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合同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房間里一陣亂響伴著有重物落地的聲音,林書疑惑的皺了皺眉頭,屋里傳來林墨的聲音︰“小書,你先下去摘點兒蔥,我一會兒給你做雞蛋餅。”

    林書想到上次吃的金黃嫩滑的雞蛋餅,小小咽了下口水,高興的應了一聲,跑下樓去了。

    屋內,韓勛躺在地上,抱著手臂哼唧︰“好痛,林小墨我的手要是廢了,都是你害的。”

    林墨掃了一眼,見他手上的繃帶還是好好的,沒有浸血的跡象,便賞了他一記眼刀子,“活該。”

    韓勛見他不上當,磨磨蹭蹭從地上坐起來,只差沒指著自己的大兄弟控訴了︰“林小墨你過河拆橋!做人不帶這樣的!”

    林墨根本不理他,轉身去衣櫃里拿了身衣服,準備去隔壁小書房里換,回過頭來,見韓勛把爪子湊到鼻子下,邪笑道︰“墨墨,這不會是你的第一次吧?味道真濃。”

    林墨看著他指尖殘余的白濁,腦袋轟得一下就炸開了,簡直每一根頭發絲都在冒煙,真想把這個混蛋從樓上扔下去!林墨簡直把後牙槽都咬出血了,用力踹了韓小人一腳,抱著衣服頭也不回的走了。

    韓勛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林小墨真是太狠了,居然專揀他的傷口踢!難道他真的生氣了?真開不起玩笑。韓小人暗自苦惱,明明知道林小墨開不起玩笑,他還總喜歡逗他,總想逗得他炸毛,真是該怎麼辦才好喲?

    等換好衣服,林墨臉上的紅潮已經褪得一干二淨,可是看到內褲上殘余的濁液,他又忍不住皺緊了眉頭。他不是不諳世事的少年,無法用‘互相幫助’這種拙劣的借口來欺騙自己,他只能告訴自己,這是一場意亂情迷的錯誤,然而,若無意無情又怎會迷亂?想到這里,林墨又開始下意識逃避,索性將今早發生的事情鎖進心底的小黑屋。

    他調整好表情,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下樓把衣服泡在盆子里,倒了些洗衣粉,三下兩下把衣服洗了晾在院子里。

    林書已經把小蔥香菜摘好洗淨了,碗櫃的大碗里,奶奶留了四個腌泡一夜全然入味的茶葉蛋。林墨取了些面粉,邊用雞蛋和切碎的蔥花香菜調成面糊,邊讓緊跟在身邊的小胖墩把茶葉蛋全剝了。面糊調好了需要放在旁邊‘醒’一下,林墨去把飯桌上昨晚特意留的涼拌三絲端到廚房里一會兒備用,又把剝好的茶葉蛋切成片。

    林書大眼楮一轉,饞嘴的建議道︰“哥,我覺得雞蛋餅里面夾醬肉最好吃。”春節那會兒,吃過一次‘醬肉雞蛋餅’以後,小胖墩至今仍惦記著。只可惜家里沒有冰箱,臘月里做的醬肉,哪里放得到現在,吃過那一次以後,林墨就再沒做過。

    明知長大後的林書是怎麼吃都長不胖的體質,林墨仍然忍不住逗小胖墩︰“少吃點兒肉,你韓哥昨晚不是才說過你,讓你小心以後變成大胖子嗎?”說著,林墨把平底鍋放在火爐上熱著。

    林書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家無良哥哥,那表情簡直跟雷劈過似的,大眼楮無聲的控訴著︰哥,你怎麼可以這樣!

