谷嬸,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

    在小食館工作了半年,忙歸忙,小食館伙食開得不錯,天天都能見到葷腥,谷嬸反而長胖了些,再加上工資豐厚,家里欠下的債,陸續還清日子一天比一天過得寬裕,她臉上的皺紋看著竟比半年前少了許多,也不再像曾經那樣木訥寡言,整個人看起來圓潤了也年輕了。

    谷嬸感念是林墨讓她和女兒過上了好日子,想起昨晚女兒的提議,她這一天想了又想,現在終于下定決心開口︰“小墨,你想找面點師傅找到了嗎?”

    林墨微微一笑︰“臨時要人,哪有那麼好找,谷嬸是不是有人選想要介紹給我?”

    谷嬸悄悄緊了緊拳頭,鼓起勇氣問︰“你覺得你梅子姐怎麼樣?”

    谷嬸怕林墨誤會,忙解釋道︰“我學會以後,在家有教過梅子做包子饅頭,她腦子比我活,學得快,雖然暫時做得沒你李嬸好,但絕對能達到我們賣的標準。你看,如果可以,能不能讓你梅子姐……如果你要覺得不方便,今天這事兒就當我沒說過。”

    林墨听完沉默了,小食館里,若論最沒有野心並且最忠心的,恐怕就只有谷嬸一個了。至于谷嬸的女兒林冬梅他幾乎沒怎麼接觸過,印象中,她長大後是個很精明能干的女人,做生意賺了不少錢。只不過,他隱約听林書提過,她跟谷嬸一樣命不怎麼好,谷嬸青年喪夫,而她的丈夫卻是個爛賭鬼還染上了毒品,日子過得並不怎麼好。

    算了,能幫就幫點。

    “那你明天就叫梅子姐去店里。不過,谷嬸,我丑話說在前面,梅子姐能做下來最好,工資待遇我不會虧待她;如果做不了,我只能說對不起了。”包子鋪林墨並沒有一直開下去的打算,李嬸走後,他想找並不僅僅只是個面點師傅,而是以後能夠幫著做火鍋的師傅,最好還會做一些特色小吃。

    不過谷嬸既然開口了,而林冬梅也確實是個有潛力的人才,大不了就當多雇一個人吧。

    “好好。”谷嬸迭聲道謝又保證她女兒一定能勝任後,才興高采烈的離去。

    且說,陳家一家讓林墨一通電話給嚇了一大跳,陳俊曦把事情給陳父說了以後,陳父考慮一番,決定先通知韓家,再派人去接韓勛。

    畢竟韓勛獨自去‘旅游’這事兒韓家是知道的,而且韓家不肯給他們透露韓勛的行蹤,如今他出了事情,于情于理可怪不到陳家頭上。

    韓子杰接到陳俊曦打過去的越洋電話,乍一听寶貝弟弟出車禍給撞傻了,差點兒沒把心髒病給嚇出來,臉色青黑,不知道的還以為韓氏財團出了什麼大問題。好在他還記得派了阿虎去貼身保護韓勛,而阿虎每天都會定時匯報韓勛的情況,剛才打電話過來,還說好端端的吶。

    他讓陳家先不忙去接人,他打通阿虎的電話,知道前因後果後,把阿虎罵得狗血淋頭。

    【……阿勛簡直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你告訴他,讓他馬上給我回M國回家!】阿虎蔫頭蔫腦地說︰【大少爺,您覺得小少爺有那麼听您的話嗎?】韓子杰腦門青筋直蹦,毫無紳士風度的吼道︰【他不听話還不都是讓你們給慣的!我不管你想什麼辦法,哄也好,騙也好,敲暈了扛上飛機也好,後天中午這個時候,我要看到他完完整整給我站在家里面!你,听懂了嗎?】阿虎︰【……懂。那個……】

    【還有什麼事?】韓子杰氣得眉毛倒豎,煩躁的扯了扯領帶。

    【我個人覺得用騙的比較好,大少爺您知道我腦子不怎麼好使,您給我出個主意吧。】阿虎狗腿道。

    【腦子不好使?我看你腦子是太好使了,阿勛出了這麼大事,你居然瞞著我們……】阿虎又被自家大少爺劈頭蓋臉臭罵了一頓,好在總算給他出了一個可行的辦法。

    林墨送走谷嬸,鎖上院門,轉身就看到小胖墩顛顛兒的跑過來,神神秘秘從背後拿出一個東西,林墨看清他手中的東西,臉色瞬間黑如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