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韓小人的小工體驗(上)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行了,你快下來吧,別耽誤時間了。我騎三輪車載奶奶,你自己騎自行車跟著,別太用力了。”林墨看韓勛在院子里試了十來分鐘,好幾次差點撞花壇,就他這技術,可別把老太太給帶溝里去了。

    韓勛不甘心的從車上下來,看了眼林墨身邊那輛破自行車,說︰“謝謝你關心啊。”其實,林小墨也挺貼心的嘛。

    林墨涼涼開口︰“少自作多情了,我主要是擔心我家車被你的爛技術弄散架。”

    “……”林小墨真是越來越壞了。

    老太太把茶葉蛋撈到大塑料桶里,林墨幫她把桶提到車上,她抬了個小竹凳放到車斗里,等林墨和韓勛把車騎出院子後,鎖好院子門,攀到車斗里坐著,一手扶著車沿,一手按著桶。三輪車車筐里綁了兩柄手電筒,昏黃的燈光照不了多遠的距離,不過已經足夠林墨避開路上的大石頭、水窞什麼的。

    韓勛蹬著破自行車跟在後面,看著一老一少的背影,听著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心中涌出無限酸楚。

    在那個光怪陸離的夢里,他從來沒夢到過林墨少年時,沒想到他過的竟是這樣的生活。家里老的老小的小,父親還因為意外廢掉了腿,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他一個人扛,換做是他,他不認為自己能夠做得更好。他現在取得的成績,擁有的一切都離不開家里的培養和支持,如果把這些資源交到林墨手里,他會不會比自己更優秀呢?

    韓勛心里想著事情,不知不覺就到了小鋪子。兩個青年蹲坐在門口,身邊放著一個大塑料袋,走近一看里面有肉有菜。林墨把三輪車停到不擋路的地方,跟他們說了幾句,簡單安排了一些工作,剛打開店鋪門,王嬸和谷嬸結伴到了。

    時間緊迫,大家听林墨安排好工作後,立刻忙開了。

    柳立和于冬先用最快的速度把幾個熄掉的大爐子發燃火;王嬸把熬粥的材料全部洗淨,加好水放爐子上熬著;

    老太太從押了冰的泡沫箱子里取出鹵汁,鍋里的鹵汁跟從保鮮櫃里拿出來的一樣,很新鮮,她將茶葉蛋挨個撿進去,然後將鍋放在一個小爐子上煨著;林墨和谷嬸發面揉面,大伙忙得汗都出來,韓勛面前擺著香蔥、白菜、香菇等等一堆蔬菜,他瞅瞅這個看看那個,竟無處下手。

    過了一會兒,老太太他們忙完手里的活兒了,柳立去切肉,其他幾個人摘菜洗菜,韓勛總算有了參照物,他瞅著削香菇蒂最簡單,把這活兒給包攬了。

    好在他腦子夠聰明,很快就掌握到訣竅干得有模有樣了,老太太對他一陣好夸,給了他莫大的信心。菜摘好了,王嬸和于冬把菜盆抬到後面的小院子,挨個洗淨。

    林墨對食材的要求很高,不單單是食物品質,還有食材衛生。許多早餐店的工人偷懶,老板圖省事,往往菜摘好了大概沖下水就完事,到林墨這兒就行不通。

    柳立和于冬剛到店里工作時,倆人在家時都沒怎麼做過洗菜之類的活,加上男生粗心,菜沒洗干淨就切了,被林墨發現後,讓他們把那些切好的菜挨個重新洗干淨,沒刮干淨的皮通通重新刮干淨。他倆當以時為林墨故意刁難他們,差點兒氣不過走人。但兩人家庭條件都不好,很珍惜這份工作,只能咬牙堅持下來,做了一段時間發現林墨對誰都是一樣的要求,就再沒怨言了,時間久了,大家都養成了好習慣。

    柳立個子比韓勛矮了小半頭,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在本地算是中等身高,個子偏瘦,手勁兒卻極大,自從他來了以後,店里剁肉的工作就全是他一個人做的。柳立皮膚黑五官不出色長相平庸,平時沉默寡言干活兒卻異常麻利勤快。在廚藝方面暫時沒發現什麼天分,但每次林墨熬鍋底料的時候,他總在旁邊一眨不眨的看著,想學手藝的心思暴露無遺。

    工作了這麼幾個月,林墨覺得他人很踏實厚道沒有太大野心,目前將他作為重點考察對象,如果他能通過考察,就慢慢將他培養起來。

    相較之下,于冬要比柳立浮躁許多,他倒是每天都按部就班的工作,但是對廚藝卻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不過他人很機靈,天生一張圓臉,五官長得不錯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嘴巴也特別能說會道,記憶力很好但凡見過一面,與人搭上話了,就能把人記得清清楚楚的,過多久都能一口喊出那人的名字來。他的這些本事要是鍛煉出來了,不比他前世花高薪聘請的那些大堂經理差。

