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建議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L縣只是個小縣城,農家樂還要過好幾年才興盛得起來,不過,青桐村有著地利和環境優勢,又有村長林常青牽頭,村里有好幾戶人家開農家樂都發了小財,日子過得不錯。

    魚莊也是農家樂的一種,在L縣並不少見,通常承包一個大魚塘,等魚養大後,讓客人釣著玩兒,五十到一百塊一根魚竿,釣到的魚不管多少都由客人帶走。而林墨的建議是,希望林東能學會做魚,不用什麼花樣都學,只要能學會做最基礎的烤魚和冷鍋魚就行。

    客人自己從塘里釣了魚,再馬上讓人做成美食,那種感覺跟直接去店里坐著等吃是截然不同的。這種噱頭在後世並不鮮見,但是擱在這會兒卻足夠新鮮。就算現在大環境下經濟條件還不夠寬裕,林東可以把手藝學會,做兩三年大排檔,累積足夠的資金和客源後,再開也不遲。

    林建和老太太听完林墨的陳述後,都眼前一亮,覺得前景很可觀。他們作為林東的長輩,打心底不希望林東就這麼荒廢墮落下去,他還沒滿十九,未來的日子還長得很,趁著年紀小學個手藝才是最正經的。林東其實不笨,腦瓜子活得很,就是被林建兩口子慣得好吃懶做,膽子說大也不大,就算偷雞摸狗與人打架也不敢真正去跟黑社會的人混,說個地痞流氓都抬舉他了。所以,只要有人把他引上正途,未必就掰不正他。

    老太太一錘定音︰“行,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我找個時間去給老大兩口子說說。還是我們家乖孫有辦法,給奶奶解決了一個大難題,以後你東哥發財了,我已經會叫他報答你。”

    老一輩都講究家和萬事興,大兒子和小兒子鬧翻,這手心手背都是肉,心里最難過的還是老太太。林墨心疼奶奶,不想她晚年過得不安生,所以中午林城鬧的時候,他才忍住火氣沒說話,現在又幫他們指條明路,他們能不能走下去,能走到什麼程度,就不是他管得著的了。

    “奶奶你別跟大伯他們說主意是我出的,賺錢了他不一定念我們好,萬一沒賺到錢,他又該找我們鬧了。我也只是希望東哥以後能踏實過日子,報不報答都無所謂。”

    老太太一想,確實是這麼個理,林墨說的魚莊听著是好,可到底沒人開過不是?萬一要是賠錢了,以她大兒子的德性還真什麼都干得出來。

    “這事兒我會想辦法給他們說,到時候就不提你們父子倆,以後有什麼事,有我這個老婆子擔著,你大哥可不敢跟我鬧。”

    事後,不知老太太是怎麼跟林城一家說的,林東居然還真跑去學廚藝去了。學成後,在村里包了一個上百畝的大魚塘,幾個小魚塘,喂了一年多,趕巧踫到那年價錢好,賺了好幾萬塊。他覺得開魚莊的條件還不成熟,便讓林城繼續在家里喂魚,他跟母親去城里租了一個百十平米的店鋪,賣起了冷鍋魚自助。因為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L縣的第一家自助餐館子,大伙兒覺得稀罕本身味道也可以,幾年間賺了許多錢。一家三口有了事情做,成天忙得連軸轉,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沒再找過林建一家麻煩。這些都是後話了。

    晚上吃過晚飯,韓小人再次耍賴讓林墨幫他洗澡,林墨對爸爸說他要準備明天用的東西,騰不出手來,爸爸只好派林書去了。韓小人滿心歡喜打開門,一看門外站的是一臉嫌棄的小胖墩,臉色頓時黑得跟鍋底有的一拼。好在小胖墩不會像林墨那樣故意整他,平時林墨忙不過時,他也會幫爸爸洗澡擦背什麼的,整體過程很順利,只是韓小人陰謀失敗,還猝不及防的被小胖墩看個精光,洗完澡一直到躺在床上都是蔫蔫的。

    “林小墨,我的清白都讓你的胖子弟弟給毀盡了,你必須對我負責!”等林墨回房間準備睡覺,韓勛咬牙切齒的說。

    林墨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關燈,和衣躺在床上,言簡意賅送了他兩個字︰“活該。”

    韓勛不滿地用爪子戳林墨腰上腋下的癢癢肉,沒想到居然一下就抓住他的死穴了,林墨一個沒忍住,被他發現了,換來韓小人變本加厲的‘攻擊’,林墨又癢又難受還笑個不停,眼淚都快出來了。

    韓勛卑鄙的笑道︰“林小墨,服不服!你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乖乖求饒,嗯,說一句親愛的韓哥我錯了,哥大人大量考慮放你一馬。”

    林墨用腳踹他,被他敏捷的躲過了,他心里氣急,不斷掙扎卻沒能逃過韓小人的‘魔爪’,笑得都快斷氣了︰“哈哈哈……韓小人……你放,放開我……哈哈哈……”

    “好啊,居然還敢給我亂起綽號,看我怎麼收拾你!”

    “哈哈哈……放開……放開……”

    “那你以後還敢不敢叫我韓小人!”