    看著弟弟蠢萌的樣子,林墨早上的郁氣一掃而空,用刷子在鍋底均勻的刷上一層薄薄的油,片刻,等油一熱,往鍋里倒入適量面糊,快速用木鏟 均勻,待面餅背面凝型,快速用鏟子將其整個翻過來,將拌三絲和薄薄的蛋片平鋪其上,待雞蛋餅煎烤出濃郁的蔥香後,先將上下封口,再從左往右卷起來,起鍋,一個盜版煎餅果子就出現了。如法炮制,林墨做了足足十個分量十足的雞蛋餅。

    小胖墩雖然剛被哥哥說了,但蔥花和雞蛋的濃香味兒一出來,本來就沒啥美丑觀念的小屁孩,哪里管什麼胖不胖的問題,只等大伙一起坐到餐桌旁,他迫不及待拿了一個大的,嗷嗚咬了一大口。

    外面的蛋餅香軟鮮嫩,裹在里面的三絲,海帶絲咸鮮、蘿卜絲脆甜、銀絲粉爽口,酸辣之余還帶著茶葉蛋的鹵香,開胃爽口美味十足。

    韓勛也算是遍嘗世界美食了,他覺得這是他吃過最合胃口的食物,不愧是林小墨親手做的。這要是把林小墨拐回家了,天天給他做,該多幸福啊。韓勛美美的想著,眨眼盤子里就只剩下一個雞蛋餅了,他和小胖墩同時伸出了手。

    “小書,你不能再吃了,小心一會兒撐壞肚子。”林建倒不是所謂的‘忍嘴待客’,而是這麼大的雞蛋餅他吃三個都覺得撐得很,小書年紀小已經吃了兩個了,再吃該撐壞了。

    林書眼睜睜的看著韓勛拿走了雞蛋餅,眼巴巴看著他三兩口吃個精光。壞蛋,一點都不知道客氣,難道不知道該分點兒給他嗎?盡欺負小孩子!林書默默在心底給韓勛記了兩筆。

    飯後,小胖墩負責洗碗收拾廚房,林建推著輪椅去舀了些去年的陳谷,倒給圈養在院子里雞。一晃幾個月,原先毛絨絨的小團現在已經長到半大了,公雞母雞各一半。這些雞只吃糧食雖然肉質香但是長勢慢,公雞估計得到快過年的時候才能長成,母雞估計得明年開春才會下蛋了。

    韓勛就沒見過活著的雞,剛瞅幾眼還覺得新鮮,過一會兒嗅到雞屎刺鼻的臭味就趕緊撤了。

    轉身去找林墨,他這會兒正在樓上草擬用工合同,合同大概陳述了一下雙方責任與義務,然後在薪資一塊,將每月五十到三百不等的浮動獎金由一月一發改為一年一付,在春節前最後一個月月底結清,中途辭職則所有累計獎金清零;年終十三薪獎勵放到次年分三個季度,于季度末發放,如果辭職,辭職之後季度未發放獎勵作廢;辭職需提前一個月告知老板,否則拒絕結算辭職當月工資。

    此外,合同里還規定了一些簡單的獎懲措施,諸如全勤獎、客戶滿意獎、拾金不昧獎、客戶投訴懲罰;獎懲金額從幾塊到幾十塊不等,最嚴重的懲罰是直接開除。

    相比這年代橫行于世的各種霸王條約,林墨結合後世公司員工管理制度制定出來用工合同要人性化許多,在許多中小公司都沒有十三薪制度的大環境下,各種福利待遇在同行中算是極優厚的了。

    林墨之所以把條條款款訂得這麼細,福利待遇弄得那麼好,一是為了留住員工,二是想以後擴大經營規模了還能繼續用。按照他和爸爸的約定,明年他該回學校去上學了,到時候店里的事情只有交給爸爸負責,有了這些規矩條款,大家也先一步適應過了,爸爸管理起店里的事情來才能更得心應手。