    他和爸爸本質上來講,就不是什麼外向熱情的人,不適合做這些迎來送往的工作。如果火鍋店能夠按照他的計劃開起來,有這麼一個人從旁協助爸爸,他也可以少操點心。

    因此,盡管于冬始終對廚藝不太熱衷,林墨依然將他作為考察培養的對象。

    剛到店里的時候,韓勛就把這兩人仔仔細細里里外外打量了一遍,發現這兩人各方面都不足以對他構成威脅後,開始不動聲色的與他們拉攏關系。

    韓勛掰開一片白菜葉子,見白菜幫子上有許多黑色的渣渣,便問于冬︰“這些是什麼?”

    于冬納悶林墨究竟從哪兒找了個五谷不分的大少爺回來,沒听夢涵說林建家有這樣的親戚啊?難道說是林墨親生母親那邊的親戚?可夢涵不是說林墨母親是知青,娘家早在動亂時期就已經沒人了嗎?

    于冬按捺下百般猜測,笑著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一看韓哥就不像是干過農活的,這上面的是殘余的糞渣。”

    糞渣?糞渣!

    素來有點小潔癖的韓小人瞬間跟被雷劈過一樣,眼底噴出的火都快把白菜葉子灼出洞來,恨不得把它扔到外面馬路上去,簡直洗也不是不洗也不是。

    于冬低著頭洗香蔥,邊洗邊指著蔥白上的黑點說︰“這些都是糞渣,”大約感受到韓勛不斷散發的低氣壓,他又補充了一句,“這些東西也就看著髒,日曬雨淋過了早沒味兒了,只要洗干淨就行了。”

    “……”韓勛看著盆里水面上漂浮的一些疑似辣椒皮的渣渣,頓時覺得胃里一陣翻騰。

    于冬抬頭瞧見他臉色難看的很,識相的說︰“韓哥,還是我來洗吧,你幫我看看外面火爐燒得怎麼樣了,要是出火苗了,幫我再加點蜂窩煤進去。”

    “好。”韓勛心里松口氣,迫不及待的扔掉了白菜葉。

    他走到外面,找了兩張帕子墊著,把盛了水的大鐵鍋端起來,見大爐子里藍色的火苗躥了老高,便拿著他從來沒用過的火鉗,準備將于冬放在旁邊的蜂窩煤夾進去。

    他見蜂窩煤烏七八黑,以為很結實,結果一夾就夾碎了一個,他只好放輕力道再來,結果蜂窩煤夾到半空,自個兒滑下去摔個粉碎。

    老太太瞧見了,心疼的不行,忙說︰“你快放下,快放下,我來。”

    韓勛這次听明白了,訕訕的將火鉗遞給老太太,尷尬的摸摸鼻子站在旁邊,等老太太加好了,他把大鐵鍋端回爐子上。

    林墨忙中偷閑,瞧著韓勛無所適從的樣子,不禁笑了笑,想不到‘無所不能’的韓小人居然也有今天!

    林墨壞心眼的落井下石道︰“韓哥,你什麼都不會,到旁邊找個凳坐著吧,我們都忙不過來,你就別添亂了。”

    韓勛︰“……”

    等于冬和王嬸把菜洗好了,柳立已經將肉全部剁好了,他和王嬸分工合作,將蔬菜切細碎放一旁備用。韓勛只看到林墨‘隨意’往肉餡兒里加各種調料,一會兒功夫就把餡兒給調好了,飄出淡淡的香味。谷嬸 面,他捏包子,兩人十指翻飛,一個個白胖胖的包子神奇的出現在他們手中。王嬸、柳立和老太太學了許久,也能包包子,只速度極慢,包出來的包子樣子沒有那麼圓滾好看。奈何今天時間緊,想要趕出跟往常一樣多的貨來,他們三個也不得不上陣了。

    韓勛看著大家忙碌,他什麼忙也幫不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在王嬸騰不出手來,他終于有了一個活計——攪粥。

    等先包的一批包子醒好了,于冬把蒸籠放到鍋上,短短十來分鐘後,濃郁的蔥香味首先飄了出來,勾得人饑腸轆轆。

    又過了一會兒,包子蒸熟了,于冬用夾子將它們夾到旁邊的大蒸籠里溫著。韓勛就站在旁邊攪粥,香味不歇氣的往鼻子里鑽,他家肚子很不優雅但是絕對夠誠實的咕咕叫喚了兩聲,于冬站在他旁邊听得真真切切的,笑道︰“剛出籠的包子是最香的,韓哥要是餓了,可以先吃幾個墊墊。”