    “……不敢了!”才怪,韓小人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瞧瞧,這小眼神還挺不服氣的,看來今天不讓你吃點兒苦頭,你是不知道我厲害了。”

    林墨笑得眼淚都出來,平時臉上那些與年齡不符的‘老氣’竟一掃而空,精致的臉龐帶著罕有的稚氣,冷厲的鳳眼中噙滿了淚花,身體扭來扭去,活像只被主人逗得徹底炸毛又無可奈何的貓咪,可憐又可愛,越發讓人忍不住繼續逗弄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一幕,韓勛覺得幾年來盤桓在他心底的、始終令他覺得不快樂的東西全部消失了,他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發自內心的、沒有一絲陰霾的開心過了?

    真希望,身下的少年可以一直一直像現在這樣,張揚的、肆意的大聲笑下去。

    林墨在掙扎中,忽然瞥見韓勛眼底炙熱的情愫,心被莫名的燙了一下。眼前這張透著大男孩青澀氣的臉,與十五六年後,那張成熟俊美卻總帶著郁氣的臉,漸漸重疊起來,臉型、鼻子、嘴巴幾乎所有的一切都極其相似,細細分辨又總能找出不同來。唯有那雙眼楮,唯獨眼底的深情,一模一樣。

    韓勛對他的感情,沖破了死亡的隔閡與束縛,只是最終能敵得過時光的消磨嗎?也許十年也許二十年,他會變成下一個陳俊曦嗎?

    “墨墨,阿勛時間不早了,不要玩了,早點睡覺,明天還要早起吶。”老太太走上樓來,听到兩人笑鬧的厲害,便出言提醒道。

    林墨和韓勛同時僵住了,怎麼好像有種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覺呢?錯覺吧。

    林墨推開賴在他身上的韓勛,盡量穩住呼吸說︰“我們知道了,奶奶你也早點睡。”

    “好。”老太太應了一聲,往她房間里走去,林墨听到關門聲才長長出了一口氣。

    “韓小人!”黑暗中,林墨側身瞪著他,微啞的聲音充滿了咬牙切齒的味道。

    韓勛有恃無恐的舉起爪子,威脅道︰“再敢叫亂給我取綽號,信不信我再撓你啊。”

    林墨剛才笑得全身都發軟,自知不是韓勛的對手,但還是用力的往他受傷的傷處捅了一下,然後在韓小人‘淒慘的’哀嚎聲中,心滿意足的閉上眼楮,漸漸沉入夢中。

    韓勛嚎得厲害,但其實並沒有多疼,他的身體恢復能力很強,傷口已經愈合得七七八八了,當然,最重要的是,林墨並沒有下狠手。韓勛靜待林墨睡著了,跟昨晚一樣,把人圈在了懷里,偷親幾口,才翹著嘴角滿意的睡過去。

    早上四點半,鬧鈴一響林墨和韓勛都醒了。以往,韓勛還有著不小的起床氣,這會兒被‘懶豬起床’的鬧鈴吵醒,居然完全不生氣,見林墨起床,他也坐起來,開始穿衣服。

    林墨摸索著按亮電燈,邊閉著眼楮適應燈光,邊說︰“才四點半,你這麼早起來做什麼,睡你的覺。”

    “林小墨,你以為我說要干活抵生活費是說著玩的嗎?”韓勛穿著內褲大大咧咧的走到衣櫃前,隨便拿了身t恤短褲穿上。

    “你會干什麼活,別給我添亂就謝天謝地了。”昨晚被韓勛鬧得衣服都快皺成咸菜了,他也從衣櫃里拿了一件t恤換上,衣服一脫,韓勛頓時恨不得把眼珠子黏上去。

    他好不容易忍住了,心髒砰砰亂跳,臉上卻一本正經的說︰“林小墨,你別看不起人,就算我不會做包子,也不會摘菜……”好像也從來洗過碗,掃過地什麼的,“不過我力氣比你大,有什麼需要力氣的活,可以盡管交給我,嗯,我還可以幫你收錢。”

    李嬸今天不去,好多東西還需要今天早上臨時準備,光谷嬸一個人做包子饅頭肯定忙不過來,在找到新師父之前,還必須得他自己干。柳立和于冬一個需要上蒸籠,一個得給客人打包,王嬸也騰不出手來,老太太光賣茶葉蛋就夠忙了,還真缺個收錢的人。

    收錢的事情交給別人可能還不放心,交給韓勛倒不用擔心什麼,只是︰“你干得來下收錢的活兒嗎?”

    韓勛收起笑容臉色一沉,眼中笑意散去頓時氣勢迫人︰“我倒要看看,誰敢在我手底下逃票。”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去收保費呢。”林墨理理衣服,抓了抓睡得亂七八糟的頭發,說︰“勉強信你一回,干砸了不給晚飯吃。”

    韓勛呲之以鼻,前兩年已經在家族企業里掛過職、處理過數百萬美金交易的他,還能被個小小的早餐店收銀給難倒?

    “那要是干好了,必須得給我獎勵啊。”

    林墨瞥了他一眼︰“吃我的喝我的穿我的用我的還想要獎勵,做夢吧你。”

    “……”韓勛深深有種社會精英淪為廉價勞動力的錯覺,哼,他一定要讓林小墨刮目相看才行!

    可惜出師未捷身先死,韓勛家里既有高級山地車,自個兒還收藏了好幾輛高級跑車,兩輪四輪都玩得很轉,偏偏這三個輪子的他還沒玩過,一踩腳踏板,車子在院子里一直轉圈圈,差點兒給撞到小花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