    花了小半天時間,林墨總算把合同弄好了,韓勛從頭看到尾,心里生出許多疑惑來。

    他雖然也從那個怪夢里得到了一些關于未來的信息,但是這些信息往往不是直接得到的,就像他組建的盛唐即將推出的即時聊天軟件MOMO,那是他根據夢里一些模糊的場景,總結出一種能夠即時聊天的軟件,然後自己編寫了程序。最多就是在編寫過程中,有種別樣的熟悉感,寫起來特別順,腦中總是很容易蹦出好點子。而這一切的前提是,他本身學的就是計算機,他16歲進入哈大,已經在哈大深入學習了兩年。

    可林墨現在只是個初中生,他家里根本都找不到任何一本與管理學沾邊的書,他是如何想出這些條款的?這些東西看起來,可不像是照本宣科,甚至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筆下。

    林墨做的菜特別好吃,可昨晚老太太說到這里時,曾說過一句什麼,他隱約听出‘突然開竅’四個字,林墨當時臉色有些不自然,林建也沒有給他翻譯,難道說這其中有什麼關鍵的東西,被他忽略掉了嗎?

    韓勛心里隱約覺得,林墨的情況似乎與他做的那些怪夢不太相同。具體的,他說不上來。

    他笑著調侃道︰“林小墨,我發現你真有做奸商的潛質。”

    林墨從他手里拿過合同,︰“跟你比還差遠了。”前世,韓勛投資範圍極廣,光他知道的房地產和網絡這兩項,就從Z國市場上撈走了好幾十個億,更別提其他賺錢的產業,連他辛辛苦苦經營起來的盛唐最後都落到了他手里。

    韓勛心里的違和感更強,他笑著說︰“可惜我現在什麼都記不得了,一窮二白,老婆本都交給你了,你可要記得對我好點兒啊。”老婆本三個字特意被他重讀強調,怎麼听都透著股曖昧。

    “……那我還你好了。”

    “別啊,這錢我交給誰都不如交給你放心,你就幫我一直管著吧。”

    林墨挑眉︰“憑什麼,你又不付我保管費。”

    韓勛拍拍他的肩膀,哥倆好的笑道︰“雖然沒有保管費,但是那些錢你隨時需要隨時拿去用就行了,我的就是你的,怎麼樣,感動吧?”

    “……不怎麼樣。”林墨覺得自己好像被韓小人繞進去了。

    林建看了林墨制定的合同後,再一次對自己兒子刮目相看了,在他疑惑的目光下,林墨推說︰“這些條款主要是韓勛幫忙想的,我負責抄錄。”

    林建打消了心里的懷疑,笑道︰“我就說你怎麼可能想得出這些東西,阿勛這孩子失去了記憶還這麼聰明,真厲害。他看著比你大了三四歲,你以後可不許再連名帶姓的叫人家,得跟小書一樣,叫韓哥,听到了沒有?”

    林墨覺得自己虧死了,明明是他想出來的東西,功勞全讓韓小人白佔了!

    白佔便宜的韓小人這會兒趁著大家都在樓下,弓著腰將床底下的手機摸了出來,開機一看還是沒信號。他不死心,貓著腰溜到外面陽台,蹲著在沒有花窗的地方試來試去,居然還真讓他試出了一格信號。他一看四下無人,趕緊給阿虎打了一個電話報平安,不等阿虎 巒輳 轄艄業艫緇埃 咽只匭虜亟舜駁紫隆br />
    老太太賣完茶葉蛋回來,在鎮上買了些排骨和大骨頭,想到有韓勛在,又不舍的割了一斤多五花肉,上午賺的錢頓時去了一半。

    骨頭是專門給林建炖湯喝的,林墨用昨晚發好的海帶給炖上了。他把五花肉切了一半燒土豆,一小溜用來炒卷心菜,一小塊炒爛肉芹菜,再用青椒豆豉蒸一碗酸辣青番茄,煮個爽口的黃瓜湯,四菜一湯葷素搭配,擺到不大的餐桌上,看著挺豐盛的。

    一家人剛要動筷,听見有人敲門,林墨擱下筷子開門一看,竟然是許久沒上過門的大伯林城。