    店里忙起來時,尤其是早上,大家根本沒時間坐到一起正經吃個飯,都是誰有空誰餓了誰就先吃。在工作餐方面林墨一向都很大方,大伙在店里吃,吃多少他都不會計較。

    韓勛想到剛才水里那些黑渣渣也葉縫里藏的菜青蟲,心里還有點膈應,違心的說︰“我比較喜歡吃饅頭和稀飯,現在還不太餓,過會兒再吃吧。”

    自從林墨的小店開起來以後,老杜幾乎就沒怎麼去別的地方吃過早餐,天天大早到店里包子稀飯就泡菜再來一兩個茶葉蛋,晚上隔三差五到林墨這吃頓麻辣燙,從沒上過火,日子過得簡直是充滿了陽光。哪知林墨突然有事,小店一關就差不多一個星期。

    他老婆喜歡睡懶覺,家里沒人做早飯,都是在外面解決的。小食館暫時關門了,他就只好去以前常吃的一家早餐店,他跟往常一樣點了包子稀飯,結果包子一咬開里面全是肥膩的豬油,餡兒光有股蔥味不香就算了還咸得很,平時最少要吃兩三籠包子的他,只吃了幾個包子就吃不下去了。這家店里的稀飯價格比小食館便宜些,但是里面稀稀落落的米飯和綠豆都能照出人影來,除了滿嘴豆腥味什麼味道都沒吃到。

    接下來,老杜又換了早上吃面條,這家面館是L縣的老字號了,味道做得不錯,可老杜幾種味道換著吃著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少了些什麼。幾天下來,早起的動力都沒有了。

    期間,有朋友約老杜出去吃了兩天火鍋,味道不合心意就算了,還上火上得痔瘡都犯了,老杜覺得這日子簡直過不下去了。

    跟老杜一樣想法的人還不少,昨天晃一見老太太又在賣茶葉蛋了,問明今天重新營業,一個個的都樂了,特意告了鬧鐘早早起來。

    老杜起得早,于冬還沒把第二批包子上屜蒸,他就到了,站在店門口直嚷嚷。

    “小于,快先給我一樣上幾個,哎喲老遠聞到你們這包子味兒,口水都快給我饞出來了。”

    “老太太,茶葉蛋也給我來兩個先。”

    “喲,這小伙子新來的?粥熬好了嗎?給我來一碗。”

    林墨知道韓勛听不懂,便說︰“杜叔,韓哥是我朋友,他是從北方來的,听不懂我們這兒的方言。王嬸,去看看粥好了沒有,好了給杜叔多盛點。”

    “好。”王嬸把手中包好的包子放一邊,小跑到後面洗了手,過來看粥熬得稠稠的正好,忙給老杜盛了一大碗。

    老杜也不客氣,自己拿了個小碗,夾了滿滿一碗泡菜,吃一根豇豆,滿足的說︰“不是我夸,我們全L縣都找不到這麼地道好吃的泡菜了。”酸、辣、甜每一種味道都恰到好處,每一種菜都香脆爽口。

    老太太把熱氣滾滾的茶葉蛋放到他面前,笑道︰“哪有你說的那樣好,不過是用了老鹽水而已。你要真喜歡,改天我專門泡一罐送給你。”老杜幫了他們家不少忙,這次又幫她小孫子進了城里的學校,她老人家正愁著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

    老杜高興的笑道︰“這怎麼好意思?”

    老太太笑道︰“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幫了我們那麼多忙,我們才不好意思吶,只求你別嫌棄才好。”

    “老太太那兒的話,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就是怕太麻煩你老人家。”

    “這有什麼好麻煩的,就這麼說定了。”

    “那好,改明兒我買個大泡菜壇子過來,這下我們全家都有口福了。”

    “記得買土陶的啊,玻璃的看著好看,論出味兒還是得陶罐子。”

    “好好。”

    老杜是個十足的大吃貨,他吃東西時喜歡細細品嘗,吃到好吃的東西時,臉上的表情總是極其享受,光看著他吃,就能把人饞出口水來。

    韓勛看著他眼楮眯成縫,大口大口的嚼著包子,再嗅著旁邊噴香的包子味兒,悄悄咽了咽口水。

    死愛面子的韓小人才剛說過不愛吃包子,哪好意思出爾反爾,只能眼巴巴的干看著。

    林墨不經意間瞅到他偷偷咽口水的樣子,很不厚道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